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地利率先在欧洲复工,但华商们还是不敢开门

2020年04月15日 13:07
一边是随时可能卷土重来的凶猛疫情,另一边是继续停摆造成的重大经济损失,这不仅是奥地利的政府和商界需要面临的选择,也是摆在整个欧洲面前的两难。

图虫

采写 | 王磬 罗美涵

与新冠病毒鏖战近两个月后,欧洲终于迎来疫情拐点。经济停摆的重压之下,部分国家开始探索解封的可能。首先迈出这一步的是中欧国家奥地利,其后是捷克、丹麦、西班牙。

自4月14日起,奥地利的小型商店、加油站、修车厂、建材园艺市场等可恢复营业。总理库尔茨表示,店员和顾客须佩戴口罩、严格保持社交距离。他补充道,解封需要“一步一步来”,因为“我们尚未走出困境。”

但这一举动,遭至了包括世卫组织在内的批评:“现在解除限制可能带来致命疫情的复活”。据界面新闻了解,尽管允许开业,不少奥地利华人企业主仍持观望态度。

“我不敢复工,开了也没有顾客,不如继续停业。华人大部分是这样的。”维也纳一家商店店主孙女士告诉界面新闻。

一边是随时可能卷土重来的凶猛疫情,一边是继续停摆造成的重大经济损失,这不仅是奥地利的政府和商界需要面临的选择,也是摆在整个欧洲面前的两难。

奥地利:为何最早启动解封?

在给《纽约时报》的邮件回复中,总理库尔茨表示,“奥地利的(防疫)行动比其他国家更快,更果断……我们设法防止了最坏的情况。这也使我们能够更快地从危机中走出来。”

奥地利是欧洲国家中受新冠影响较小的。根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实时统计数据,截至4月15日,奥地利的新冠确诊人数为14226人,处于欧洲中游。每百万人中的死亡人数奥地利为41,重灾区意大利是它的近10倍。它还有相对较高的测试能力,每百万人中的测试数为16479,处于欧洲上游。

奥地利也较早地采取了防疫措施。它于2月25日发现了从意大利来的首个输入病例,于3月12日出现了首例死亡病例。五天之后,政府宣布禁止所有大型活动、关停餐饮业、限制民众出门。政府在3月底开展了疫区里的随机新冠测试,认为本国的感染率约在0.33%。奥地利还是最早在公共场合引入口罩义务的欧洲国家之一。

图1:奥地利的确诊人数曲线(蓝)及死亡人数曲线(红)| 来源:维基百科

自3月中旬封城以来,奥地利的病例增长明显放缓。疫情在3月下旬达到顶峰,随后进入相对平稳的阶段。但在疫情好转的同时,经济却蒙受巨大损失。

奥地利中央银行于4月8日表示,该国的损失规模已达110亿欧元,占其年度国内生产总值的2.8%。在政府采取措施遏制病毒传播的五周中,经济萎缩了29%。

根据国际流行的一种估算,每星期的封锁至少会使经济生产损失0.5个百分点。如果奥地利能在未来5-6周回复相对正常的状态,可以将GDP损失限制在4.5%;如果不解除封锁,GDP将暴跌至少7%。

压力之下,政府开始讨论“退出机制”,探索解封的可能。但这一步仍然迈得小心翼翼。

根据库尔茨政府发布的时间表,从4月14日起——也就是复活节之后的首个工作日——面积小于400平米的商店可以开始营业,同时采取戴口罩、消毒、限制人流量等防控措施。

紧随其后的是商场、大型购物中心、美发店——它们将于5月1日开放,同时采取特殊管理。例如,只有当商店能为每位购物者提供20平方米的空间时,才能被允许营业。

餐馆、酒店则需等到5月中旬,公共活动将至少要到6月下旬。本学期的大学教学将通过在线授课进行,考试和研究将尽可能地远程进行,学校教育将以在家自学为主。

库尔茨强调,会对新措施进行实时监控。一旦疫情再度恶化,会随时按下解封的“刹车”。

华商:损失惨重,但不敢复工

从小型商店开始松绑,既是防控疫情的需要,也与私人消费在奥地利经济中所占的高比重有关。

奥地利银行巨头Raiffeisen Bank International的研究部主任Gunter Deuber撰文分析指出,私人消费通常是奥地利GDP的稳定组成部分,约占50%。即使在投资与外贸暴跌的情况中,私人消费也往往是GDP的稳定剂。但是这一次,封锁造成了私人消费的大幅下滑。根据最新计算,私人消费为封锁之后经济产出的急剧下降贡献了65%。

骤然停摆的商业活动,让企业主们措手不及。

“没有预兆。3月16日下午三点多,突然之间就全部停业了。”在维也纳经营一间餐厅的李先生告诉界面新闻,“现在很闹心,不知道具体怎么弄,愁死了。”

他的美食城约有300平方米,平日里营业额每月有10000多欧元。他在3月刚购入一台价值上千欧元的烤串机器,又在3月6、7日进了几千欧元的冻货、蔬菜。

“一停业,全都在冰箱里放着,蔬菜都烂掉。(往常)这个时候生意正好还不错,损失可大了。”李先生表示。

除了囤积的货品损失,还有依旧高企的店铺运营费用。李先生每月需缴纳3338欧元,其中包括房租、物业费和垃圾费。停业之后,他跟房东交谈后,房租获得了70%的减免,但仍需缴纳1000多欧元。

停业了,客人没法进门,李先生的美食城继续做着外卖生意。但据他称,利润很小,需要给外卖公司抽成30%,收入还要给政府纳税,“根本就是白忙活”。

在首都维也纳经营一间商店的孙女士告诉界面新闻,对于企业主,政府有补助,数额根据店铺的营业额、纳税情况来算,一般在3000到6000欧元之间。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3月15日至4月15日,也就是首次封城的时间段。对于工人,国家承担80%的工资。

她的商店有100多平米,月收入为10000多欧元,她一共可以收到3000多欧元的补助。第一阶段的1000欧元在申请后两天就到账了,第二阶段还没定时间,要看疫情的状况。“如果再封,政府也吃不消。”她说。

疫情以来,奥地利联邦政府已经出台了380亿欧元的经济援助计划,包括90亿欧元的担保和债务,100亿欧元的延期税款,40亿欧元的紧急援助,及150亿欧元的新冠援助基金。

孙女士表示,政府现在要采取群体免疫,没检测出来的估计还有1万多人。和周围大部分华商一样,她现在还不敢复工,先看看疫情如何发展。“如果大家都上街买东西,那就开业,否则没客人,还要冒着危险。”

欧洲:与病毒共存或成新常态

奥地利并不是唯一一个积极备战解封的欧洲国家。

在北欧的丹麦,幼儿园将从4月15日起重新开放。在东部的捷克,出售非必需品的商店将从4月16日起被允许开放。即使是在疫情严重的南欧国家西班牙,由于新增和死亡人数都在下降,本周起已经开始允许一些非必要的企业复工复产。

这些举措给疫情阴霾下的欧洲民众带来了一丝希望,生活似乎开始重回正轨。但它们并非不受争议。

在西班牙,商业协会CEOE警告说,许多公司、特别是在西班牙经济中占多数的小公司,无法获得保障员工安全所需的防护设备,例如手套和口罩。加泰罗尼亚自治区主席Quim Torra表示,允许复工是鲁莽的行为。

对疫情会卷土重来的担忧无所不在。世卫组织欧洲区主任汉斯·克鲁格(Hans Kluge)则警告说,尽管看到了一些“积极迹象”,但现在放松遏制措施为时过早。

尽管所有尝试解封的国家都会强调,会密切监测疫情,一旦发现恶化、可以立即将封锁措施加回来。但不少专家仍对此提出了质疑。

库尔茨的防疫政策顾问之一、维也纳大学的数学教授Walter Schachermayer对《纽约时报》表示,这种监测将要求大量的测试能力。由于病毒具有潜伏期,很难正确及时地处理,因为一切都会延迟两周。

他还警告,与病毒共存可能才是新常态。在疫苗出现之前,期待通过获得群体免疫、而不用付出巨大伤亡的想法,是“完全是一种幻想”。他援引西班牙大流感的例子指出,完全有第二波致命疫情的可能。

眼下,在三个最主要的欧洲国家——英国、法国、德国——拐点仍未降临,每日新增的感染数仍未进入稳定期。就在奥地利开放小商店营业的前一天,法国总统马克龙刚刚宣布,法国的封锁措施将持续到5月11日。

“这就像走钢丝一样。”在已经决定要逐步放松管制的丹麦,总理弗雷德里克森这样形容, “如果我们站着不动,可能就会跌下去。如果走得太快,可能很快就会出错。 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站稳脚跟。”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