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师范大学余胜泉:在线教育应纳入公共服务

2020年03月20日 18:18
余胜泉建议,政府推动在线教育服务购买机制,将企业力量引入其中。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戴梦馨

编辑 |

1

新冠肺炎病毒疫情发生后,高校、中小学乃至幼儿园纷纷采取线上教学,“网课热”成为2020年教育圈的一大热点。

随着疫情局势缓解,全国各地陆续线下开学,线上网课也即将结束。但在线教育的发展并未停止,甚至将因此迎来爆发增长。长期研究教育信息化的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余胜泉认为,在线教育不仅将在商业领域发展,还将更多被纳入公共服务的范畴。

在疫情期间,余胜泉参与到北京市在线教育部署工作中。在北师大未来教育高精尖创新中心与腾讯教育主办“未来在线教育高峰论坛”上,他提到未来教育公共服务的供给端将发生变革,提供在线教育公共服务的主体将从政府、学校拓展至企业以及全社会。

以下是界面教育专访余胜泉实录:

界面教育:中小学与高校在疫情期间提出了哪些应对方案?

余胜泉:空中课堂应用得最广,即通过有线电视播放课程,学生在家通过电视收看。即使在北京上海这些一线城市,这一方案也是主流。

另外,点播与录播课程也有应用,比如国家教育云平台、各省以及地方的网络资源中心。只有一些有实力的学校,不满足于统一课程,才会使用腾讯会议与钉钉等工具进行网络直播教学。一些有条件的家长会选择让孩子上企业提供的网课,或免费直播课。

界面教育:目前中小学与高校开设网课是否拥有足够的软硬件?

余胜泉:99%的学校拥有的基础设施都可以达到要求。国家教育信息化建设在近十年内大力发展“三通两平台”(三通指宽带网络校校通、优质资源班班通、网络学习空间人人通;两平台为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与教育管理公共服务平台),在教育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现在农村的教学点都已经通了网络。

最近网课教学确实出现了网络崩溃情况,但不是因为基础设施问题,而是大量学生涌入某一个,或某几个平台,造成挤兑效应。即使腾讯、阿里这样的企业也没想到会有那么大的流量,但负载均衡后,企业就快速适应了。目前硬件与平台是足够支撑网课开展的。

界面教育:农村地区以及家庭困难的孩子无力负担网课,引发全社会高度关注,这一问题应如何解决?

余胜泉:对于农村及老少边穷地区发生的个别情况,政府有责任解决需求。

例如广东省汕尾市已经出台文件,要求送移动终端上门,只要学生有求助,马上就解决。当地海丰县教育局负责人表示,为没有移动终端的112个学生一人发一部学习终端。这说明,只要政府重视,少量学生无法负担的问题就能得到很好解决。中国每年投入上千亿元经费用于教育信息化建设,一定可以做到“人人有终端”。

我们正在提出政策建议,希望推动国家电信网络普遍服务,向农村地区提供教育套餐,适当下调流量价格。

界面教育:解决硬件问题后,在学校实施在线教育还需做哪些工作?

余胜泉:以北京市为例,疫情期间,北京市通过电视台开设空中课堂,提供超过2万个微课的录制,并组织超过13000名骨干教师为学生在线答疑,平均8分钟解答问题。通过北京市中小学数字德育网,北京市向学生和老师提供网络心理咨询。针对教师在线教学能力提升培训,北京未来教育高精尖创新中心也提供了相应课程。北京市教委也在微信公众号开设“双特抗疫”专栏,邀请特级教师、特级校长为学生提供居家学习指导。

目前,北京市城区各区都建立了自己的云平台,在市级在线教育服务的基础上,鼓励结合本区特色创新。在线教育不见得都要采用统一模式,而是每个学校各有特色,每个区域各有特色,区域和学校可结合实际,选用腾讯会议、钉钉、CC Talk等企业资源。市、区、校协同创新,这是北京市鼓励在线教育发展方向。

界面教育:在此次疫情期间,学校推行及落地在线教育暴露出哪些问题和难点?

余胜泉:从一线反馈来看,最突出的问题是老师信息素养偏低。目前学生的信息素养明显高于老师,有些学校还组织学生对老师提供技术支持。

有些学校过于封闭,导致老师习惯了线下“个体户”式的工作方式。一线教育工作者目前只是简单把线下迁移到线上,这导致很多网课“翻车”,老师很难通过网课维持学生的注意力和主动性。

在产业界,互联网从业者对教育规律的认识依然不够,产品的设计还有待进一步提高。例如分组是最常见的教育活动,但目前只有Zoom能够做到分组,其他直播工具都不能分组。

最本质的问题是,目前在线教育和学校融合不够。例如在新加坡和美国,学校在常规教学中就经常利用Zoom等技术手段,因此上网课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不会引起过大关注度,它们就没有所谓的“网课热”。

界面教育:“网课热”之后,直播上课会是在线教育的发展趋势吗?此次疫情带来的热潮中,有哪些经验将会常态化发展?

余胜泉:这次远程教学是几亿人参与的大型社会实验,大幅提升一线教师和学生的信息素养,普及了在线教育的常识。但我可以肯定地说,直播课在中小学不会成为主流。

很多互联网教育企业认为,疫情结束后,大量学生会去辅导班上网课,但儿童需要的能力素养发展不可能只通过在线教育获得。我不赞成“全民网课”。在线教育应大力发展的方向是通过工具提高教学效率,并融入学校教育中。

此次疫情也让教育决策者意识到,在线教育可以大幅提高教学效率,解决教育个性化等问题。未来政府会推进教育供给侧改革,通过互联网丰富教育供给,在线教育将成为公共服务的基本形态,地方政府也会加强教育公共服务体系建设,把在线教育纳入其中。

我建议,政府推动在线教育服务的购买机制,同时对在线教育进行有效管理,例如教学不得超纲、不得出现不良内容等,在线教育运营和服务应引入更多企业力量。教育行政部门未来应做好在线教育服务质量与效益的监管,防止“劣币驱除良币”,让真正优秀的在线教育服务进入校园。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