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制作公司与平台绑定进入加速期?

2020年03月26日 11:30 A
影视行业依然处在寒冬期,在政策的管控与当下整体经济的放缓下,外部投资者的热情进一步降低,而综艺的制作方将更加依赖平台,平台与制作公司也将更加紧密。

图片来源:优酷、欢娱影视与银河酷娱联合出品的演技类综艺《演技派》剧照

作者 │ 星星 

近期,圈内圈外对于阿里影业拟以不超过4亿元人民币收购银河酷娱60%股权的消息,还在热议。随着这家曾以《火星情报局》打出响亮招牌的综艺制作公司,即将成为“阿里系”,综艺制作公司银河酷娱与视频平台方优酷的深度捆绑,也进入了下一个阶段。

而正当大家聚焦于银河酷娱卖给阿里的种种细则时,骨朵发现,综艺制作公司与视频平台的“密切合作”不在少数,一种以股权投资形式进行,如哇唧唧哇与腾讯视频,而另一种则为内容上的深度合作,如鱼子酱与爱奇艺,灿星与优酷......

由于综艺本身的特性,这种平台与内容方的勾连一直存在,而整体影视市场的放缓,不少公司陷入盈利难题,进一步加速了这种深度捆绑的关系。在采访中,一位投资人向骨朵表示,如今市场不景气,受到重创的影视行业复苏需要几年的调整期,可能一批小的制作公司会倒掉,而随着网综市场竞争进入白热化,各大平台发力独家内容,此刻对于不少制作公司,特别是小公司来说,投身于平台的怀抱,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而这种情况就会导致,在综艺市场上,综艺制作方会进一步加深与平台的关系,头部效应越来越明显,接下来会出现抱团,甚至头部垄断。

一直与阿里联系密切的银河酷娱,内容与平台的水到渠成

“银河酷娱的收购或许不是偶然的,可能双方在一起合作的初期便有一个设想,后期会继续进行较为密切的合作,把一些好的资源都会分给它,而阿里影业这几年一直都处在布局的阶段,并未着急变现。”知名投资人曹海涛向骨朵分析到。

根据天眼查显示,天津银河酷娱成立于2015年,优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20%的占比,成为其第三大股东。如今阿里影业再次宣布拟以4亿人民币收购银河酷娱,这便意味着,阿里影业将持有其60%的股权,银河酷娱即将成为“阿里系”。

不难发现,从《火星情报局》到《演技派》,银河酷娱一直为优酷平台进行独家综艺内容供给,而《火星情报局》是银河酷娱的重磅节目。2015年《火星情报局》第一季露面,以9亿播放量成为优酷综艺内容头牌,其前三季的招商金额更是呈直线上升趋势,第一季1.5亿,第二季2.5亿,第三季3亿,而其后围绕《火星情报局》的衍生节目《火星实验室》《火星研究院》,也均为优酷带来了不低的收视率。

但好景不长,随着综N代陷入疲软,语言类节目也遭到限制,《火星情报局》陷入低收视困境,而此时银河酷娱一方面继续深挖“火星”宇宙,另一方面开始向其他综艺类型进行试水。

于是2019年,由优酷、欢娱影视、银河酷娱联合出品的演技类综艺《演技派》露面,虽然嘉宾阵容比其他两档演技类综艺稍显逊色,但凭借真人秀与剧的交织、还原片场真实生态的内容,《演技派》为演技类综艺打开了全新视角,获得了7分的口碑评价,成为三档演技类综艺口碑之最。

但即便如此,影视行业陷入困境已然是不争的事实,整体经济放缓下,综艺招商难更是催生了双冠名与带货综艺的产生,银河酷娱陷入亏损困境,根据公告显示,银河酷娱2018年净亏损3160万元,2019年全年扣除税项及非经常项目后的净亏损为7240万元。

银河酷娱急需弥补亏损,而本身便有优酷投资,加之一直为优酷独家供给综艺内容,此刻投身阿里的怀抱,似乎是水到渠成。

制作公司与平台的捆绑,直接投资或深度合作

除了银河酷娱,骨朵也对几家综艺制作公司的部分节目和播出平台进行整理发现,不少综艺制作公司与平台都存在股权绑定,一种为在合作一段时间后,平台方进行投资,而另一种则为平台方先投资,然后进行长期合作。

选秀类综艺《明日之子》的制作方哇唧唧哇娱乐便是如此。2017年,在腾讯视频播出的《明日之子》第一季便跑出了毛不易等新人偶像,如今其已播出三季,第四季也有望在今年与观众见面,而背后的制作方哇唧唧哇,其两档综艺节目《明日之子》《潮音战纪》,均落户腾讯视频,而哇唧唧哇的掌舵人龙丹妮,也因为《超级女声》《快乐男声》被称为选秀教母,这家成立于2017年的公司,在《明日之子》第一季播出后,于2018年3月获得了腾讯的天使轮投资。

而腾讯视频的另一档专注于选秀类的综艺的“创”系列,同样如此。《创造营2019》《创造营2020》均为腾讯视频与好枫青芸制作。据了解,这家成立于2018年11月的综艺节目制作公司,创始人为《歌手》1-4季的总编剧孙莉,实力不容小觑,而好枫青芸在2019年10月完成战略投资,深圳市腾讯产业投资基金以10%的持股比例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同样优酷也在紧锣密鼓的筹备偶像养成类综艺,但与哇唧唧哇和好枫青芸稍有不同,2019年打造《以团之名》,其背后制作公司优制娱乐则为阿里巴巴大文娱集团投资的影视公司,其核心团队打造过《心跳水立方》《一站到底》等高品质综艺。如今将要来袭的《少年之名》则是交由七维动力,与优酷共同进行操刀,根据天眼查显示,优酷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持有七维动力7.5%的股份,同唐德影视并列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早前对于内容方与平台方绑定的问题,就成为圈内热议的焦点,而银河酷娱CEO李炜早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便表示,平台的股权投资和业务线还未有完全同步,双方可能会交换意见,但并没有直接挂钩,为BAT打工不意味着为BAT站队。但根据目前这几家公司所制作节目的表现来看,相较于平台,制作公司的话语权相对较弱,大部分都在为平台进行独家制作。

除此之外,不难发现,各大平台的重点综艺,不少都同该领域的突出制作公司进行联合制作,虽然有些并未出现平台方直接投资,但绑定的也较为深入。

如爱奇艺偶像养成类节目的重任则由鱼子酱文化承担,虽然其在投融资上并未发现端倪,但从《偶像练习生》到《青春有你2》,鱼子酱文化从未缺席爱奇艺。如今《青春有你2》更是点燃了整个综艺市场。值得注意的是,鱼子酱文化不仅承包爱奇艺的偶像养成类综艺,2018年播出的全国首档打歌类节目《中国音乐公告牌》,idol海外生存实境经营秀《奇妙的食光》,房车旅游类《青春的花路》均为鱼子酱与爱奇艺共同制作。

同样还有由前爱奇艺首席内容官、《奇葩说》出品人马东创立的米未传媒,这家成立于2015年的公司,凭借代表作《奇葩说》成为网综制作公司的中坚力量,这期间与腾讯视频操刀《饭局的诱惑》《请与这样的我恋爱吧》,与优酷合作《拜拜啦肉肉》《黑白星球》,但目前手握两档重点综艺,一档《奇葩说》,一档《乐队的夏天》,均同爱奇艺制作,联系较为紧密。如今《乐队的夏天2》也有望于2020年Q2季度与观众见面。

而在语言类节目上,笑果文化撑起了腾讯视频的半边天,《吐槽大会》从第一季到第四季,毫无意外的都准时出现在了腾讯视频,其制作的《脱口秀大会》同样落户腾讯视频。

值得一提的还有灿星文化,灿星虽然也同腾讯视频联合打造了《即刻电音》,但其主要综艺也大部分锁定在优酷,《这!就是街舞》《这!就是原创》《一起乐队吧》等均为灿星与优酷共同操刀,而《这!就是街舞》从2018年露面,便燃起了街舞热潮,如今已经成为了优酷的一档招牌节目。

无论是平台方对综艺制作方进行投资,还是平台方通过多档节目内容与综艺制作方进行深度合作,这都可以看做是一种绑定行为,而几大头部综艺制作公司与“各自”的平台正走得越来越紧密。

投资放缓、政策监管下,制作公司与平台再度抱紧

整体经济形势放缓,影视行业进行调整期,而综艺似乎首先受到了影响。

骨朵在查询目前市场上几家主要的综艺制作公司的融资情况时发现,从2019年至今,仅发现了2019年10月,深圳市腾讯产业投资基金投资好枫青芸,持股10%。2019年笑果文化完成B轮融资,和估值30亿。而去年也遇冷的电影行业,其从2019年至今的融资近十例。

这寥寥无几的数字都在显示着,资本市场对于综艺制作公司的“冷漠”。对此曹海涛向骨朵坦言,投资综艺性价比不高,大多数投资更接近于战略性投资,而近两年,随着大环境的影响,投资者也进一步缩小对于综艺制作公司的投入,(像阿里这种)平台的战略性投资更加占据大多数。

纵观影视市场,一部爆款的剧集或者电影,在高口碑、高热度、高票房之下成为经典,从而为该公司打响了招牌,并源源不断的展示出新的优秀项目,这让投资者看到了利好。而回顾这几年的综艺市场,能够做到连续几年、乃至十几年的综艺寥寥无几,只有少部分与强大平台绑定的台综生命力较为顽强,但电视台回款周期则十分缓慢,而且好节目的数量也是屈指可数。

和剧集、电影相比,项目制为主的综艺,其生命周期较短,加之综艺本身的时效性也要求其不断更新求变,着实考验综艺制作公司的能力,因此相对于剧集、电影,综艺毛利较低,这都逼退了不少想要入局综艺的投资者。

可持续性不强,需要不断更新适应新的情况,综合的不确定因素较大,成为综艺融资的三座大山。曹海涛认为,一个投资公司投资综艺风险较大,大部分都为战略合作,而非投钱。因为平台方需要内容供给,而综艺制作方需要播出平台,需求方与供给方之间互相合作,从而两者实现共赢。曹海涛还分析认为,今年综艺融资案例可能会进一步减少,或者说大部分融资更是出于救火,弥补亏损考虑,而并不是谋取更多的收益。

与此同时,从去年年底开始,综艺内容进入严管状态,这也让不少处于观望的投资人进一步后退。

去年12月文旅部就《文化和旅游部关于进一步加强演出市场管理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通知》提出,要重点对电音类、说唱类节目审核把关,着重加强脱口秀、相声以及先锋话剧、实验话剧等语言类节目内容审核和现场监管。对沉浸式演出活动,要加强演出全流程审核,防止出现封建迷信、血腥恐怖等内容。

今年2月在广电总局网络司的指导下,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联合央视网、芒果TV、腾讯视频、优酷、爱奇艺等视频平台,制订了《网络综艺节目内容审查标准细则》,对各种网络综艺节目类型,从主创人员选用、出镜人员言行举止,到造型舞美布设、文字语言使用、节目制作包装等不同维度,提出了94条具有较强实操性的标准。因此不少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网综审查正与电视评审规则趋同,选秀类节目可能会受到更为严格的管理。

影视行业依然处在寒冬期,在政策的管控与当下整体经济的放缓下,外部投资者的热情进一步降低,而综艺的制作方将更加依赖平台,平台与制作公司也将更加紧密。“行业现金流,70%来自外行与个人基金,30%才是行业资金,这就会造成一个问题,整个行业没有充足现金流,盘子越来越小,必须得靠外行热钱才能活,而如今现在这个情况就会头部效应越来越明显,接下来会出现抱团,甚至头部垄断。”一位投资人表示。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