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社会资本推动科技创新

2020年07月02日 14:43
6月28日,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受邀以“母基金:社会资本推动科技创新”为主题展开分享。

来源:视觉中国

近日,深圳市资产管理学会主办的全球大湾区金融家大讲堂第十九期通过直播的方式圆满举办。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受邀担任主讲嘉宾,以“母基金:社会资本推动科技创新”为主题展开分享。唐宁以VC/PE FOF的海外实践为切入点,解读了另类资产的特点,分析了母基金在另类资产配置中的优势,并结合宜信多年实践展示了母基金在科技创新和产业升级的作用。此次直播受到了深圳学会成员金融机构、上市公司和拟上市公司高管以及宜信财富高净值客户的广泛关注,直播气氛热烈,直播结束后,唐宁与多位观众还进行了答疑互动,围绕母基金展开了深入交流。

北京大学汇丰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巴曙松教授作为本次直播大讲堂的主办方特别嘉宾作了开场致辞。首先,巴曙松教授对于宜信和唐宁在金融科技事业以及母基金领域的成就作了充分肯定,并鼓励宜信未来对大湾区的发展贡献专业力量。随后,巴曙松教授分享了对于当前资产管理市场的洞察,“无论是全球还是中国资产管理市场,近年来有几个新趋势,值得大家关注:资产管理市场加速分化,规模向头部机构集中;监管机构加大对行业的监管和风险控制;投资者开始转向被动型、指数型、另类投资产品;金融科技全面地融入资产管理的不同环节;资产配置需求出现分化。”

在正式进入到主题演讲之前,唐宁从多年市场化母基金实操的角度,通过三个不同场景,讨论了当前市场围绕私募股权投资的三类迫切需求。首先,唐宁提到,目前中国的私募股权基金管理人普遍面临着“找钱比找好项目难”的问题。“钱很多,但长钱少,是中国市场的一个突出特点。‘募资难’是风投、创投面临的最大痛点。”其次,对于中国个人投资者,尤其是高净值、超高净值投资者而言,投资单一企业、单一项目乃至单一基金的风险都是巨大的,传统经济的赢家如何投资到新经济之中,成为另一痛点。最后,对于中国的机构投资者来说,参与私募股权投资的经验仍相对薄弱,如何以风险可控地方式将私募股权纳入资产组合中作为重要组成部分,既获得较好地长期回报,同时又能深入学习和积累相关经验,是第三个痛点。唐宁强调,“针对以上三类不同的难题和需求,最重要的答案都是母基金。”

成熟市场的成功经验对于中国市场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在主题演讲中,唐宁首先分享了美国大学捐赠基金的案例。“美国近800所大学校友捐赠基金,平均近40%的比例是配置到VC、PE中的。从回报来看,2019年VC、PE也分别是收益最高的两个资产类别,分别是13.4%和10.2%。而如何投资另类资产,海外机构普遍选择‘外包’给更专业的机构。”唐宁介绍,著名的“耶鲁模式”在2020年VC和PE的配置目标也达到了38%,再加上房地产基金和对冲基金等类型,另类资产比重高达70%。“不仅是机构,另类资产对于海外高净值人士也已经成为高配之选,其中又以私募股权占比最大,这已经是大势所趋。”

那么,问题来了,怎么配置、如何投资呢?唐宁强调,个人投资者投资另类资产的正确路径应该首选母基金。“不是不能投单一基金或单一项目,而是需要有深刻的学习过程和洞察经验。相比之下,母基金是更省心的选择,风险调整后的收益远大于单一基金或单一项目。”从European Investment Fund在2004年对母基金的风险研究中可以看出,对于投资VC行业来说,投资到单一项目时本金亏损概率高达40%,投资到单一基金时本金亏损概率约为24%,投资到母基金的本金亏损概率平均不到1%。 同时,母基金也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了极端情况出现的可能性。而对于如何做好母基金,唐宁结合宜信的实践经验总结为“三好”——好基金、好配置、好管理。“母基金投资于基金,基金就好比食材,你需要有最好的食材,同时也要能配得好、炒得好。同时,作为一项长期的工作,基金的成长过程中还要管理得好。”

“我们看到,IT、互联网,包括新基建、大数据、人工智能,还有生物技术、医疗健康、半导体、电子设备、机械制造、电信等等这样一些领域,是最大比例得到私募股权投资的领域,也是母基金重度配置的领域,由此可见,母基金作为长期资本推动科技创新,助力产业升级的意义非常重大。”唐宁表示,中国个人持有的可投资金融资产超过一百九十万亿,大部分是传统经济积累下来的财富,假设其中有几十万亿的流动性需求不高的资本能够投入到科技创新之中,中国将不再缺长钱。通过母基金,能够真正促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新旧动能转换,下一阶段的中国经济发展也将非常值得期待。

对于宜信母基金的实践,唐宁随后作了简要分享。自成立以来,“硬科技”一直是宜信母基金的重点关注、配置和覆盖的领域之一。未来,宜信母基金也将持续关注5G、智能制造、半导体、芯片产业链等相关的领域。此外,在抗疫过程中,宜信母基金合作伙伴和间接投资企业几乎出现在抗击疫情的每一个环节,涉及医疗服务、远程教育、百姓生活、企业经营支持等各个方面。“无论是在抗疫最前线,我们健康医疗的解决方案、产品服务的企业,还有为每一个人提供在家工作的解决方案,给下一代提供在线教育的解决方案,给企业实现远程办公的解决方案,给家庭实现线上消费、生活等等的解决方案,以及他们底层的科技支撑,这些都是优秀的创业企业、私募股权基金管理人,以及在背后支撑它们的市场化母基金作出的突出的贡献。”唐宁说。

“一直在强调私募股权的重要性,但在宜信针对高净值人士的资产配置建议中,它目前占的比例是25%,加之房地产、资本市场,整体另类资产的占比为65%,都建议通过母基金的方式进行配置。此外,还有类固定收益、保险投资打底,以及我们提倡的将1%配置到公益慈善事业中去。”唐宁介绍,对于高净值和超高净值人士,宜信始终提倡的是“黄金三原则”,即跨地域国别配置、跨资产类别配置和以母基金超配另类资产。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