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又一次的618 是谁在见证这个时代?

2020年06月18日 18:10
对于京东而言,618似乎被赋予更多意义,它更像是对这家公司以及员工的一种自我见证,以及对未来方向的指引。

文 | 辛迪

从6月1日0点到6月18日下午两点,京东2020年618年中购物节的累计下单金额已经达到了2392亿。

这是京东的第17个618,而且更为特殊——22年前的6月18日京东成立,而在经过长达1年的拆分整合之后,在2020年6月18日当天,京东在港交所二次上市。上市首日,京东高开5.75%,报239港元,发行价为226港元。按开盘价计算,京东总市值达7068.12亿港元。在欢呼与618不断翻滚的销售额背后,对于京东而言,618似乎被赋予更多意义,它更像是对这家公司以及员工的一种自我见证,以及对未来方向的指引。

“从没有销售业绩连呼吸都是罪”到“像个幸福的老父亲”

80后自嘲“前浪”的罗虎翼没能想到,他在一家公司一待就是10年。

罗虎翼是东北人,人称“虎哥”的他说话自带一种天生的幽默。2010年,他在北京苏州街一栋小楼里面试,主管让他第二天就来上班,“我惊呆了,这公司怎么说上班就上班,效率吓人。”自此他开启了在京东的生涯,并且“每年的入职纪念日都是315。”

(罗虎翼:后排左二)

罗虎翼在无意中踏上了中国电子商务发展的时代浪潮。

彼时的京东正从一个3C垂直电商开始做全品类的转型,员工人数从2010年初的3000多人,迅速增长到2011年的1万多人。

罗虎翼当时负责计算器、点钞机、打印机这类产品采购。当时合作的很多厂商也不是大公司,流程没有那么复杂,也没有太多砍价或是炒作。他坦白说,经历的第一次618其实算不上有多大压力,更多的是一种观战者的“凑热闹”心态。

整个电脑数码事业部有五十几号人,他所在的办公区采购加上销售大概只有10几个人,“真正的压力端在销售人员身上,没有销售业绩连呼吸都是罪。”他对界面新闻回忆。

618当时江湖人称“月黑风高”,看着负责销售的同事预计2个小时要卖1000台打印机,他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平时只能卖到几十台,没想到真的卖了那么多,一下子让他觉得“这种掌控全局的感觉好厉害。”

但很快,随着业务范围的不断扩大,罗虎翼开始作为操盘手尝到了真正618紧张、刺激和压力共存的滋味,他开始成为办公设备的产品经理。

“2012、2013年左右的时候,仿佛电商五代十国割据,”他形容,那时候的电商平台大促厮杀激烈,各个平台都有自己的打法,而且不按套路出牌。

那时候京东仿佛成了价格戒尺,有电商甚至直接喊出“永远比某东低50”“比某东贵我就赔”。

相较于平台,厂商的话语权更大,会在渠道、价格、产品上做出限制。“但如果当时我们乖乖巧巧,可能就活不到今天了。”罗虎翼和他的团队只能靠人工一家一家去比对价格,和厂商博弈,靠京东“半夜秒杀”的形式一点点把市场吃下来。

618的战线,逐步从过去的1天进化到持续18天,这背后是操盘手们更扎实的备战和步步为营的执行。

如今罗虎翼和他的团队需要做的是,把手上的产品在18天的大促中做好布局,同时密切关注行业和市场的动态变化——计划好哪天推品牌,哪天推品类,做用户教育,还是做细分场景,“每个人都有一个详细的产品表,涉及核心的a类产品、b类产品和c类产品,哪一天什么价格、下一阶段推什么产品都要准备好,还要有备选方案,比如某个产品销售达不到量,需要再找哪些资源,达到量又要再推哪一个。”他说。

从2004年第一场618到现在,无论是零售行业还是京东本身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罗虎翼始终觉得,京东逐步从小玩家到巨头,靠得还是修炼内功,无论是在技术上还是产品服务上。随着618的行业重要性和京东平台优势的不断凸显,厂商也越来越支持,甚至还会跑到京东办公楼里参观助阵。

“你说618压力大吗?肯定是压力大的。”罗虎翼说。

但这个京东老兵从最初的观战者到真正的操盘手,对于压力心态的理解早已不同。在他亲历的10年,京东从最初群狼环伺的电商江湖中以小博大,经历扩张、自建物流、融资上市,发展成为如今年交易总额超过万亿元人民币的电商巨头。他对于618的应对也逐步自如,把节奏掌握在自己手中。

“我们有句话说,‘一次618的结束就是下一次618准备的开始’。”公司总部大楼提前半个月就开始做各种618相关的装饰、标语,氛围感十足,部门每天都有早会。

每当这个时候,团队就像一支军队,人是需要激励的,而不是需要压力,大家需要把情绪调动起来去充分参与和享受这次战役。大促期间他每晚3点钟回到家,不熬到4点根本睡不着,“脑子太兴奋,就像喝了咖啡。”然后早上7点多又要起来,8点多到办公室去。

由于618京东主场作战的心态,大家都会聚到一起,一起盯着看实时交易数据的大屏幕,看着数据砰砰跳,还有实时排名,“618就像过年一样。虽然这么多年这么多次了,京东主场的这种状态和气势依然很足。我也很感谢我的团队,这一场场特殊战役下,能有他们和我战在一起,踏实又感恩。”罗虎翼有点感慨。

十年,见证618被全国乃至国际消费者认可,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慢慢长大一样,他摸摸有些后退的发际线,幸福得像个老父亲。

在山城重庆的电器城堡,厉兵秣马向前冲

山城重庆的消费热情,像这里的气温一样,逐渐升高。

其实从5月份开始,李玉兰就渐渐忙碌了起来。有打扮入时的年轻男女,也有牵着孩子,带着老人的一家,涌向了这座巨大的、未来感十足的、让人眼花缭乱的电器城堡。

这里是重庆妹子李玉兰工作的地方。

“来随便看一下子哈~”她招呼顾客有一些重庆自带的江湖气:不远不近、直接而不客套。她将带领着顾客们探索的这座电器城堡,是去年双11刚开业的京东电器超级体验店重庆店,这也是目前已知的全球最大的电器体验店,位于重庆两江新区保税港区内,主楼分三层,和另外一栋小楼一共面积达到了5万平米。

美食厨房、烘焙教室、美妆造型区、游戏对战区、全景声厅……而这里的一切,会颠覆你关于传统电器城的所有想象。

李玉兰有时会回忆起自己的学生时代,那时候的618她会掐着零点靠手速秒杀,但买起贵一点的东西,心里多少会有些没底,要是可以到店里试试就好了。

这回,她能带领踏入这座城堡的顾客们更有沉浸感的消费体验,而她也是第一次在618转换身份,从之前的消费者,变为构筑这个盛大购物节的一员,第一次以京东员工身份参与其中。

(李玉兰)

京东超体的诞生,意味着京东电器零售业务在线下布局实现全覆盖。而作为拓展京东商业版图的全新零售业态,京东超体正要经过第一轮618的考验。

“厉兵秣马向前冲!”动员会上,李玉兰跟着大伙儿一起喊口号,相关的筹备工作早已从5月份开始:618满减促销的大幅广告在整栋大楼里张贴、地面标识指引、电器展示区有了更多消费者体验环节。

作为一名导购,李玉兰主要负责的区域是大家电,比如中高端的冰箱和洗衣机。以往消费者购买这类上万块的大家电时,在网上浏览过后还是不太好做决定,还是要到线下看看才能放心,而京东超体的开业,就是通过线上线下融合来解决这个问题的。

“线上线下同价同服务是我们最大的特色,确实会有很多人一来就会问,你们跟网上卖的型号是一样的嘛,或者是不是有一样的7天无理由退换或者30天价保。”李玉兰说,“我们会说对嘛,都是一模一样的。”

新型零售模式的诞生,大概总会遭遇考验。

疫情期间,实体零售是受到冲击最为严重的一个行业。回顾当初门店关闭、导购们需要通过微信、直播来与客户沟通的那段日子,李玉兰凭借一股子“后浪”敢闯敢拼的劲儿,取得了一项惊人的业绩:一次成交10台均价超过一万元的高端卡萨帝冰箱。

“重庆人都很大方敢闯,”她说,“卖出卖不出都没什么好纠结的。我们会说这叫耿直。”成交前与顾客的沟通过程足足花了3个月时间,每当顾客犹豫、反复考虑的时候,她也没丢掉耐心,而是继续保持专业的热情,最终这位顾客被打动,并主动当起了她的产品推广员,带着9位朋友到现场一次性买了10台高端冰箱。

李玉兰把这归结于幸运,或者说,一种依托于全新商业模式下的职业满足感。

正是因为京东多年来在全渠道融合上探索多年,用线上线下融合的方式,为经历了停摆艰难的线下零售业开拓了一条生存和发展的升级路径。

重庆是一个坐拥3000万人口的巨大消费市场,有庞大的客群挖掘潜力。而在今年的618,她会在这座电器城堡,为顾客带来更好的购物体验,也探索关于职业的更多可能的未来。

“摸着石头过河”的第二年,他们没有辜负这个时代

於乐是汽车后市场行业里少有文科女生。

说话像连珠炮般快速、思维逻辑清晰,於乐多年前从媒体行业转型,误打误撞进入汽车圈子已经第10个年头,从汽车用品、汽车延保、门店管理、互联网连锁门店到汽车配件,把车后市场方方面面接触了个遍,机缘巧合之下,她来到了京东。

不同于电商团队,於乐的618是从线下门店开启的,而线下汽车的服务场景,是京东开辟的又一项新业务——2018年京东上线了专业汽车养护服务门店“京东京车会”,并且通过品牌背书、门店引流、技术支撑和供应链升级等推动汽修门店的智慧化转型。

没有什么经验可以借鉴,於乐形容自己去年经历的第一个618仿佛“摸着石头过河”。

“都知道618订单量会暴增,但刚进入这个项目的时候,全国还没多少店,也没几个顾问。”她提前给门店开了启动会,门店早早给员工做了培训,正好赶上了京东汽车小程序上线,“要引导顾客打开、怎么注册、如何下单,都得手把手一步步来。”尽管有些手忙脚乱,但总算是在线上线下融合运营上迈出了一大步,用激增的流量和专业的工具,完成了第一个618。

有了去年的经验,於乐对今年的618更有信心。

(於乐)

整个团队从4月份就开始筹备,今年有近1000家门店参与。按照於乐的说法,要通过流程的优化,让“员工变成像流水线一样的作业”,从而在618期间顾客大量进入门店的时候不至于太忙乱。

真正的线上线下打通,靠的还是整个生态的搭建和所有一线门店运营人员的努力。

“去年是第一次参与618的活动,店员对整个流程还没那么熟悉,还要一步步指导客户操作,”但经过了一年的沉淀,门店和商城端的联动更加顺畅,发红包、优惠券、礼品满赠甚至在抖音上的“叠机油挑战赛”都是在为活动引流做准备。

对于所有线下实体门店来说,熬过年初疫情的考验,618的大促非常关键。

京东京车会的门店在整个2月都处于闭店状态之中,直到3月才逐步恢复,而相对应的,从家中隔离走出来的消费者,需求也在增加。“长时间没有使用的车辆,可能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这时候就需要我们来做服务。”於乐说,而在进店客户不是特别多的情况下,就乘势做好员工的培训,以等待消费爆发的时机。

回想起举国共同战疫的那段日子,於乐总觉得,这是作为企业的责任使然。

在疫情最严重的湖北,京东京车会发起了百万补贴养车活动,为车主提供免费搭电、上门维修等服务。在一次中国移动武汉仙桃公司发来求援时,仙桃京东京车会老板王勋和维修技师汪健,骑着电瓶车冒着寒冷风雨赶往现场救援。

“爱与希望总比疫情蔓延得更快,厚积薄发会为以后发展奠定基础。”於乐和他的团队时常感慨。

如今京东的意义已远远不只是购物,而是不断为消费者、品牌、全行业乃至全社会创造新的价值。时代洪流里,走过了17年的618作为一扇窗口,也见证了中国经济的活力、韧性和创新。

京东在这次抗击新冠病毒中显示出巨大的优势,摩根大通将其称为“疫情中表现最好的电商平台”。

而就像那句“不负每一份热爱”的slogan,无数像罗虎翼、李玉兰、於乐一样在各自岗位上付出热爱,也见证热爱的京东人,也可以无愧地喊出:“我,没有辜负这个时代。”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