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中国“桃色旋涡”里的内房CFO轮回

2020年07月10日 09:57
在上市公司的高管团队中,CFO这是个“高危”的职位。

文 | 观点地产网 武瑾莹

两段加起来不过5分钟的“桃色”视频,让“时代中国”意外成为香港地区的搜索热词。

有人说新闻的男主角看上去颇为眼熟,更有港媒放出对比图,写到“疑似”内房时代中国的CFO黄永年。

随着时间的推移,上述新闻所存在的信息真空,已被各路热心瓜民所填满。虽然“漩涡里”的当事者至今未发声,而“疑似主角”所在的时代中国亦对此均保持沉默。

事实上,据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黄永年成为时代中国的CFO才刚刚不过一年。

2019年6月25日,时代中国发布公告,称由于希望寻求个人事业发展,雷伟彬辞任时代中国首席财务官及公司秘书的职位,与此同时,黄永年获委任为时代中国首席财务官,将负责时代中国的财务报告及投资者关系相关事宜;自2019年7月1日生效。

在加盟时代中国前,黄永年并没有太多房地产企业从业经验,根据公开信息,此前他的工作主要集中在金融投行圈子。

按照去年时代中国公开的资料显示,黄永年在金融、投资组合管理和行政管理拥有逾二十年工作经验。于2015年加入时代中国前,其为瑞峰资产管理和US GMTC apital的主要负责人。

其早前曾被高盛亚洲聘请从事自营买卖交易;及曾任职于摩根士丹利银行及地产团队的股票研究分析师,并其后加入自营买卖交易台。其曾于费城联邦储备银行担任副宏观经济研究员,及于沃顿商学院金融系担任研究助理。黄永年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取得荣誉学士学位,并毕业于哈佛大学商学院高级管理课程。

虽然吃瓜群众看热闹仅局限于“桃色”事件本身的喧嚣,但资本市场早已经将担忧的情绪传递到企业。

在这几日资本市场一片大好的时候,时代中国的股价却出现下滑。

7月8日,时代中国的股价全天下跌2.05%,收报15.34港元,成交量679万股,成交额1.04亿港元。相较当天上升0.59%的恒生指数,时代中国跑输大市。

7月9日,时代中国跌2.22%,收报15港元,同期恒生指数收涨0.31%。

在一定程度上,企业管理层代表了一家企业对外的形象,他们的一举一动,言行举止最后也往往会反馈到企业上去。

而作为上市企业的CFO,更是企业在资本市场的“门面”。其一句话,一个举动就可以影响资本市场对这家上市公司的态度,最终的结局,往往是以股价来表态,上市公司的市值分分钟会以“亿”为单位出现起伏。

CFO们承担了这一风险,同样在个人形象内因以外,上市公司的财务健康程度也决定了他们所坐位置的安全系数。

在上市公司的高管团队中,以CFO为代表的财务负责人是最容易出现变动的群体,这是一个“高危”的职位。

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有335宗A股上市公司CFO发生人事变动,其中辞职213次,占A股公司数的6.5%。

另据“新三板+”AppAiLab统计显示,2017年新三板万家企业中,有2133家公司发生了财务总监人员的变动,占比高达18%之多。其中有215家的变动不止一次,更有甚者达4次之多,变动的原因也多与业绩有关。

市场不佳、销售迟缓、债务压顶,每一项都是对上市公司财务负责人的巨大考验。

今年是房企的偿债高峰。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房地产行业的到期债务约在1.46万亿元,其中7月份更是达到1490亿元,房企偿债压力不小。

又偏偏遇上了新冠疫情,房企在第一季度基本处于停工停售的状态,即使第二季度开始复工复产,但从目前已经公布的上半年销售业绩来看,绝大部分房企只完成了全年目标的40%多一点。

这期间不少上市房企的CFO纷纷出现“换新”。比如,1月3日,原绿城CFO冯征也加盟龙光地产担任首席财务官一职;3月17日,万科宣布执行董事王文金不再兼任公司执行副总裁、财务负责人,将牵头集团管理工作,并聘任韩慧华为公司执行副总裁、财务负责人。

佳兆业在5月18日发布公告称,原CFO将于本月底正式辞任,并新任吴建新为公司首席财务官,委任孙暐健为公司联席首席财务官。

此外,更换了CFO的还有如奥园健康、蓝光嘉宝等上市企业。

至于时代中国,其前几日刚刚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累计合同销售(连合营项目销售)金额约为人民币325.66亿元,同比增长4.27%。相较年初主席岑钊雄宣布的823亿元全年销售目标,其上半年的业绩完成率堪堪四成。

多种原因之下,谁会成为下一个上市房企更新掉的CFO,也就成为了外界关注的焦点。

来源:观点地产网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