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星小网红都爱,2亿印度人何以中了TikTok的“毒”?

2020年07月02日 23:07
许多首次接触互联网的印度人是文盲,或者只说当地方言。对他们来说,刷视频要比看文字容易接受得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田思奇

22岁的维沙尔·潘迪(Vishal Pandey)在TikTok上拥有近1700万粉丝,他经常在这个短视频平台上发布舞蹈或表演作品。高涨的人气帮助他获得参演一些印度电影的机会。

“我不需要在外面排队试镜,而是直接接到选角经纪人打来的电话”,“目前绝对没有能与TikTok相提并论的应用,”潘迪对路透社补充说道。

54岁的孟买家庭主妇Geetha Sridhar进厨房做饭都会带上手机,用TikTok录做饭的视频。她有100万粉丝,平均每个月能在为各品牌带货方面收入5万卢布(约合5000人民币)。

与Instagram、Facebook和Twitter不同,这个来自中国的应用程序在印度的大城市和小村庄都能受到年轻人的欢迎。无论是宝莱坞明星,还是有强烈表演欲的偏远地区小网红,在界面简洁的TikTok上发布视频都不是什么难事。

在印度政府于6月29日以国家安全为由宣布禁止包括TikTok在内的59款中国手机App之前,这款隶属于字节跳动公司的抖音海外版已经在这个南亚人口大国吸纳了2亿用户。

移动应用与手游情报平台SensorTower发布的2020上半年中国出海短视频/直播TOP20榜单显示,这20款应用在海外共获得12.7亿次下载,印度市场份额(42.5%)位居第一位。TikTok今年上半年下载量较去年同期增长88.7%,印度下载份额(27.5%)同样排名榜首。

据接近字节跳动的人士称,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在印度受到严重影响,导致的损失超过60亿美元。 

得益于廉价智能手机和移动数据的日益普及,拥有13亿人口的印度已经出现5亿网民。但《大西洋月刊》文章指出,许多首次接触互联网的印度人是文盲,或者只说当地方言。对于他们来说,浏览视频内容要比文字容易得多。

媒体机构Zenith报告称,从2012年到2018年,印度人观看在线视频的时间从平均每天2分钟增长到每天52分钟。

而和其他视频图片类应用相比,TikTok呈现了更日常的印度生活。M56工作室产品主管阿卡什·塞纳帕蒂(Akash Senapati)指出,与Instagram不同,TikTok更接地气,拍摄者不需要到高档餐厅摆姿势,也不必穿上最好看的衣服,打扮得光彩照人。在许多受欢迎的视频里,创作者仅仅在家里,或者村子路边露面。

此外,TikTok用户可以在这一应用内完成拍摄、编辑、添加音效等所有步骤。不会使用相机或后期编辑软件的印度人可以在应用内制作完整的一段视频。相比之下,YouTube的创作者可能要花很长时间,在电脑用专业软件制作自己的视频。

23岁的阿迪尔·汗(Adil Khan)对商业网站Quartz表示:“TikTok在最偏远的地方也非常容易访问,而且非常容易使用。Instagram和YouTube可能是属于精英的,TikTok就是一款简单的娱乐应用。”阿迪尔·汗拥有380万TikTok粉丝,但在Instagram上只有18万粉丝。

另一方面,TikTok允许用户下载视频并直接上传到其他平台,YouTube上也有很多TikTok视频的合集。

在推荐方面,数字营销专业人士曼维尔·马尔希(Manveer Malhi)说,TikTok更偏好那些有趣的,能吸引用户注意力的视频。而在Instagram上,用户收到的推荐更有可能是已经关注的人的内容。

然而印度信息技术部的声明让TikTok最大的海外市场在一夜之间彻底消失。以该平台谋生的创作者生计受到重大打击。

不过也有部分印度博主认可政府的举措,并发布标签为#ByeTikTok 的告别视频。在TikTok上拥有320万粉丝的女演员阿什努尔·考尔(Ashnoor Kaur)称这为印度提供了使用本土应用的机会,而且“国家是第一位的。”

在TikTok被禁用之前,印度已经开发了不少本土短视频应用。当TikTok宣布停止在印度的服务后,本土竞品Chingari和Mitron的下载量激增。Chingari联合创始人透露,该应用下载量从6月30日的每小时10万次继续攀升到7月1日的每小时30万次。

印度本地社交媒体平台ShareChat也在TikTok被禁后悄然上架一款新应用MoJ,提供短视频、特效、贴纸和表情符号等与TikTok类似的功能。它也支持视频下载和15种语言。

收购TikTok另一印度竞品Roposo的InMobi集团创始人Naveen Tewari说:“这是大多数印度人一直在为之奋斗的数字atmanirbhar(自力更生)时刻。”

在中印边境摩擦发生后,印度总理莫迪也曾表示印度将减少对进口的依赖,成为“aatmnirbhar”。

然而印度本土应用短期内还无法与TikTok的巨大成功相提并论。成立7年的Roposo在印度仍然只有5500万用户,2020年4月推出的Mitron至今只获得了200万用户。

在用户体验方面,Google Play Store评论显示,Roposo的界面不够友好,消耗了大量流量,摄像头和滤镜也不达标。Chingari则小毛病不断,用户抱怨它经常崩溃。新用户感觉界面没有TikTok的那么出彩,也有人抱怨使用Chingari时手机过热。

总部位于德克萨斯州的咨询公司Everest Group副总裁Yugal Joshi表示,对于这些应用来说,它们的成功机会几乎完全取决于TikTok禁令的持续时间。TikTok一旦回归,就可能会危及所有这些印度应用的前景。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