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财经退出”风波中,B站的速度与争议

2020年06月15日 19:41
曾经的最佳新人UP主,为何今日与B站“水火不容”?

文 | IT老友记 韩志鹏

登陆B站不到一年,UP主巫师财经再起争议。

6月14日,B站UP主巫师财经宣布将退出B站,“与大家江湖再见”。但随后,B站声明称已经与巫师财经签订长期合作协议,此次行为是单方面违约,并从即日起对其账号进行冻结处理。

争议之声还在继续,合同风波双方各执一词。巫师财经声称合同迟迟未签,表示退出后才收到合作款;B站方面则曝光了带公章的合同文件,以及邮件沟通记录。

曾经的最佳新人UP主,为何今日与B站“水火不容”?

2019年才开通B站账号,巫师财经投稿3个月粉丝即超百万。火箭式增长的背后,是B站自去年开始持续地出圈扩张,这涉及到内容、商业化等多个层面。

最新财报显示,B站Q1月活达1.7亿,同比增长70%。流量红利结束后,B站达成如此速度实属不易;但速度背后,有关B站的争议也渐渐增多,小破站的自身社区生态治理与可持续发展的命题仍有待解答。

B站“出圈”两重天

在2019年第二季度时,B站COO李旎就表示,从今年(2019年)下半年开始,平台会增强对以前不使用B站或未听说过B站用户的营销。

这背后,正是B站一系列的“破圈”动作。

以知识财经领域为例,2019年开始,罗翔说刑法、半佛仙人等一批UP在B站迅速成长,增粉速度尤如火箭升天。截至目前,半佛仙人的B站粉丝达到417万,罗翔说刑法则为678万。

巫师财经也在其列。去年9月才入驻B站,巫师财经以“记好笔记”“以我为准”等标签关键词,再结合电影感的剪辑,以及更加直白简单的财经知识,迅速扬名立万。

对于B站拓展财经领域,视知TV的CEO马昌博曾向字母榜表示,“B站长大了,看B站的孩子们也长大了,他们会变得焦虑,除了消费他们兴趣所在的内容,他们也需要能帮助缓解焦虑的内容。”

这一逻辑也适用于B站的持续“出圈”。

用户心智逐步成熟,核心的二次元受众也在长大,平台内容也要持续成长,以满足不同年龄、不同地域的用户诉求;例如前述的扶持财经领域UP主、上线一系列正版电影、以及签约冯提莫,强化秀场直播。

从营销层面观察,B站已经屡次“出圈”成功。年初的B站跨年晚会,令其市值飙升50亿元;上月的“后浪”视频引发了全民讨论,至今仍是余温未散。

B站的变化其实早已出现。2014年“游戏”超越“番剧”成为B站播放量第一的分区,而近年来,生活区迅速崛起。2019年百大UP主评选中,34位出自生活区,较上一年增长183%。

这意味着,B站已经从二次元社区转型为泛娱乐平台。

泛娱乐意味着更大的用户规模,但也预示着铁粉的离场。B站用户宇歌就表示,B站扶持其它领域UP主可能会对二次元内容产生挤出效应……如果最后没有给二次元留下一片小天地,用户肯定会去找一个更纯粹的二次元社区。

事情已经在起变化。今年4月,由于肖战粉丝在B站刷票,导致部分二次元用户纷纷转向A站,后者在2018年被快手收购,目前正加快对二次元内容的建设。

当然,比铁粉流失冲击更大的,是B站内容生态频繁暴露的问题。正如前述,合同争议并非巫师财经第一次掀起的波澜,其还在今年2月底被添上洗稿抄袭的“罪名”。

彼时,有知乎网友指出巫师财经的视频多次抄袭知乎回答、自媒体文章等,对此巫师财经也在知乎上道歉,承认存在不规范引用、洗稿等问题。

抄袭争议外,UP主风波仍屡见不鲜。

美食博主“徐大SAO”被质疑诈捐;粉丝TOP10的美妆UP主“机智的党妹”遭遇黑客勒索,数百G视频素材被非法加密;患肺癌晚期的“虎子的后半生”被质疑卖惨;疫情期间迅速成长的UP主“林晨同学”向MCN公司维权……

人红是非多,伴随着B站持续“破圈”,头部创作者自然受到更多关注,以及网络世界的更多质疑,例如徐大SAO的诈捐争议,就是在虎扑社区最先爆发。

这些争议来源表面上与平台无关,但深层次去思考,过去B站对原创作者以“放养”心态对待,UP主也更专注于生产优质内容,与粉丝保持高频率互动。

但如今,B站正处于“破圈加速跑”的状态下,海量用户涌入助推头部UP主势力的形成,而非核心人群更是会让社区变味,如何平衡新用户与原有社区氛围的冲突,强化对内容生态的管理,这对B站而言绝对是一场长期考验。

一边加速出圈,另一边爆发生态问题,这正是B站所遭遇的“两重天”。

挑战步步深入

巫师财经、半佛仙人……为何B站会涌现这样一批快速成长的UP主?

从外部因素考虑,B站主力人群依然是95后,这是当今互联网最主要的增量人群,在移动互联网进入存量竞争之时,增量市场对平台发展极为关键。这也是B站被创作者相中的一大因素。

另外,5G大规模商用的加速到来,推动视频内容与消费的持续爆发,曾经知乎、微信公众号的图文创作者正向B站这类视频平台转移,典型代表就是半佛仙人。

从内部来看,B站最受欢迎的因素在于高粘性。

不同于长视频网站与短视频平台,B站的社区调性更为突出,用户间的互动与活跃度更为领先。QuestMobile在去年6月发布的数据就显示,B站非付费用户的月均使用次数为97.6次,超越优爱腾排名第一。

高活跃度意味着高转化率,B站UP主“IC实验室”在接受新榜采访时曾表示,视频粉丝转化率最好的时候达到40%-50%,每两个观看视频的用户,就会有一个点关注。

高互动、高转化,立竿见影地效果就是创作者更活跃,持续为平台供给优质内容,而在B站持续破圈的过程中,“内容-用户”的正向激励将更为明显,UP主规模还会放大。

但争议也就在这样的速度中爆发。

在持续投入到内容建设、用户增长之时,B站的商业化轮子也在加速转动,广告、直播和电商等都是可开发的经营领域,随之而来的就是B站营收与市值的节节攀升。

于商业角度考虑这自然是好事,但对平台而言,新增用户涌入、内容逐步同质化,B站的忠诚粉丝正慢慢流失,当其成为百亿美元市值的一家公司,就更难以维系“小而美”的定位,调性也会成为一件“奢侈品”。

这一逻辑的最佳佐证就是前述的,巫师财经洗稿、百万粉丝博主被指诈捐等案例,当新用户与新创作者涌入时,他们会否“反噬”已经相对稳固的社区生态?

这一问题关乎到B站内生的组织管理能力。

过去一年,B站展现出加速跑的状态,但在内容规模与用户扩张的同时,B站的组织建设、商业化能力是否跟上了平台快速前进的步伐。

以快手为例,在K3战役突飞猛进之时,快手内部的组织战斗力被充分调动;而随着与抖音战役的深化,快手的组织能力明显还在持续精进。

B站当然也是迅速调整。在内部,原游戏MCN大鹅文化CEO王宇阳和COO王智开均已加盟B站,负责直播业务。另据晚点LatePost报道,B站还将企业发展部拆分为战略发展部与战略投资部,进一步细化战略节奏。

内部人事变动外,B站还有望推出一款类似于“剪映”的视频剪辑软件,继续加强精细化运营能力。这些内外改变都旨在不断提升B站的战略、运营等各项能力。

因为,加速跑于任何企业都是一场全方位考验。

内容平台加速跑不止是用户持续扩张,更关键的是商业化、运营和组织管理等各项能力要跟上企业发展速度;B站目前要改变的也不仅仅是内容,更是上述的各项能力。

就重要程度而言,内部步调变奏甚至比持续引入内容更关键,前者关乎企业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即B站在持续出圈过程中所形成的经营法则,有多少能确定为企业基本法,持续推动平台向前发展。

这是在速度与争议的迷雾中,B站要思考的核心问题。

环伺周围,B站面对的“猎手”亦不在少数,优爱腾、斗鱼虎牙都是其潜在竞对,而有意发力长视频的西瓜视频更是在挖角B站创作者,此前B站游戏区的头部UP主“敖厂长”就已和今日头条达成合作。

发展速度越激进,遭遇的挑战自然也越多,B站更应从“出圈战役”中突破现有的组织格局,以谋求未来在社区性上的可持续发展。

这样的出圈才更有意义。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