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陕西版“孙小果案”后续:26名警察涉案被处理,涉黑问题已调查结束

2020年06月12日 14:50
一名知情人称,截止2020年6月1日,当地共有26名警察因涉及该案遭到处理。其中2人负刑事责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曹林华

编辑 | 刘海川

一辆红色的奥拓出租车从华阴市华山镇姊妹理容院门前急驰消失。

在车上,一个瘦高小伙拿着一把刀鞘,有十几公分长,半寸多宽。他们5人在谈论打架杀人的情况。此时,姊妹理容院内,杨战平躺在沙发上,捂着肚子,流血不止。

鉴定资料显示,杨战平系被他人用单刃刺器刺切左背部,致脾破裂失血性休克而亡。这个发生在1999年8月19日的事件造成一死二伤。谈论打架的5人分别为张伟伟、刘江波、王红刚、马利化、孙江本。

涉嫌命案的5人列为网上逃犯。但除孙江本外逃外,其他人在当地继续生活16年。

命案5年后,至少有4人漂白身份。其中刘江波因在当地开设多个赌博厅,成为华阴市有名的“道上的人”。

由于受害者家属的持续举报,2016年至2017年,上述涉案人员陆续归案,随后被分别判处缓刑至11年有期徒刑不等。一名知情人称,截止2020年6月1日,当地共有26名警察因涉及该案遭到处理。其中2人负刑事责任。

但谁是主凶,仍有悬疑。2019年,陕西省公安厅对该案进行督办,渭南市公安局抽调精锐力量成立几十人专案组,于同年7月至华阴调查。日前,警方已把重新调查的相关案件材料移送检察院。

陈年命案

杨战平的朋友杨永钢生了儿子,高兴坏了,一定要请杨战平在内的4人到华阴县城吃饭、喝酒。

杨战平时年23岁,妻子已有7个月身孕,他也希望能生个儿子。“(杨战平)8月死的,11月出生的娃。”杨战平的母亲陈花娃说。

1999年8月19日23时许,杨战平一行4人在县城喝酒后,未尽兴,一起到华山镇政府门前的姊妹理容院洗面。按照平常的营业时间,此时应该打烊,但老板“感觉四个人好像喝多了”,吩咐服务员给他们洗完后再下班休息。

杨战平进入理容院消费后不久,出租车司机韩维孝听从赵全红的安排,把张伟伟(涉命案后改名张辉)、刘江波(改名刘天成)、王红刚、马利化(改名王计划)、孙江本从县城武装部附近也送到姊妹理容院。他们刚刚和朋友赵全红在一家火锅店聚餐,喝了不少酒。刘天成曾帮赵全红要过几次账。

界面新闻获得的资料显示,在洗面过程中,醉酒的张伟伟和与杨战平同行的杨永钢发生冲突,导致双方的朋友都参与到这起打架事件中。虽然杨永钢与对方的赵全红认识,但情份未能阻止这起悲剧。

打斗结束后,杨战平死在姊妹理容院内的沙发上。杨永钢和另一朋友则受伤,倒在理容院门口。

华阴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证明,杨战平左背部于腋后线第10肋水平有一斜行大小为2.8X1cm的创口,创缘创壁较整齐,创角一钝一锐,创腔内无组织间桥,创周有宽约1mm的表皮剥脱,说明单刃刺器之尖及刃较钝。结论为,杨战平系被他人用单刃刺器刺切左背部,致脾破裂失血性休克而亡。

杨战平的母亲陈花娃。摄影:曹林华。

20多分钟后,刘江波等5人钻进此前送他们来到理容院的出租车上。司机韩维孝称,5个小伙在车上谈论打架的事,其中一个小伙打电话给赵全红,问伤者的情况。一个瘦瘦的、高个子小伙拿着一把刀鞘,有十几公分长,半寸多宽。

界面新闻获得的一份华阴市公安局玉泉派出所的《刑事案件立案报告表》称,“经查,杨战平是和马利化、张伟伟、刘江波、孙江本打架被刺伤而死亡的。”“拟立为重大案件。”

参与当年案件侦办的一位知情者向界面记者透露,当地公安局内部至少开4次专题会研究侦查这个案子,但始终没有查清谁是命案的主凶。随后,涉嫌命案的5人被列为网上逃犯。

界面新闻获得的一份公安局的情况说明称,“由于案发时被害人一方系酒后发生厮打,被打后昏迷不醒送往医院后经救治清醒,且双方之前均不认识,经多次辩认,对当晚发生打架嫌疑人无法辩认。”

案发当晚,警方找到多名目击者调查,并让赵全红带着警方去找刘江波,但没有找到。因为没有证据证明赵全红参与打人,警方把赵全红放回家。界面新闻获得的材料显示,多名目击者都称赵全红没有参与打人,但亦称没看到是谁杀死杨战平。

赌场老板

案发当晚,红色奥拓出租车把刘江波等5人送到县城的十治路口,他们下车后朝北,去孙江本临时找的一个住所。第二天一早,他们听说把人打死,就各自躲避。

熟悉刘江波的一名知情者称,刘江波从小在西北武术学院上学,练一些功夫。进入社会后,凭着这些拳脚功夫,刘江波成为“道上的老大,经常帮人要账”。

界面新闻获得的材料显示,刘江波先是跑去北京,跟朋友借了200元,然后去了兰州澄县,在当地体育场当武术教练。后来,又到河北,在一家建筑公司干杂活。外逃期间,刘江波先后短暂回过华阴县城三次,直到2002年底回到华阴生活。

其余4人,除孙江本外,也在逃亡一段时间后,陆续回到华阴生活。孙江本的母亲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案发后,都说是孙江本杀了人,十多年来没回过家,也从来没联系过。后来听他(孙江本)说,是刘天成一直给他钱,支持他,不让他回来。”

2003年1月23日,在华阴南环路上,警方把刘江波抓获。界面新闻获得的材料显示,被抓前一晚,刘江波住在华阴市人大家属院的一个亲戚家里。

刘江波向警方交代,他生于1978年5月28日,并承认他“和江本一摊子打其中一个,先把那个人打倒,然后江本用刀子在那人腿上戳了好几刀子”。其他人则在打另外一个人,刘江波“看见他们把那个人打倒在理容院门口”。

3个月后,刘江波被取保候审。2003年6月6日,马利化被华阴警方抓获。马利化向警方交代,“江本是用刀子在腿上戳的,刘江波用拳头打,用匕首在(那人)肚子上戳了一下。”

令人不解的是,马利化随后也被取保候审。尽管马利化交代刘江波的具体“戳人”问题,但华阴警方此后并未继续调查。

2005年,这些已经列为网上逃犯的5人中至少有4人漂白身份,包括在逃的孙江本。

界面新闻获取的材料显示,2000年,罗夫(现改名罗敷)派出所出具的户籍证明,孙江本,身份证号:610582197812281512;2016年,同样是该派出所出具的户籍证明,孙江本身份证号变更为:610582197812181511。孙江本的身份证号中出生日期从12月28日变为12月18日,身份证尾号由“2”变成“1”。

2000年,桃下派出所出具的户籍证明显示,张伟伟,身份证号:610582197904151010;2016年的户籍显示,张伟伟改名张辉,身份证号:61058219790415107X,身份证号最后两位发生变化。

2000年,桃下派出所出具的户籍证明显示,刘江波,身份证号:610582197906011070;2016年的户籍显示,刘江波改名刘天成,身份证号码变为:610582198106081016。可以看到,其出生年份由1979年改为1981年,出生日期从6月1日变为6月8日。

界面新闻获得的材料显示,刘天成向警方描述自己更改年龄一事,称是登记失误,真实年龄是1981年,2005年人口普查时村上统计年龄有问题的,他提交申请、村上开具证明,如此改换。刘天成对改名原因称为“因为我的名字和属相不配”。

和刘天成曾同住一条街的村民接受采访时称,自己与刘天成母亲同年坐月子,“我家孩子和他(指刘天成)都是1979年出生的,错不了。”

马利化干脆把姓名全改,叫王计划。他解释改名原因为,“就是因为知道有命案在身,所以才改名。”

一名接近华阴市公安局的知情者称,当年案发后,公安局内部有人帮助刘天成变更身份证号。2020年6月2日,界面新闻致电华阴市政工科相关负责人,电话均无人接听。

漂白身份后,除孙江本外,其余人此后在当地自由生活十几年。

一名公安局的知情者称,在华阴市,刘天成此后成为当地有名的“道上的人”,曾开设多个赌场,手下“养着几十名小弟”。

李飞曾和刘天成在华阴市汽车站附近合伙开赌博厅。刘天成自称找合伙人一起赚钱,分成10股,每股8万,李飞买了其中一股。“他拉我们总共10个人入股,相当于80万,但开当时的店投入不超过30万,相当于他一下子就净赚几十万。”李飞说,开店不到一个月,刘天成就换了辆新车,路虎,市价100多万。

串串香店的位置原为刘天成开设的赌场。摄影:曹林华。

入股之后,作为股东还要每天强制消费至少5000元,刘天成要股东们买老虎机的筹码,输赢自理,“开始赢得多,时间长了,大多数时候都是输,刘天成有机关,想让谁赢谁就赢。”

李飞介绍,刘天成在华阴市开了家“方圆酒吧”,地下一层设“演艺厅”,外面看是唱歌的,其实也是用来赌博的。那里玩一种名为“拆信封”的游戏,用钱换筹码下注,猜信封里的数字,“一注20元,但是翻倍增长,一个人可以买很多注,多的一晚上能输十几万”。

输急眼的人不少,但没人敢闹事,或者说,没人最后赢得了刘天成。多个独立信源称,刘天成打架很厉害,手下养着很多“小弟”,是在道上混的人,无人敢惹。

“伪造”的调解书

除盘踞在华阴市外,刘天成还把势力扩张到100公里外的西安。在西安经商的华阴人孙恩孝便是其中一个受害者。

汉长安食品交易中心是孙恩孝在西安开发的项目之一。孙恩孝说,2012年5月,他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自称刘天成,是孙科(孙恩孝的儿子)的同学,希望承揽汉长安食品交易中心的建设工程。

孙恩孝同意见面。不多久,刘天成带着一位穿警服的人员到西安宏府大厦广场相见。刘天成介绍身边的警察是他的合作伙伴。孙恩孝后来通过银行转账才得知,此警察自称姓任,当时是西安市一派出所民警。

孙恩孝说,当时,同行者称他在西安干了好几年的工程,二千多万的工程可以垫资做。孙恩孝没点头,只是称“项目还没批下来,正谈着呢”。

孙恩孝出示的给同行者转账的银行电子回单。(已作马赛克处理)摄影:曹林华。

却没想,没经孙恩孝同意,刘天成就直接把建筑材料拉到工地,搭工棚。这样导致别的施工队进不来,本着息事宁人的想法,孙恩孝把建造工程交给刘天成和任。按照工程要求,承揽方要缴纳500万质保金给开发商,刘天成出了这份钱。

工程尚未结束,刘天成便把质保金要回去。不久后又说是投资款,要孙恩孝方面拿出2500万元作为利润。孙恩孝说,在没达到刘天成要求后,刘天成一方便多次前来打砸办公室。

2015年至2016年初,刘天成带人对孙恩孝位于汉长安食品中心的办公室进行4次打砸。孙恩孝说,参与打砸人数最多的的一次有50余人,最少一次有8人。

第二次打砸发生在2015年7月6日。当时负责看管办公室的龚栓虎说,把门窗玻璃、空调、办公桌椅、沙盘等全砸坏了,损失几万块钱。报警后,西安市莲湖公安分局桃园路派出所介入此案。

除案发当天做一次笔录外,案子此后再无进展。直到2020年5月中旬,孙恩孝发现,当年的案子有一份“伪造的调解协议书”。2020年6月1日,界面新闻致电莲湖公安分局政工科相关负责人采访,对方不予置评。

界面新闻获取的一份由桃园路派出所出具的调解协议书显示:经调解,各方自愿达成协议,互不追究对方法律责任,公安机关不再另行处理。双方签字的人分别为龚栓虎和刘天成。

2020年6月1日,龚栓虎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他从来没有签过这份协议。“这是一份伪造的协议书,我们公司从来都是要求追究法律责任,从来没有和解过。”龚栓虎说。

2015年底,刘天成带领“小弟”对汉长安办公室进行第三次打砸。界面新闻获取一段监控视频显示,几个戴着口罩、手持棒球棍的人进入办公领域,砸坏办公室玻璃、桌椅等。市场内多位租户向界面新闻指认刘天成参与其中。

龚栓虎说,刘天成带着几十人手持棍棒、砍刀,来到食品城进行打砸。刘天成的手下威胁“要把你腿卸了”,并且“用刀背砸我的背,用刀压在我脖子上押我去见刘天成”。多名员工证实曾被威胁。

经鉴定,此次打砸损坏的物品价值共2万2千余元。直到持续举报2年后——2017年9月,参与打砸的郑小剑被莲湖分局刑事拘留,后被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刑事责任。刘天成并未因此事被追责。

针对4次打砸行为,孙恩孝方几次报警,莲湖市公安分局桃园路派出所几次出警、立案,但一直未能阻止刘天成的行为,“警察走了,他又来了”。

孙恩孝提供的公司及其个人银行的转账记录显示,从2014年12月29日至2018年2月11日,分7次给任姓警官的两个银行账户共转款48.4万元。在银行的转款记录上,多数都写着工程款。

26名警察涉案被处理

孙恩孝持续向西安市公安局、政法委等部门实名举报,刘天成昔日涉嫌命案也再次被翻出来。2016年6月至2017年,包括刘天成在内的涉案人员陆续归案。2016年9月,刘天成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华阴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此后,西安市莲湖公安分局桃园路派出所介入调查刘天成此前涉嫌故意毁坏汉长安食品中心财物一事。桃园路派出所民警前往华阴市看守所,并向华阴市公安局移交刘天成涉嫌毁坏财物罪一案。

此时,一直未被认定参与打架的赵全红也被刑事拘留。

一名接近华阴市公安的知情者向界面新闻透露,上述人员归案后,当地相关办案人员把他们关在同一个监室,让他们互相串供。王计划在此次接受调查时,推翻2003年时向警方交代的情况,否认“江本用刀子在腿上戳的,刘江波用拳头打,用匕首在(那人)肚子上戳了一下。”

刘天成等4人全部指向赵全红为主犯,声称赵全红在打架前喊了一句“打”。但他们所有人均没有指向赵全红具体实施打人行为。

此处原为刘天成开设的“方圆酒吧”之地,于3年前关闭。摄影:曹林华。

2017年6月,渭南市中院作出一审判决。法院认为,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赵全红喊打,系行为提起者,被告人张辉持匕首伤人,行为积极主动,应为主犯。被告人王红刚、王计划、刘天成在共同犯罪中作用较小,对被害人实施了拳脚殴打等轻微暴力行为,系从犯。最终,对以上五人从轻或减轻处罚,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赵全红有期徒刑11年,张辉、王红刚、王计划、刘天成有期徒刑分别为9年、4年6个月、4年6个月与3年。

当年10月,陕西高院作出二审判决。判决书显示,除刘天成,其余4人“上诉理由均不成立”。陕西高院二审改判刘天成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获得缓刑的理由:一是一审期间刘天成代替全案被告人赔偿被害人亲属;二是居住地司法机关对刘天成评估为“一贯表现良好”。法院认为“对其适用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

在改判缓刑6个月后——2018年4月,刘天成因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被西安市公安局莲湖分局刑事拘留。

涉嫌命案、列为网上追逃的人,如何漂白身份?又是如何逃过司法机关,在当地成为赌场老板,逍遥生活十几年?这起被称为陕西版“孙小果”的案件,因为死者家属的持续举报,2019年,陕西省公安厅对该案进行督办,渭南市公安局抽调精锐力量成立几十人专案组,于同年7月至华阴调查。据专案组一名知情人称,调查于2019年9月底结束,“整整调查了3个月时间。”

一名接近华阴市公安的知情者向界面新闻透露,截止2020年6月1日,当地共有26名警察因涉及刘江波案遭到处理。其中2人负刑事责任。

2020年5月30日,一位接近渭南市公安局的知情者向界面新闻透露,关于刘江波的涉黑涉恶问题,以及他是否是21年前命案的主凶,警方已把重新调查的相关案件材料移送检察院。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