冕宁山洪灾害|彝海镇镇长反思:极端天气、救援设备不足、基础设施存短板

2020年07月02日 23:42
特大暴雨导致短时期内转移群众人数量太大、缺乏救援设备、电力等基础设施的保障不足,共同导致了这起悲剧。

疏通河道有助于泄洪。摄影:赵孟

2020年6月26日,四川省凉山州冕宁县遭受特大暴雨袭击并诱发山洪灾害,截至目前已造成16人遇难、6人失联。

界面新闻了解到,在受灾最严重的冕宁县彝海镇,发生山洪灾害的咕噜沟为一处地质灾害隐患点。按照四川省地质灾害防控有关规定,乡镇一级政府和村组干部,在地质灾害防控工作中要承担主要工作———村组设有地质灾害监测人员,而乡镇领导则为防灾责任人。

彝海镇山洪灾害发生前,该镇镇长肖鹏赶赴现场组织抢险救援,被改道的山洪阻断道路,和其他镇干部被困了一整夜。

7月1日,肖鹏在曹古村一处安置点接受界面新闻采访。他认为,此次特大暴雨导致短时期内转移群众数量太大,致使出现人员伤亡和失联;而缺乏救援设备、电力等基础设施的保障不足,也给救援增加了难度,这些都是今后在防汛和防地质灾害工作中需要补上的一课。

镇干部被困山洪现场一整夜

界面新闻:事发当晚降雨很大,你们是怎么收到预警信息的?

肖鹏:县里有个雨量监测系统,超过一个阀值都会给我们发短信提醒,有多大雨量,什么级别,不定时发来,我们就根据不同级别,采取下一步的措施。那天先是发布蓝色预警,后面级别越来越高,最后发布的是最高级别红色预警。

界面新闻:当天的降雨分布如何,发生山洪灾害的地方降雨情况如何?

肖鹏:我们整个彝海镇从北到南37公里,那晚的强降雨也是从北到南。原拖乌乡(注:2019年,原拖乌乡、原彝海镇和原曹古乡,合并为彝海镇)的暴雨应该是集中在晚上6点半到晚7点半,原彝海镇开始下,到原曹古乡这里差不多就是晚上8点多到9点多。降雨有一会儿间歇,晚上10点40分到11点多又是强降雨,山洪灾害应该是凌晨12点半左右爆发。

界面新闻:知道有大暴雨,你们做了哪些准备?什么时候到现场的?

肖鹏:我们从晚上6点多开始巡查,一直到8点多,然后做物资准备,包括电筒,手机充电宝,雨衣等。后来暴雨主要集中下在原曹古乡,我们就往这里赶,除了我以外,还有镇党委书记,镇人大主席,分管防汛的副镇长等人,当时县政府领导也在往这里赶。我们大约在晚上11点左右到达这里,先分成两个组,一个组由我带队到大马乌村(注:撤乡并镇后,大马乌村和大堡子村已合并为曹古村,由于合并时间不久,当地人偶尔仍用原来的称谓)指挥救援,另一个组由副镇长带队到大堡子村指挥救援。

疾控部门人员正在发生山洪的村子展开消杀工作。摄影:赵孟

界面新闻:这两个村有多少人?当时的救援工作如何展开?

肖鹏:这里总共有5000多人,除了在外务工和读书的1000多人,当晚紧急转移的有4100多人,除了这个安置点(注:即原曹古乡政府所在地,这里地势较高相对安全)附近的几百人,整个河坝的人基本上全部转移。当晚9点多就停电了,河水四窜,你根本没有办法预判哪里危险,哪里不危险,只有通过之前选定的紧急避险点把群众疏散转移。

我们的村组干部,来来回回跑了好多趟,对各家老百姓的大概位置他们是知道的,敲锣打鼓也好,呼喊也好,按喇叭也好,能发出声音的都发出声音了,要老百姓赶紧撤离,但那种情况下,也没有时间仔细清点哪些人出来了,哪些没出来。

后来我们在洪峰到来前组织营救群众,在没有专业营救设备的情况下,我们只能用车辆把被困的人拉出来,有些还是村组干部和民兵背出来的,总之最后通过各种途径营救并转移出来的有400多人。其他群众大多是自己转移的。

界面新闻:当晚为什么被困在了路上?

肖鹏:6月27日凌晨,我们在大马乌村指挥救援后,撤回来到看望大堡子撤出来的群众,返回时我们的车正在108国道上,雨一直在下,路上的水一直都不退,县领导让我们往回撤,结果发现水更大了, 没法走。当时有两股水从曹古河冲到108国道,都已经漫过路面了。那时天太黑,不知道怎么形容。我们一直被困在车里,困了一个晚上,到第二天早上水小了点,才能通行。

当时在车上根本睡不着,一方面心头着急老百姓到底有没有转移完,另一方面担心我们的干部有没有在救援过程中发生意外。

16人遇难6人失联

界面新闻:还是有一些失联群众被证实遇难,其中曹古村阿西列姑子一家五口就全部遇难,他们为什么没有撤离出来?

肖鹏:这个情况我没有在现场,不能道听途说。当时我们的村支部书记反反复复喊老百姓撤离,老百姓自身也有麻痹大意的心理,觉得几十年都没发生过大水,小题大做。

(注:曹古村4组邓姓组长告诉界面新闻,当晚8点40左右,他在村里的微信群通知村民转移,有些没有回应的村民,他继续打电话通知。晚上9点35分,他给阿西列姑子打电话,未接通,他又跑到其家门前敲门,当时下着暴雨,他没有听清屋里是否应答,由于还需要转移别的群众,他又跑到其他村民家去敲门,对于阿西列姑子一家失联的细节,他并不清楚。但一位邻居称,大约晚上11点多,家里被淹,她逃出来后,借着手电筒光,看到阿西列姑子的房屋被两股水合围,“估计逃不出来了”,她大声呼喊,但没人应答。后经证实,阿西列姑子一家五口遇难。)

阿西列姑子的家被冲毁,一家五口全部遇难。摄影:赵孟

界面新闻: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有群众失联乃至伤亡的?

肖鹏:第二天清点统计后才知道有老百姓失联的情况,后来进一步核实才知道有人员伤亡,心里还是很着急,很难过。我来这里工作四年多,从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

界面新闻:作为防灾负责人,你认为发生人员失联乃至死亡,主要原因是什么?

肖鹏:主要是气候原因,雨太大了,山洪集中爆发,把河堤冲毁,导致河水改道,河水四散,造成了一个冲击扇面,短时间内需要转移的群众太多了。部分群众的伤亡,自身也有麻痹大意思想,毕竟历史上从没有发生过这么大的水。

界面新闻:但我在现场也注意到,山洪到达的下游,有一侧的河道有河堤,另一侧则没有,没有河堤的一侧损毁比较严重,为什么不两边都建河堤?

肖鹏:没有河堤的那一边,是因为当时河床比较高,考虑到高的那一边来水影响较小。河堤应该是2018年修筑的,我是2019年撤乡并镇后才过来的,之前的一些情况不是很清楚。

(注:未撤乡并镇前,这里属于曹古乡。界面新闻记者向原曹古乡党委书记赵天伟核实,他称河堤只修筑一边主要是因资金有限,县政府曾做过预算,如果曹古河两边全部修筑河堤,需要数千万资金。此前,乡政府在地方“两会”上也给县政府提过修河堤建议,但由于财政困难未能遂愿。后在经费有限的情况下,优先修筑村民和农田靠近大堡子村一边的河堤,每年再对河道进行疏通,以防山洪。)

界面新闻:如果要总结经验教训的话,你觉得此次山洪灾害后有哪些漏洞亟需补上?

肖鹏:教训就是还需要完善的地方,应该提升防汛的硬件设施建设,争取项目资金将河堤完善,并且加强电力和通讯等基础设施建设。停电对救灾还是有影响,晚上下着暴雨,两眼一抹黑,我们还有手电筒,老百姓没电筒的怎么跑?

当地如何防控地质灾害?

界面新闻:这里的汛期是什么时候?平时地质灾害防控制度是如何运作的?

肖鹏:汛期从5月到10月,每年6个月时间。地质灾害主要以人防、技防、综合防范措施为主。人防主要还是在村组一级,安排村组上的干部,或者专门聘请的老百姓,一般一个地灾预案点2-4个人,他们都住在地灾隐患点附近,随时观测。通过演练,让他们明确自己的职责。简单说就是,如果下大雨,就穿着雨衣,打着电筒,随时出去巡查,看有危险时,就要发出预警,让老百姓撤离。政府会给他们一些补贴。

界面新闻:他们不用到山顶上去查看隐患吗?

肖鹏:这次发生山洪的咕噜沟属于泥石流预案点,发生泥石流的预案点基本上都有个相对集中的沟,可以在沟在的下游两侧观测,不用到山上去。他们都是当地人,就住在预案点附近,可以随时观测。

界面新闻:彝海镇共有多少地质灾害预案点,此次发生山洪的地方属于什么级别的预案点?

肖鹏:我们镇有15个预案点,一般预案点分省级、州级和县级,但是县级预案点也按照洲级管理对待。

界面新闻:彝海镇有省级预案点吗?通常如何监测?

肖鹏:有个瓦子沙沙泥石流预案点属于省级预案点,这是我们重点关注的地方,这里山体有裂缝,因为一旦垮塌,土方量会比较大。这里比较远,走路上去需要几个小时,我们安排了4个人,两个人一个组,一个组值班一个星期,值班人员一直在山上观测,政府给他们准备了帐篷,炊具,吃住都在山上,保证山上不离人。当然,这里还加装了一些专业的监测设备。

界面新闻:这种地质灾害能否预警?

肖鹏:一种是气象上是预报预警,一方面是人为观测,发现有危险提前通知老百姓撤离,转移。

界面新闻:如果村组的监测人员发现危险,如何向你们报告?

肖鹏:一种是打电话报告,另一种是发微信群报告,那天晚上两种方式都采用了。我们镇上建了一个微信群,各个隐患点的监测人员,还有镇上相关领导都在群里,有四十多人。

界面新闻:一般怎么通知老百姓撤离?

肖鹏:发出预警信号有几种,一种是广播,一种是手摇式报警器,还有敲打铜锣。监测人员就在附近住着,随时监测,收到气象预警信息,必须在岗在位,观察水量水位,目测到要发山洪了,就要通过各种方式提醒老百姓转移。

不少老百姓仍住在安置点,不能回家。摄影:赵孟

界面新闻:现在还有不少老百姓住在帐篷里,下一步对受灾群众如何安置?

肖鹏:帐篷里只是应急避险,现在我们正在研究讨论短时期安置方案和长期的安置方案。专家组正在评估,如果房屋没有损毁,也正好处于安全地带,等清淤和消杀工作完成后,预计一个星期以后可以返回,正常生活生产;对损坏严重和完全损毁的,以及看起来损坏不严重,但属于安全隐患点需要重新安置的,一部分可能在板房过度,或者政府帮他们租房安置,或者他们自己找房子,我们给他货币形式给他们补助。我们会通过民政途径给他们最基本是生活保障,应保尽保。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