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界 |《三十而已》:全职太太算不算独立女性?

2020年07月27日 13:00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电视剧《三十而已》引发的“全职太太”与“独立女性”讨论和艺人Yamy遭遇的“职场PUA”事件。

来源:豆瓣

记者 | 赵蕴娴

编辑 | 林子人

1

『思想界』栏目是界面文化每周一推送的固定栏目,我们会选择上一周被热议的1至2个文化/思想话题,为大家展现聚焦于此的种种争论与观点冲突。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电视剧《三十而已》引发的“全职太太”与“独立女性”讨论和艺人Yamy遭遇的“职场PUA”事件。

《三十而已》:“全职太太算不算独立女性”的提问有哪些问题?

在最近热播的电视剧《三十而已》中,顾佳的人物设定与另外两位女主角相比,无疑更具话题性和争议性。如果说王漫妮与钟晓芹总是陷于事业、爱情、家庭的苦恼之中,这位富太太则在大多数时刻都表现得游刃有余:她和老公一起创立了公司,却在孩子出生后选择退居家庭;成为全职太太,却没有被“安居室内”缚住手脚,为了孩子的教育和丈夫的事业,她想法设法地混进“太太圈”,展现出出色的公关能力。

国产都市剧中,顾佳这样强势、有野心、有行动力的全职太太完全不同于以往那些“好吃懒做、生活无聊、只知道花钱”的富太太形象。《三联生活周刊》的一篇文章认为,《三十而已》“大概是第一部把‘家庭主妇’当成职业来写的国产电视剧”。最近几年,越来越的人认识到家务劳动、照料等社会再生产的价值,认可“家庭主妇”也是一种劳动和工作。然而,家庭主妇(或者全职主妇、全职太太、全职妈妈)与“独立女性”之间的关系却是女性议题的敏感地带。在最近由顾佳引爆的微博话题“全职太太算不算独立女性”中,我们主要可以听见两种声音,一是认为只要没有个人的经济收入,就谈不上独立,另一类则强调,只要成为全职太太是没有丢失自我的个人选择,就可以算得上是独立。

两种观点看似“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也说服不了谁,部分原因在于,它们回答问题之前已经对“独立”做出了各自的假设。前者所谈的“独立”多半是经济独立,或者说至少以经济独立作为女性独立的基础;后者则在讨论一种倾向于思想、生活自由的个人选择。同样的定义不清问题还出现在对“全职太太”的理解上,当人们发出“全职太太算不算独立女性”的疑问时,全职太太到底是泛指所有没有正式工作的女性,还是专指手提铂金包的有钱人?

《三十而已》中的“太太圈”。来源:豆瓣

中华女子学院副教授李洁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区分了“全职太太”和“全职妈妈”的概念。李洁首先指出,“太太”是前现代上流社会女性的一种身份,没有职业化色彩,“全职太太”的概念是在工业化和现代化的进程中产生的。顾佳所呈现的全职太太形象试图兼容“不事生产的贵族”与“有所作为的现代职人”,但遗憾的是,其贵族化的生活方式流于庸俗的消费主义想象,而她作为男性事业背后推手,甚至是实际把控者的情况在现实中也并不常见,生养孩子才是日常生活中女性回归家庭的主要原因,从这一点上来考虑,与英文中“housewife”(家庭主妇)更匹配的称谓应当是“全职妈妈”。

其次,全职妈妈带有强烈的阶层属性。就像李洁说的,“全职妈妈的称谓是城市中产阶层亲密育儿语境下比较合理的词汇……家庭主妇的概念,应当说是存在于一定工业化水平的乡镇基础之上,家庭有成员具有持续性工资收入的基础上出现的角色分化”。在谈论“全职太太算不算独立女性”时,大量与城市中产女性一样从事社会再生产的城市底层与农村女性实际上已被排除在外。

那么,仅就中产女性而言,自主选择回归家庭、放弃工作的意志能否成为“独立”的标准呢?经济独立对于这种自主来说意味着什么?李洁引用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吴小英的研究指出,自主的主妇化现象是以经济条件许可为前提的。如果有家庭工资制来保障主妇对丈夫工资收入的支配权,那么女性的这一自主决定才会得到有效保障。上世纪中叶,日本和美国都曾出现过这种制度,但1990年代以后,社会再生产的公共价值没落,女性个体的权益因此被遮蔽于家庭之下。

在照料亲人、建设社群的过程中,全职妈妈对社会再生产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其生活方式也可能对资本鼓吹的工作逻辑发起挑战,但人类学家薇妮斯蒂·马丁的著作《我是个妈妈,我需要铂金包》还是揭开了这一美好图景与富人区全职妈妈光鲜生活下的暗疮。界面文化(ID: Booksandfun)在该书书评《都市丛林求生录:有钱又有颜的女性,育儿焦虑一样比海深》一文中总结到,全职妈妈是一场“只准成功,不准失败”的实践,不能遵守游戏规则的女性时刻面临出局的危险。嫁入豪门,从此富贵一生的阔太生活实际上是个高度性别隔离的世界。在纽约上东区,少数男性聚集了大部分的财富,成为“金字塔顶的稀缺资源”,女性为了得到他们的青睐必须时刻争奇斗艳,甚至连怀孕时也要光彩照人。手握财富和权力的男性可以选择善待妻子,但也可以随时把她们送出局。

也正是因为看到了女性在性别隔离、社会财富、权力分配不公下的弱势地位,许多人才在讨论中认为全职太太不能算作“独立女性”。即使我们拓宽“独立”的范畴,将它理解为个体对自身生活和精神才智的自主把握,“独立”依旧建立在一定的经济基础之上。但现实是,这个基础无比脆弱,一个衣食无忧的中产家庭,其财富还是更多地由男方来掌控,社会更缺乏扭转这种状况的制度和文化。

带着儿子的顾佳 来源:豆瓣

回到剧中,顾佳似乎让我们看到了“全职太太也能是独立女性”的励志故事,但这个角色首先与现实的大多数相悖,她的经历不应该成为我们关注女性地位时的迷烟。澎湃新闻的一篇文章批评道:“与其说顾佳是当代都市最令人向往的独立女性,不如说她是封建王朝里深宫嫔妃、宅门主母或是民国大户太太……这些缺乏独立社会身份的女性完成着虚构世界中‘通过征服男人征服世界’的征途,垂帘听政,在和其他女性的斗争中寻求存在感和优越感,全然回避性别问题,两性矛盾被转化成个别男性的行为瑕疵、思想问题并通过这种对个体男性的批判进行自我满足,将自我纳入流行的‘独立女性’概念中进行想象。”

顾佳的又美又强、自带“爽”感的“全职太太”设定可能招致反感,但值得指出的是,全职妈妈不应该被看作职场女性、独立女性的敌人。在“全职太太算不算独立女性”的讨论中,一些人认为,回归家庭的全职妈妈破坏了女性内部的团结,给留在职场的女性造成了压力。然而女性主义发展至今日,早已超出了鼓励所有女性“走出去”的认识,矛盾不在女性之间,而在于我们对社会再生产劳动价值、性别分工的认知与实践。

偶像Yamy公开会议录音:职场PUA是如何操控人的?

7月21日,前火箭少女队长Yamy在微博上公开了一段经纪公司极创引力的会议录音。这段录音中,极创引力的老板徐明朝多次贬低Yamy,说她“很丑”“不时尚”“娘炮儿”“就是一个伴舞的”,并要求在场的员工附和。Yamy在微博中写到,徐明朝“在员工大会上号召大家一起羞辱”自己、“逼迫与会者认同他种种观点”的做法摧毁了她“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自信”,而自己从今以后也绝不再唯唯诺诺,做任其摆布的“玩偶”。

这条微博很快获得了大量关注,许多网友指出,Yamy的遭遇是一场操纵情感、贬损人格的典型“职场PUA”,但与此同时,也有一些人认为徐明朝不过是说出了“事实”,把这些“刺耳的批评”当作“职场PUA”未免太严重了。

Yamy的微博

徐明朝的做法是“职场PUA”吗?“职场PUA”应该怎样定义呢?北京大学心理学系临床心理学方向博士李松蔚指出,PUA不是单次偶发事件,而是“长期持续发生在一个人身上的精神伤害”。职场上正常的意见不一、批评,或是由双方文化、教育等背景导致的不适应当是可沟通、可解决的,然而,如果对方不仅多次让你感到不适,并且让你觉得“不舒服是你不对”,那么你所遭遇的很可能就是职场PUA。

根据Yamy的微博长文,很长一段时间内,徐明朝对她的态度反复在“捧”和“踩”的两极之间摇摆。周而复始的打压指责和鼓励承诺扰乱了她对自己的认知,陷入自我怀疑,“如果有问题,那一定就是我的错,是我做的不够好”,徐明朝在员工会议上对其外貌和工作能力的羞辱不过是对其长期打压的一个片段。这显然不是“工作批评”或“意见不合”可以概括的,反倒与“煤气灯效应”如出一辙。

在电影《煤气灯下》中,男主角故意让女主角看到忽明忽暗的煤气灯,但却否认女主角看到的场景,以此暗示她精神有问题,从而扭曲其认知。耶鲁情商中心联合创始人、精神分析师罗宾·斯特恩博士在《煤气灯效应》一书中概括,身处“煤气灯效应”关系中的人,一个是操纵者,一个是被操纵者。前者无时无刻不在扮演绝对的正确,定义被操纵者的现实,后者则在情感虐待中不断自责,期待操纵者的认可。

要实施这种情感虐待,煤气灯操纵者可以对被操纵者进行 “价值绑架”“共性施压”以及“感受否认”,这三种手段都可以从本次事件中窥见。徐明朝在对Yamy进行外貌羞辱后,又宣扬“丑是优势”,指责Yamy没有自知之明,假扮漂亮,反而没能把自己的优势最大化。如果说“丑”打击了一个人的自信,再强行灌输“丑是优势”的言论,就是逼人停止难过、愤怒,还要笑着感恩戴德。这种“为你好”的论调逼迫他人扭曲自己的价值观,让人相信操纵者所说的就是唯一现实。接着,徐明朝在21日当晚《给Yamy的一封信》中不断强调自己“做人的底线”,谴责Yamy才是真正实施“冷暴力”“职场PUA”的人,依旧扮演着操纵者的一贯正确,甚至在第二天发文时承认自己就是“职场PUA的中年男老板”,并向曾经共事的同事及艺人道歉,但唯独把Yamy排除在外。

徐明朝在文中解释,自己不道歉,是因为无法容忍把“公司内部的事发到网上,不顾及后果”的风气,这与“家丑不可外扬”的心态极为相似。斯特恩曾经指出,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女性经济、社会角色的转变让许多男性感觉受到了威胁,他们对女性在公共和私人领域追求权利和平等感到不安。对徐明朝来说,真正威胁他的不是他在道歉信里暗示的解约炒作,而是Yamy选择公开一段对其不利的录音,挑战了他作为权力掌控者的地位。

徐明朝在公开录音中的一段言论

值得注意的是,斯特恩认为,在性别、权力视角以外,我们应当看到,“假新闻”和“另类事实”的爆炸也是煤气灯操纵文化得以渗透到方方面面的重要原因。如果没有广告不断把标准的完美长相和体型灌输到我们的脑海,像徐明朝一样的操纵者就很难通过容貌羞辱进行操控,而每一个Yamy在建立自信时也不需要消耗那么多能量;如果没有鼓吹个人奋斗的成功神话,“丑是优势”这样几番扭曲的“为你好”宣教也很难让人在“倾尽所有”的变现文化里感到尊严扫地;如果没有权力上位者让我们看到撒谎、蔑视现实不需要付出代价,那么Yamy的感受就不会被自我良好的一贯正确无视。

除了对“职场PUA”的讨论,还有一些评论认为,Yamy与徐明朝的冲突映射了偶像工业的困局——职业生命力短暂的偶像走红跳槽后,原来的经纪公司该怎么办?但仅就公司发展而言,也很难看出徐明朝这样进行职场PUA的“辱虐式领导”有何可取之处。“果壳”公众号在文章《一个公司变烂,是从容忍职场PUA开始的》引用美国管理学教授瑞贝卡·格林鲍姆的研究指出,严厉强硬的领导作风可能会在短期内提高员工的工作效率,但从长期来看,员工需要耗费更多的精力来处理精神压力,团队的表现必然会恶化,人们最终会选择辞职离开。根据智联招聘发布的《2020年白领生活状况调研报告》,63.65%的受访白领表示自己经历过职场PUA。没有任何研究能表明霸凌式的管理方式能够激发雇员的工作动力,一个自以为正确的霸凌者将成功看作是自己的功劳,通过忽视、歪曲事实来将自己的行为正当化,这是“把个人私欲置于了组织发展的需求之上”。

参考资料:

《当女人30不再成为话题,才是真正的“三十而已”》

https://mp.weixin.qq.com/s/zWtq207f6RXh_y4Cxx-Ngg

《专访丨李洁谈〈三十而已〉:全职主妇可以是独立女性吗?》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8416390

《都市丛林求生录:有钱又有颜的女性,育儿焦虑一样比海深》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3NzUyMTE3NA==&mid=2247492021&idx=1&sn=0322cc364ca6118e3d775269886d9940&chksm=eb6657ccdc11deda476d045a3d270ba753360df02a0b1c0fa60d7ffcd7cb2be6b1e1244b4a61#rd

《〈三十而已〉:买铂金包的全职太太是独立女性吗?》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8400912

《什么是PUA?就是让你怀疑自己》

https://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8398645

《以爱为名的隐秘霸凌:我们为什么会成为煤气灯操纵的受害者?》

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4556200.html

《一个公司变烂,是从容忍职场PUA开始的》

https://mp.weixin.qq.com/s/M_XSLChg1b0cVC6Vd6aphA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