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与老干妈纠纷案反转,被拖欠的广告费该问谁要?

2020年07月01日 17:02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游云庭律师认为,这种案件通常是“先刑后民”,腾讯应该向诈骗犯进行索赔,而无权向老干妈主张合同权利。

记者 | 刘雨静

编辑 | 牙韩翔

1

腾讯状告老干妈拖欠广告费一事又有新进展。

6月30日,腾讯表示,老干妈在腾讯投放了千万元广告却长期拖欠广告费,请求查封、冻结老干妈及其子公司名下价值1624.06万元的财产。

此后老干妈在当日晚间回应称,公司从未与腾讯或授权他人就“老干妈”品牌签署《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且从未与腾讯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

老干妈回应

今天,根据贵阳市公安局通报,此事为不法人员冒充老干妈名义、伪造老干妈印章,冒充市场营销部经理,与腾讯签订的合作协议,导致被腾讯公司起诉。

警方通报

二者的广告合作为2019年的“QQ飞车手游”联名合作。 QQ飞车手游S联赛春季赛时,S联赛期间每场赛事都会轮播选手录制的老干妈广告,解说的口播“漂移火辣辣,老干妈带你重燃斗志”更是全程出现,S联赛还推出了老干妈实物礼盒和联名套装。

在这场纠纷中,老干妈与腾讯其实都是“受害者”——那么腾讯被拖欠的千万元广告费,究竟该问谁要?

有法律行业相关人士认为,该案件中可能存在“表见代理”的情况,指虽然行为人事实上无代理权,但相对人有理由认为行为人有代理权而与其进行法律行为,其行为的法律后果由被代理人承担的代理。 为了保护善意第三人的信赖利益与交易的安全,法律强制被代理人承担其法律后果。

这意味着,在表见代理适用的情况下,如果腾讯在善意、不知情、无过失的情况下,与伪造公章的骗子代理签订了合同,腾讯可能是“善意第三人”,能向老干妈主张合同的权利;而老干妈则须先向腾讯支付广告费,再通过刑事诉讼,向骗子追偿。

不过目前来看,这种情形发生的概率极小——即使从结果上看,老干妈的确享受了腾讯“千万元的广告宣传”。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游云庭律师对界面新闻表示,这种案件通常是“先刑后民”,腾讯应该向诈骗犯进行索赔,而无权向老干妈主张合同权利。

一方面,这些宣传有腾讯对于合作方审核不严的责任,合作中很多东西违背了基本的商业原则,比如是否拿到流程预付款、是否确认过合作方的版权图片等等,是腾讯方的过错。另一方面,目前来看,该案件没有表见代理的适用余地,因为腾讯可能是广告投放完了才去找老干妈追偿的,不符合“善意第三人”标准。

而关于骗子伪造老干妈的印章的行为,如果查证属实,老干妈则有权以诈骗罪追究这三人的刑事责任。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