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之下,什么样的家族企业可以安然度过?

2020年05月21日 17:22
家族企业在逆境之下依然能重振旗鼓的关键到底是什么?

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张子博

世界上众多百年家族在漫长的发展史中遭遇战争、经济危机、自然灾害、内部动荡后,依然能重振旗鼓的关键是什么?既不是企业,也不是金钱。

“对任何一个财富家族来说,如果想做到长久的传承,所需考虑的就不应仅限于有形的金融资本、产业资本,财富的变化也与其他和家族相关的无形资本之间存在着内在的联系,包括:人力资本、社会资本、家族资本、智慧资本。”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全球家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高皓说道。

四大无形资本是“因”,两大有形资本是“果”

高皓介绍,家族传承主要是六个维度的传承:一是产业资本,也就是家族核心实业公司的股权;二是金融资本,指家族所拥有的流动性或非流动性金融资产,包含货币、证券、基金等;三是人力资本,即附着于家族成员个体身上的素质与能力;四是家族资本,指家族成员间的和谐和凝聚力;五是社会资本,即家族所拥有的社会关系、人脉网络及声誉的总和;六是智慧资本,也就是根植于家族成员头脑中的隐性知识、经验和信念。他认为,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是有形资本,而更难、更重要的传承是后四种无形资本的传承。“这些看不见的无形资本可谓价比黄金,其所能发挥的力量是不容低估的。”

通过揭秘古根海姆家族的复兴密码,高皓论证了家族企业是如何在社会资本与金融资本之间成功转换的。

曾有“白银王子”“世界铜王”之誉的古根海姆家族,19世纪末称霸世界矿业,是仅次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全球犹太第二巨富家族。然而到第三四代时家道中落,家族内斗损失了大量的财富,家族的分裂导致家族资本与人力资本的毁灭。但第一、二代在艺术与科技领域的慷慨捐赠,仍令这一家族在全球享有极高的认知度,多年累积下来的社会资本成为家族和谐的纽带,也维持着家族的社会声誉与地位。近年,这些无形的社会资本被家族第五代成功转化为有形的金融资本,古根海姆合伙人成为快速崛起的金融巨擘,从而实现了家族的复兴。

高皓认为,商业家族的传承表面上看是有形的金融资本、产业资本的传承,但更为重要的是其他四种无形资本的传承。金融资本、产业资本只是“果”,其他四大资本才是“因”。

而古根海姆家族的复兴,体现的正是六大资本相互转化的精髓。高皓指出,家族代际传承,其本质上就表现为六大资本彼此消长、转化、延续和发展的过程。家族应当站在六维空间的高度上,及早筹划,精心准备,充分借鉴世界其他家族的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并结合自己家族的实际情况进行本土化改造。

最困难又最容易被忽视的社会资本

中欧财富管理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中欧家族办公室首席架构师课程执行主任冯媛也认为,相较于金融资本的继承,其他无形资本的传承才是家族面对的更大的挑战,她进一步指出,最困难又最容易被忽视的部分是家族的社会资本。

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美国学者詹姆斯·科尔曼(James S. Coleman)、普特南(RobertD. Putnan)等人先后提出了社会资本理论,并将社会资本理论作为人力资本理论基础上的理论发展加以阐述,这恰恰说明了在一国经济与社会发展中人际关系的重要性。科尔曼认为社会资本具有两个特殊性质:首先社会资本具有不可转让性或不可让渡性;其次社会资本具有收益扩散性和外部性。此外,社会资本还具有其他一些特性,如:可再生性(自我强化性),同时又容易失去,而从文化维度看,社会资本又具有不可模仿性。

冯媛指出,社会资本强大而无形,既难于分辨,又难于衡量。家族社会资本是家族内部成员之间以及家族与赖以生存的社会之间的关系、规范和文化的总和。社会资本的积累需要符合时代的社会主流价值,积累社会资本的过程就是建立家族成员之间的和谐信赖的关系,以及获取社会各界利益相关者对家族信任、尊敬和支持的过程。社会资本不可让渡,只能通过家族和家族成员独立积累完成,集合所有家族成员和家族企业的社会资本就构成了家族的社会资本。家族的社会资本可以再生,为家族带来更多的机遇和价值,只有拥有丰厚的良性社会资本的家族才能得以健康传承。

家族资本与社会资本是代际持续创业的基础

“中国近现代大量家族企业的消亡并非由于经营不善,而是由于频繁战乱、剧烈的制度变迁等客观原因导致企业经营被迫中断。值得关注的是,部分家族企业虽然经营被迫中断,但是其家族的各种资本、价值观等并未随之耗散,而是以一种潜伏的形态存在。一旦有了足够的土壤,家族企业领导人或其子孙将重新创业,并带领企业迅速成长、壮大。”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粤商研究中心主任、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院长申明浩教授和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粤商研究中心副教授谢俊研究发现。

他们观察认为,在分析家族企业的代际持续创业时,家族资本与社会资本是不可忽视的两个重要因素。华人家族的代际持续创业,不仅依赖于家族资本所创造的家族成员联系等独特资源,还依赖于各种形式的社会资本的获取。家族领导则是将家族资本与社会资本相融合,充分发挥两者作用的核心人物。一方面,家族领导通过促进整个家族成员的密切联系为企业的创业及发展获取了各种资源。另一方面,家族领导还必须以家族资本和信誉去融合各种社会资本,把家族主义的价值观与共利分享、理性职业化管理的价值观不断融合,才能使企业获得长远的发展。

无形的特殊资产越分越多

“有形财富会越分越少,无形资产如果能分享则会越分越多。家族企业的优势,取决于家族是否有无可取代的为企业增值的特殊投入,即特殊资产。”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家族企业研究者范博宏指出,家族企业首先要盘点企业特殊资产,把家族对企业所做出的特殊贡献点梳理出来。

事实上,在每个国家,创始家族对企业都有无可替代的贡献,称之为特殊资产。在日本、印度和中国香港地区,支撑家族企业的特殊资产业也与在美国和欧洲的相仿。无论文化或国家背景如何,家族特殊资产都可以推动家族企业走向成功。

首先,每一个家族企业都有独一无二的家族姓氏,它意味着企业的名誉和所有权归属。几个世纪以来,有些家族利用其姓氏和家族传统获得了很大的成功。例如,日本拥有1300年历史的法师旅馆,用其独特的家族姓氏和传统使其品牌或特殊经验模式延续:第一,家族参与的历史和传统为旅馆的永续经营做出了独特的贡献。第二,法师家族成员是旅馆独一无二的原因所在,也是企业的基石。第三,如果新的所有人或管理者不是家族的一部分,法师旅馆的传奇将会大打折扣。第四,法师家族已经制定了一套非常独特的治理策略,即集中精力将家族特殊资产在代代相传过程中完好保存。

其次,人脉是商界极其重要的资源。企业领导无一不依赖自己的人脉,但是家族企业的领导对人脉的依赖性更强。成功企业家善于利用他们在当地或国内的商业和政治人脉。例如,在韩国历史中,家族在商界的人脉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为了和当地许多王朝建立关系,统一三韩的高丽太祖王建(877~943)结婚的次数不下29次。今天,韩国的一些大企业也利用婚姻建立起强大的商业网络。例如,三星已经和DAC、Life、Dong-ah、Meewon以及LG成功联姻。据调查,对于典型的“人脉导向”婚姻,在结婚日期的前后40天内,家族企业的股票净收益增加了4%。无论在顺境或逆境,企业家族都可以利用强大的人脉网络助其一臂之力。

最后,家族最强大也最普遍的资产之一就是一套能够渗透整个企业的价值观。范博宏教授认为,家族企业比较特别,因为它们的领导通常都是以家族和企业的核心价值观为导向,而且这些价值观世代相传,因此它们是家族和企业的基因密码。价值观是个人在私人或职业生活中决策的基础,是人际交往中遵循的原则,如诚实、正直、勤奋等等。价值观导向领导指的是企业决策和治理反映企业负责人的价值观。在家族企业中,价值观通常都代代相传。例如,爱马仕在20世纪70年代合成材料风靡时装界时,仍旧坚持自己的传统,集中精力生产高品质的产品,由此也证明了价值观导向领导虽然在短期内成本较高,但长远来看回报会非常丰厚。

来源:家族企业杂志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