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区CEO浮出水面,能救OYO酒店于水火吗

2020年05月18日 09:37
OYO酒店下一步会怎么走?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环球旅讯 邹育敏

日前,传言OYO酒店已任命中国区CEO。“一位印度人”、“在麦肯锡工作过”,这是OYO内部人士对中国区CEO Gautam Swaroop的描述。

根据上述信息,环球旅讯从Linkedin中锁定了OYO酒店中国CEO为印度跨国制药公司瑞迪博士的负责人——他近月来频繁点赞OYO及OYO创始人李泰熙的Linkedin动态。

5月16日,Gautam Swaroop在其Linkedin页面上更新了职业经历,将自己的职业信息改为CEO(China)at OYO China。

从Linkedin上的信息来看,Gautam Swaroop于近期入职OYO,但他自2019年中便常驻上海,并无任何旅游及酒店业从业经验。一位接近OYO酒店的知情人士称,新CEO的到来与OYO酒店中国法人Anuj Tejpal因新冠疫情滞留印度难以回到中国有很大的关系。

至此,OYO酒店在中国算是结束了“群龙无首”的日子。此外,据环球旅讯读者爆料,继OYO酒店CHO凌震文离任后,CDO胡宇沸、直营业务COO兼EGM总负责人徐一峰也先后离任。目前由CXO们组成的决策委员会仅剩CRO朱磊、CSO王平、CFO李维、CTO邹嘉。未来Gautam Swaroop是加入决策委员会,还是听取其汇报,甚至决策委员会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目前仍未有明确的定论。

OYO酒店管理层更大的变动或许还在后头。北京时间5月16日晚间,Tech in Asia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指出,OYO创始人兼CEO李泰熙或将卸任OYO CEO。但该消息发出不久便被删除,但在Twitter上仍有相关的截图在流传。鉴于软银投资的另一家明星公司WeWork CEO在业务震荡中被投资人拎出局,OYO如今内忧外患,李泰熙面临同样的命运审判或许并不让人意外。

环球旅讯就上述信息向OYO酒店中国的公关人员求证,但截至发稿未能得到回应。OYO酒店内部人士透露,现在OYO酒店在中国已经没有公关人员。

速度神话难再现

中国是支持OYO神话的重要市场。重金押注OYO的软银创始人孙正义曾经来到中国,手里拿着瑞幸咖啡、在一家OYO酒店的前台留影,这是OYO酒店的高光时刻。

OYO酒店自2017年底进入中国,但在2018年下半年才开始成为中国酒店业的鲶鱼,免加盟费、免改造、Uber式运营等颠覆传统酒店商业及运营模式的打法、大牌投资机构的高额融资背书,助OYO酒店攻略了一众单体酒店。一时间不仅仅是旅游业,OYO酒店同样成为新经济领域的明星,风头无两。

当时带领OYO酒店挑战传统酒店拓店极限的,正是胡宇沸。胡宇沸于2018年4月加入OYO酒店,在这之前他历任微软中国顾问、优步中国三城总经理、小蓝单车联合创始人、饿了么众包事业部总经理等职务,擅长地推作战。据OYO酒店官方信息,胡宇沸创立了EMO事业群,在半年之内主导开拓275座城市和1600家酒店,合计近70000个房间。

1.0模式只用了一年半的时间,OYO酒店就已经走完了传统酒店集团将近10年的道路。数据显示,截止至2018年10月30日,OYO在全国292座城市,运营超过6700家酒店,管理31万间客房,而华住旗下的汉庭截止至2020年第一季度运营2630家酒店共计约25万客房。

如果说胡宇沸是OYO酒店1.0模式的核心之一,那徐一峰则是OYO酒店2.0模式的重要支柱。徐一峰负责的EGM(新兴增长市场)业务成立于OYO酒店宣布2.0模式(经营保底,收益分成)后一个月,主攻三四线城市及县城、乡镇等市场。这些低线城市的酒店营收增长空间虽然有限,但OYO可以用庞大的数字支撑“规模化”。

这是一个为专门为数据增长而增设的部门,这在OYO酒店内几乎是共识。据36Kr报道,OYO酒店2019年度拟定目标的120万间客房中,EGM背负了40万间,与45万间的2.0模式几乎是平分秋色。环球旅讯此前曾报道过,为了达成KPI,EGM最多时拥有2000名员工。但在2020年3月,EGM部门被曝出100%裁员。

胡宇沸和徐一峰的离开,从某种程度上说明了OYO的速度神话正在破灭。

目前,OYO酒店官网显示,OYO在中国有19000+酒店,超过780000个房间。不过根据AI蓝媒汇的消息,在管理纠纷和疫情的双重重压下,OYO旗下酒店解约率超过70%,入住率降至20%以下。

环球旅讯特约评论员朱明生曾撰文指出,OYO酒店本质上是一道蓄水池问题。一方面,OYO依托诱人的加盟补贴政策吸引大量业主加盟,这就是进水管;另一方面,很多业主因为在营销和经营上得不到有力支持,经营惨淡,纷纷离开,这就是出水管。

“未来OYO这个蓄水池是会逐渐放空,还是慢慢注满,取决于其能否利用时间差及时将营销和运营体系健全,重新获得加盟商信任,让进水管越来越粗,出水管越来越细。”朱明生表示。

目前来看,OYO出水管越来越粗,要么通过商业及运营模式优化尽缩小出水管,要么再度扩大签约速度增加更多的进水管,OYO才能避免蓄水池被放空的最坏情况。但据环球旅讯从多个OYO酒店业主群观察的情况,OYO酒店在加盟商群体中的信任危机已经被无限放大,品牌的重建和模式优化、重拾增长速度,就成了摆在OYO酒店CEO面前的第一大难题。

通道费即将过期

时间推回到2019年5月30日,成都,OYO酒店与华住的战略发布会同一时间开始,水火不容的两方针锋相对。

OYO酒店宣布推出2.0模式,CFO李维隔空向华住宣战:OYO不会降低发展速度,2019年末酒店数量将达2万家,覆盖1500个城市,最终目标是成为全球最大的连锁酒店集团。

在发布会之前,环球旅讯获悉,OYO每年向美团支付保底4亿元(每家店5万元,8000家酒店)的通道费,每年向携程支付将近2亿元的通道费,以此换得上架美团和携程的机会。除此之外,OYO仍将向美团和携程另外支付佣金,按照通道费及佣金估算,OYO支付的综合佣金率应该不低于20%。

一位OYO酒店前员工曾向环球旅讯表示,原本OYO酒店的成都发布会主题并非是推出2.0模式,而是宣布与携程、美团达成战略合作,强强联合。“通道费事情被曝光后,只能临时改变发布会主题。”

OYO酒店进入中国市场后,它在印度所面临的OTA封杀问题也一并来到中国。一位OTA人士表示,OTA封杀OYO的原因在于对OYO酒店质量的不了解,此外这么快速扩张的猛兽出现在面前,难保不会成为一个OTA,防御心理也不能说没有。

OYO酒店虽然建立了线上线下获客渠道,但其流量命脉,几乎可以说是完全拿捏在OTA的手里。OYO试过发展线下客户,包括企业客户、旅行社分销等,但收效甚微。OYO酒店还曾推出过城市合伙人计划,主要在酒店周边推广二维码,让路过的人扫码以进行拉新,发展壮大OYO酒店的会员。但据相关人士爆料:“由于效果不明显,城市合伙人计划估计已经改更名目,因此而组建的400人团队也被全部裁掉。”

而如今,一年之期将至,OYO酒店也需要重新向OTA支付通道费。但受新冠疫情影响,OYO酒店全球业务停摆,再加上OYO财报披露其2019全年亏损3.35亿美元,其中仅中国市场的亏损就达到了1.97亿美元,OYO酒店或许难以再有多余的资金可以支付OTA的通道费。

而通道费到期之后,OYO酒店是否会再被OTA下架,目前携程、美团相关业务人员表示暂时未收到任何指示,无法透露更多信息。

新冠疫情的影响让OYO酒店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据有关人士出具的内部数据,3月初OYO酒店在中国约剩2000家左右的酒店,但某天产生入住的只有400余个房间。“当务之急是要为这些还挂着OYO酒店的业主获得订单收入,如果OYO酒店和OTA的合作即将打住,那对OYO酒店来说无疑是致命一击。”

外来的和尚能不能念好经

很显然,空降到中国区CEO的位子上,Gautam Swaroop接下来要接的担子不轻,除了业务的重整,军心的稳定也是头等大事。

OYO酒店中国区的位子已经空置了将近3年,期间不时传出OYO酒店正在重金寻找中国区CEO的消息,但迟迟未有实锤。真正拥有决策权的是李泰熙和Anuj而不是那群职业背景光鲜的CXO们,这在OYO酒店也是一种共识。

“印度团队始终还是无法相信中国团队。”一位OYO酒店的在职员工表示,这是他听说中国区CEO是印度人时的第一感受,但他并没有与该CEO打过照面,“不过我觉得空降一位印度人CEO也是一种合理的选择,按照现在的情况,无论提拔哪位CXO到CEO的位子可能会引起内部更多的斗争,空降一位CEO,也好让CXO们专心于各自负责的业务而减少勾心斗角。”

也有传言认为,由于李泰熙或将如WeWork CEO诺伊曼那样“出局”,那他也有可能会卸去中国市场的最高决策人的身份,中国区CEO的到任“只是提前做好准备”。

但问题在于,Gautam Swaroop过去并没有任何酒店管理经验,如今空降到CEO的位子上,对于OYO酒店业务的认识、中国酒店业的竞争认识有多少尚未得到验证,能否成为OYO酒店的救火队长,更是未知。

值得注意的是,OYO酒店前CHO凌震文日前在朋友圈发了一个意味深长的故事:

今天讲个小故事,说的是一群外来的和尚,在别人的地头开了一个小庙。没多久,就夸下海口说当地的最大寺院若不和这个小庙合作,香火收入必定减半。时过境迁,如今的本地寺院香火继续旺盛,而且香火钱较之建院初始已有翻倍增长。反观小庙,人去楼空,只剩下几个神学院学生在庙门口拨扫落叶,才来的主持以前是开淘宝店的。总结两句话,第一句:外来的和尚不好念经。第二句:物非人非。

凌震文的朋友圈截图在OYO酒店人的圈子里流传着,很多人都认为这个故事说的小庙影射的就是今时今日的OYO酒店。OYO酒店中国CEO未来是否能让OYO酒店走上正轨,每一步都还有许多未知,但留给他的时间确实不多了。

来源:环球旅讯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