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布鲁盖尔研究所副所长:豪掷万亿抗疫,欧盟从分裂走向团结

2020年04月22日 17:14
“将来的许多问题上,我们都会需要一个‘欧洲方案’。它不局限在欧洲层面,而是放在全球合作的背景下。”

记者 | 王磬发自荷兰

新冠疫情重击下的欧洲,数以十万计的人失去生命,整片大陆进入前所未有的停摆。要如何让欧洲从疫情的死寂里重获生机?一项前所未有的纾困计划,在欧盟层面开启。

3月中旬,欧洲央行宣布了7500亿欧元的紧急购债计划。4月初,欧元区财长通过了一项5400亿欧元的新冠援助计划。与此同时,欧盟委员会还在积极游说成员国扩大预算规模。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强调,“我们将需要大量投资来重启经济。我们将需要制定一个新的马歇尔计划来实现欧洲复苏。”

这一系列的纾困措施将产生怎样的影响?“新冠债券”的挫败是否意味着欧盟国家已经不再愿意共担风险?“新马歇尔计划”可以阻挡欧盟走向分裂的脚步吗?近日,界面新闻带着这些问题专访了布鲁盖尔经济研究所(Bruegel)的副所长、经济学家玛莉亚·德梅齐(Maria Demertzis)

德梅齐长期从事欧盟财政与货币政策的研究,在欧盟决策圈具有广泛的影响力,定期为欧元区财长会议、欧洲央行、欧盟委员会、荷兰中央银行等提供建议。她同时在美国哈佛大学与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拥有学术职位。成立于2005年的布鲁盖尔经济研究所是欧洲最有影响力的经济类智库,其现任董事会主席为欧洲央行前任行长特里谢(Jean-Claude-Trichet)。

以下是访谈实录,刊发时有编辑。

欧盟还需1万亿欧元才能渡过难关

界面新闻:欧元区财长们在近期同意了一项5400亿欧元(注:约合4万亿人民币)的新冠病毒援助计划。我看到它包含三个部分:欧洲稳定机制(ESM)拨款2400亿,欧洲投资银行(EIB)拨款2000亿,以及“SURE Initiative”提供的1000亿,用于减轻紧急情况下的失业风险。这些是什么性质的拨款、钱将从哪儿来?

德梅齐:这都是贷款,将由不同机构提供。

第一个机构是欧洲稳定机制。欧洲稳定机制提供的是利率很低的贷款,贷款额度为该国GDP总额的2%。欧洲稳定机制集合了各国财长,他们会到不同的市场筹集这笔钱,并将它们提供给需要的国家。

第二个是欧洲投资银行。它的功能类似于世界银行,不过仅局限在欧洲。它们将提供250亿欧元的额外担保,作为主体的欧洲投资银行将能在市场中提供高达2000亿欧元的贷款担保。

最后一部分是SURE Initiative(全称:Support to mitigate Unemployment Risks in an Emergency,紧急状态下减轻失业风险援助)这笔贷款将由欧洲委员会发行,为失业救济金融资,也是一笔便宜的贷款。各国可以选择去欧洲委员会,而不是自己在市场上为失业救济金融资。

界面新闻:这项援助计划并不包含此前被广泛讨论的“新冠债券”(coronabond)。有观点认为,这是欧盟成员国之间不愿意共担风险的表现。在您看来,“新冠债券”未能通过的阻碍主要是什么?

德梅齐:我想说的首先是,欧洲层面已经为新冠防疫做了很多工作。在货币政策方面,欧洲央行几周前开始实施量化宽松政策,该措施在规模和质量上都可以与美联储的行动相提并论。

发行共同债券是财政政策的一种。在财政政策方面,各国的财政都付出了很多努力。在欧洲央行的帮助下,所有国家都可以进入市场。他们可以借钱,可以融资,可以获得马上能用的现金。但是,各国对于欧洲的协调工作有不同的期望。这是因为,各国受冠状病毒的影响程度不同,有不同的需求。例如,意大利和西班牙每百万人中有300多人死亡,而希腊等国家每百万人中只有8人死亡。因此,卫生系统的负担、病床的需求,都有很大的差距。

我们可以在欧洲层面的财政政策上做更多的协调吗?这就是分歧开始的地方。目前的援助计划只有大约5000亿欧元。我认为我们需要更多。

但要实现这一目标,我们需要政治上的支持。而由财长组成的欧元小组(eurogroup)不能提供这种政治支持。它只能来自于国家元首。现在各国财长已经把情况反馈给了各国元首,下一步该需要元首们会面及决定政策了。

界面新闻:您认为欧盟大约还需要多少钱才能渡过疫情难关?

德梅齐:我们今年会需要1.5万亿欧元。在这5000亿的基础之上,我们还需要大约一万亿。

界面新闻:您提到了元首支持的重要性。如果想要继续扩大援助的规模,您认为现在欧盟各国是否有这样的政治意愿?

德梅齐:我认为是有的。你提到了这项总额为5000亿欧元的援助计划包含三个部分。但除此以外,欧元小组的会议还讨论了第四部分的内容:危机之后的救助基金(rescue fund),它的体量与疫情之下的需求相当。

但在细节上要怎么做,怎么找、基金如何构成,我们还有些分歧。就目前而言,我认为欧洲央行已经做了足够的工作来支持各国筹集现金。我们现在需要转到政客这一边,把余下的资金补上。在确定救助基金的形式方面,各国元首将发挥重要作用。

“新马歇尔计划”或仍缺乏政治意愿

界面新闻:来自政治方面的困难主要是什么?

德梅齐:分歧主要在于:这些资金的性质,是一种贷款(loan),还是一种转移支付(transfer)。

以前的规矩基本上是,有钱的国家出钱,需要钱的国家可以拿钱。欧盟协议规定各国可以自愿出资。但此前的资金数额现在不能满足需求了,需要有新的钱进来。但是怎么进、怎么拿?这引发很大分歧。财政状况良好的国家,不希望提供更多贷款,也不想提供更多无条件的转移支付。

我现在跟决策者们讨论的焦点是,如何把不足的资金补上,以及这笔资金如何组成。它是以转移支付的形式还是以贷款的形式?如果是转移支付,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我知道欧元区会有很多争吵,但我希望在未来几周能有所建树。

界面新闻: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最近提到,疫情之下需要一个欧洲版的“马歇尔计划”,呼吁成员国增加对欧盟预算的投入。我们知道,马歇尔计划最初是二战后美国为协助西欧国家经济重建而进行的大规模援助计划。您如何看待“新马歇尔计划”的提法?

德梅齐:我们刚刚谈到的救助基金,如果它是转移支付的形式,那么它实际上就与马歇尔计划非常相似。

但这正好就是争议所在。在我看来,它可以不仅是一种有援助意味的转移支付,也可以不仅是一种伴随着限制条件的贷款。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探索混合使用这些资金形式的可能性?目前很难预见最终的结果会是怎样的。一些国家会为此而努力,但另一些则缺乏意愿。

界面新闻:“新冠债券”的难产影射了欧洲南部和北部国家的分歧。荷兰是最反对这项共同债券计划的国家之一。我知道您长期为荷兰决策者提供经济方面的建议。在您看来,来自荷兰的反对声音为何如此激烈?

德梅齐:这是荷兰在欧盟财政上一贯立场的延续。上一轮金融危机后,荷兰呼吁各国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未雨绸缪。荷兰自己做到了,他们自称为“节俭的北方”,还包括德国、芬兰等。他们认为自己更加谨慎,做事井井有条,更有能力应对困难时期。但很多其他国家没有做到(遵守财政纪律),仍需要欧盟的救助,主要是南方国家。

荷兰政府这一次的强硬表态或许反映了一部分荷兰公民的需求。过去十年来,荷兰一直有不少民粹主义者,极右势力在荷兰崛起。政府在设法管理,以确保社会不至于走向极端,有些举措在政治上是合理的。

我认为荷兰政府做错了,尽管他们提出的论点可能有些价值。但现在不是谈论这些的时候,因为它其实是一个人道主义的问题。对一个眼前的人道主义危机弃之不顾,是在自毁政治资本和外交资本。荷兰政府正在失去舆论支持,不仅是在意大利这样的国家,在荷兰国内也引起了反弹。人们为什么在医院里死去?我们应该暂时搁置分歧放,去解决当下最紧迫的问题。

疫情不会对欧盟构成生存威胁

界面新闻:疫情发展至此,已经加剧了欧盟内部原来就有的分裂。一个高度统筹、合作的“欧洲方案”是否仍有可能?

德梅齐:我认为当前的危机不会对欧盟构成生存威胁。我们会吵架,会对彼此失望,但这不会对欧盟构成实质性威胁。

这次欧洲在处理疫情上犯了一些错误,有的国家甚至禁止出口医疗器械,人人都已经意识到这非常糟糕。

将来的许多问题上,我们都会需要一个“欧洲方案”。它不局限在欧洲层面,而是放在全球合作的背景下。比如在大流行病来临时,我们就需要全球合作,而不是孤立地做决策。欧洲需要和中国、非洲和美国合作,这是应对大流行的更有效方法。

新常态会不同于以往的路径,我们会有一个更加统一的欧洲和更加联动的世界。我们需要花一点时间习惯新常态,思考可以做些什么,特别是在环境议题上。当下也许是一个契机。

界面新闻:您提到了全球合作,但疫情还暴露出来另一个问题,就是全球产业链的布局,让有些国家在应对疫情时处于劣势地位。例如,全球的绝大多数口罩工厂都在中国,欧洲国家没法及时地拿到口罩应急。以后是继续依赖中国的工厂、还是把生产线挪回欧洲?您认为疫情之后的全球供应链会发生什么变化? 

德梅齐:说起医疗用品供应链,欧洲这次犯了很多错误。一些欧洲国家禁止向其他欧洲国家出口医疗产品。未来我们不能重复这样的错误。欧洲各国将生产足够的口罩来应对大流行病,在医疗方面做到自给自足。

全球供应链不仅关系到医疗用品有关,还有其他方面。欧洲的供应链很多与中国有关,中国的停产已经影响了欧洲公司的生产能力。比如汽车制造商,他们需要中国生产的运输材料运到欧洲的工厂。这涉及到我们之前聊的新常态,即我们如何在全球范围内生产商品。

我们有充分的理由与中国在供应链上继续合作。我相信开放贸易的益处,但也有人借此鼓吹贸易保护主义。欧洲是一个信奉开放贸易的大陆。虽然中欧在贸易往来上也有一些摩擦,但双方一直在寻求解决方案。用关闭边境的方法应对新冠病毒,在我看来是错误的。

界面新闻:不少人在拿这次的新冠危机与2008年的金融危机作比较。您如何看待这两者之间的异同?

德梅齐:我相信这一次是更大的危机。这次的GDP跌幅可能有10%;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最严重的跌幅大概是5%。因此,这次疫情造成的经济下滑可能是2008年的两倍,这是一个很大的冲击。不仅如此,我们还失去了很多生命,这是2008年金融危机时不曾有过的。

(古典对此文有贡献)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