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后“幸存”的共享项目,谁更幸运谁更惨?

2020年03月21日 08:56 A
“即便没有疫情,一些共享创业项目也会注定失败,只是早晚而已。”

图片来源:图虫

文|懂懂笔记

“现在每天上班,基本是家和公司两点一线,周末也不敢出门。”

陆续复工之后,一位朋友“吐槽”道:自己的生活与春节前相比堪称“巨变”,每天都是准时上班、回家,再也不想娱乐消遣,和同事、哥们儿也不敢一起约着撸串了。

对于宅不住的人来说,日子确实有些难耐。据QuestMobile公布的数据显示,受疫情影响,原本DAU近1.6亿的出行服务领域,在春节期间直接跌到了9095万。而春节之后,更是降到了7143万。

大量居民宅在家中,除了大幅减少聚会、聚餐和娱乐消费,也让许多红极一时的共享项目,彻底成为了街边的摆设。共享健身房、共享KTV、共享按摩椅、共享充电宝等等,基本上都无人问津。只有偶尔擦肩而过的共享单车,还在传来叮铃叮铃……

那么,众多共享经济是否在短期内都难以翻身,甚至就此大批退出商业舞台呢?

懂懂笔记分别走访了北京、深圳、广州、上海、济南等多地,试图探究近两个月来市场常见共享项目的实际运营情况,了解共享经济正在遭受怎样的冲击。

共享健身房、KTV、睡眠仓“黄了”

在广州一处大型商业综合体内,懂懂笔记看到了几台立在广场中央的共享健身房。附近知情的便利店店员表示,在疫情之前经常有周边的居民、上班族使用共享健身房,应该大部分都是办了月卡的用户。

据她观察,从春节开始几乎没有用户使用这些共享健身房了。两个健身房还曾一度被街道、社区贴上封条,通知用户暂停使用,“共享健身房是密闭空间,估计在疫情完全被控制之前,基本没有用户会用的,实在太不安全了。”

该店员称,最近这一周附近大厦陆续复工,共享健身房的封条也被撤去,但始终未见有运营人员清洁消毒,“便利店生意都差了很多,更何况共享健身房,运营的人或许也心知肚明,即便消毒也不会有人去健身吧。”

同样属于密闭空间的还有共享K歌。懂懂笔记在北京市海淀区的金源购物中心五层发现,几处共享卡拉OK虽然没有贴封条,但是在周末的两个多小时内没有任何消费者使用;就连一楼和五楼多处摆放的“抓娃娃机”,也在近两个小时内无人问津。周围店员表示,金源刚刚恢复营业不久,目前没有顾客使用这些设备;在深圳北站旁的商业广场内,懂懂笔记看到一整排共享KTV都被U型锁锁上了,玻璃门已经有了一层灰尘。

“不知道什么时候锁的,我二月中开店时看到已经是这样了。”附近一家宠物店的负责人告诉懂懂笔记:尽管深圳许多企业已经复工,但大家上下班基本都“两点一线”,几乎不会有人去消费共享K歌等娱乐项目。

她感觉共享KTV的空调、通风系统处于封闭环境,本身又是共用,而且点唱设备、话筒、高脚凳子也都是公用的,容易形成病毒的交叉感染,“我觉得吧,锁了也是应该的,不过商场应该会给企业减租吧,不然就太惨了。”

在济南遥墙机场内,号称可以“躺着候机”的共享睡眠仓显得格外乍眼。中午的时候,所有的共享睡眠仓都是空无一人,只有好奇的旅客,偶尔路过时会驻足并探头看一看。在询问路过的旅客时有人表示,坐候机厅的座椅心里都别扭,更别提这种要整个人躺进去的“共享床铺”了,给钱也不会用。

可以想见,当密闭空间、公用设备、共享使用等因素综合在一起时,这些共享设施也就成了街边无用的摆设。至于何时能恢复正常经营,恐怕一切都要看疫情的结束时间了。

共享按摩椅:“蹭座”现象都没了

如果说密闭的狭小空间让人感觉“极不安全”,那么,放置在社区、综合超市等公共区域的共享按摩椅,情况又是如何?

在上海、深圳、东莞的多家商业综合体内,懂懂笔记看到了与往日完全不同的景象。基本上所有场地内的按摩椅上都空无一人,就连最常见的“蹭座”路人也没有一个,很多超市的共享按摩椅甚至连电源都没通上。

“你看看现在(商场里)有多少人?几乎都是路过进商场借用洗手间的,没人进来。”东莞大朗一家商城的保安告诉懂懂笔记,在春节之前,商场内每天都是人满为患,共享按摩椅的“付费用户”虽不多,但是蹭座的路人可不少。

在春节后这样的场景不复存在,“现在的人流量还不足平时的十分之一,再加上按摩仪都在公共区域放着,就算天天消毒大家也担心不安全呀。”

当被问及,这些共享按摩椅是否有人经常清洁、消毒时,他下意识摆摆手说,“别说是现在,以前也不见经常清洁消毒,不过最近应该免了他们的租金。其实以前也没怎么见有人花钱去坐,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赚钱的。”

在深圳福田一家综合商超内,懂懂笔记看到了十几个拉上“警戒线”的共享按摩椅,显得颇为冷清。周边一位商家的店员透露,前一阵子商场开市时就把这些按摩仪拉上“警戒线”了,为的就是防止路人“闲坐”,不利疫情的防控。

以往频频被路人免费“蹭座”的共享按摩椅,疫情期间连这样的“待遇”都没有了。仔细想想,无论共享按摩椅有无路人“蹭座”,是否受到疫情的影响,背后的运营机构似乎一直都很难赚到钱,这才是真的令人心疼。

共享充电宝:合作商家都想拔掉电源了

“原本以为复工了,共享充电宝会好借一点儿呢。”

一提及共享充电宝的话题,在广州黄沙经烧烤店的黄先生满脸都是无语,他告诉懂懂笔记,受疫情影响烧烤店的生意大不如前,尽管目前加强了外卖的优惠力度,但经营收入还是低了许多。

过去一年,他从未在意过店门口那两个共享充电宝(箱柜)的分润,但现在他却盼着能有些收入,给自己减少些经营压力。“我二月中旬开市的,根本没有有人借充电宝,为了节省电费,我第二天就拔了充电柜的电源,白浪费钱呀。”

黄先生强调,虽然充电柜里的充电宝满电时费不了多少电,但他秉承能省则省的原则,“而且拔了以后看着也不那么生气了,没人借我开着它干嘛?当时想着等复工人多了再说吧。”

三月初,周围写字楼陆续复工,黄先生在3月10日重新给充电机柜插上了电源,但是一周的时间也只有两三个路人租过充电宝,“这几天顶多租出去了两三台,还回来一台。”

他和周围部分店家聊天后得知,大家最近基本上都是这样的情况,充电柜的生意几乎无人问津。究其原因,可能是共享充电宝是“公用”形式,很多用户都担心充电宝会成为传播病毒的介质,因此能省就省了,“再说这台充电机柜也不具备消毒功能,一借一还也不可能用酒精擦拭,用着怎么能安心?”

眼看共享充电宝租借频率超低,难以指望通过分润给店铺增加收入,黄先生在周四上午再次“断电”,“反正设备也不是我的,亏也是亏那些经营共享充电宝的平台。”

共享出行:一面火焰一面海水

三月初,懂懂笔记曾在《 复工自驾 租车无码 》一文中提及,目前随着众多一二线城市陆续复工,许多企业建议员工步行、自驾上班,避免交叉感染。这也导致租车平台的大量低价车秒罄,“一车难租”,同时捎带着共享汽车也开始火爆。

几位深圳的上班族向懂懂笔记透露,最近在租用中发现,即便是用随租随开的共享汽车上下班,每月花费也至少要1500元,比地铁通勤要高出许多。因此,近一两周的上下班高峰期,在热门区域的共享汽车停车站点都出现了“余车”等待用户租用的情况。即便在高峰期时段,很多停车站点的“余车”数量也未见明显变化。

显然,共享汽车的租用者也在减少,租车、共享汽车领域似乎仍然无法借助疫情期间的复工潮“还魂”。

与共享汽车“惨淡”的经营情况截然不同,网约车的生意开始变好了,“很多人害怕巴士、地铁有病毒传染的风险,所以开始选择打车和拼车上下班。”在深圳开了三年网约车的邹师傅告诉懂懂笔记,最近感觉生意开始变好了。

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复工,他发现很多用户开始通过网约车、拼车上下班,这两周的订单明显多了起来。“昨天的早高峰,我一次拉了三位(乘客)上班,晚高峰一车送了四位乘客回家。”邹师傅表示,这种状况已经让他感到欣慰了,“最近我和许多同行一样只做早晚高峰,虽然收入大不如前,但勉强够吃喝了。”

同样备受上班族青睐的还有共享单车。近两周每逢上下班的高峰期,在北京东三环、深圳南山区深南大道的路边,都可以看到骑行共享单车的上班族明显多了起来。

“我骑车上班也就三、四公里,没必要冒险搭地铁、转公交车,就当锻炼身体了。”一位在写字楼附近停放共享单车的上班族表示,目前公司有很多同事都是骑共享单车上班,虽然不及搭地铁、公交车那么安逸,但胜在安全。只不过,唯一的麻烦就是要随身要带一小瓶酒精喷剂或一双手套。

他告诉懂懂笔记,自己和同事现在基本上都是“全副武装”,戴好口罩,戴好胶皮手套(有时还穿上一次性雨衣),尽量避免与共享单车之间有“身体接触”,“如果很在意,就买瓶消毒酒精,喷一喷单车座椅后再骑就更踏实了。”

疫情期间,用户减少不必要的出行、娱乐和休闲,的确对共享经济造成了一定冲击。绝大多数的共享项目都受到了影响,看似只有共享单车、网约车等满足用户日常需求的共享项目,经受住了这一轮黑天鹅的袭击。

相关风投圈人士告诉懂懂笔记,早在去年很多共享创业项目的经营状况就出现了问题。疫情只不过是十倍速推进了部分共享项目的淘汰速度,“即便没有疫情,一些共享创业项目也会注定失败,只是早晚而已。”

2020年,“共享”已经不是互联网行业的热门话题了。但是在这一轮淘汰中还能够“存活”下来的共享项目,是不是才是真正最符合市场需求和用户痛点的产物?这些项目是不是更应该获得市场和舆论应有的“瑞思拜”?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