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额回购,小米不服

2020年06月30日 12:37
利用回购手段,可以短期内拉升股价,但长期而言,小米能否扭转股价的颓势,还是和长期经营业绩有关。

文 | IT老友记 吴昊

2018年7月9日,小米港交所上市仪式上,雷军敲响了加大版铜锣,心里却不是滋味。

作为中国移动互联网江湖的新贵,港股第一家同股不同权的企业,小米的上市表现却十分尴尬。

股价上市即遭遇破发不说,小米市值仅有473.2亿美元,不但与此前市场预估的千亿美金相差甚远,而且低于雷军自己在内部公开信中提到的543亿美元预期。

小米的尴尬股价并没有挫伤雷军的斗志,他在庆功会上说,要让在上市首日买入小米公司股票的投资人赚一倍。

如今,小米上市即将满两年,市值只剩下413亿美元,雷军口中让投资者“赚一倍”的说法沦为空谈不说,当初购买小米股票并持有到今天的投资者,还赔钱了。

对于糟糕的股价表现,小米并不甘心。小米上市后除了对公司进行一系列改革之外,也不断通过资本手段回购自家股票,以此拯救跌跌不休的股价。

6月23日,小米集团宣布回购公司10%股份,这是小米上市后第41次回购,也是金额最大的一次回购,耗资超过300亿港元。

回购犹如打了一针鸡血,小米股价应声上涨9%,达到13.9港元,市值也增加了284亿港元。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小米,这次干了一票大的。

一箭双雕

通常情况下,上市公司回购股票,一方面是为了稳定股价,另一方面则认为自己市值遭到低估。

港股和A股历史上都曾出现过几次明显的回购潮,多发生在市场低迷时期,去年由于中美贸易摩擦、全球经济遇冷,新一轮的回购潮正在进行当中。

2019年,A股迎来历史上最大回购潮,据不完全统计,去年上市公司年内回购超过900亿元,今年经济继续下行,近期恒大、美的集团都抛出了自己的回购计划。

但相比于恒大和美的,小米稳定股价的需求显得更为迫切。

今年受新冠疫情影响,手机行业遭受重创,由于供应链分散在全球,疫情打乱了各大厂商们的出货计划。

而且由于人们禁足在家,收入降低,消费意愿也一并被推迟,报复性消费并未出现,风风火火的5G换机潮对销量的拉动作用也有限。4月份,华为、苹果、三星、小米等都被传出过砍单的新闻,比例也在20%—40%不等。

疫情之下,手机行业出货量严重缩水,根据IDG数据显示,2020一季度全球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11.7%。

据另一家调研机构Gartner数据显示,Q1三星出货量5533.3万部,同比下滑22.7%;华为出货量4249.9万部,同比下滑27.3%;苹果出货量为4090万部,同比下滑8.2%;小米成为唯一一家实现增长的品牌,出货量达到2781万部,同比增长1.4%。

但小米逆势增长的背后,主要依赖于海外市场的增长,国内出货量同样下滑了33.8%。

如今,随着疫情在海外扩散蔓延,小米如坐针毡,尤其是小米全球第二大市场——印度。

印度市场如今成为小米的一颗隐雷。当前印度确诊人数高增不下,生产复工都受到极大阻碍,国产手机高歌猛进的攻势被按下暂停键,另外由于中印之间的摩擦,印度消费者抵制中国品牌如火如荼,小米在印度出货量占据总出货量30%左右,如今也是有苦说不出。

除了市场的不确定因素之外,小米长期认为自家的市值被低估。

2018年小米上市时,风头无两,市场上将其估值一路鼓吹到2000亿美元,但事与愿违,小米上市时市值只有483亿美元,此后股价又遭遇腰斩。

去年,小米股价一路走低,一度跌至9港元左右,雷军当初的允诺成为笑谈,外界也将小米称为年轻人的第一只腰斩股。

根据Wind数据显示,半年解禁期刚到,小米股东晨星资本等多次减持小米的股票,大股东减持自家股票的行为,也从侧面反映了对于小米股价走势的不看好。

为了挽回投资人信心,小米从2019年开始不断回购自己的股票,总共有40多次,股价相比于2019年的低谷期虽然有所提升,但距离发行价仍然相差甚远。

人比人气死人,在小米之后上市的美团、拼多多,都迈过了千亿美金的门槛,最近回港二次上市的网易、京东也都风光无限,而小米的光荣岁月依旧停留在上市之前的阶段。

今年市场环境遇冷,小米抛出300多亿元的回购计划,多少也有些秀肌肉的意思。

打回原形

2019年1月8日,雷军在知乎上关注了一个话题,“同样是国产手机,为什么华为是民族品牌,在印度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小米却不是民族的骄傲?”

尽管雷军对于此事予以否认,但此话题多少反映了小米的尴尬处境。在诞生之初,小米要做感动人心,价格厚道的产品,雷军在发布会上也对米粉们作过承诺:小米的综合净利润永远不超过5%。

但小米这一做法并没有得到市场的看好,长久以来,因为小米固守性价比,虽然揽获了一大批粉丝,但也给外界留下了刻板成见,品牌不够高端。

由于品牌定位年轻人群,小米长期以来都面临粉丝流失的问题,虽然小米为了应对这一尴尬境遇,先后发布Note系列和MIX系列冲击高端市场,但效果都不理想。

如今,小米的出货量虽然稳定,但国内市场份额却越来越低,从2015年的18%,一路跌至现在的不足10%。

相反,曾经一度被小米甩在身后的华为,市场占有率一路升高,今年一季度,华为占据国内50%以上的市场份额。而且华为的P系列和Mate系列,成功杀入高端市场,让华为成为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玩家。

但最让雷军痛心的,还是小米一路高喊互联网口号,却得不到市场认可。

雷军成名很早,在金山时期就已经叱咤风云,成为互联网圈子的明星。但雷军一手打造的金山,风光渐失,反倒是阿里、腾讯、百度各领风骚,所以雷军最后的创业目标是创办一家伟大的企业。

金山、顺为、小米,雷军,野心却越来越大。

小米的诞生恰如其时,2010年乔布斯带着iphone4改变了潮水的方向,而彼时的中国移动互联网还是一块处女地,山寨机满天飞的手机市场,正是一条黄金赛道。

小米的野心也不止于打造一家成功的硬件企业,而是成为一家互联网公司。

所以,小米诞生初期,并没有急于做手机,而是打造自己的深度定制系统MIUI,每月迭代的MIUI,让小米充满了互联网范儿,也帮助小米获取了不少种子用户。小米机型发布之后,通过线上模式进行预定和销售,后来打造小米商城,塑造自己的生态链IoT,通过小米之家布局新零售,让小米看起来越来越互联网化。

小米也给资本市场讲述自己的故事,在小米所塑造的“铁人三项”商业模式中,“硬件导流,互联网变现”的方法吸引了不少模仿者。将自己定位于互联网企业的小米,把硬件当作入口,为MIUI、米家App、小米浏览器等业务导流,通过出货量巨大、种类丰富的硬件积累用户,真正变现则通过互联网业务所延伸的游戏、广告、金融等。

一波操作猛如虎,在小米上市前夕,市场上流传着小米应该采取腾讯加苹果的估值方法,并且一度将其鼓吹到2000亿美金的市值。

但市场并没有为小米的互联网故事而买单。

小米上市时,市值仅有483亿美元,市盈率不足20倍,投资者还是愿意相信小米是一家新制造企业,而不是一家互联网公司。

把小米打回原形的,主要是其业务收入构成。

根据小米披露的财报显示,截至目前为止,小米的主要收入还是来源于手机业务,占据60%往上,而如果加上IoT设备,硬件营收占比则要超过90%,小米一度鼓吹的互联网业务,销售额只占总营收的10%左右,杯水车薪。

另外,小米的互联网化进展缓慢,在文化、娱乐消费方面的短板无法补齐,始终面临着有渠道无阵地的困境。

小米的互联网故事,并没有讲好。

二次突围

利用回购手段,可以短期内拉升股价,但长期而言,小米能否扭转股价的颓势,还是和长期经营业绩有关。

如今的小米,正踩踏在5G风口上,寻求突围。

今年是小米成立10周年,小米做出了很大改变。年初发布的小米10,是小米全力冲击高端市场的标志性事件。

随着通讯网络由4G向5G切换过程中,给原本的手机市场带来了新变量。加上苹果在5G市场的缺席,今年国产手机发起了一次价格集体冲高的攻势。

小米10号称是过去十年积累的集大成作品,起售价3999元、顶配售价4699元,小米10 Pro起售价4999元、顶配售价5999元。

小米10的发布,意味着成立满十年的小米,终于放弃了一直以来的低价策略,冲向高端市场。雷军称“我们希望打破价格的限制,不计成本地冲击高端手机市场,打造出米粉心中的梦幻之作。”

小米本次冲击高端市场,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小米集团副总裁、红米Redmi品牌总经理卢伟冰4月份曾表示,小米10中国区销量早就破百万台了。618期间,小米10也成为小米的主力机型。

小米之所以敢于冲击高端市场,去年对于红米的拆分至关重要,如今红米承担起了小米性价比的重担,成为稳住小米出货量的基本盘。

另外,小米虽然在国内受阻,但在国外市场却捷报连连。

除了印度市场外,小米在欧美增长明显,据Canalys统计,一季度小米智能手机出货量在西欧同比增长79.3%,拉美市场同比增长236.1%;中东地区同比增长55.2%;非洲同比增长284.9%……

根据小米财报显示,2019年小米海外市场营收已经超过50%,在国内智能手机出货量见顶的情况下,海外市场有望成为小米新的增长引擎之一。

另外,小米的机会还在IoT市场。

2019年小米集团启动“手机+AIoT”的双引擎战略。截至2019年上半年,小米IoT平台链接的IoT设备数量约1.96亿台,成为名列前三的玩家。

市场研究机构MarketsandMarkets在其报告中称,2018年智慧城市IoT市场规模为795亿美元,到2023年这一数字预计将增长到2196亿美元,预计2018—2023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22.5%。

小米的IoT具有先发优势,随着5G的普及,各个设备之间有望形成协同作用,激活率进一步提高,小米也能借助庞大的设备数量,进一步讲述互联网的故事。

今年以来,小米动作频繁,其中倍受外界关注的便是网罗了不少来自“友商”的人才。

除了去年加入的原金立总裁卢伟冰之外,小米今年招募的高管还包括原联想集团副总裁常程、暴风TV CEO刘耀平、前魅族、华为、TCL营销老兵杨拓。

外界将小米今年频繁的高管引进动作调侃为“败军之将招募计划”,但雷军自己更愿意将其称之为“重新创业”。

“整个小米新的10年要以团队和人才为核心,要放下已取得的成绩,重新创业。要有重新创业的决心,未来的十年才能真正做好。”

重新创业的小米,能否突破上一个10年的瓶颈,讲好互联网的故事,还需要拭目以待。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