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两大宗派圣地限流,沙特伊朗成战疫“难友”

2020年03月05日 19:15
部分宗教人士认为宗教习俗高于一切、甚至医学,也有人认为拯救生命更重要。沙特首次完全暂停小朝觐。伊朗搁置所有省省会的周五礼拜。

麦加克尔白。图片来源:Twitter

记者 | 安晶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在全球的蔓延,拥有众多伊斯兰教圣地的中东对头——沙特阿拉伯和伊朗面临了同一个难题:如何防止宗教场所成为病毒传播的热点区。

为防止疫情扩散,沙特将禁止本国公民前往麦加进行小朝觐。这也是沙特首次采取此类强硬措施,此前沙特已经禁止外国朝圣者前往麦加和麦地那。

伊朗则宣布暂停各省省会的周五礼拜,如何防控疫情还引发了极端保守派宗教人士与政府之间的“历史性争论”。

沙特:暂停小朝觐

美联社彭博新闻社3月4日报道,沙特内政部官员表示,基于疫情防控委员会的建议,沙特将暂停本国公民在麦加的小朝觐。禁令还将影响麦地那的先知清真寺。

麦地那是先知穆罕默德的安葬地,麦加则是穆罕默德的出生地。根据伊斯兰教“五功”,穆斯林礼拜时必须面向麦加的“天房”克尔白(也被称为真主的屋宇),而每一位有经济和体力的成年穆斯林都有到麦加克尔白朝觐的义务。

朝觐分为小朝觐和朝觐,朝觐只能在伊斯兰教历每年的十二月中旬,今年为7月下旬;小朝觐则可以在朝觐月之外的任何时间。

每年朝觐期间,来自全球各地的约200万穆斯林将涌入麦加;仅去年一年,就有750万外国朝圣者前往沙特进行小朝觐。

沙特朝觐部副大臣马夏特(Abdulfattah Mashat)周三接受采访时表示,禁令实施后,沙特公民依然可以前往麦加和麦地那做礼拜,“暂停的只是小朝觐”。

朝觐部另一名副大臣瓦赞(Abdulaziz Wazzan)则指出,这是沙特第一次完全暂停小朝觐。

沙特当局同时表示禁令只是临时措施,何时取消将酌情决定。斋月通常是小朝觐游客最多的时期之一,今年的斋月将于4月底开始。

工作人员清洗克尔白周围。图片来源:Twitter

上周,沙特已经暂停向外国人发放小朝觐签证,禁止外国朝圣者前往麦加和麦地那。当局还禁止来自疫区国家持旅游签证的乘客入境。截至4日,沙特共有两例确诊病例,患者近期都曾到过伊朗。

2月底,沙特卫生部前副大臣梅米什(Ziad A Memish)在《柳叶刀》发表通信文章,警告小朝觐将威胁沙特的疫情防控。

文章指出,小朝觐游客平均会在沙特各圣城停留10天。在朝觐时,朝圣者相互距离非常近,而43%的朝圣者都在56岁或以上,50%患有慢性疾病。

文章强调,呼吸道感染是朝圣者最常见的疾病,有40%到90%的朝圣者都曾患病。而近距离进行宗教仪式将增加传播呼吸性疾病的风险。

虽然人群密集,朝圣者通常不会佩戴口罩。就连在H1N1流感和中东呼吸系统综合征冠状病毒流行时,也很少有朝圣者戴口罩。

除此之外,文章指出,约三分之一的小朝觐游客来自非洲地区。而随着新冠疫情蔓延,沙特的小朝觐很可能让疫情扩散到非洲。

伊朗:暂停礼拜,各方博弈

随着疫情蔓延到各省,伊朗已经宣布暂停所有省省会的周五礼拜。

伊朗总统鲁哈尼4日在内阁会议上承认,伊朗几乎所有省都出现了新冠疫情,疫情已经蔓延,需要“尽快解决”。

而库姆省省会、距德黑兰150公里的圣城库姆正是此次疫情的爆发地。

伊朗的什叶派为十二伊玛目派,第八代伊玛目阿里·里达的妹妹马苏玛(Fatima Masumeh)就葬在库姆,库姆也成为仅次于马什哈德的第二大圣城。阿里·里达本人葬在马什哈德。

虽然什叶派发源地伊拉克拥有更多圣地,但由于伊拉克陷入连年战争,伊朗成为了朝圣者的热门目的地。

据估算,每年约有2000万游客和朝圣者前往库姆。除了伊朗本国人,还有大量来自巴基斯坦、黎巴嫩、伊拉克和海湾地区。

伊朗最大的神学院也位于库姆,伊朗“国父”霍梅尼和现任最高领袖哈梅内伊都曾在库姆学习。在政教合一的伊朗,库姆被视为除德黑兰之外的第二大权力核心。

由于当地强大的宗教势力和传统,虽然政府呼吁关闭马苏玛墓和其他清真寺以控制疫情,但依然遭到了部门宗教人士抵制。

库姆的宗教学者阿尔维里(Mohsen Alviri)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指出,如何应对疫情已经引发了极端保守派宗教人士和政府之间的“历史性争论”。

阿尔维里透露,部分宗教人士认为宗教习俗高于一切、甚至医学,也有宗教人士认为拯救生命更重要。

什叶派的宗教学者分为大阿亚图拉、阿亚图拉、霍贾特伊斯兰三个等级。

霍贾特伊斯兰扎里(Mohammadreza Zaeri)发文指出,如果医生建议取消宗教集会,宗教人士就应尊重医生的判断。他认为,如果有人因为宗教人士的漠视而感染新冠病毒,相关宗教人士应该承担“宗教责任”。

伊朗最高领袖、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此前已经对医务人员表示赞扬,希望医务人员的工作能尽快消除“罪恶的病毒”。

但就在上周,马苏玛墓的负责人赛义迪(Ayatollah Mohammad Saidi)在一次视频讲话中坚称,正是因为疫情当前,所以更要让马苏玛墓开放。他宣称“圣墓是治愈之所”,“能治愈信徒的生理和心理疾病”。

而就在赛义迪此番讲话之前,库姆的安全部门要求暂停整个库姆省的集体礼拜,同时下令对马苏玛墓进行消毒。

安全部门的命令发出后立刻遭到了极端保守派宗教人士的反对,马苏玛墓官网上一度放出文章,指责此举是缺乏信仰所做出的“错误”决定。

面对宗教人士和政府机构的争端,伊朗卫生部最终采取了折中办法。卫生部部长纳马基(Saeed Namaki)表示,民众可以进入相关圣地,但必须严格遵守规定。

政府规定要求朝圣者只能在随身携带手部消毒液、佩戴口罩的情况下才能进入圣地,进入后必须避免与他人近距离接触,礼拜后迅速离开。

库姆的大阿亚图拉戈尔帕耶加尼(Safi Golpayegani)则发布教令,呼吁民众“考虑”卫生部的建议。

截至5日,伊朗已确诊3513例新冠肺炎患者,其中107人病故,死亡人数仅低于中国和意大利。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