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新冠疫苗试验志愿者:“作为一个武汉人我义不容辞”

2020年03月24日 15:18
2020年3月22日中午12点8分,055号志愿者周廉卜接种新冠疫苗注射。他在朋友圈记录下这一刻的感受:“有这样的一次经历,不敢说此生无憾,但是应当能够永存记忆之中了。”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翟星理

编辑 |

1

中国首个启动临床试验的新冠疫苗日前开始人体注射实验,第一批志愿者已完成注射。

3月中旬,武汉人周廉卜看到新冠疫苗招募试验志愿者的启事,征询父母和女友的意见之后便在网上报了名。不出意外,女友出于担心表示了反对,“倒是我父母,一点都没反对,我还挺惊讶的,(因为)我是独生子。”周廉卜说。

接种之前,周廉卜接受了新冠病毒检测、HIV筛查、血压、心电图等多项体检,一切正常。2020年3月22日中午12点8分,他正式接受了疫苗注射,编号055,是中等剂量组。目前,他正在指定酒店接受为期14天的集中隔离观察,身体状况正常,并未出现不适症状。

“有这样的一次经历,不敢说此生无憾,但是应当能够永存记忆之中了。”周廉卜日前在手机朋友圈写下了如此感受。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以下为界面新闻与周廉卜对话实录:

界面新闻:为什么要参加这次新冠疫苗试验?

周廉卜:武汉封城之后,我向共青团武汉市委申请过加入武汉疫情防控志愿者的项目,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最终没有参加。所以这次看到武汉招募新冠疫苗志愿者的启事,我马上和父母、女友商量,立即就报名了。

这次疫情,全国支援武汉,作为一个武汉人,我也义不容辞。

界面新闻:你的父母和女友都没有反对吗?

周廉卜:我女朋友刚开始是反对的。实际上我报名之前已经阅读了很多论文,得出的结论是,从科学上来讲,疫苗的风险是可控的。我就是用这个结论说服我女朋友的。

倒是我父母,一点都没反对,我还挺惊讶的,(因为)我是独生子。他们问我,危险吗?我说,不危险。他们就说,那你去吧。我还跟我妈说,好歹你也象征性地反对一下啊。

因为心理上准备得比较充分,所以去接种点的路上我很平静。开车拉我们的也是志愿者,他讲了之前一批试验志愿者的情况,让人听着很感动。

两个大一女生,刚刚19岁,就瞒着父母参加了试验,这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还有一位律师大哥,女儿刚刚三岁,这么一个拖家带口的人也参加了试验。也有年龄比较大的阿姨和婆婆辈的志愿者,我觉得我们武汉人都挺勇敢的。

界面新闻:注射疫苗之前要做哪些准备工作?

周廉卜:接种新冠疫苗之前一天,3月21日,我接受了新冠病毒检测、HIV筛查、血压、心电图等多项体检,一切正常。3月22日早上,我又接受了空腹血糖筛查,体检才全部通过。

界面新闻:注射时感觉怎么样?

周廉卜:就是一次普通的注射,身体上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疫苗是液态的,储存在专用的冷柜里,本身温度比较低,但注射的时候我也没有感觉到凉,这可能和个体差异有关。

界面新闻:你没有担心吗?

周廉卜:我相当平静,我认为疫苗的风险是可控的。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因为报名之前我查过很多论文,这种疫苗采用基因工程方法构建,以复制缺陷型人5型腺病毒为载体,而不是直接改变人类的染色体。

二是报名的时候组织方就已经充分告知志愿者,注射疫苗可能产生的风险,包括可能出现的不良反应。因为对这些情况有大概的了解,心情也能得到缓解。

界面新闻:注射过程中有什么细节值得说的?

周廉卜:我编号055,是中等剂量组的志愿者。注射之前,护士安慰我,让我不要紧张。我说,你看我像紧张的样子吗?整个注射过程大约半分钟,护士推得很慢,我就在想,能不能快点推,早上空腹抽血,我饿了,打完针想赶紧去吃饭。

早上抽血的时候,我听到两个工作人员开起玩笑。他们都穿着防护服。一个女医生对男医生说,信不信以后我追着你打。男医生笑了,说你连我的脸都没见过怎么能认得到我。女医生说,对啊,都快一个月了,我都不知你长啥样。

当时觉得他们的对话很搞笑,但一想又觉得心酸。女医生是武汉医疗机构的,男医生是外省驰援的,两个人搭班工作了快一个月,还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子。

界面新闻:注射疫苗之后要接受14天的隔离生活,你能适应吗?

周廉卜:我的工作性质很少需要出差,从澳大利亚留学回武汉上班这几年我就出过一次差。

不过隔离酒店的条件相当好,房间很大,我一个人住,刚住了一天,感觉还挺自在的,以前我没有住过这么大的房间。3月23日早上起床,我还叠了被子,把房间简单收拾了一下。我在家很少收拾房间,主要是想找点事情给自己做。

界面新闻:你带了什么特别的东西打发时间吗?

周廉卜:我带了平时工作用的笔记本电脑,因为我是老师,隔离期间还要给学生上网课。

我还带了一瓶香水。我平时根本不用香水,但是在这里万一要是有人进来,我还是要保持个人的清洁卫生的。不管身处什么样的环境,生活的品质和格调还是要保持的。

界面新闻:跟其他疫苗实验志愿者们有过交流吗?大家都说些什么?

周廉卜:这次新冠疫苗试验志愿者有个微信群。刚一进群,前期接种的志愿者就提醒我们,要注意观测体温,如果感到不适要及时上报。

但我们对疫苗聊的比较少。大家聊了很多生活中的趣事,琐事,很生活化的。比如说,抽血的护士性格很开朗,很多志愿者愿意和她聊天,她能把我们逗笑。有志愿者抽完血很开心,问她能不能再来一针多聊一会儿。

界面新闻:有部分志愿者出现一些不良反应,你有吗?

周廉卜:这个也可能是个体差异,我注射疫苗之后还没有产生任何不良反应。前期注射的志愿者有一些出现食欲不振、肌肉酸痛的情况,我都没有,我会注意观察自己的。

界面新闻:每天都和家人报平安吗?

周廉卜:是的,和父母、女朋友都要保平安。

我女朋友可能也是不放心我,非要让我教她玩网络游戏,以前她也不玩的。我说,我在隔离怎么教你。她还是缠着让我教,没办法,我就开了1V1模式和她单打,实践教学。结果她赢了,我必须输。

界面新闻:隔离结束之后有什么打算?

周廉卜:我最想去旅游,疫情结束之后我可能会去一趟新疆,我有两个好朋友在乌鲁木齐。中国那么大,我也想去看看。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