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洪泰基金杨勍:疫情对所有人都是大考,也是大家慢思考的机会

2020年04月24日 10:40
杨勍认为,疫情带来的只是时间上的影响,对于有抗风险能力的创业公司不会动到它的根基。

图片来源:unsplash

记者 | 伍洋宇

编辑 |

1

过去一年,洪泰基金董事总经理杨勍的飞行距离接近30万公里。由于疫情,这个数字将在今年大大减少。

在这段特殊时期,投资机构的工作流程也受到影响。对投资团队而言,其中一项重要的工作内容是找项目、看项目,做尽职调查,但这个不可或缺的步骤也被按下了暂停键。洪泰基金的应对之策是将线上能完成的事项全部向前排,将需要现场考察的环节放在最后。

除投资工作流程被打乱,已投项目所受到的影响外,投资人还需要想尽办法为已投项目提供帮助,目前也是要重点关注的。在杨勍看来,成长期VC项目受到的影响在可应对的范围内,因为被投企业已经建立了一定的抗风险能力,而一些早期创业公司的压力可能会更大,这场疫情会是对其商业模式的一次大考。

界面新闻近期采访了杨勍,他围绕疫情期间投资人与创业者所受到的影响进行了探讨,以下为采访实录(略有编辑)。

界面新闻:你们在疫情发生后和被投企业比较密集沟通是发生在哪一个时段?当时主要是沟通哪些事情?

杨勍:其实是疫情严重之前,我就比较密集地沟通了,因为我还是比较敏感的。武汉1月23号封城,我应该是18号、19号,就是22号往前几天,就跟所有我这边被投企业都打过电话。沟通主要就是让他们第一,如果有武汉、湖北的员工,尽量劝他们就不要回去过年了。

我们有个CEO是湖北人,但是他的公司在深圳,所以当时我就跟他打电话,劝他要不就别回去了,以目前看到的情况,搞不好过两天就要封城了,一旦封城你再出来可能会很麻烦。也不能说完全是我的作用了,但至少我给他提了醒,他自己也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最后他们整个公司的湖北籍核心高管都没回去过年。

界面新闻:疫情期间你个人的工作状态大概是什么样,跟正常状态下相比有一些什么变化?这些变化对你做判断产生了什么影响?

杨勍:最大的变化就是线上工作,过去面对面,包括走访、调研(都不能做),现在基本上以线上为主,然后短时间内也没有出差计划。我们复工就是在家里办公,因为公司和团队都会布置很多工作,所以整个付出时间上来讲,我感觉在家上班的工作饱和度,比在办公室的强度还要再高一点。

假设是做尽调这个角度的话,线上工作主要的影响点是在这里。因为你没有实地带着第三方还有自己的团队到现场去,比如说我可能带着团队要在那待一周,会有一个很感观的认识。

然后现在其实我们的新项目推进,可能都是无限把所有线上、或者是非面对面完成的部分先做完,就等到大概是4月份,留到现场去看的环节,比如说你可能还是会有一些要到线下去复核的。过去这个环节可能是在投资流程比较靠前的,现在可能就把这个流程放到最后面。

界面新闻:这会让整个投项目的节奏被拖长吗?

杨勍:不完全这么说,其实从投资流程来讲,从接触项目、研判到立项,然后开始做第三方尽调,形成一个完整的资料,最后的叫投决会,实际上这个流程是到今天也没有变得更繁琐或者怎么样。只不过是因为疫情的原因,我们在认识上做了一个调整的安排,把所有能通过线上完成的先完成。

但是我再开的新项目,怎么样也会受点影响。而且在(这种)复杂的情况下,我们研判的角度也多了一个维度,就是疫情对这个项目的影响,它自身的业绩会不会受到影响,也变成我们的考察因素。

界面新闻:目前手里受影响的项目数量大概有多少?一个项目整个周期大概也就两到三个月,像在疫情的情况下,你判断大概会延长到一个什么样的时间?

杨勍:单纯从做尽调来说,线下复核的环节每个项目都有,因为做投资一定是要有面对面的过程。我团队大概有4个人,基本上同时在推进的项目一般在4~6个,(影响时间)不好讲。

然后另外一个我觉得受影响的点是在于说,一些投资机构,或者是别的一些投资赛道的人会受到更大的影响。被投企业的业绩因为疫情大幅下滑,这是第二个层面。

我觉得影响比较大的是可能比如说某个项目,它的业绩是停滞的,或者是业绩在一季度会被大打折扣,然后像这样的项目在疫情期间是比较严重的。

界面新闻:你的被投公司里面有受疫情影响比较大的吗?

杨勍:我这个团队大概目前已投项目是在7个左右,这7个项目里面受到影响最大的就是线下的新零售的项目。

因为直接是没有办法开店的。基本上在2月、3月前(没法开),然后可以开店的话也是受到很多政策的影响,即便开店也不是完整的一个开业时间,过去正常的是12个小时,现在可能是10点到下午6点。所以等于对这样的公司来讲,直接影响到的时间是小两个月,这两个月的业绩是受很大的打击。然后就是它的成本其实没有减,但是收入就减了两个月。这样的项目,在整个线下消费的赛道可能会比较明显。

然后但是我了解到的,全国大部分区域会逐渐恢复早上十点到晚上十点(营业)。从目前来看,大概进入4月份,国内的情况应该会有蛮大的好转。

界面新闻:像团队中比如说CEO他们,有人表现出情绪比较波动的情况吗?

杨勍:没有,都是很成熟的创业者。类似疫情这样的影响,大家是很清楚、有意识的。比如说最严重的时候,就不让人群聚集、商业综合体里面开店的时间有限。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大家都会有一个很理智的判断,这个影响对我来说是一个半月还是三个月,对吧?然后无非也是时间段的问题,它是一个短期的,叫阶段长度上的影响。

至少在我这个团队的项目里面,还没有比这个影响会更严重的情况。因为过去我们投的项目表现都还不错,然后都已经到了估值在10亿甚至30亿以上的这一类规模性企业,其实亏两个月来讲,不会动到它的根基,只是会影响他的预期盈利金额,或者说2019年年底做的计划可能要打些折扣。

但是我觉得对一些可能创业时间还不长,比如说成立在24个月到18个月以内这样的公司,甚至是在进行A轮或者pre-A轮融资、然后还没完成交割的公司,它可能就挺不过这三个月,这种可能性还蛮大的,因为它几乎没有抵抗风险的能力。

界面新闻:确实有很多创业公司他们的经营受到了打击,包括投融资的速度也是整体放慢了,1、2月份的投融资数据看起来也是比去年同期要惨淡挺多的,然后会有一些声音说今年上半年会有一大批创业公司死掉,你们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杨勍:可能是从行业的角度来看吧。我觉得初创公司不一定要倒掉,但是可能会到蛮严重影响的一个状态,这个是跑不掉的。刚才我也讲,成立时间比较短的,一定是受到影响比较大的。但其实正常来讲,每年初创公司都有一波比较自然的淘汰,只不过是今年的影响会比较大,波及的范围比较广。

但其实每一年都会有这么多公司,可能也在选择方向,通过疫情期间可能也会进化,说下一次再创业的时候,我是不是应该做一些相对竞争门槛要高一点的?然后也是同样的一个逻辑,但凡扛不住的,可能就要回炉重造,再选择一个新的创业方向。

对于那些比较年轻的创业公司来说的话,疫情带来的影响可能会变成说,我接下来重新定义下一次创业的方向,和我要怎么考虑我的竞争优势了。而不是说就这么一个不可抗力来了,三个月的时间我的公司就要倒了,那本质上商业模式并不健康。

界面新闻:那像在疫情期间表现也比较出色的那种公司,在你看来的话,他可能是跟行业、商业模式、团队的哪个关系更大,还是说是一种比较综合的因素?

杨勍:其实就是这三个,一个是行业,一个是商业属性,再加一个团队,但是可能权重上要分一下。第一个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商业模式的属性问题,不太依赖线下的肯定就第一受到影响比较小,甚至说迎合了线上的消费者,所以才可能会除了不受到影响以外,还有逆势增长的这种可能性。然后是行业,比如说餐饮、旅游、电影院这种线下服务业态受到影响都很大,最后可能才到管理团队,管理团队在这件事上的应对,其实我觉得你能做的并没有那么多。

所以我觉得可能商业模式的权重至少占到50%,行业的权重30%-35%,管理团队在这个过程中能起到的作用,其实不会超过15%的权重。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