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国疾控中心生物安全专家武桂珍:武汉部分经验适用于绥芬河,已做好长期抗疫准备

2020年04月15日 16:36
中国疾控中心生物安全首席专家、病毒病所党委书记武桂珍研究员曾参与了sars、武汉抗疫,在收到驰援绥芬河的命令后迅速组织专家队伍赶赴当地。4月13日,实验室检测队搭建的负压帐篷式移动实验室正式投入使用。据悉,该实验室日检测能力可达1000份以上。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北方边境小城绥芬河疫情形势严峻,全国陆续派出援助队伍。4月12日,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派出15名专家组成的实验室检测队到达绥芬河市,援助当地开展新冠肺炎输入病例防控工作。

中国疾控中心生物安全首席专家、病毒病所党委书记武桂珍研究员曾参与了sars、武汉抗疫,在收到驰援绥芬河的要求后迅速组织专家队伍赶赴当地。

4月13日,实验室检测队搭建的负压帐篷式移动实验室正式投入使用。据悉,该实验室日检测能力可达1000份以上,将成为检测队援助期间进行核酸检测和科学攻关工作的关键区域,承担实验室筛查和留观等多项工作。

界面新闻:您在来绥芬河前,对绥芬河及黑龙江省的情况有所了解么?如何预估当地的疫情形势?

武桂珍:之前也会得到一些信息,绥芬河市已经被国家指定为合法身份人入境唯一口岸,酒店宾馆都住满了入境的隔离人员,第1批200人就检出了14例。按照流行病学的观点,确诊率很高。绥芬河是一个很小的城市,当地连三甲医院都没有,现在承受这么大的压力,肯定会有很大的困难。如果疫情持续发展,它对目前我国以及全球的新冠形势会是一个很大冲击。来之前高福院士也和我谈过,他也觉得现在绥芬河形势非常严峻,这个绝对跟武汉是不一样的,因为武汉是省会城市。我也预料到这可能是一块很难啃的骨头,但不管怎么样,因为我们就是搞传染病的,所以我觉得这不是个什么事,在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冲在前面。

检测队队员正在负压帐篷式移动实验室内工作。

界面新闻:当时您是怎么接收到驰援绥芬河的通知?此次决定在绥芬河修建负压帐篷式移动实验室是出于什么考虑?

武桂珍:当时中国疾控中心收到了卫健委通知,我们得知后就立刻组建了队伍。队伍里面不少队员刚刚从武汉回来,我也去过武汉,这是一支很有经验、很成熟的队伍。大家也看到,新冠肺炎病毒的传染性非常强,修建实验室能发挥很大的作用。负压帐篷式移动实验室最大的优点就是灵活、便携而且安全,因为它是负压的,而且拥有P3的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的标准。实验室投入使用以来,检测一批样本现在只需10几分钟。样本量越大,我们的优势体现得越明显。这可以提高核酸检测能力,对抗击疫情很重要。

界面新闻:您之前也曾参加了武汉抗疫,在您看来,武汉和绥芬河这次有什么区别?

武桂珍:当时武汉的疫情情况我们知道的比较晚,错过了好时机。相对来说,绥芬河疫情发现比较早,采取的措施也比较及时。但是,就绥芬河的处置能力而言,实际上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们也了解到,绥芬河当地的实验室的硬件条件非常不好,实验设备特别匮乏,实验人员、专业人员非常少。我们买了很多设备,包括两套生物安全柜、三套P2实验室检测设备、冰箱、高压灭菌器、4万人份的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以及PPE(个人防护设备)等等,带了近100箱,准备做长期抗疫的打算。

界面新闻:到达绥芬河之后,这几天主要做了哪些工作?

武桂珍:第一天我们就直接去了当地的疾控中心,因为知道当地实验条件比较差,所以我们要去考察在哪里安放设备、做实验。我们购买的设备到达之后,我们所有的人员都上手帮忙安装便携式的P3实验室,类似于搭积木,我们自己动手搭起来,又把设备都安装好调试,4月13号就开始投入使用。

界面新闻:在搭建和操作中如何确保实验室检测准确性?

武桂珍:第一,我们有我们自己的SOP(标准作业程序),做任何实验的时候都要遵守;第二,我们这支队伍虽然80后居多,但是我们很多人都去过非洲等地,负责埃博拉防控工作。埃博拉其实是比新冠更危险的病毒,队伍里头很多人在那呆过半年,所以我们实际上是久经沙场的。他们有的年龄不大,但经验很丰富。而且我们病毒病所过去是搞科研,后来处置应急公共卫生事件成为我们的主要任务,所以这方面我们并不生疏。

界面新闻:目前在当地的工作进展如何?

武桂珍:现在实验室已经投入使用,4月13日检测了大概300余份送检样本。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当地工作人员在样本包装、清点方面的操作方式,和要求的标准差别较大。我们也在对当地人员进行培训。第一点在包装材料上,本来国家法律规定应该三层包装,但他们直接用塑料袋装,再放进泡沫盒里。这种情况要是在别的地方就不能接受了,因为我们怕样本被污染,但是在绥芬河,我们没有办法,只能先进行处理,也赶忙定制了专用的包装箱。还有一点,当地做的样本清点工作,缺少基础信息,有的时候需要清点三次,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当地也很重视我们指出来的问题,他们也发现如果前期工作混乱的话,后续工作没法做,所以他们主动提出来,让我们给他们进行培训,教他们怎么采样、怎么包装、需要注意哪些问题,以及他们的PPE的穿脱等。

界面新闻:目前绥芬河口岸仍然处于暂时关闭的状态,您如何看待之后的疫情态势?怎么避免在境外输入转为本土社区的扩散?

武桂珍:我们听说之后如果开关,病例可能会激增。所以我们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如果有大量的标本来了,我们马上就检测,每一个步骤都已经计划好了。 传染病防控最主要的还是早诊断、早隔离、早治疗,切断传播途径。其实武汉的一些经验,拿到绥芬河是适用的。从及早发现病人,随后怎么隔离,怎么治疗,我觉得武汉的这些经验只要做到位了,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如果每一个地方能够把措施做到位,比如从海关过来,马上就进行就筛查和14天的隔离观察,不光是做咽拭子的核酸检测,也做抗体的检测,进行密切跟踪等等,这些措施都能做到位的话,我觉得疫情是可以控制的。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