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业后,他们开始做起了零工副业

2020年05月07日 13:12
在疫情背景下失业的人群从自己的岗位上离开,寻找新的机会。

在被公司辞退一个月后,李鸣的工资卡上只剩下一万多的存款。简历投出去后尚未有回音,他在一种焦虑不安的情绪中打开了求职网站,投出了一份外卖骑手的简历。

“就是想尽快挣到钱过渡一下,我就想到了骑手,短期内收入可观,还足够灵活,”李鸣对界面新闻表示。在此之前,他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美术设计师。无数次从外卖员手上接过盒饭,他从未想到有一日会加入这一大军。

就在距李鸣前东家不足两站地铁的一座写字楼里,谢衍也开始了自己的副业计划。早在疫情爆发之际,她所在的公司就宣布了全员降薪,随后又出现了裁员的举动。忧患意识促使她在视频网站上注册了计划已久的美妆博主账号。戏剧的是,三天之后,公司的裁员通知便落在了她头上。

就业市场在疫情和经济压力的双重挤压下趋冷,这是很多人的切身感受。失业者,或是处于失业边缘的人群从自己的岗位上离开,寻找新的机会。有意思的是,很多白领在下一份工作来临前,选择离开了那些光鲜的办公楼,转向更灵活的零工工种。

领英的一份报告显示,亚太地区在全球范围内零工经济的发展最为旺盛,而中国高居全球第二的位置。疫情带来的各种风险和不确定性,正在促使职场人通过拓展副业或培养第二项生存技能来规避风险。

李鸣的第一份外卖送到了一个学生手上,由于地理位置不熟,稍稍超了时,但得到了客人的体谅。他意识到最重要的问题还是对商家不熟,商铺集中在一起,需要花一定时间才能找到店铺,这消耗了大量时间。于是他专门拨出了一段时间,熟悉周边的每家店铺。

“半个月不到,这个工作就上手了。”李鸣说,现在每天基本能跑20多单,从早上10点到下午6点。晚上他就继续在求职平台上找工作。这样算下来每个月工资正好能抵消房租和基本花销。他打算在8月前找好新工作,这意味着他还将在骑手岗位上工作一段时间。

这种按件计费的零工工种由于及时激励的缘故,成为了失业白领在两份工作间的过渡之举。他们或借此填补收入空缺,或以此体验生活。《2020饿了么蓝骑士调研报告》显示,56%骑手有第二职业,其中26%为小微创业者,21%为技术工人,4%为自媒体博主,1%为环卫工人。脱下骑手工服,他们可能是公司白领、小店店主、甚至健身房教练。

但对于谢衍来说,美妆博主的副业之路显然不是经济上的权宜之计。在上传了5篇作品之后,她的浏览量突破了200。但她很清楚,这距离成为能接到广告的有影响的博主,还需要漫长的时间。

“如果短期内流量没有很明显的提升,储蓄又有压力的情况下,我可能会再选择别的副业,”谢衍表示,“但美妆博主这份副业我会持续做下去,这是早有打算的事情,只是失业加快了这一进程而已。”

(文中均为化名)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