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意见 | 《大赢家》:让形式主义在讽刺中无处遁形

2020年03月26日 15:41 A
成也本土化,败也本土化。

《大赢家》剧照

本文涉及大量剧透,请酌情阅读。

3月20日,电影《大赢家》在字节跳动系APP上同步上线,免费观看。这部大鹏、柳岩主演的影片,成为继《囧妈》之后,字节跳动系免费放映的第二部院线电影。

《大赢家》翻拍自韩国电影《率性而活》,故事的主线改编不大,都是警察与银行决定进行联合演习,挑选一名银行职员扮演抢劫犯。没有想到,这名做事认真的职员,选择用十二分的精神完成这场原本只是演戏的“抢劫”,超出所有人的预料,通过复杂的手段不断“瓦解”了警方的行动,获得最终的胜利。

《大赢家》剧照

大鹏在片中饰演的正是这名认真的银行职员严瑾,人如其名,作为退伍老兵,他不论工作还是演习都完成到了极致,也受到了很多不理解。整个故事的核心冲突,都发生在他做事认真的性格,与身边普通人之间的错位之上。

为了突出这种错位感,在整部影片的表演中,几乎每个人都略显夸张。田雨饰演的行长训起严瑾来唾沫横飞,腾格尔饰演的父亲和许娣饰演的母亲在喊话时完全为所欲为,就连屈菁菁饰演的潜伏女警,跟严瑾过招打斗起来几乎缺一跟威亚就能起飞了。

《大赢家》剧照

而这一切矛盾,几乎都尽可能地集中到一个密闭的场景——银行。尤其是当抢劫演习中的严瑾被包围后,银行职员、滞留客户,还有接连不小心“殉职”的警察们,每个人都被迫集中在大堂,配严瑾完成他的演习任务。

如何在极有限的空间里腾挪出尽量大的戏剧效果,这是导演于淼所擅长的方面。作为一名编剧,他执导的首部大银幕作品就是翻拍自《完美陌生人》的《来电狂响》,整个故事几乎都发生在一户普通的住宅当中。主要场景集中在银行的《大赢家》,对于淼来说,策划和调度起来的难度并不会太大。

《大赢家》剧照

在于淼这两部影片的翻拍当中,本土化都是其中最明显的特征。《大赢家》里角色之间的反差带来的笑点实在太过密集,但并不是对烂俗桥段进行低级的堆砌。《大赢家》当中密集的笑点,有很大一部分都来自角色本身的冲突所自然带来的,还有很多符合本土文化的讽刺存在。比如当劫匪需要“撕票”时,银行职员能直接说“让领导先死”,还有田雨饰演的行长教训严瑾,说自己脸面无所谓,不能让演习中的高官没有脸面等等。

片中最具价值的,是在于真实与幻想之间的切换与讽刺。电影故事的基础,是严瑾进行的是一项抢劫演习,观众和电影中的每一位角色,都非常清楚一切事件都是在安全的保证下进行的假的。当这一切前提确定后,却依然在无数次的抢劫片段当中,让严瑾突然在某几个镜头里拥有不可能到手的真实炸弹、散弹枪和手枪,摆酷后很快被现实打脸,散弹枪变水枪,手枪变纸做的。还有颇为意识流的隐喻,为了证明劫匪的穷凶极恶,严瑾对着代乐乐饰演的同事邢云株一顿猛做俯卧撑,最后再挂个字牌“强奸”。这些桥段带来笑料,也带来对形式主义的讽刺。虽然还不够辛辣,也没有什么反思,但在影片中如此频繁的出现,也足以带给观众一定的思考。

《大赢家》剧照

《大赢家》的优点很多,但缺陷依然不容忽视。影片为了追求最大的戏剧效果,让每一名角色都刻意和脸谱化,再加上演员的表演也相对夸张,让影片每个阶段众人需要给到不同的反应时,转折都过于刻意和机械。当整部影片失去了流畅感,不同阶段的几个变化稍显割裂,减弱了电影感,反倒提升了些许小品感。

可惜的是,《大赢家》成在落地化,败也败在落地化。在《率性而活》之前,这个故事的最初版本来自1991年日本影片《永不结束的游戏》。这样认真做事的个性、中二的同事和顾客,其中有不少角色性格来源,更符合大众对日本角色的固有印象。《大赢家》的本土化,更多的还是放在角色外在的表现,还有身处的环境当中,角色内心身处性格上的处理,还没有完全做到本土化。这个问题与于淼导演的前一部作品《来电狂响》的问题类似,好在《大赢家》的喜剧效果十分接地气,一定程度上不太会让这个问题暴露的如此明显。

推荐指数:既然免费,推荐观看。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