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绵阳涉“性骚扰”副校长的三张面孔

2020年05月12日 10:51
从剑阁县偏僻的乡镇小学,到“教育强市”绵阳的“贵族学校”,吴建峰完成了职业层级的转变,也将他在王河乡的管理方式,带到了这所“贵族学校”。

吴建峰任教的学校。摄影:赵孟

记者 | 赵孟 实习记者 汪畅

编辑 | 翟星理

 

“看你教出来的是啥子人嘛。”

2020年4月29日下午,四川省广元市剑阁县王河镇上,年过七旬的退休教师黄长生,在乡邻的议论声中躲进房间。

黄长生是吴建峰在王河小学读书期间的老师。7天前,一则举报吴建峰性骚扰女生的视频引爆网络。

2020年4月22日,微博用户@周贝蕾Manon发布视频称,13年前她就读于绵阳东辰学校(下称东辰学校)2009届15班时,遭到班主任兼数学老师吴建峰的多次性骚扰,包括摸胸、贴脸、接触下体等。多位男生则指控,他们遭到吴建峰的体罚和辱骂。举报人数一度逼近200人,几乎贯穿吴建峰在东辰学校的整个执教生涯。

5月1日,绵阳市涪城区警方通报,吴建峰体罚、性骚扰学生一事涉嫌刑事犯罪,已对其刑事拘留,并向社会征集吴建峰犯罪线索。

吴建峰经历丰富。他的教师生涯从老家王河镇起步,后来到绵阳市任教。去绵阳时,他在家乡已是小有名气的数学教师。“教得好,会管人”,是几乎所有同事和学生对他的评价。

如今,黄长生和大多数乡邻都难以理解,东辰中学数学高级教师、副校长、绵阳市德育先进工作者、优秀党务工作者吴建峰,如何变成学生指控的那个人。

“棍棒下出好人”

从王河镇骑车7公里,不到半个小时就能到吴家村吴家沟。1970年,吴建峰出生在吴家沟,是家中长子。

他的父亲曾担任乡里的干部,家庭条件相对较好,在邻居还住茅草屋时,他们家就盖起了瓦房。小时候的吴建峰沉默寡言,但学习成绩好。在老师黄长生的印象中,吴建峰虽然性格内向,但他的成绩“不是第一就是第二,从来没有考过第三”。

一些王河小学的教师回忆,吴某奎开会时“脾气有些大”。

吴建峰老家。他在邻里间颇受夸赞。 赵孟 摄

吴建峰就读的王河小学是一所九年一贯制学校,包括小学和初中。上世纪80年代,这里的学习氛围并不理想,学生之间的打斗时有发生,教师的管教方式也相对简单,打骂学生司空见惯。

“街上的娃儿总要匪(方言,意为不听话)一些,经常欺负下乡来的学生。”吴建峰的初中同学刘志高回忆,为了避免被欺负,乡下来的学生,刻意跟街上来的学生一起玩。

刘志高和吴建峰成了好朋友。在他的印象中,从乡下来的吴建峰“应该没被欺负过”。“他成绩好,老师们也都对他挺好。”偶尔有学生在他背后戳一下,吴建峰就表现出很不耐烦样子,但他很少跟同学起冲突。

吴建峰一直在这所学校读到初中毕业,九年间他周遭的学习环境和老师的教育方式大致如此。

教过吴建峰的老师中,最严厉的当属一位腿脚不好,时常拄着拐杖的老师。“别的老师都拿着小棍子,他就直接用拐杖打。”刘志高回忆说,这位老师要体罚某个学生时,事先找两个学生将被体罚的学生摁在讲台上,自己再一瘸一拐过去,用拐杖猛打屁股,“有时候几天都没法走路”。

刘志高是当时的几个“匪头子”(即最调皮的学生)学生之一,没少挨这位老师的杖责。那时,学生们还没有对责罚的边界认知,更多的评价是某位老师“比较歪”(方言,意为严厉);也没有人告诉父母自己被体罚,“大人说的都是,棍棒下出好人”。

刘志高印象最深的一次体罚,是某天中午午睡时间,他和几个同学跑到河里抓鱼,回来时被班主任抓个正着。

那正是夏天,这位老师让他们把鞋子脱掉,站在被晒得发烫的水泥乒乓球台上,嘴巴里还要咬着一条鱼,以此羞辱他们。

包括吴建峰在内的很多学生,都看到了这次示众体罚。时隔30多年,刘志高依然耿耿于怀。

“动不动就要收拾人”

1986年,16岁的吴建峰从王河小学初中毕业,考取了剑阁县师范学校(现剑州中学)。

当年,全班考取中专的只有两人。学生们三年中专读完分配工作,再一边工作,一边自学深造,是当时大多农村地区学生的进阶路径。

中专毕业后,吴建峰被分配到剑阁县柘坝小学教数学。一年后,他从柘坝小学被调到王河小学,教初中的代数和几何。

在当时同事的印象中,吴建峰个子瘦高,梳着偏分头,仪表堂堂,但不怎么爱笑。到王河小学没多久,吴建峰结了婚,妻子是他师范学校的同学,教小学数学,“长得也标致”。没过几年,他们的女儿出生。

多位受访者表示,在王河小学时期的吴建峰,并未有对女生的越轨行为。

吴建峰学习和最初工作的王河小学,人们对他的变化感到震惊。 赵孟 摄

吴建峰以严厉著称,他的教学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没过几年,就当上了初中数学教研组的组长。

“歪是真的歪,动不动就收拾人。”吴建峰当时的学生陈勇回忆,他的其他科目并不好,虽然代数和几何经常考100分,但仍然“不敢掉以轻心,不然就要挨整。”班里的学生都很怕吴建峰,数学课的课堂纪律总是最好的。

吴建峰的严厉不只表现在体罚上,他经常中午将犯错的学生叫到一边训斥,这往往让学生们错过吃午饭的时间。因此,每天上午被点名训斥的学生,都要提前找人到食堂打饭,“不然就要饿肚子”。

一位吴建峰当时的同事回忆,许多别的老师管不了的学生,到了吴建峰的班上都变得规矩了许多。吴建峰所带班级学生寝室的被子,“叠得像军队的一样”,经常作为别的班级参观学习的对象。

吴建峰惩罚学生最严厉的手段是,让一些过于调皮的学生回家反省。吴建峰的这种管理方式,数年后也用在绵阳东辰学校的一些学生身上。

王河小学教师李达兵当时正在一所村小学教书,他教过的学生升入初中后不时被吴建峰送回老家。当家长再次将孩子送回学校时,吴建峰又以种种理由拒绝接收。

“有时候三番五次都不收,”李达兵说,一些家长觉得诧异,找到他希望他给吴建峰说情。这时,家长们需要带着一些鸡蛋等土特产送过去,孩子们这才留在吴建峰的班里。

“吴建峰=优秀”

1998年左右,剑阁县初中教师的工资只有几百元,能力较强的老师大多去了临近的绵阳市或广元市。好学校也意味着高要求,吴建峰决定到川北教育学院脱产进修。

两年后,吴建峰从川北教育学院毕业。当时绵阳市东辰国际学校正在筹建,吴建峰成为最早一批加入该校的老师。

绵阳是四川省第二大城市,也是教育强市。作为一所私立学校,东辰学校当时的学费近万元,有“贵族学校”之称。不久,妻子李某蓉也加入了东辰学校。

从剑阁县偏僻的乡镇小学,到“教育强市”绵阳的“贵族学校”,吴建峰完成了职业层级的转变,也将他在王河乡的管理方式,带到了这所“贵族学校”。

多位东辰学校的学生回忆,吴建峰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我一进校门,东辰就把房子钥匙和车子钥匙交到我手上了”。他还喜欢吹嘘,“我吴某人要智商有智商,要武力有武力”。有时,他甚至在黑板上写下:“吴建峰=优秀”。

“他就是想让我知道他是权威,是全学校最厉害的老师,他做什么都是为我们好,所以他做任何事都没有错。”此次最早在微博上举报吴建峰的张亮说,事后他们分析,这其实是一种精神控制,“他有很强的控制欲”。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早在2009年,在百度“东辰学校”贴吧,就有网友发布帖子,指控吴建峰对学生的性骚扰行为。评论中有人表示自己有过类似遭遇,骂吴建峰是“老色鬼”,也有人认为吴建峰被冤枉。但这在当时并未引起重视。

此次吴建峰被举报起源于一次偶然事件。2020年4月16日下午,吴建峰在张亮所在的班级QQ群发布一则消息,显示他将去往东辰聚星国际学校担任校长,希望同学们能帮他转发这条信息进行宣传,方便招生。

张亮看到这些消息后回复:“……你算什么老师? 你初中三年你怎么对我们的你心里没数?还好意思说让我们像‘当年帮助我们一样帮助你’。帮助了我什么,是性骚扰,是拳打脚踢还是人格羞辱?初中三年几乎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三年,我甚至到现在还觉得时不时地恶心。你还想让我帮你转发、宣传?宣传什么呢,让你去祸害更多的初中生是吗……”

不久,张亮被吴建峰移除了此群。4月17日凌晨,张亮将这张对话截图发到了微博上,他想起自己的遭遇,曾被吴建峰扇耳光、踢肚子,他还看见有同学被吴建峰抓着头发往墙上撞。吴建峰喜欢骂人,“猪狗不如”“畜生”,张亮至今想到这些用词,“就怒火中烧”。

张亮的这条微博很快引来关注,不少网友留言称自己也曾遭到吴建峰的性骚扰或体罚。其中,就包括有95万粉丝的美妆博主@周贝蕾Manon。

4月22日,@周贝蕾Manon发布了一条视频,讲述13年前自己就读于绵阳东辰学校2009届15班时,班主任兼数学老师吴建峰多次对她进行性骚扰,有一次还单独让她到自己家里补习功课,以帮她提牛仔裤为名摸其下体。“每次说到这事我都发抖,心里一直有个压力在”。

@周贝蕾Manon的视频将举报推向高潮,陆续有近200名学生私信她,讲述被吴建峰性骚扰或体罚的遭遇。其中有40名学生表示,愿意接受警方的调查。

@周贝蕾Manon 公开指控被吴建峰性骚扰 图片截自@周蓓蕾Manon 微博

这些学生中,最早的为2003届,最晚的来自2018届,贯穿吴建峰在东辰学校的近20年教学史。

吴建峰的学生胡升称,她的妻子曾向他哭诉,初中时父母工作忙,将其带到吴建峰家代管,吴建峰经常半夜跑到她床上摸她的胸,抱着她自慰。

另一位女生称,她也曾在吴建峰家中借住,吴建峰曾抱着她,摸她的胸,揉她私处。她太害怕,只能装睡。

“想不通他为什么会做这种事”

5月1日,事件曝光13天后,绵阳市涪城区警方通报,吴建峰体罚、性骚扰学生一事涉嫌刑事犯罪,已对其刑事拘留,并向社会征集吴建峰犯罪线索。这让曾遭遇吴建峰不轨行为的学生们看到了“迟来的正义”。

吴建峰今年所带的初二17班,已经更换了班主任。事发后的首个周末,一些学生称,老师原本应该归还他们的手机,但并没发下来。东辰学校被迫对一些班级做了心理安抚。

那些最初不愿意相信吴建峰性侵学生的同事,也在逐渐接受这一事实。一位曾和吴建峰“搭班”的教师回想起来,吴建峰对学生太过严厉,“可能超过了正常的惩戒”,对女生事无巨细的关心,“可能容易往那方面想。”

但对吴建峰的家人、同学,以及在王河小学教过的学生来说,这个结果让他们惊愕。

部分站出来举报的学生的证词 图片来自@周贝蕾Manon微博

“我相信他不会作出那种荒唐的事,”76岁的父亲自认为了解儿子。但吴建峰很少向他提及在东辰学校的工作。

他只知道儿子在私立学校工作很忙,他劝吴建峰少带一些课,注意身体。吴建峰回他,“人家交了那么多钱,他们的孩子就是自己的孩子。”

吴建峰出事不久,父亲给他打电话。吴建峰说他没事,“让我保重身体,不要相信网上那些东西。”父亲原本以为事情很快就会过去,但邻居的眼神,让他觉得事态正在恶化。过了几天,他给儿子打电话已无法接通。

这位父亲原本在老家王河镇养老。作为镇上的退休副书记,他在老家颇受尊敬。他不喜欢打牌,经常握着保温杯在街上闲逛,遇到熟人便拉着坐下来聊家常。

当儿子成为新闻主角后,他悄悄来到绵阳市梓潼县的女儿家“躲起来”。

吴建峰的妹夫杨云峰曾在东辰学校做过一年生活老师,他记得吴建峰管理学生事无巨细,甚至承担了生活老师的工作。他说,吴建峰与妻子李某蓉感情很好,女儿已经研究生并毕业参加工作,“想不通他为什么会做那些事。”

现在,王河镇街上的人在议论这桩丑闻。“他简直是脑壳上长包了,”一位妇女说,“怎么能对十二三岁的娃儿做那种事。”

陈勇第一次看到举报吴建峰的视频,晚上失眠了,“作为他的学生,我无法接受;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我更无法接受。”

他曾是吴建峰在王河小学所带班级的班长。当年他从村小转到王河小学时,吴建峰将他们几个学生专门叫到一起,逐个询问学习和生活状况,“还说他爸爸在乡上工作,有困难可以协调。”

陈勇在QQ空间发了一条动态:“这背后是不是有推手?”但不断涌现的实名举报者动摇了他的信心,不久便删除了这条动态。

“一个学生举报可能是假的,那么多人站出来,不可能啥事都没有吧。”他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除吴建峰外均为化名)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