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章书院”案二次开庭,被害人精神疾病成因成庭审焦点

2020年07月03日 16:04
庭审中,三位被害人向吴军豹等人索赔精神损失费、治疗费等,并请求法院判令吴军豹公开向学生及家长赔礼道歉。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梁宙

编辑 |

1

江西南昌“豫章书院”涉嫌非法拘禁学生一案曾引发广泛关注。2020年7月3日上午,该案第二次开庭审理,主要审理了附带民事诉讼部分。庭审中,三位被害人向吴军豹等人索赔精神损失费、治疗费等,并请求法院判令吴军豹公开向学生及家长赔礼道歉。

豫章书院全称为“豫章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位于南昌市青山湖区,是2013年5月16日成立的一所民办非学历教育机构。该校的创办人和实际控制人为吴军豹,校长为任伟强。2017年10月,“豫章书院”以戒网瘾之名,被媒体曝光存在对学生严重体罚、囚禁、暴力训练等诸多问题。

同年10月30日,南昌市青山湖区多部门联合调查后回应,网帖反映的问题部分存在,该校确实有罚站、打戒尺、打竹戒鞭等行为和相关制度。随后,“豫章书院”被当地主管部门注销办学资格。

因学员罗伟等人向警方报警,2019年11月,南昌市青山湖区检察院对吴军豹等5人批准逮捕,随后以涉嫌非法拘禁罪提起公诉。此案于2020年4月底以网络开庭的形式,由青山湖区法院审理。

被害人罗伟此前已向青山湖区法院提出附带民事诉讼。开庭前,罗伟向界面新闻表示,4月份“豫章书院”案的刑事诉讼开庭时,其未接到法院通知,是在开庭后才得知情况随即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罗伟今年26岁,系江西南昌市西湖区人,他与“豫章书院”之间的故事发生在6年前。罗伟表示,2013年9月,因与父母发生争吵,父母想让“豫章书院”对他进行管教,后来他便被几个不明身份的人员带至书院,此后被囚禁长达4个月。

“进入书院后,他们带我到小黑屋里面,扒光我的衣服,将我的手机、钱包、手表甚至眼镜都全部拿走,在小黑屋被囚禁到第八天后,‘豫章书院’的人拿出一份文件,用白纸遮住露出签字一栏让我签名,我要求看内容,对方即逼我到墙角拳打脚踢,持续十多分钟,后来我被迫签字。”罗伟说。

罗伟称,直至2014年元旦,他一直被监禁于“豫章书院”内,遭受搜身、殴打、虐待、侮辱人格、剥夺睡眠、不给饭吃、强迫直视太阳等各种虐待。

罗伟称,他被家人带离“豫章书院”后去江西省精神卫生中心进行诊断,被确诊为严重抑郁症和焦虑症、心理中度异常,至今需要看心理医生和吃药,这段经历给他留下了沉重的心理阴影。 

在法庭上,罗伟请求法院判令被告人吴军豹、任伟强在全国性报纸向其公开书面道歉,并将道歉文书副本在网络平台上刊登和发布;请求判令两被告人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10万元,以及索赔医疗费用2万元,以及交通、住宿等费用。 

对此,被告人吴军豹的代理律师表示,罗伟提出要求被告人赔礼道歉的诉求不属于附带民事诉讼的审理范围,而是属于刑事案件中的认罪、悔罪情节,是影响量刑的因素,应当归属于刑事案件的审理范围。

被告人吴军豹、任伟强在法庭上均对罗伟指控的虐待行为予以否认。吴军豹称,2013年其本人和罗伟没有日常的接触,直到2017年才从媒体的报道上知道罗伟在“豫章书院”学习过3、4个月,罗伟所列举的虐待行为不存在。

罗伟被医疗机构诊断患有精神疾病的成因成为庭审时双方争论的焦点。罗伟的代理律师张程在庭审上举证称,罗伟是2014年从豫章书院出来后,被医疗机构诊断为精神、心理健康遭到损害,且长期持续,其精神疾病是由“豫章书院”的教育造成的。但是,吴军豹、任伟强认为,罗伟在进入“豫章书院”前就已经存在心理问题,与其在书院的学习无关。

庭审结束后,张程对界面新闻表示,他们将向法官建议对吴军豹的定罪量刑重新考虑。庭审中,被告人对于被害人完全没有歉意,也拒绝对被害人的损失做出赔偿。“检察院起诉时认定吴军豹有认罪、认罚的情节,按照法律规定,如果他当庭不承认的话,实际上是把他之前如实供述,认罪认罚,乃至具有刑法六十七条第一款等法定或酌定从轻情节都推翻了”,张程说。

张程还表示,关于“豫章书院”对受害人心理、精神上造成的影响,从普遍性上来看,不是罗伟一个人,是非常多的学生都患上了精神和心理上的疾病,这个是吴军豹无法否认的。

“豫章书院”案民事诉讼庭审持续了4个多小时,除了罗伟的诉讼请求外,法院还审理了另外两位受害人提出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法官表示,该案将于下周二(7月7日)再作宣判。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