2020布克奖长名单更加清新多元,近一半为处女作

2020年08月01日 09:00
在今年入围的13位作家中,有9位女性作家,超过半数为有色人种作家。

图片来源:Booker Prize

评委会主席玛格丽特·布斯比(Margaret Busby)日前在宣布2020年布克奖长名单时指出,今年入围的作品“代表了文化变革的时刻”。 尽管人们很容易将她的话看作是奖项公布时的常见噱头,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今年入围的13部小说,的确是我们多年来看到的最有趣、最多样化的作品了。

这份长名单的两个关键点成为了文学评论家和社交媒体讨论的热点。首先是希拉里·曼特尔的新作、“克伦威尔”三部曲的终篇《镜与光》(The Mirror & the Light)幸运入围。三部曲中的前两部——《狼厅》和《提堂》——分别在2009年和2012年获得了布克奖。如果凭借《镜与光》获得2020年的布克奖,那么她将是首位三度获奖的作家。

第二,这份长名单上几乎一半的入围作品都是处女作,甚至布克奖基金会的文学总监加布·伍德(Gaby Wood)也承认这是个“异常高的比例”。这当然是布克奖及其评审团应该受到赞扬的地方。

与所有其他文化创意产业一样,出版业也受到了新冠病毒的沉重打击。从关闭书店、取消活动——包括3月份的伦敦书展——到推迟主要作品发售,包括鲁思·琼斯(Ruth Jones)的第二部小说《我们仨》(Us Three),2020年的出版业可谓是历经磨难。

因而,入围布克奖长名单的小说处女作也显得尤为幸运,因为这些新人作家失去了他们通常会有的新书展览、巡回文艺活动以及书店签售的机会。

更公平的布克奖?

2020年独立出版商尤其深受打击。在5月,一份由The Bookseller与Spread the Word共同完成的调研发现,英国自3月起实施全国封闭以来,在接受调研的出版商中有85%销量下降一半以上。今年的入围作品可能会促进这些独立出版商的销售量。

13部入围作品中,有6部出自(公认较为知名且较大型的)独立出版社:黛安·库克(Diane Cook)的《新荒野》(The New Wilderness,由Oneworld Publications出版)、齐西·丹加雷姆布加(Tsitsi Dangarembga)的《哀悼之躯》(This Mournable Body,由Faber & Faber出版)、科伦·麦凯恩(Colum McCann)的《无限边形》(Apeirogon,由Bloomsbury出版)、基利·里德(Kiley Reid)的《多么有趣的时代》(Such a Fun Age,由Bloomsbury出版)、玛扎·孟吉斯(Maaza Mengiste)的《影子国王》(The Shadow King,由Canongate出版)以及布兰登·泰勒(Brandon Taylor)的《真实生活》(Real Life,由Daunt Books Publishing出版)。

其他七部作品则来自麦克米伦出版公司、企鹅兰登书屋、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团以及阿歇特出版集团。我曾经写过布克奖的报送条件是如何影响评奖的,以使其对大型出版商更有利,但今年至少呈现出平衡的表象。

我之前也写过,布克奖历史上从未将奖项颁给有色人种作家——2019年,当伯纳丁·埃瓦雷斯托(Bernardine Evaristo)成为第一位获得该奖项的英国黑人女性时,这一问题被再次凸显出来。

分享胜果:2019年布克奖得主伯纳丁·埃瓦雷斯托(左)与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右)。图片来源:Aaron Chown/PA Archive/PA Images

许多人都觉得埃瓦雷斯托的得奖是这位广受赞誉的作家早该获得的认可,但她不得不和前布克奖得主、白人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共同得奖的事实是掩盖不掉的。今年的13强入围名单中,有9部作品的作者是女性——超过半数为有色人种作家,看来今年有望解决这个问题了。

绝大部分入围者都在美国发展或出生于美国。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因为美国作家从2014年起才有资格参与该奖项——当时,把美国作家也纳入评选的规则变化受到了一大批作家和出版商的批评。从改变规则以来,只有两位美国作家获奖:2016年是保罗·比蒂,2017年是乔治·桑德斯。布克奖目前接受美国慈善基金会Crankstart的赞助支持,该基金会由硅谷风险投资人迈克尔·莫里茨(Michael Moritz)创立。

更重要的主题?

值得注意的还有入围作品中涉及的主题和议题。这些作品探讨了种族、同性恋、性别与性别身份、贫困、阶级(在某些作品中,是这些主题的交叉)、无家可归以及气候变化等问题。

许多入围作品预见到的问题不只是目前的社会政治运动和冲突——比如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和积极的反种族歧视的呼吁,它们也预见了我们在新冠疫情后的世界必将(以及在某些情况下已经)遭遇的种种问题。换句话说,今年的长名单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显得既源自又代表着我们所处的这个特殊历史时刻。

但是,只有时间能告诉我们这是否会反映在最终的短名单里。短名单将于9月15日公布,最终获奖者将在11月揭晓。如果曼特尔夺得桂冠——在短短十年内斩获她的第三个布克奖——这将再次证明,布克奖的评选只是强化、而不是如我们所希望的那样打破当代出版文化中的系统性不平等和失衡。

(翻译:鲜林)

来源:The Conversation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