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功臣凯文·梅尔突然转会 字节跳动海外团队进一步完善

2020年05月20日 09:00
凯文·梅尔原本是被认为最有可能带领迪士尼流媒体部门高歌猛进的领导者,但如今一切的重担都被放在了丽贝卡·坎贝尔的肩上。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继迪士尼前CEO罗伯特·艾格在今年2月突然宣布退居二线之后,迪士尼最高管理层再次迎来巨大变动,根据《华尔街日报》5月19日的报道,Disney+ 原负责人凯文·梅尔(Kevin Mayer)已经从迪士尼离职,并随后宣布加盟字节跳动旗下的TikTok担任首席执行官。

在5月19日晚些时候,字节跳动官方也发布了正式声明,根据声明凯文·梅尔将成为字节跳动首席运营官(COO)兼TikTok全球首席执行官,该项任命将于2020年6月1日生效。

凯文·梅尔将负责TikTok、Helo、音乐、游戏等业务,同时负责字节跳动全球职能部门(不含中国),包括企业发展、销售、市场、公共事务、安全、法务等。凯文·梅尔将直接向字节跳动创始人兼CEO张一鸣汇报。

从字节跳动的声明中可以看出此次任命基本不会影响字节跳动的国内业务。今年3月,张一鸣发布内部公开信表示已将国内业务的具体管理全面交棒张利东和张楠。张利东任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负责字节跳动中国的职能部门和商业化业务,张楠任字节跳动中国CEO,负责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产品和业务。两人仍直接向张一鸣汇报。

凯文·梅尔在迪士尼工作过多年,在此番去职之前,他曾担任迪士尼高级执行副总裁兼首席战略官,负责企业战略、商务拓展等,去年他被任命为迪士尼内部一个全新部门“直达消费者和国际部”的董事长,全权负责迪士尼的流媒体业务。如果稍微了解一些迪士尼公司的发展史,就会知道在罗伯特·艾格之外,凯文·梅尔可以说是迪士尼收购皮克斯动画、漫威工作室、卢卡斯影业、21世纪福斯等收购案的另一位关键推手,同时他还一手创办了迪士尼目前最重要的流媒体服务Disney+,该服务目前全球付费订阅用户数现已突破5500万。凯文·梅尔还负责过Hulu、ESPN+和Hotstar等流媒体产品,包括国际运营、全球内容和广告销售业务。

事实上,不论是内部还是外部,梅尔都被认为是迪士尼CEO这一职位的最有力竞争者之一。去年,艾格的个人传记——《一生的旅程》(The Ride of a Lifetime)正式出版,这本书中有相当多非常直接的表达和关于迪士尼商业模式的讨论,读过这本书的华尔街分析师大概率都会将梅尔视为迪士尼世界的下一任主人。“策略和商业交易高手”、“最佳的CEO战略伙伴”这是艾格对梅尔的直接评价。

但最终,凯文·梅尔与迪士尼CEO的职位擦肩而过。今年2月,迪士尼官方突然宣布鲍勃·查佩克(Bob Chapek)接替艾格,出任迪士尼第四任CEO,当时这个消息突然传出时,凯文·梅尔身边亲近的人都表示他事先没有收到任何相关的消息。并且根据迪士尼在CEO接任问题上的“糟糕传统”,当时的不少分析就认为凯文·梅尔留在迪士尼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2015年初,迪士尼的高层之一汤姆·斯塔格斯被任命为公司的首席运营官,击败了财务负责人杰伊·拉苏洛,后者在随后的几个月内离开了公司。斯塔格斯被视为艾格之后CEO的继任者,但在被告知迪士尼董事会想扩大寻找下一位CEO的范围后,他于2016年4月宣布离职。

果不其然,在迪士尼新CEO上任不到三个月之后,凯文·梅尔——这位帮助塑造了当代最大娱乐帝国的首功之臣也离开了。

针对凯文·梅尔的加入,张一鸣表示:“凯文的加入,将给我们带来他在全球业务方面的成功经验,帮助我们继续打造世界级的管理团队。期待与凯文一起工作,继续推进公司全球化发展。”

凯文·梅尔的加入之后,此前代管TikTok的Musical.ly的创始人朱骏将转任字节跳动产品与战略副总裁,负责公司战略和产品设计。同时,TikTok全球各国家和地区现负责人没有变化。TikTok在海外并非一个独立的公司,而是在不同国家用独立的本地公司运营。

2020年3月,张一鸣称字节跳动已经是一家在30个国家、180多个城市有办公室,拥有超过6万名员工的全球化公司。2020年,其全球员工将达到10万人。

TikTok毫无疑问是字节跳动国际化最成功的产品,在不久前这款产品刚刚在全球突破了20亿下载量。不过在迈向巅峰之际,TikTok也面临越来越大的监管压力。

字节跳动旗下出海势头最猛的TikTok在海外面临的监管压力更是前所未有,2018年7月TikTok因“存在大量不良内容,对青少年儿童的成长非常不利”,一度被印尼通信与信息技术部封锁。2019年4月TikTok也因为涉及儿童色情等问题一度被印度政府禁止下载。

当然最为棘手始终还是北美市场,去年11月,美国政府宣布将对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在2017年收购美国社交媒体应用musical.ly展开国家安全审查。随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对TikTok对罚款570万美元,原因是后者非法收集13岁以下未成年人的姓名、电邮地址和住址。而包括美国海军、陆军等多个国家部门都规定禁止在政府的移动设备上使用TikTok。

就在今年3月初,在华盛顿召开了一场美国国会参议院关于TikTok数据安全问题的听证会。此前,美国共和党参议员、也是此次听证会召集人乔希·霍利公开表示将提交法案,拟禁止美国联邦政府雇员在其设备上使用TikTok,禁令将适用于所有美国政府发行的设备。乔希·霍利更是指责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与中国政府共享数据。

除了面对Facebook和Google等竞争对手的阻击之外,TikTok以及整个字节跳动海外扩张当前面临的最大问题依然是监管层面的不信任。之前有媒体报道称张一鸣开始考虑为TikTok在海外设立总部,候选的城市包括英国伦敦、新加坡、爱尔兰都柏林。同时TikTok 在3月宣布成立的透明中心将于5月初开放,该项目将允许外部专家审视平台审核内容的方式——即是否按照平台的规范与准则来审核用户发布的内容。

此外,字节跳动2019年底以来密集吸纳海外知名管理者,集中在内容、营销和法务方面。2019年10月,前华纳音乐集团高管Ole Obermann出任字节跳动音乐总监。2019年12月,前谷歌资深员工Theo Bertram,担任字节跳动欧洲政府关系与公共政策总监。2020年1月,前微软首席知识产权顾问Erich Andersen,出任字节跳动法务副总裁。2020年4月,前Hulu高管Nick Tran出任TikTok北美市场营销主管。凯文·梅尔的加入,则意味着TikTok在美国已经拥有一整套相当完整的海外高管团队,也有不少美国科技评论者认为凯文·梅尔将成为TikTok未来参与各类听证会的代表人物。

另一方面,Disney+也将面临一个相当艰难的局面,尽管在最新的一季财报中,Disney+是为数不多的亮点,在推出仅仅半年之后就在全球多个地区收获了将近5500万的订阅者。但流媒体市场的竞争几乎可以说是一刻也不能放松,尤其是在如今这样的全球疫情远未过去的情况下。由于疫情停工导致Disney+的一些原定作品停拍势必会影响之后的排期,同时在艾格退居二线,又失去了凯文·梅尔的情况下, 迪士尼负责流媒体的新高层丽贝卡·坎贝尔需要重新对旗下的流媒体产品进行梳理与布局,以应对接下来华纳与NBC环球的流媒体冲击。

但从最近迪士尼旗下ESPN出品的大热纪录片《最后之舞》最后却登陆了Netflix平台进行国际发行来看,迪士尼依然没有对旗下的Disney+、Hulu和ESPN+进行一个明确的资源整合,原本基于迪士尼强大的IP资源应该产生的协同效应仍然没有出现。而凯文·梅尔原本是被认为最有可能带领迪士尼流媒体部门高歌猛进的领导者,但如今一切的重担都被放在了丽贝卡·坎贝尔的肩上,不知道这位出身传统电视台流媒体领域经验有限的女性高管会如何应付接下来的一场场“恶战”。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