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集】 暴雨过凉山

2020年07月03日 08:00
冕宁山洪灾害过后,生活正在恢复。乡镇干部反思受灾群众伤亡惨重的原因,年轻警员火线宣誓入党。村民们从山洪退去的狼藉中寻找还能用的物资,生活必须继续下去。

2020年7月1日,灾害发生后,疾控人员在曹古村消杀。摄影:赵孟

2020年6月26日,凉山州冕宁县遭受特大暴雨袭击并诱发山洪灾害,截至目前造成16人遇难、6人失联。

7月1日,界面新闻记者来到受灾最严重的冕宁县彝海镇曹古村,见证灾后现场和人们重建生活的信心。

7月1日,曹古村口,山洪爆发后的曹古河道。摄影:赵孟

6月26日深夜,特大暴雨诱发山洪,洪流裹挟着石块和朽木,从村庄背后的咕噜沟汹涌而下,将脆弱的河道冲毁。山洪蔓延至河道两岸的大堡子村和大马乌村,冲毁农田,破坏房屋,夺走生命。

7I月1日,曹古村口,挖掘机仍在清理河道。摄影:赵孟

原有河道无法承受山洪的冲击。灾害发生后,及时清理河道,是确保下次灾害发生后减小损失的必要措施。

7月1日,曹古村,河水改道后冲击出的新河道。摄影:赵孟

沿曹古河而上,山洪爆发的巨大威力仍然有迹可循。这条河道原本是一处农田,七月的玉米地里已结满玉米,等待收获。一夜之间,农田被摧毁,一年的辛劳付诸流水。

曹古村阿西列姑子的房屋,他们一家四口遇难。摄影:赵孟

28岁的阿西列姑子和30岁的妻子,以及三个分别只有8岁、7岁和2岁的孩子,一家五口在这场灾害中遇难。村民说,阿西列姑子善良、勤奋,为了维持生活一度去往西藏打工。

7月1日,曹古村,阿西列姑子的房屋被山洪砸出一窟窿。摄影:赵孟

6月26日晚9点35分,曹古村4组邓姓组长给阿西列姑子打电话,未接通。他又跑到其家门前敲门,当时下着暴雨,他没有听清屋里是否应答。一位邻居称,当晚上11点多,她从家里逃出来后,借着手电筒光,看到阿西列姑子的房屋被两股水合围,“估计逃不出来了”,她大声呼喊,但无人应答。

7月1日,曹古村4组,疾控部门人员正在消杀。摄影:赵孟

灾害发生后,专业人员正在对现场进行评估,如果房屋没有损毁,也正好处于安全地带,等清淤和消杀工作完成后,预计一个星期以后可以返回,正常生活生产.

7月1日,曹古村4组,一位村民的房屋虽没被冲毁,但出现裂痕。摄影:赵孟

对损坏严重和完全损毁的房屋,以及看起来损坏不严重,但属于安全隐患点的房屋,政府将帮助一部分村民在板房过度,或帮他们租房安置。他们也可以自己找房子,政府给予货币补助。

7月1日,位于曹古河村附近的安置点。摄影:赵孟

灾害发生次日,救援力量很快到位。目前,所有灾民都住进了安置点,或投亲靠友。安置点的帐篷外,贴有个入住灾民的姓名,以及村组负责人、治安负责人、医护负责人等信息。

7月1日,曹古村口108国道,工作人员正在派发盒饭。摄影:赵孟

安置点的受灾群众多数是彝族,习惯每日两餐,这两顿饭由政府免费提供。在这里值守的工作人员,通常也是吃盒饭。

7月1日,在曹古村安置点宣誓入党的警察。摄影:赵孟

到灾害现场的道路已经被封锁,沿途都可以见到警察的身影。在安置点,警察也在巡逻,以确保灾后的社会稳定。7月1日天,数十名年轻的民警在安置点现场宣誓入党。

7月1日,彝海镇镇长肖鹏展示他收到的降雨信息。摄影:赵孟

作为彝海镇镇长和防灾负责人,肖鹏在灾害发生前赶到现场组织抢险救援,后来被改道的山洪阻断道路,和其他镇干部被困了一整夜。这几日超负荷工作,白天抢险,晚上写上报材料。6月30日晚,他凌晨3点才休息,早上6点半又起床。

7月1日,曹古村口,一位村民在检查打捞起来的三轮车。摄影:赵孟

灾害发生7日后,村民们也在准备恢复生产。一位村民将被山洪冲走的三轮车打捞起来,清洗掉淤泥,在维修点检查电瓶是否能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