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摆月余,影视基地复工难在哪?

2020年03月11日 10:19
受疫情影响出行困难,剧组人员到影视基地的勘景工作无法展开,这直接影响着影视地基的后续工作与生计。

横店影视城。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 | 夏天

随着国内疫情渐受控制,影视行业已有复苏迹象,不过目前暂时还不完全包括影视基地。

据统计,在横店等待复工的剧组共有30余个,达6000余人。尽管在一个月以前,横店影视文化产业集聚区管理办就出台了《安全有序复工的指导意见》,后又出台复工考试新规,但目前恢复正常拍摄状态的剧组仍屈指可数。“有集聚性的这一块,我们现在还在等待开放”,象山影视城相关负责人洪佩平告诉骨朵,象山境况相似。

不止是滞留剧组难复工,受疫情影响出行困难,剧组人员到影视基地的勘景工作无法展开,这直接影响着影视地基的后续工作与生计。

“2020年还没有接到。”都匀影视城工作人员周乾康对骨朵感叹,这家成立两年的新兴影视城,作为《陈情令》《庆余年》两部爆款剧的主要拍摄地之一受到关注,“去年达到目标了(21个剧组),今年我们还想着翻番,能有四五十个剧组过来。”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如今签约剧组仍停留在2019年底就敲定的那七组。

和影院面临的困境相似,影视基地这艘巨轮,还没能迎来大面积复苏。骨朵在天眼查上搜索发现,与影视基地、影视城相关联的公司共计有61188家,即便除去注销等特殊因素,依赖影视基地营生的公司不在少数。对于这项庞大的实体产业链而言,剧组停工牵一发动全身,所有建筑场景和摄影棚的搭建都属于沉没成本,如今空置即损失,而在产业链上从事餐饮、道具、车马、群演等工作从业人员也不得不陷入生计难题。

联动上下共克时艰,以优惠政策吸引剧组入驻,是各大影视基地正在展开的行动。影视寒冬下,快速增长的影视基地早就出现了“供大于求”的窘境,如今受疫情影响,这一赛道上正在发生着更为残酷的优胜劣汰。

复工?剧组仍旧心惶惶

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大面积复工?“3月底到4月初”,是受访者们的高频答案。

位于湖北的襄阳影视城,地处疫情重灾区。骨朵从襄阳影视城工作人员处了解到,在年前疫情爆发前两周,襄阳刚顺利接待完所有影视剧组的拍摄工作,避免了更严重的灾难发生。疫情期间根据省内防控指挥部统一安排,影视城部分工作人员值班,大部分人还处于等待通知状态。但要想恢复正常运营状态,襄阳影视城所需时间恐比其他影视城更长,遭受的损失同样不可估量。

各方都是谨慎的。目前各大影视基地能顺利复工的剧组,基本需满足“春节前滞留影视基地,无新增外地人员,全体身体检测安全”三大条件,尤其对于流动性较大的群演,都有着严格管控。不仅如此,影视基地需要高度配合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防疫政策,保证各方安全。即便符合复工条件,具体到身处其中的影视人而言,复工状态同样战战兢兢。

都匀影视城为《陈情令》云深不知处取景地

“ 《千手观音传奇》在疫情爆发之前就在这了”,周乾康告诉骨朵。贵州是全国受疫情影响较轻的省份,影视产业已实现大规模复工复产状态。除湖北籍人员不能进入本地以外,其余省市人员顺利到达都匀,扫“贵州健康码”显示为绿色、黄色即可正常开展工作。

复工之前,影视城对剧组工作人员都做了体温监测,并对年前就入组的湖北籍工作人员还进行了核酸检测,但即便是这样,剧组复工状态也并非完全顺利。“有人从四川回来,四川疫情比贵州严重一点。他们组里边的人就觉得不行,光有健康证明也不行。到了还要继续检查,他们才放心。”周乾康透露。

这一定程度上反映着当下多数剧组复工后面临的困境。与其他工种作业不同,剧组拍摄人员聚集密度大,并且演员在拍摄时无法戴口罩,面临各方风险,身处其中的剧组工作人员,心情复杂。“其实剧组复工,本质上跟全社会的秩序是一致的,完全恢复还需要一点时间。”西太湖影视基地总经理许秀松告诉骨朵。

西太湖影视基地

目前已复工的剧组,拍摄的场景也颇受限制,这与题材有一定关联。主打古代场景的横店、象山,影视基地内的场景可满足大量古装戏、年代戏的场景需求,而主打现代戏的影视基地,面临的难题则更多。

位于江苏常州的西太湖影视基地,以服务年代戏和现代戏剧组为主,是许鞍华新电影《第一炉香》拍摄地,“年代戏内外景在基地内完成不成问题,但一旦涉及到需要大量外景的现代戏,要到城市里协调各个场景拍摄,现在外面的场景提供方就很犹豫,剧组只能先拍一些室内场景”,许秀松告诉骨朵。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影视基地完全没有可展开之处。

“剧组制景这一块,属于人员不聚集的(工种),其实这些已经开始”,象山影视城相关负责人洪佩平表示。根据《象山影视城剧组复工防疫指引》,目前象山有部分剧组已展开局部复工。除了滞留在象山的剧组,有四个年前敲定的新剧组已陆续返回象山,等待整体形势变好之后再开始展开工作。

怎么算整体形势完全变好?一切都需要根据国家、当地政府统一规划安排,几乎所有影视基地工作人员的回答一致。

无法勘景,预约成难题

“前两天有个剧组联系我们,说想要欧洲的场景。我就推荐了我们苏锡常的一些欧洲风景街,发图片给他看。”在国内另一大重要的影视拍摄聚集地无锡,主营协拍业务的无锡淘宝影视公司CEO杨斌向骨朵回忆道,“他没说来,也没说不来。我们也知道现在联系也没有用。”

除了滞留剧组开工难之外,影视基地更头疼的难题是,后续要接待的新剧组,无法线下勘景及开展筹备。疫情管制下,全国统一实行的出行政策中,不论是办理出入证、健康证明,还是往返14天的隔离期,线下勘景一来二去即耗费一个月,致使剧组线下勘景工作难展开。

“我们素材多,实景照片、航拍视频都有,可以直接在网上进行勘景”,洪佩平告诉骨朵。尽管此前象山也有网上对接资料的程序,这次受疫情影响,将影视城各大素材全完善后,网上勘景取得了不错的进展。“有意向对接的剧组有62个,已经在网上预约安排的剧组有12个。”

昔日的象山影视城

尽管这与象山全年接待150-160个剧组,日接待15个剧组的高峰数字相比,有些小巫见大巫,但据骨朵了解,在各大影视基地中,这已经是相对可观的数字,更多影视基地颗粒无收,未签新单。

线上勘景,这并非多数影视城可复制的模式。顺利签订同样与象山影视城为剧组提出的高力度优惠密切相关。

在疫情影响下,横店、象山相继出台高力度优惠政策。作为老牌影视基地,与影视公司长年合作、场景熟悉,有大量古代通用场景可供剧组使用,在远程勘景敲定剧组上具备一定优势。据骨朵了解,在签订剧组业务上,横店同样在有序进行。不过这些已经敲定的剧组,不排除疫情平稳之后再实地勘景的可能。

相比之下,主打古代戏、年代剧的年轻影视基地,受勘景限制,多数剧组仍在观望中。“视频云勘景只是一个变通办法,剧组也只能模糊了解。”许秀松告诉骨朵,对于多数剧组而言,导演与美术、摄影、统筹等主创人员没有在现场看到过实景,其实还是难有具体判断。

这同样与剧集题材有关。大剧组在年代剧或古装戏中,需要搭景、改景及再创作的比例更高,一旦涉及到内景,需要确切到空间尺寸、层高跨度等具体数据,外景也需要考察现场感觉纵深、透视关系等,这都需要剧组实地勘景才能落地。

杨斌团队曾为《奈何BOSS要娶我2》协拍

所以影视基地与剧组的沟通中,网上勘景只是基础部分。“不确定因素很多”,杨斌告诉骨朵,在这个特殊时期,剧组演员是否会持续等待?项目资金是否会发生变化?当恢复拍摄后,剧组可投入的预算有多少?都直接影响着剧组与影视基地的开工计划。

漫长的等待里,不排除大量剧组夭折的可能。

“下半年能继续开机的,大体上都属于心中有热爱、兜里有银子、买家有着落的剧组了。”许秀松感叹。

损失上亿,未来恐开启价格战

“如果不是这次疫情,2、3、4月我们的活儿都接满了。准备正月之后就过来筹备的,现在目前都停滞了。”杨斌不掩饰焦虑。

他所领导的协拍机构,平均每个月服务10-15个大小剧组,一年累计达150个左右。3月1号公司复工后,灯光、美术、摄影、木工、油漆工各岗位工作人员都已经做好了接待拍摄准备。年前有大导演剧组计划2月开机,受疫情影响只能推迟,他急切的期待着正式复工的来临。与影视基地不同,杨斌只经营协拍不涉及旅游业务,10万平方米的办公楼在当地扶持政策下免租金,但一个月损失仍在百万以上。

场景空置、运营费用、人工费用以及场景维护,是“特殊情况下”的影视基地必须面临的支出。疫情下,旅游业受毁灭式重创,有旅游板块的影视基地,损失则更大。

“所有的,可能估计能在一个亿这样子。”洪佩平对骨朵做了个保守估计。剧组损失涉及产业链各端难以预估,而作为中国十大影视基地,总占地面积1176亩的象山影视城,旅游板块是重要支柱,2019年春节期间接待游客32万人次,六天门票收入达1433万元。而到了2020年,受疫情影响1月25日至2月28日节假日旅游旺季闭园,“和往常一样的话,我们门票收入有两千万的损失。”他坦言。

以占地300亩的西太湖基地为代表的中小体量影视基地,“过年前,我们退了五六千张游客预定票。春节期间景区,起码损失了2万游客,和相应产生的费用。”许秀松告诉骨朵,加上剧组业务,基地这两月预估损失七八百万,“不过现在省、市主管部门对我们都出台了帮扶政策,损失应该还在可控范围。”他补充道。

尽管未向外界透露具体数字,作为影视基地中的“巨无霸”横店,以“亿”级为单位的损失金额只会更多。不论大小影视基地,都各自亏损,各有难处。尽管当地政府均有出台扶持政策,在一定程度上为影视基地解压,但要真正盘活影视基地,让产业链上下流转起来,仍需要剧组游客入驻,增添血液,带动各方服务与消费。

国民旅游业态低迷,剧组开工难。疫情影响下影视行业形式不乐观,不论是为了共克时艰,还是为了吸引更多剧组入驻,各影视基地都给出了实打实的优惠政策。

例如横店针对滞留剧组,住宿费降为半价;西太湖影视基地出台扶持政策,停拍剧组、新增剧组、服务配套等费用均有所减免;象山影视城出台8项措施,自复工至2020年12月31日期间,针对剧组提出拍摄场景免费,摄影棚、酒店等费用降价30%-50%,灯光、器材、道具等租赁费或零售价降价10%-20%。据洪佩平透露,这8项措施出台后,吸引来不少剧组的注意。

“上面也正在制定一些优惠政策,政策的力度肯定不会比象山和横店小。”都匀影视城工作人员周乾坤向骨朵透露,优惠同样涉及场景、摄影棚、酒店、餐饮等各个方面。

但目前影视行业积累的寒冰,并非各方带头让利就能简单解决。前期投入成本高昂的影视基地,境况更为窘迫。就在近期,投资3.5亿、占地1200亩的陕西白鹿原民俗文化村,就因游客量太少,结束了它仅4年的生命,这是一大危险信号。

“全国有名有姓的(影视基地)有近百家基地,现在活的好的不超过七八家”,许秀松对骨朵坦言。在疫情爆发之前,影视行业还处在变革调整期,全国影视基地的生存状态本就不容乐观。

视频平台崛起那几年,影视行业蒙头狂奔,国内影视产业园陆续建设启动,福建厦门、广东佛山、山东烟台、浙江海宁、江苏苏州相继有数家影视产业基地(园区)成立。但这类前期投入成本高昂的重资产服务行业,需要综合建设模式及专业团队运营,重长线策略回流缓慢。如今再添严寒,能够活下来的影视基地,也只能在降价之余,“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

“尽量地有序竞争”,这是许秀松此时最想表达的心理话。目前他担心的是,未来为吸引为数不多的影视剧组,影视基地大打“价格战”,这将会更加挤压影视基地行业的生存空间。

可以预见的是,影视基地将面临一场更为残酷的洗牌。

“老百姓最大的娱乐方式,精神娱乐主要是看电影看剧,线下娱乐那就是旅游,这是人的本能的需求。”尽管目前问题重重,他对骨朵十分肯定的表示,影视与旅游一定是好行业。“只是现在遭到了阶段性的困难,肯定需要点时间恢复信心。坚持下去,就能看到春暖花开,冻死了那就是残酷的物竞天择了”,他感叹。

和所有影视从业者一样,继续在困境中寻求发展,也是目前影视地基需要解决的首要难题。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