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家具厂老板下南洋:创业与投资并举

2020年06月18日 09:33
所谓自己的物业,其实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买,因为越南对土地交易有限制,因此刘松是通过长租50年,实现对土地的拥有使用权。

文 | 21世纪经济报道 叶麦穗

所谓自己的物业,其实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买,因为越南对土地交易有限制,因此刘松是通过长租50年,实现对土地的拥有使用权。

以前在东莞的时候,刘松习惯每天早上喝杯浓茶,到了越南之后,则每天早上开工之前,他都要冲一杯咖啡,让咖啡的香气唤醒沉睡了一夜的头脑。这是刘松到越南平阳创业三年以来的生活细节变化。另一种变化就是,从事卫浴产品生产的他经历了东莞式创业后,又根据当地市场,开创了一种平阳式创业方式。

两种方式有什么异同?

在经历了东莞式创业后,到了越南,创业与投资并举。视觉中国

被腾笼换鸟换出的“老鸟”

刘松告诉记者,他和自己的拍档两个人合计已经在越南投资了8000万元人民币,九成都是自有资金。

刘松在事业上的发展,也是从一家家具厂的打工仔起步,最后自己创业做起了家具,实现打工仔到老板的逆袭。如果算上打工的时间,他在家具行业已经浸淫近三十年,多数的工作时间都是在东莞。他在这里打工,当老板,结婚生子,可以说,东莞是他的一块福地。

2016年开始,刘松在东莞的工厂有过一波较大的冲击,“一开始是关税,后面又是汇率,基本上那两年,我都没有睡过好觉。国内传统制造业早已是红海,利润薄,一点小的波浪,都可能把我们这样的小舢板掀翻。”

刘松告诉记者,因为一直从事的是较基础的加工制造,竞争非常激烈。“激烈到什么程度呢,基本上我们的客户都不用交定金,下了订单之后,工厂就要垫资生产。我们当然知道其中的风险,而且也曾被坑过、骗过,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你不接就有别人接。”

2008年,经历了金融危机之后,东莞开始产业转型升级、积极吸纳高科技公司的进驻,以置换劳动力密集型的制造业工厂、“散乱污”以及高污染、高排放企业。刘松告诉记者,他们其实就是那只被腾笼换鸟换出去的“老鸟”,当然有想过升级,只是一下子转型有困难。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税务学会副会长张连起曾表示,中低端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向外转移是全球经济分工的必然结果,如同当初中国自欧美、日韩及中国港台地区承接同类型产业转移一样。

越南土地增值快速

这次,刘松在越南的创业方式,起步就和在国内不一样。最大的不同就是,创业先置地。

2016年,刘松在朋友的鼓动下,在越南平阳买了大约2万平方米的土地,当时这块地只是作为备胎,没想到3年后备胎转正。刘松购买时的地价是57美元/平方米,现在已经涨至90美元/平方米了。“早知道当时多买点地,我们一起过来的人有人一次性买了40万平方米,现在靠着土地升值都赚了不少。”

刘松现在在越南已经发展到三个工厂,工厂面积合计约6万平米,投资总额接近300万美元。“这次在平阳我坚持要买地,主要还是在国内创业时,地价涨得太快了,后期的利润都被房租吞噬,所以我这次吸取教训,一定要有自己的物业。”刘松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所谓自己的物业,其实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买,因为越南对土地交易有限制,因此刘松是通过长租50年,实现对土地的拥有使用权。

据刘松介绍,当时他在东莞的厂房,是村委会的物业,自己租了大概是13000平米,从第一次签合同的价格8万元一个月,到了后面跳涨到了12万元一个月,足足涨了50%。“发展得太快了,土地是稀缺物资,我们的位置比较偏,所以厂房租金还是缓步上行,有些位置好的工厂,翻倍都不出奇。”

刘松基本上每个月都会接待来越南投资的朋友。“现在的越南,真的和1990年代的东莞差不多,到处都是热火朝天的景象。此前我们这个工业区,几乎是一片荒地,但是经过这几年的发展,早已是工厂林立。在这个工业区内,你讲中国话,沟通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这边八九成的工厂都是中国人开的,中层以上也都来自中国,本地员工受到影响,多多少少也会几句中国话。”

不过刘松也坦言,“和国内成熟的加工制造业相比,越南还只是刚刚起步,较为落后,找个螺丝钉都要跑到几十公里以外,而这些问题在东莞三公里范围内肯定能够解决。”

此外越南人的工作习惯,也让刘松很难适应。比如有时候工厂接到一些急单,需要工人加班。如果在国内,工人肯定很兴奋,因为平日加班是1.5倍工资,周末是2倍,节假日是3倍。但是在越南,工人到点就要下班,根本没人愿意加班,因此现在一些急单,都不敢接,怕不能按时完成。”

在刘松眼里,越南的局势也不如国内稳定,原本想把家属带过来一起创业,后来经过一番考量,还是放弃了。

另外工艺方面,也和国内相比尚有一定的差距。

高端制造仍要中国制造

中国制造在国外客户中还是相当有口碑,在第124届广交会上,有采购商认为东南亚的制造业很难取代中国,Esschert Design的亚洲区采购代表Bram认为,中国制造的产业体系化、技术标准化使其“中国制造”的角色无法被替代。

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制造积累了40年的经验,供应链技术、设备配比、熟练工人培训等等一系列生产要素已经沉淀了大量资金和经验,中国在这些方面已经有了大量的积累,虽然目前东南亚奋起直追,但这种先发优势并不会一朝一夕被赶上。

“对于一个成熟的工业体系而言,其所能够抵抗的外部压力、挑战和风险以及自身调节的能力远超过市场的想象。”Bram对中国制造仍持乐观态度,他表示:“根据一些我们合作伙伴的市场数据分析,中国制造已经逐步向中国智造转变,目前大量产业已经从过去的低端代工进入了高端生产行列。”

刘松透露,目前东莞的工厂也开始转型、从过去简单的OEM,向自我研发,高端定制转型。“以前我的订单基本上都是美单,他们的订单规定得很死,需要什么款式、什么尺寸都是规定好的,我们只要根据他提供的样本直接加工即可,十几年来,我们的家具厂连个设计师都没有,因此利润很薄。从今年开始,我们逐渐开拓国内的客户,今年年初由于疫情影响,实体店受到冲击,但是互联网电商发展得很快,我们在网上小店的生意有所起色。我们也请了设计师,做一些高端的定制产品。”

“国内高端家具制造和越南制造之间的区别还是比较大的。比如一道烤漆工艺,对于温度和时长要求较高,如果掌握不好,漆面会出现配色不均、起泡或者易脱落的情况。目前这个技术在国内已经运用成熟,良品率在99%以上,但是在越南工厂则至少低十个百分点。”刘松表示。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