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石太宗苏世民

2020年05月22日 14:09
一生富可敌国,赢遍天下。

来源: 华商韬略

作者:Nino Z.

北大“元培学院”和清华“苏世民书院”,号称中国两大顶尖学府的“精英集中营”。

2016年9月,苏世民书院正式开学之际,中美两国元首齐发贺信,国务院副总理亲自出席;书院顾问中,各国前首相、前总统、前国务卿排成了串。

与彪炳史册的蔡元培先生不同,作为全球著名私募股权与管理咨询公司“黑石集团”的掌门人,苏世民(Stephen A.Schwarzman),是一个地道的美国人。

01 “五好学生”

1947年,苏世民出生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犹太裔家庭,从小就在自家的家纺麻布店打工。家族生意不错、生活富足,但少年苏世民却拥有巨大的企图心。

当时,美国“最伟大的一代”正从二战战场归国,对房屋和装修的需求激增。小小年纪的苏世民向父亲提出,家族产业要借机冲出宾州、走向全国。小富即安的父亲十动然拒,让他倍感失望。

那时,他开始意识到,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创业的野心:“一个人可以学着做管理,甚至可以学着当领导,却无法通过学习成为企业家。”

但他的血液里,自带经商的天赋基因。

从小,他就向邻居兜售糖果和电灯泡;又成立一家剪草坪公司,雇双胞胎弟弟出工,自己四处拉客户出力。正所谓“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苏世民坐享一半利润,两个干活的弟弟只能分另一半。

在学校,苏世民堪称风云人物。初中起,他就是学生会主席,还是宾州百米短跑纪录保持者,可谓“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五好学生”。

但大学择校时,他也并非一帆风顺。当时,耶鲁和普林斯顿已向他抛来橄榄枝,唯独心中的“白月光”哈佛把他列入“候补”。直接放弃不是他的风格,他辗转打听到哈佛招生办负责人的电话,直接毛遂自荐。对方再次十动然拒,告诉他耶鲁是个好去处。

刚进耶鲁,苏世民并不顺心。在人才济济的尖子堆里,他显得成绩平平。大一室友也是“怪咖”,一个一学期不换内衣,一个在寝室里挂起了纳粹旗。作为犹太人,苏世民非常震惊,却试着宽容那些以往无法理解的事情。

最后,苏世民还是凭借商业智慧在耶鲁崭露头角。

为了赚生活费,他拿下了耶鲁文具的特许经营权,向学生推销个性化信头的书写纸,成了校园周边产品的早期推广者;当时耶鲁是男校,擅长组局的他发现理工男的饥渴需求后,又成功邀约纽约芭蕾舞团到学校演出,引发轰动;为了治标也治本,他再接再厉在学生中发起投票,并联系权威媒体施压,废除了耶鲁延续268年不许女生留宿的规定。

苏世民一举成为耶鲁“宅男之光”,名声大噪,也由此被纳入了包括小布什在内的秘密精英组织“骷髅会”。

1969年苏世民大学毕业,这个发誓成为“班里收入最高的人”,进入了帝杰证券。虽是一无所知的职场萌新,他一眼看穿了一家为大学生提供冰箱租赁公司的破产未来,并向高层提交了分析报告。但帝杰正在为这家公司安排定向增发,根本无视他的报告。

几年后,冰箱租赁公司应声倒闭,帝杰却因帮助其定增遭到起诉。庭审时,苏世民的处境变得相当尴尬。原告律师团奉他为天才,早就看穿了冰箱租赁公司的把戏;帝杰证券却说他是对一窍不通的白痴,走狗屎运撞对了一次。

结果,帝杰在官司上大败而归。

就在帝杰证券被搅得鸡犬不宁之前,苏世民却早已离开。1970年越战正酣,他主动报名参加了陆军预备役,其中真正的心机是:要是被征召,就会真正派往越南。但预备役,只要在路易斯安那受训就行了。

不安分的苏世民,却再次打破军中“潜规则”。当时,下级军官克扣士兵餐食中饱私囊,人人敢怒不敢言。刺头苏世民却顶着强大压力,“越级上访”揪出了丑闻。

从此,任何权威和等级,在苏世民心中都被全面瓦解。广阔的世界呈现在面前,犹如一个期待他策马奔腾的疆场。

02 人生大目标

1985年,苏世民和乔治·彼得森创立“黑石”。

此前,他又经历了一段过渡人生。

挥别预备役后,苏世民如愿进入哈佛商学院深造,却发现这里课程过时、效率低下。从哈佛再毕业,苏世民顺利进入雷曼兄弟,变身高级金融民工,并得到年长自己21岁的CEO彼得·彼得森的提携,31岁晋升为总经理。

但雷曼内斗不断,1985年,彼得森被迫辞职。出于友谊和知遇之恩,苏世民也义无反顾地离开。

于是,惺惺相惜的两人各自出资20万美元,从两人姓氏中各取一词(苏世民的姓“施瓦茨曼”在德语意为“黑色”,“彼得森”在希腊语中意为“大石头”),创立了名为“黑石”(Blackstone)的公司。

起初,两人想凭借积累的人脉,先搞些咨询和中介服务。但公司半年才拿下一笔小生意,明显路数不对。

“做大事和做小事,难易程度是一样的。所以,要选择一个值得追求的宏伟目标,让回报与你的努力相匹配。”

苏世民决定破釜沉舟,创立私募基金,第一期募资金额就定为10亿美元。

虽然他和彼得森名声在外,但寄出的488封招股说明书,大都石沉大海。其中,达美航空最过分。

起初,他们约定在亚特兰大办公室面谈。两人赶着飞机匆匆赴约,对方秘书却把他们领到了地下室二层,负责接待的主管还管他们索要了25美分的咖啡钱。等听完黑石双人组的诚恳介绍后,对方又一次十动然拒,表示愿意见面只是听说他们很有名气。

拒绝让人羞愧难当,挫折更看不到尽头,没人知道有没有柳暗花明。

英国保诚基金,是他们潜在客户名单中最没把握、所以留到了最后的公司。见面后,保诚的首席投资官一边漫不经心听介绍,一边大嚼金枪鱼三明治说:

“听起来不错,我给你投1亿美金吧”。

苏世民目瞪口呆,对此心怀感激。

这笔宝贵的巨资,逆转了人们对黑石的信心,通用电气、日本日行证券、大都会人寿等巨头接踵而至、陆续跟投。

黑石是幸运的。

1987年10月19日,“黑色星期一”,股市全线崩盘。恰恰在5天前,黑石完成了8.1亿美元的第一期基金募集。苏世民庆幸道:要是再晚一两天,投资人可能已经没钱了。

但初尝成功的苏世民,很快迎来当头一棒。

1989年,他不顾资深同事反对,支持萌新员工建议,以3.3亿美元下注埃得科姆钢铁,使之成为公司第三大重仓股。

几个月后,钢价暴跌,黑石在这笔交易中自损2300万美元,还要自掏腰包甚至贷款来弥补投资人。一位投资人怒不可遏地训斥他是“低能儿”,炮轰黑石“得蠢到什么程度,才会把钱浪费在这种毫无价值的东西上”。苏世民不得不强忍泪水,为自己的独断和辜负的信任表示愧疚。

失败,也可能是巨大的礼物。

从此,他改变了公司的决策方式,黑石的所有项目都必须由投资委员会集体决定。决策过程中,还要通过制度保证:只点评、不批评,只对事、不对人。通过群策群力,每个人都要为决策承担责任。

“不要赔钱”,从此成为苏世民投资的首要原则。

与剧烈冲突的“恶意收购”不同,黑石是“友好收购”的规则建立者。

2007年,黑石对全球最大酒店集团希尔顿展开收购。当时,次贷危机风起云涌,市场对此并不看好。但苏世民坚持对酒店先收购、再升级拓展,并在土耳其、意大利等旅游胜地增加连锁布局,还趁着金融危机低价回购债券。

待到旅游市场回暖,黑石又将希尔顿25%的股权作价65亿美元卖给海航。这手低买高卖,一举成就黑石史上最赚钱的一笔交易。

在房地产领域,黑石正是美国最大的私人房东和印度最大商业地产持有者。

次贷危机过后,手握巨资的黑石再度发现,能源领域显现出前所未有的机遇。

当时黑石发现,能源公司的整体价格,几乎总是高于各项业务单价的总和。而2008年,萨宾帕斯天然气母公司的股票,跌到只有一杯咖啡的价格,几近破产。但只要对它进行改造,就能向全球大量出口天然气,只是改造费用,高达80亿美元。

再三权衡风险后,黑石投入20亿美元、融资60亿美元,对其投下重注。

结果,萨宾帕斯天然气不但起死回生,至2018年9月,还累计向全球28个国家出口天然气,其中400多万吨运到了中国。

这让苏世民意识到,“兵无常势,水无常形”,金融也没有固定的模板:只要有人提出一个金融新需求,这背后可能代表着一类新机会。

很快,他成立“战略性投资机会基金”,只关注从集装箱船到信号塔下面的土地在内的异类交易。这一基金,最终发展成价值270亿美元的独立板块,让黑石在业内独树一帜,加速甩开了对手。

黑石2019年财报显示,其资产管理规模达5711亿美元,同比增长21%,可投资余额超越加拿大同年财政收入,堪称富可敌国。

从成立时的二人组,到管理着52000名员工的金融巨擘,苏世民带领黑石成为了另类投资领域的行业标杆。

03 特朗普的“闺蜜”

“我想成为一个像电话交换机一样的人。”大学毕业前,苏世民坦然对面试官说。

这个答案太与众不同,以至于面试官面露错愕,好像看见一个疯子。

从无数线路中收集信息,再分类整理后,传达给世界。苏世民最终活成一个信号强大的“基站”。

苏世民的身边人,确实非富即贵。

他的第一任妻子是哈佛大学研究员,岳父是俄亥俄州一位富有的实业家;第二任妻子的前夫,则是报业大王威廉·赫斯特的孙子。

在政界,也永远有苏世民的一席之地。1994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修订案谈判,加拿大和墨西哥政府都先通过邮件征求苏世民的想法后,才向美国政府提出建议。

而近年来苏世民最被人津津乐道的,还是跟特朗普的“闺蜜情”。

普利策奖得主、《纽约时报》白宫记者麦琪·哈伯曼说,特朗普在商界最常求助的就是黑石创始人,“任何名单的第一位,总是苏世民”。

苏世民也亲口承认,他跟特朗普相知相识已有40多年。虽然也不总是赞成他的观点,但依然表示,特朗普的“政治不正确对民主有好处”。

而特朗普,显然非常尊重苏世民。

2016年11月特朗普刚赢得大选,便把苏世民请到办公室,真诚问道:“我需要一群能告诉我真相的人,你认为可以组建这样一个团队,并负责团队的管理吗?”他不在乎团队成员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也不必赞同总统的行动或观点,但需要参与时事,为解决问题、发展经济献计献策。

自此,苏世民担当起特朗普战略与政策论坛主席的关键角色。

当然,苏世民和特朗普的“闺蜜情深”,本质上还是资本的利益交换。

在共和党初选后,黑石房地产部门与特朗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就有业务往来,并向其公司及合伙人提供了3.12亿美元贷款;而特朗普的签署《减税和就业法》,同样利好黑石,使其避免了一些股票投资限制。消息公布后,黑石股票开始一轮近10个月的暴涨,股价翻番。

而在民主党阵营,苏世民同样吃得开。

2012年底,美国两党因预算问题陷入僵局,奥巴马总统亲自向苏世民表示:“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助。”此后半个月,苏世民利用自己共和党的人脉帮民主党斡旋,虽然最终的协议并非尽善尽美,却避免了让美国跌落财政悬崖。

因此,2016年清华苏世民书院的开学典礼上,奥巴马投桃报李,致信祝贺。

在苏世民看来,“世界领袖与其他任何人没有什么不同。如果你谈论困扰他们的问题,并提出一些有用的建议,他们就会倾听,无论这个人是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王子还是总理。”

强悍的人脉和柔软的手腕,令苏世民在国际上备受赞誉。在墨西哥,他被授予该国给予外国人的最高荣誉“阿兹台克雄鹰勋章”;在法国,他被同时授予“法国荣誉军团勋章”、“艺术与文学勋章”,以表彰他对商业和慈善事业做出的巨大贡献。

04 伴我温酒沏茶

苏世民一向“会玩”,且不喜欢小打小闹。他奢华的私生活,也是人们茶余饭后的重要谈资。

他举办过“007”主题的圣诞晚会,自己身着燕尾服,让一群模特装扮成“邦德女郎”。

2007年,苏世民在他有35间房的曼哈顿公园大道豪宅庆祝60岁生辰。到场的除了特朗普夫妇,还有科林·鲍威尔、迈克尔·布隆伯格等350多名商政、媒体、娱乐名流。为请到摇滚歌手罗德·斯图尔特当场献歌,苏世民开出的价钱是:表演半小时,酬金100万——美元。

这场豪门盛宴,犹如《了不起的盖茨比》的场景重现。

他的70大寿,更惹人注目。为纪念中美友好关系,他把寿宴的主题确定为“丝绸之路”,搭建了三层楼的庙宇,并雇佣大量杂技演员和缎带舞者,以展现“敦煌飞天”的神韵。

但私下里,苏世民语调柔和,是一位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他喜欢宅在家里看《法律与秩序》,也喜欢在海边静听海涛,甚至2015年还在用老旧的2G翻盖手机。有人问他为什么不涉足互联网,他谨慎地表示,因为还不够了解,黑石没有足够的技术人才去把它做好:“金融界没有勇敢的老人。”

截至2019年底,苏世民坐拥186亿美元净资产,在福布斯富豪榜排名第29。而他为慈善已投入超10亿美元,且大都投在教育领域。

苏世民说:“我喜欢教育,因为教育是改善生活的通行证。”

在纽约公共图书馆、牛津大学、麻省理工等教育机构,苏世民都有数亿美元的慷慨捐赠。2013年,苏世民捐赠1亿美元,在清华创立奖学金。而苏世民书院设立的目的,也是因为苏世民认为中国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而未来领袖精英绝不能对中国一无所知,其目标正是培养能够济世安民、志怀高远的世界领导人。

“陪你花前月下,伴我温酒沏茶”,这些都是真实的苏世民。

05 苏世民的中国梦

苏世民与中国的渊源,由来已久。

2007年,中国国家主权基金“中投公司”成立。这个手握2000亿美金的超级巨无霸,第一笔海外投资,就是用30亿美元购买黑石10%的股份。

2007年6月22日,黑石上市,股价暴涨,让中投短暂爆赚了5.5亿美元的纸面财富。很快次贷危机爆发,黑石募资40亿美元,得以躲过一劫;中投却深套其中,历时11年才回本清仓,勉强赚了点小钱。

由于这层关系,苏世民成了极少数能够理解中国政治、经济、复杂文化价值观和传统的美国精英,也是双方可以信任的人。

中美贸易战期间,苏世民一直作为特朗普的幕僚长往返于两国。“仅在2018年,我就代表政府对中国进行了8次访问,试图让中国高层相信,总统并不是在寻求贸易战。”

他认为,随着中国不断扩大的经济和国际影响力,跨文化理解的缺失,很可能会带来悲剧性的后果。这正是他在清华创立苏世民书院的初衷。

但苏世民并不是“亲华派”。

虽然他反对贸易战,但他同时认为:“中国的经济奇迹是以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蒙受损失换来的,我们必须重新找回平衡。”在许多观点上,他与特朗普基本一致。而从美国对华为、中兴等中国企业的制裁来看,苏世民对缓解贸易战,也没有起到实际作用。

至于这场较量的结局如何,正如他书中写到:“只有时间会给出答案。”

肆虐的新冠疫情,也没有阻挡苏世民与中国密切往来的脚步。2020年4月10日,他亲自带货,为自己的新书《苏世民:我的经验与教训》举办线上发布会,并与红杉中国创始人沈南鹏在抖音共同探讨疫情下中国和世界的应对方略。

但更多人认为,苏世民是来抄底来了。

2020年3月,黑石与SOHO中国私有化谈判被曝出,苏世民即将成“潘石屹的接盘侠”。疫情之下,北上广深的写字楼遭遇寒冬。向来以“买入、修复、卖出”三板斧横扫全球房地产的黑石,自然不会错过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

但很快,苏世民亮了一手“姜还是老的辣”。

起初,黑石给SOHO中国的报价是每股6港元,较1月均价溢价近100%。就在人们高喊“别让潘石屹跑了”的时候,又突然传出黑石谈判暂停,引发SOHO中国股价在5月4日暴跌26%。

这手欲擒故纵、翻云覆雨,让SOHO中国进退维谷。

苏世民一生,经历7次大风大浪,每次都能逢凶化吉。现在,或许他正迎来人生第8次的机遇。

来源:华商韬略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