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创投吴世春:直播电商时代,可能会出现挑战巨头格局的公司

2020年06月02日 14:00
吴世春认为,像薇娅、李佳琦一样的头部主播,在未来有可能会做出自己的独立直播平台,只要其粉丝有足够黏性。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记者 | 伍洋宇

编辑 |

1

点开微信视频号“投资人吴世春”,你会发现满满一屏幕的小视频,更新频率丝毫不亚于一个短视频博主。

这是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分享生活和思考的个人讲堂。但严格意义上来讲,除去埃隆·马斯克的火箭、B站的《后浪》这样的火爆话题,这里更像他输出“直播互联网时代”概念的言论阵地。

在迄今为止更新的48个小视频中,这里与直播电商相关的内容就占接近一半,“直播互联网系列”小视频也已经更新到第十六集。他在自己的个人简介中,也毫不掩饰地为打上标签:直播互联网概念提出者。

直播互联网时代真的来了吗?吴世春认为,在互联网基础设施逐渐完善的情况下,国内的直播从游戏和秀场直播过渡到了直播产业时代,即直播和传统产业的结合。通过直播电商的形式,这里有可能对巨头(例如阿里巴巴)形成格局上的挑战。

“大的主播发展到一定量值,一定会独立出来的,我觉得最迟不会晚于明年。”吴世春认为像薇娅、李佳琦一样的头部主播,在未来有可能会做出自己的独立直播平台,只要其粉丝有足够黏性。

除此之外,吴世春最近出版了一本叫做《心力》的书。“我是觉得投了十多年,机构化六年,也看了很多项目,生生死死的,也有些人跑出来不错。”吴世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他希望能把这几年讲授过的内容总结起来,既是给自己的一次梳理,也是对创业者的一次传播。

“我觉得好的创业者就是两点最重要:想得清楚,坚持得住。其实代表的就是你的认知力和心力。”他说,“我觉得心力,或者说认知力,可能是判断、决定创业成功率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在这次采访中,吴世春重点阐述了他对直播互联网的想象和逻辑,以及这当中存在着什么样的投资机会。与此同时,对于这份已经从事了六年的工作,吴世春仍然抱有极大热情,对于如何平衡投资和管理两方面的经历,也有了新的见解。

以下为采访实录(略有编辑):

界面新闻:你在最近的演讲里表示直播电商时代是需要大量素人参与其中,而直播电商里最重要的三点是人设、粉丝福利、性价比,什么样的素人可以达到这样的要求?未来主播圈会形成一个什么样的生态?

吴世春:我说的素人也不是完全的素人,不是指刚毕业的学生,而是指比如商场的导购,本身就懂货,也可能是主持人,知道怎么控场和调动情绪,或者原来做电视购物的,或者意见领袖,他们有粉丝,有气场。这种素人是相对于明星而言,没有平台支持和明星光环,但本身有一定专业素养。

就性价比来说的话,一定是产业的供应链发生变化,供应链来为素人提供高性价比的商品。生态上未来应该是不同的主播在卖不同的东西,保险、健身卡等等,流量也是精准的流量。

界面新闻:在你这样推崇的直播电商的趋势里面,投资机构的机会是什么?你们会发现什么比较新兴的创业形态吗?

吴世春:投资机会的话,单个主播或者公司之外,未来直播跟行业的结合还是更大的机会,比如和教育、知识付费结合。

当然我们也在吸引不同的创业者主动找我们,因为自己很难去设想。找过来的比如有游戏垂类的直播,教育垂类的直播。我们投了直播硬件,那种可供别人租用的直播间,面向企业、可以快速搭建直播环境,也投了一家专门给MCN提供账户、供应链服务的公司。

界面新闻:也有投资人认为,直播电商这件事最终还是依靠平台,而巨大的流量仍然掌握在腾讯、阿里这样的巨头手里,创业公司做大的机会还是渺茫,你怎么看待这样的观点?

吴世春:在这里面其实“卖水”的机会也很多,别人挖矿你卖水,提供供应链、数据、MCN服务,这都有机会。

界面新闻:外界评价你做决策非常迅速,可能跟创业者见一面、半个小时内就可以决定,这跟你的性格有关还是工作中培养成的习惯?

吴世春:我觉得是培养出来的习惯吧,早期投资其实多想一点、少想一点,差别并不大,我们很多好项目都是快决策。很多项目还是判断人对了,其他事情比如有点财务风险,这都很正常,考虑周全其实已经是B轮C轮的事情了。而且我们每年投资任务也很重,一年投出60-70个项目,如果每次都做很久的决策,根本就投不完。

最快的一次可能5分钟就决定投了,原因是我觉得他对这个行业很懂,对自己的认知很客观,在上一件事扮演的角色有承上启下、做决策的作用,对我来说就是想得清楚、有能力、能坚持,就OK了。有的人需要我聊得比较久,有的人跟我快速思想碰撞就可以判断。

界面新闻:你通过什么来快速判断?

吴世春:聊你对友商怎么看,聊上次做的事情的细节,里面的关键是什么,聊行业的拐点,再加上你是什么样的选手,你的对手是谁、他是什么段位的,就是不断挑战你的认知。(对方)不可以的表现就是吹牛,只会空洞地夸海口,不诚信、回避、不自信,都是不行的,分寸和平衡感很重要。

界面新闻:有回忆起来觉得决定还是太快了的案子吗?

吴世春:没有过快导致出错的问题,最大的问题还是出在自己认知的盲点,或者看到了问题但不认为这是致命的,但其实后来恰恰就出在那个问题上。还是跟自己的认知和判断有关。

有些东西其实是不可克服的,像人性、利益分配不合理、行业整体偏小,这些都是不可克服的。不过项目有各种死法,我们的投资能力总体还是越来越强。

界面新闻:你都怎么提升自己的投资能力?

吴世春:还是看手感,投资的手感越来越好,就会觉得投资能力越来越强。勤奋是底色,被事情推着走肯定是成长最快的方式,但很多时候不是你要有意识地去勤奋,而是有些时候就是有这么多事情让你忙,但你要hold住。

有些人一忙就乱,就做错决定,这就有问题。处理事情的能力和速度也是要成长的。有的时候一天只能处理10件,现在一天处理40件,但也能做到80分以上,那你的价值就提高了。

界面新闻:也有人评估你面对创业者的时候比较接地气,很“懂”他们,像这样和创业者保持比较紧密的关系,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吴世春:会,但是做朋友、做兄弟、保持工作上的距离,其实我还是分得很开,有的人合作很好,但不一定适合做朋友和兄弟,做兄弟是需要信任感的。

工作的话其实很简单,能够沟通交流、推进、有结果就可以。我们一般不会把创业者推到这么近的距离,这样我们太累了,对创业者也太累了。

界面新闻:在投资之余,你个人还会参与管理被投公司,在这件事上你的日常工作是什么?

吴世春:如果参与的话,其实人事、财务、方向我都会负责,重大决策都要向我报告,细节上也会参与新品的讨论,但对我来说都是碎片化的管理,很多时间加入进去也是远程参与。

界面新闻:为什么会想要参与这件事,什么样的项目会让你有直接管理的想法?这样的安排对你而言会不会成为负担?

吴世春:有的时候是历史原因,有的时候是我们的项目自己下场做CEO了。历史原因是本来做投资人,但为了救公司,做成了CEO,后来发现还做得挺好,就继续做下去了。抛去历史原因的话,能吸引我去管理的像有的公司能做得很大,做成一个领域的龙头的企业。

最多可能会同时管理7、8家。其实只要你觉得做这个事是种乐趣,就不会觉得是负担。而且对我来说是碎片化管理,看两秒钟,发出一个指令就可以。比如这家公司说要不要上老罗的直播,我会说即使降低毛利率也要上。这个判断是基于对这家公司库存的情况、老罗在行业里的位置下的判断,也是帮助自己思考。

界面新闻:2009年开始做天使投资人,2014年机构化,做到现在为止你在做天使投资这件事上有什么心得吗?

吴世春:天使投资这件事真的非常苦,不要轻易进来。我是当时从酷讯出来,一帮老同事做事情需要投钱找到了我,误打误撞入了行。到后来尝到甜头,形成了正向循环,投得好,LP能给你的钱就越多,品牌越大,找到你的人也越多,就越来越有成就感。

最初的甜头是2009年投的大掌门,2013年卖掉赚了1500倍,那个时候就觉得这个事情挺有意思的,就被撺掇出来做机构投资。从误打误撞的兴奋到现在觉得苦,其实是机构之后才开始觉得苦,要管很多项目,遇到项目死掉、创始人心术不正都会让人觉得苦,天使投资机构退潮也是这样,很多机构坚持不下去。但总体来说还是很有成就感。

界面新闻:二三月疫情比较严重的时候,你主要的工作精力放在什么事情上?有过比较担心的时刻吗?

吴世春:在家里线上开会、路演、直播。那时候对宏观经济还是比较担心,因为这会影响很多微观经济行业,比如对于有线下门店的商业影响太大了。我们自己的项目也有影响比较大的,有企业帮电影院做SaaS的,但其实电影院都没得赚了。也有一两家直接倒掉的,(没有追加融资)靠追加新钱救旧钱的方式其实不太可取,因为投得比较多,还算比较坦然地接受了。

到现在,其实大家已经开始想转型,想接下来的获客,或者要不要抓住直播、短视频的机会,融资要达到什么样的数据。

界面新闻:今年以来,机构募资和企业融资的进度多少都受到了影响,一季度的投融资数据也比较惨淡,对于募资和投资来说,你近三个月的体感是什么样的?你对梅花今年的投资节奏有什么新的规划?

吴世春:跟行业大部分的人感受不太一样,我们没受到什么影响。出于我们对LP的回报,还是有很多老LP支持我们。我们会去抓接下来的机会,比如直播互联网、国货新品牌,以及科创板、创业板带来的机会。对于企业来说,市场冷静期其实挺好的,企业可以少花点钱招人,心态也不会那么浮躁。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