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不按"暂停键"

2020年03月23日 10:03 A
当全球体育赛事因为疫情而陷入低潮时,新兴的电竞产业正表现出超群的韧性。

图片来源:Pexels

文|三声  张友发

面对一场席卷全球的疫情,原生于线上的电子竞技展示出了不俗的风险抵御能力。但当疫情结束,年轻的电竞产业仍需要推进和线下的连接。

EDG总经理潘逸斌在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开启线上赛的3月9日接受了《三声》采访,他一边谈最近规划,一边在电脑上关注比赛。若在以往,周一下午数据往往一般,但现在宅在家里的观众让观看热度不断上升。

这让潘逸斌生出更多乐观情绪:“对于电竞赛事来说,(疫情)有可能是个机会。”

数据支撑了他的看法。根据LPL运营方腾竞体育的数据,LPL复赛日当天的观看人数好于去年同期,微博热搜话题总阅读量则超过了8亿。

当全球赛事因疫情陷入低潮时,新兴的电竞产业正表现出超群的韧性。这得益于电竞线上的基因,而且几年的发展后,电竞正形成完整的赛事体系和独立的直转播方式。这些都让线上赛的举办顺理成章。

但是,和传统体育一样,电竞也需要应对因为疫情而消减赞助预算的品牌商。地域化拓展也因此延后,俱乐部、运营商和赛事方本希望今年能更快从社区、电竞综合体、专业运营和观赛空间等多个维度提出线下解法。

在游戏业和直播平台的资本注入速度减慢后,电竞在2020年进入更平稳的发展期。疫情没有为电竞按下暂停键,对俱乐部、赛事方和运营方而言,这都还是一项未竟的事业。

01 | 线上赛

EDG英雄联盟战队的成员本应在1月28日回到上海准备开年赛事。但是,归队时期因为疫情推迟到2月14日。其中一位选手从浙江湖州返回时,城市之间的交通已经关闭,只能由父亲开车送自己到省界,再由俱乐部的司机接回上海。

新的形势考验着俱乐部的调度能力。过年的时候,管理层几乎没有休息,一直通过微信协调接下来的工作。首要的任务是保证选手回到基地,回到上海后选手需要在酒店隔离,然而有时酒店不接受特定省份的选手,俱乐部只能再寻找酒店。回到基地后为了避免交叉感染,俱乐部会尽量把几个分部的作息错开。

“疫情期间更忙,而不是更闲了,每天都是从早到晚的会议。”面对琐碎的抗疫工作,上海耀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CEO韩鹏良有同样感受。公司旗下的QG俱乐部2月1号就成立了疫情防控小组,邀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的医生作为顾问,设计防疫和返工流程。

国内赛事都往后延期,观众的观赛热情找不到出口。施谦的合伙人马西西月底在虎牙直播解说的CSGO IEM大赛(国外举办的世界级电竞赛事),人气值达到560万,而以前这项赛事最关键的场次才能达到300万人气值。

为了满足粉丝的观赛需求,QG的王者荣耀战队和Estarpro、AG超玩会2月中旬发起了群雄逐鹿-巅峰王者会比赛。随后更多的俱乐部加入这项练兵性质的比赛,巅峰王者会收获了意想不到的热度,甚至得到微视和兔玩的冠名。

电竞不按「暂停键」

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也以官方形式举办了公开训练赛。通过这些赛事的试验,LPL和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分别选择在3 月9 日和3月18日以线上赛的形式重启,比赛在俱乐部的基地举行。

一些俱乐部仍有滞留疫区的选手。EDG相比年前缺少两位首发,身在湖北的教练明凯每天通过微信语音进行赛后复盘。但俱乐部仍然需要尽快比赛,潘逸斌告诉三声:“不能保证绝对公平,但賽事恢复对所有俱乐部都是好事,停摆状态影响更大。”

相比LPL对流量的渴求,身处LDL(英雄联盟次级联赛)的TSG则希望尽快开比来锻炼新人。LPL取消升降级后,俱乐部在英雄联盟项目的近期目标不再是进入LPL,而是培养年轻选手。去年LPL的最佳新人曾国豪,正是2018年底从TSG转出。

TSG也有两名成员留在湖北,只能签约两位来自东北和江苏的选手来填补阵容。两位湖北选手家里没有电脑,无法参与队内的训练。根据联盟的规定,俱乐部也必须为这两位选手支付基本工资。

相比LPL和KPL,其他电竞项目对线下依赖更小。TSG的绝地求生战队最近一直在参与第三方杯赛,而绝地求生在国内一贯以直播平台主办的线上赛事或无观众的闭门赛事为主。星际2战队参与的黄金战队联赛,则是在线上进行常规赛,5、6月份再参加线下的季后赛。

电竞正展现出在这场全球性流行疾病中的灵活性,香蕉游戏传媒传媒在回复《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时谈到:“在疫情下,电竞可以快速响应运用线上模式灵活改变,LPL、KPL是全球第一个因为疫情而复赛的体育赛事,这一切都是基于互联网、数字化的电子体育能做到的可能性。”

02 | 赛事运营

在线上赛的转换中,以香蕉游戏传媒为代表的赛事运营商是平稳过渡的中坚力量。

1月底疫情出现后,香蕉游戏传媒就调整了2020年上半年的策略,将受到影响的项目的制作方式全部转为线上。目前已有6个以上的线上赛事和节目在举办,包含绝地求生、Fifa online和英雄联盟节目等。

首先需要保证人员的的安全,这包括严格的管控机制,对包含来嘉宾、工作人员严格的健康检查和证明。在具体实行上,运营团队迅速构建了线上新赛制、新运营要求等规章流程和线上赛断线应急方案。

为了保证公平性,在前期疫情严重,裁判无法进入俱乐部时,赛事方会寄送摄像设备至基地,按照赛事方的拍摄角度和流程来记录完整的赛事进程。受影响较大的是演播厅的舞美搭建,疫情让物料、运输、搭建、工人等资源相对紧缺,多个项目都调整了演播厅舞美的技术搭建方案,使其可在疫情下按时按要求完成。

在LPL的线上赛运营中,为了保护英雄联盟职业联赛选手的安全,腾竞体育规定只有赛训团队可以进入俱乐部。为了保证网络稳定,腾竞体育甚至和俱乐部做了沟通,比赛期间禁止俱乐部人员用比赛网络下载文件、更新游戏和看高清视频。

KPL则要求通过接入俱乐部专线来降低网络延迟,俱乐部网络需要达到线上赛要求才能够参赛。新的转播技术也运用到线上赛中来。KPL2020春季赛启动了上海的远程集成制作中心,过去的比赛信号采集、制作、推送都在前端完成,现在前端只需完成采集,其余可以借助云传输在远程制作中心完成。

腾讯互娱移动电竞业务总经理、KPL联盟主席张易加认为,“线上赛”的决定基于移动电竞的特点:“本身它具备这样的条件,我们在经过测试后验证了可行性,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电竞赛事直转播技术上过去几年得到迅速发展。香蕉游戏传媒认为这可分为两个阶段,2000-2014年电竞产业将体育、电视转直播技合以「复制化」的方式结合到电竞赛事,第二阶段则基于电竞数字化的特性,来创造更适合电竞的转直播、制作技术。

电竞和传统赛事在产业技术层面开始往向不同方向发展。公司去年制作的《虎牙PUBG天命杯》、《PUBG GLOBAL Championship》中,AR呈现的技术覆盖了转直播流程中近70%以上非游戏画面的流程,而其它世界级传统体育赛事都不会达到这种效果。

这由各自赛事特点决定:“一定程度上并不是传统体育做不到,而是因为电竞产业基于数字化呈现更适合的解决方式。传统体育更关注的是高捕捉、高动态的效果,尽可能捕捉人的动作。”

随着更多资本投入,香蕉游戏传媒还在在研发「云演播厅」、「高精度AR效果」、「实时数据反馈」等更适合电竞的技术。技术的发展也推动了出海进程,2018年在德国柏林制作的《Pubg global Invitational》,是中国公司第一次完整地承办某个游戏世界最高级别赛事。

公司今年还计划推出新的电竞综艺项目。过去很多电竞赛事都有周边节目的影子,但脱离赛事的游戏综艺存在理解壁垒,往往陷入“游戏玩家不买账、综艺受众嫌无聊”的怪圈,去年制作的《微信游戏:加个好友吧》展示出平衡专业性和娱乐性的方向。

03 | 商业化

疫情更直接的影响在商业合作。对电竞俱乐部,第一季度一般是开单的大季。QG过去第一季度甚至会完成全年超过一半的营收。但公司市场化的团队今年从2月份到现在,一直处在非常高压的情况。

线下赛首先造成了赞助商权益在线下的缺失。过去俱乐部和赛事赞助商的一部分商业权益通过线下实现,比如品牌植入线下的粉丝见面会。为了解决这个问题,KPL正在与商业合作伙伴沟通,希望通过置换等形式弥补原本的线下权益。

业务受到影响的品牌商也在调整赞助预算,受到明显影响的是快消品、酒类和零售类品牌。TSG去年的赞助商今年关闭了不少门店,续约已经不太可能。俱乐部需要在复工后寻找新的长期赞助商,这可能要花去一到两月的时间。

“头部俱乐部能够接触的赞助商比较多,才会考虑没有线下赛导致曝光的减少,我们现在想要去跟厂商谈都没法谈,他们不上班。”施谦告诉《三声》,一般大额赞助合同需要双方见面进行方案展示。俱乐部年前曾和一些赞助商有沟通,但是现在再去询问,对方还未复工,也没有任何市场计划。

好的方面是,疫情期间电竞收获了更多流量,这有可能加速赞助商向电竞的转移。施谦认为复工后,很多传统的品牌商都会考虑电竞:“线下投放第一有麻烦,第二线下人比较少,效果也不会很好。”

流量在线上聚集也促进了俱乐部其他业务增长。QG的短视频播放从1月开始呈指数增长。团队也在疫情期间投入了前所未有的精力,去优化短视频内容。短视频可能成为今年收入增长的重要环节。

抛开疫情因素,EDG这样的头部俱乐部过去几年一直在快速商业化,营收规模已经接近传统俱乐部。除了赞助商,头部赛事版权价值也在提升,去年腾竞技体育对LPL版权进行了竞标,联盟版权收入变高,俱乐部分成也显著提升。

联盟制的实行保障了俱乐部的利益,帮助了商业往前推进。QG去年同样实现了盈利,韩鹏良向三声透露,公司承诺疫情期间不裁员,不停薪,将员工健康放在首位,并且已经在筹备B轮的融资。

LDL这样的次级联赛由于关注度低,俱乐部收入主要来自转会,卖出一位优秀的选手能顶上几年的运营成本,施谦打了个比方:“就像卖古董一样,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但这项生意的不确定性高,而且有LPL战队附属LDL队伍、韩国外援和官方青训营的竞争。

曝光度高的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之外,其他赛事也未必没有商业价值。施谦认为绝地求生比赛随机性更强,相比流量格局比较固定的LPL,绝地求生战队未来获得成绩和流量的机会更大。TSG的绝地求生战队和平台签了直播合同,运营人员每天都会监督选手直播,并剪成短视频进行传播。

电竞的商业化还远没到终点。对于三家俱乐部,盈亏平衡都不是目前最关键的考量指标,如何在赛训、青训、粉丝运营、内容运营和商务等多个方面打好基础,并保证电竞内容的多元供给,积累流量打造品牌,才是最最重要的环节。

04 | 到线下去

在打造品牌的过程中,相比趋向稳定的线上流量,因疫情封闭的线下承载着电竞最主要的商业想象。

香蕉游戏传媒认为线下场景对电竞有三个核心意义:营造粉丝氛围、对赛事品牌和商业化极强的价值和更稳定、公平、安全的赛事运营。过去几年,LPL、KPL与和平精英联赛都推出了不同版本的线下计划。

EDG和QG都参与了今年王者荣耀的主客场计划。EDG的王者荣耀主场会落地上海,为了推进地域化运营,战队准备进入高校,和电竞社团、团委开展合作,同时进入孤儿院、养老院等福利机构。潘逸斌认为俱乐部真正进入地域用户,需要一定时间的持续运营来建立情感连接,而走进社区是重要的一环。

在商业层面,电竞场馆相比传统体育的物理空间更小,很难通过传统运营方式盈利。潘逸斌认为思路应该转变,主场进入成熟的商业空间为其打上电竞标签,而不是先通过赛事带来流量,再思考变现。

EDG准备将主场放在上海的电竞综合体中,俱乐部拥有运营权,为观众提供配套的娱乐措施。这种思路类似于电影院进入购物广场,但潘逸斌认为电竞标签化程度更高,综合体的内容能做到和电竞观众高度匹配。

两项计划都受到疫情的影响,原计划3月份交付的场馆延缓施工。地域化运营计划也转到线上。潘逸斌希望疫情恢复后,EDG能为其他俱乐部进行主场制的打样,让主场运营能够不靠补贴实现盈利。

QG则将主场选择在重庆,这座城市有着全国前三的王者荣耀用户数和赛事渗透率,却没有属于城市的战队。韩鹏良认为重庆有电竞氛围和消费意愿,只是地方政府对电竞的产业化支持有待进一步提高。

他认为线下运营的关键在于寻找专业做线下演出和沉浸式体验的团队,和硬件条件突出的线下载体,来改善观赛体验。例如公司和FEG电竞正在合作推进线下赛事的拓展,俱乐部专心打造电竞内容,赛事内容呈现则交给专业团队。

团队因为疫情无法亲自去重庆考察场地,韩鹏良认为今年9月有很大可能完工:“新冠疫情只会影响推行时间,不会影响商业机遇的本质,主客场已经到了很好的时间点。”在主场落地后,QG会对直播进行二路流开发,从而满足粉丝的需求,开发其他本地化新玩法。

韩鹏良同样希望QG俱乐部能够为后来者打造样本:“我们要趟出一条市场化可复制的道路,这对于行业向前发展也具有借鉴意义。”

虽然没有获得主场席位,施谦也在思考电竞线下化的可能。他认为过去对线下的理解停留在赛事,但电竞有机会和消费接合。传统体育已经有足球酒吧这样的消费空间,电竞还可以增加电竞游戏体验。

腾讯曾包下电影院或者商场,来营造数百人的观赛场所。对于TSG,俱乐部可以让自带流量的选手和主播去线下消费场景,也可以和赛事方进行版权合作线下观赛。为了推行这项计划,俱乐部已经在几个城市进行了商城考察。

香蕉游戏传媒今年也会在至少两个城市落地综合体项目,并认为「以强赛事IP」为主的商业综合体会更多融合出现,通过一套集合观赛、休闲、社交、消费等为一体化的「产品场景」,来增强年轻用户对线下场景的粘性。

这些线下探索虽然被疫情延缓,但大家都有着光明的前途。对于年轻的电竞产业,虽然最顶层的权力架构大体固定,但创业者们仍然在奋力向前,寻找未确定的边界。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