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斯科塞斯与流媒体二次合作,苹果将为其新片投资

2020年06月10日 16:39
《花月杀手》完成之后预计会先上院线,再进入苹果的流媒体平台Apple TV+,对于苹果和斯科塞斯来说,这将会成为一种平衡影院与流媒体的做法。

马丁·斯科塞斯的新片再次获得流媒体投资。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就在外界传出苹果要大手笔进入版权市场进行一番采购后不到一周,5月28日,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著名导演马丁·斯科塞斯的新片《花月杀手》终于拿下了关键投资,而这一次鼎力相助的不再是流媒体巨头Netflix,主要投资方换成了力求在流媒体市场拓展影响力的科技公司领头羊苹果公司。

这笔接近完成的交易是在苹果最近收购汤姆·汉克斯参与编剧和主演的二战战争电影《灰狗》之后,试图快速扩大自己内容库的苹果花费了超过7000万美元的费用从索尼哥伦比亚影业手上买下了该片的版权。

《花月杀手》(Killer of the Flower Moon)是马丁·斯科塞斯又一部高成本年代戏,这部电影由斯科塞斯多次合作的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主演,原本该片由好莱坞五大之一的派拉蒙承制。《好莱坞报道》在最新的报道中证实,苹果正在与派拉蒙进行最后的谈判,以投资联合制作的方式参与该项目,该项目的标价超过1.5亿美元。

苹果最终出手总算是解决了这部电影长久以来的高额成本问题。事实上在今年早些时候就已经有消息称马丁·斯科塞斯正在与多家潜在投资方沟通。传统制片厂米高梅和斯科塞斯上一部电影的投资方Netflix实际上都在洽谈名单之上。

《花月杀手》根据大卫·格兰恩的同名书籍改编,剧本由埃里克·罗斯操刀。故事发生在20世纪20年代的俄克拉荷马州,当时奥萨奇族人在他们的土地下发现了石油,美国原住民发现自己的同胞被一个又一个地杀害。随着死亡人数的增加,新成立的FBI接手此案,揭开了一个令人心寒的阴谋,同时也是美国历史上最可怕的罪行之一。

《花月杀手》原著封面。

过高的成本一直是围绕着这个项目的关键问题。2016年,Imperative Entertainment公司以500万美元的价格拿下了这本书的电影版权。但当斯科塞斯和迪卡普里奥在2018年决定参与这个项目时,业界便预感这部电影会以一个极高的成本最终呈现。

这种预感最终被证实。当派拉蒙公司在2019年6月拿下该项目时,消息人士称,工作室原本打算以1.5亿美元的价格制作该片,但后来预算膨胀到2.25亿美元。派拉蒙CEO吉姆·贾诺普洛斯不得不出手干预以控制成本。据相关报道称,他最终决定将预算控制在1.8亿美元左右。

高额预算的一部分是显而易见的,作为好莱坞一线男明星迪卡普里奥2000万美元的片酬几乎是铁打不动,同样是知名导演的斯科塞斯收入也在这个范围之内。据知情人士透露,同样加盟了本片的罗伯特·德尼罗,也将获得1500万美元左右的片酬。光是这三位老朋友的参与,就能让这部电影的预算达到5500万美元以上。

但斯科塞斯在控制成本方面一向不尽如人意。他的上一部电影——获得了8项奥斯卡提名的犯罪电影《爱尔兰人》,其成本高达2.25亿美元,而不是外界普遍报道的1.6亿美元。此外,熟悉该项目的人士表示,斯科塞斯在今年早些时候自己对《花月杀手》的剧本进行了一次重写,这也是成本飙升的另一个原因。

派拉蒙出于对成本的考虑打起了退堂鼓,斯科塞斯随后求助于已经支持过他拍摄《爱尔兰人》的Netflix。他亲自联系了Netflix的电影负责人斯科特·斯图伯。Netflix原本准备以2.15亿美元的价格再次接手,但对于斯科塞斯来说这可能仍然还不够。米高梅在苹果最终加入之前,同样考虑过这个项目。

有分析师称Apple TV+的订阅用户将于2025年达到1亿,但目前的内容库显然不能与其他流媒体平台相抗衡。

据《华尔街日报》的说法,《花月杀手》最终会打上“苹果原创电影”的标签,由苹果担任该片出品和主要投资方,派拉蒙负责全球院线发行。该片完成之后预计会先上院线,再进入苹果的流媒体平台Apple TV+,对于苹果和斯科塞斯来说,这将会成为一种平衡影院与流媒体的做法。

投资或许是一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的原因或许与5月28日出现的一条新闻有关。根据indiewire的消息,Netflix宣布在2020年将不会让他们的原创电影及电影人参与今年剩下的各大电影节。事实上,今年下半年Netflix的电影片单颇为重磅。

其中包含了大卫·芬奇执导的新电影《曼克》,由加里·奥德曼和阿曼达·塞弗里德主演;罗恩·霍华德导演的《乡巴佬情歌》,由艾米·亚当斯主演;查理·考夫曼执导的《我在想结束这一切》,由托尼·科莱特和杰西·普莱蒙斯主演;乔治· C. 沃尔夫的《马·雷尼的黑屁股》,由维奥拉·戴维斯、丹泽尔·华盛顿和查德威克·博斯曼主演;拉达·布兰克的在圣丹斯电影节的首秀《40岁版本》;以及拉明·巴赫拉尼导演的《白虎》。

在其他任何一年中,这种做法几乎都是不可想象的。特柳赖德电影节、威尼斯电影节、多伦多电影节和纽约电影节是之后奥斯卡电影颁奖季的重要参考对象,对于想要获得声誉,并且能够被媒体和影评人所宣传的影片来说,参与这些电影节都是必不可少的。

当然这种变化必然与当下依然没有结束的新冠疫情有关,奥斯卡和金球奖早前便都已经修改了规则,允许今年所有仅通过流媒体发行的作品参与最终提名评选。背后最主要的原因当然还是受到影院关门的影响,很多原本计划进入院线发行的电影都不得不最终选择了线上发行。但对Netflix来说,这一规则的变化使得他们将不用为了获得参选资格必须将自己的原创作品带入影院去进行一个较短窗口期的放映,其线上独家平台的全球首映将会变得更加具有吸引力。

《爱尔兰人》剧照。Netflix投资了马丁·斯科塞斯上一部高成本作品《爱尔兰人》,但在今年的奥斯卡颗粒无收。

另一事实则是,虽然电影节历来对Netflix的颁奖季策略至关重要,但今年Netflix明显有了其他选择。Netflix去年正式接管了纽约的巴黎剧院,前不久也正式签约收购了洛杉矶的埃及剧院(现在看来很有先见之明),这样一来, 他们就可以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在安全的环境下,向有影响力的影评人、公会成员和媒体在自己的影院放映Netflix原创电影。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是否在亮相电影节的需求已经不像过去几年那样具有迫切性,同时由于疫情部分电影节能否如期举行本身也还存在变数。

虽然Netflix的这一做法可能只是基于今年的特殊情况,但马丁·斯科塞斯作为老牌导演,始终还是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如常进入院线并全球发行。去年Netflix虽然也按照约定对《爱尔兰人》优先进行了线下发行,都由于他们和三大院线无法达成妥协,最终的放映影院数量依然有限。而苹果在这方面显然不像Netflix那般执着。苹果之前的两部原创电影《大象女王》与《银行家》都寻求了优先在院线发行的方案,后者只是由于内容争议问题推迟了发行。

而对于《花月杀手》这样耗资不菲同时又是名导参与的作品,在有派拉蒙这样的好莱坞老牌公司的参与下,苹果只需要花钱就能够做到从各大电影节展映到全球发行等一系列颁奖季的宣传公关活动。显然相比于任何好莱坞公司来说,苹果最不缺的便是钱了。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