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ès和GUCCI的中国丝绸供应商们在苏州的镇上办了一场秀 | 时尚商业说

2020年06月26日 07:00
供应链企业想讲好丝绸故事。

图片来源:爱马仕

记者 | 加琳玮

编辑 | 周卓然

1

2020盛泽时尚周暨第七届江苏(盛泽)纺织品博览会云展会在6月16日至19日举办。期间共有18个品牌办秀、200多家企业参加云展会,并有多场设计赛事和行业高峰论坛。

你也许对这个地区不熟,因为在过去几百年间,它都站在幕后,是爱马仕、阿玛尼、GUCCI、NIKE、Zara的面料供应商集中地。

事实上,盛泽和苏州、杭州和湖州一起被并称为中国四大丝绸之都。

这里的丝绸生意已经做了500年,随着中国东方丝绸市场在1986年成立,当地丝绸产业步入现代化发展阶段。如今有7000余家丝绸化纤商贸企业集中在这里,并连续7年创造了上千亿元交易额。

这些企业中不乏几十年历史的丝绸、化纤供应链巨头,例如华佳集团、鼎盛集团和罗曼罗兰集团等,它们的客户几乎涵盖各大奢侈品和国际大品牌。

摄影:加琳玮

而现在,这些企业想从幕后走到台前。因此它们携自有品牌参与了盛泽时装周——这个本地举办的第一届时装周。

毋庸置疑,盛泽想通过这一活动,彰显自己也有成为时尚之都的野心,即使当地小镇的人口只有约20万。

其实近年来,许多供应链企业都发展出了自有品牌,只是自有品牌终归不是主业,业绩占比通常较低。

盛泽的各大企业也不例外。比如华佳集团在2013年便创立了服装品牌SANGLUO(桑罗);鼎盛集团目前运营的宋锦品牌上久楷,历史可以追溯至清光绪年间;罗曼罗兰在2010年创立的家纺品牌也早都打出了名号,2017年后还增加了户外服装的细分领域。

然而,今年疫情造成的特殊营商环境,要求供应链企业寻找其他出路来抵抗市场风险,加码自有品牌便成了一个方案。

例如全球最大衬衫生产商香港溢达的自有品牌十如仕在5月推出了新品,该集团品牌及分销董事总经理潘楚颕当时对界面时尚表示,虽然之前一直保持着对发展自有品牌的愿景,但还是处于慢慢摸索的状态,今年的特殊情况适合进一步对自有品牌进行商业拓展。

界面时尚曾报道过疫情下国内服装、护肤品供应链企业的生存情况

国内疫情在2月后转好后,多地开始复工复产。而欧洲却继而成为疫情风暴眼,导致零售端无法如常运作、货品库存积压,因此品牌延迟或取消派给中国及其他国家供应商的订单。大型供应商遭遇“断血”尚可裁员、继续停工自保,小型供应商就没那么幸运,大批现金流短缺的工厂就此破产、倒闭。

对于纺织业生产量占总产业95%以上、成品约70%都出口的盛泽来说,挑战非常艰巨。

中国东方丝绸市场管理办公室主任孙健华向界面时尚复盘:“盛泽企业2月10日左右陆续复产,我们市场2月20日复市,3月的出口订单还有很多。但随着其他国家疫情爆发,4月订单降幅较大。5月国内市场的活跃帮助我们有所恢复,基本和去年同期的情况差不多。”

这期间企业最大的难题就是资金链。盛泽镇政府帮助企业和金融机构对接,使后者增强对企业的信心,伸出援手。同时,也出台了物业免租、水电费减免等相关政策。

“这是一次没有准备好的战役。”华佳集团董事长俞金键对界面时尚说。该集团有近半数客户都在欧洲,疫情期间销售额下降了约70%。

由于华佳集团是一家从研究蚕的基因开始、到做出成品的全产业链丝绸企业,因此疫情发生后,资金链出现较大挑战。就连华佳引以为荣的、中国唯一的有机真丝产品如今也成了一种“负担”,现在堆积了价值两亿的库存。

罗曼罗兰的情况好一些,在疫情中被取消的订单不到1%,常规产品的账面损失约15%。但由于品牌打样工厂都在俄罗斯圣彼得堡,航班减少导致物流时间翻了4倍,物流成本也随之增加。

在这一背景下,盛泽决定尝试时装周的形式,展示各企业做品牌的能力。孙健华表示,盛泽希望通过打造时尚之都,用时尚给纺织业赋能,实现产业转型升级。让产品向更高端、更时尚、功能性更强、更环保的方向发展。

“镇政府提出,我们要向吴江南部时尚产业园区发展,”罗曼罗兰集团户外新材有限公司总经理江南对界面时尚说,“就像是把原始面料从一个样品变成产品,而我们从一个卖布的变成卖衣服的、卖理念和价值的。我们的规划是从一根丝到冰雪世界。”

必须承认的是,丝绸和棉、麻等材质相比仍属小众。它品质高、工艺精湛的印象,也导致它价格高、难打理,脱离大众市场。这也是为什么,目前在中国几乎看不到一个家喻户晓的丝绸头部品牌,年轻人也对它兴趣寥寥。

在这种固有印象下,丝绸品牌打开市场的方式是讲好面料故事、研发更实用的面料性能。

华佳集团的自有品牌桑罗已经成立7年了,目前占该集团业绩40%,主做线上,线下入驻买手店。“现在我们会塑造品牌理念,将家庭传承和女性坚韧的故事,不再是干巴巴地只卖产品。”俞金键说。

同时,她还创立了一个新品牌“桑罗丝”,与桑罗相辅相成。“我们是中国最高等级丝的标准制定者,桑罗丝就是这一定位。”

鼎盛集团的自有品牌上久楷也在朝这两个方向发力。

上久楷主打非遗宋锦产品,目前业绩几乎占全部业务的一半。苏州上久楷丝绸科技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建华对界面时尚表示,曾经上久楷想做丝绸界的爱马仕,但意识到供应链企业在零售端的短板后,还是认为不能急于求成,决定仍以企业礼品定制、个人服装高级定制方向为主。

“我们想先把B端的业务做扎实,未来可能会主要走跨界融合的发展模式。”吴建华说。

除了继续研发创新的丝绸材质,鼎盛集团现在在品牌营销方面与文旅融合较多。此前,该集团淘汰了在景点附近设立的店铺,重起了一个1800平方米的宋锦文化展厅,用情景式体验来提升消费者对宋锦产品的兴趣。

目前,该集团还在筹划建设宋锦文化中心,里面还会有宋锦主题酒店等文化性质突出的体验。

罗曼罗兰也想稳步发展。作为国内化纤巨头,自有品牌在创立10年后,业绩和面料制造相比也是小巫见大巫,只占整体的4%左右。

“因为我们本身的定位是各个品牌的面料供应商,做品牌可能会产生冲突,所以在发展自有品牌的路上,我们走得很谨慎。”江南说。此次盛泽时装周上,罗曼罗兰主要展示了研发的功能性产品,再次强调了供应链企业的长处。

对于供应链企业来说,回归产品本身是它们最擅长的事。作为上游玩家,它们掌握着面料、技术的开发和研究能力。而一旦转换赛场,去到品牌力建设、营销等终端场景,还需要一段适应和学习的时间。

这也是盛泽需要自上而下来推动企业变革的原因所在。用政府力量整合各界资源,促进各方交流合作,并给企业指明一条可行的道路。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