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时间」游戏:爆火之后,Game Over?

2020年03月03日 08:43 A
如何攥住「40天超长假」激增的流量。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Tech星球 李晓蕾 

从2019年11月开始玩线上“剧本杀”游戏的王跃,在大年初二那天,第一次遇到服务器超载的状况,“建房间建了半个小时才成功”。

突然大量涌入的人群,挤崩了多个游戏平台服务器,《王者荣耀》、《绝地求生》等手游平台纷纷“宕机”,许多休闲游戏不得不临时加带服务器。期间,多家游戏公司市值暴涨,在大盘普遍为绿色的情况下,留出了一小片红色。

疫情之下,大众自我隔离,游戏成了解救无聊的关键方式之一,无论是游戏类小程序、单机休闲游戏,还是在线终端手游,用户、下载量均暴增。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手机游戏成了2020年春节假期日均活跃用户增量最高的行业,高达20%,超过在线视频、短视频等领域。游戏类微信小程序更甚,日活超过平时水平38%。

而当企业逐渐复工,游戏行业的小爆发是否会成为“短暂的热潮”,用户们还会留下来吗?

从剧本杀「意外」的春天说起

时而争夺皇位,时而民国间谍,时而当科学家,兴许还会探索人类基因的未来,或者做大侦探,解决一个复杂的悬疑案。

这是“剧本杀”能带来的一种特殊角色体验,因疫情而延长的春节假期里,线上“剧本杀”游戏成了游戏行业的“黑马”。多款相关App均顺势爆火,大批用户连麦推理、“云聚会”。

几乎每天,王跃都会和朋友们开一局“剧本杀”,假期过去,他建的微信群里,人数翻了一倍。越来越多的朋友开始加入“在线烧脑”的行列,又迅速建立起自己新的团队。

“剧本杀”是当之无愧的“杀时间神器”,通常一局持续时长会在3小时左右,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王跃和朋友们从下午2点玩到了晚上7点。王跃玩的《百变大侦探》,购买单个剧本收费在20-40元之间,参与者集体分摊的话,一个假期的消费不过100多块。

由于每局都需要5到7人,且游戏几乎零门槛,剧本杀游戏迅速拉起社交关系链,吸引了一批又一批新用户。从Quest Mobile数据看,在春节期间的1月20日-2月9日三周内,游戏类App的下载量Top100中,出现了5款推理游戏型社交产品,“在线烧脑”成了一种新颖的社交模式。

用户从除夕夜开始增长。起初,剧本杀游戏App《我是迷》CEO林世豪还很淡定,“从整体架构上看,我们是可以承载住流量回涌的”。但1月25日晚间,一年多没崩溃的《我是谜》服务器崩溃了,增长远超于预期,林世豪立刻叫程序员起床应对紧急情况。

1月26日,《我是谜》紧急新增了5台服务器,但不到40分钟后,林世豪收到短信提醒,流量已超过报警阈值,于是,团队又紧忙增加新的服务器。

林世豪告诉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春节期间,算上假日回归的老用户和新增用户,《我是谜》相比疫情爆发前用户增长了5倍左右,总用户数上涨了20-30%,并且完全零投放,纯靠运营与节前的宣传。哪怕到现在,用户也未出现明显回落,使用人数也比正常水平高50%。

事实上,每逢寒暑假或其他节假日,游戏类产品都会面临用户回流及增长的状况,但受疫情的影响,这波增长的确超过了预料。App Store数据显示,从1月27日开始,《我是谜》连续6天位于社交免费榜第三位。

而在线上剧本杀迎来“春天”的时刻,线下剧本杀行业却迎来一波“疫情寒流”,这种不可抗力使得许多线下门店无力承担损失,面临关店风险。

线上桌游,服务器集体超载

因为服务器崩溃登上热搜的王者荣耀,在春节期间大赚了一笔。光大证券在研报中预计称,《王者荣耀》春节期间DAU1.2亿,1月流水或达92亿元。其中,某款活动皮肤销售数量超过1亿。消耗大量时间的同时,用户也展现了强大的消费力。

受疫情影响,仍在全员“云办公”的《玩吧》,春节期间App服务器崩溃了两次。这款兼具“谁是卧底”、“你画我猜”、“剧本杀”、“狼人游戏”等各类桌游的娱乐社交App,在1月28日及之后的7天里,始终占据App Store社交免费榜第一的位置。

玩吧CEO赵东接受Tech星球(微信ID :Tech618)采访时表示,玩吧第一次服务器崩溃出现在1月27日,面对突然涌入的大量流量,加服务器其实是小事,更重要的是人员调动,需要把运营、客服、产品、技术、运营集体调动起来,让大家回归紧张的战斗状态。

但赵东和玩吧管理层有一个顾虑,过年是大家休息和团圆的时间点,动员大家春节加班不太好,但也不能坐视流量流失,管理层在一次开会后终于决定,放下思想包袱,把团队召集起来线上办公,“有机会来了,无论如何都不能错过”。

过年期间,人们回到家庭、熟人圈子范围,或者学生从学校关系慢慢向社会过渡的阶段,会有迫切的社交的需求,但缺少一个必要的工具。赵东觉得,这种状态下,用户需要通过一种更好玩、更简单、更靠近年轻人的模式继续交流,而线上桌游类产品做的就是这个事情。

比起“云游戏”,赵东更愿意将玩吧App内休闲类游戏的玩法界定为“云娱乐”。赵东说,类似王者荣耀、开心消消乐等游戏需要依靠大量的交互画面,以及对游戏设定场景的强依赖。但玩吧App提供的互动游戏,仰仗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是提供一种娱乐方式和场景,让大家多说话,多聊天,本质上消费的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

戳中这一社交需求的玩吧App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春节期间,其新增下载量(DNU)达到了10倍多,DAU达到了5倍多的增长。

和赵东一样,林世豪同样觉得,本质上,桌游类游戏是部分人社交的娱乐项目。当初选择切入剧本杀赛道时,林世豪的考虑是,这类轻桌游规则简单,轻学习成本低,剧本杀读完剧本就知道怎么玩,它需要固有的社交关系拉入,本质上是社交游戏。

“这类游戏已经形成机制,偏像打麻将、斗地主一类的棋牌类游戏,即便你不会,但整体桌游机制已经形成了不变的认知,就像石头剪刀布一样。这意味着,这种机制一旦形成,用户形成潜意识的认知,他们是可以快速聚集,快速流失,但随时想起来又都能玩,丝毫没有养号的压力。”林世豪说。

疫情之后,何以维生

线上狂欢,线下萧条,是整个桌游行业的写照。

即便如此,最近,林世豪还在忙着做线下门店的修缮,在线上瓜分走大部分市场份额后,他也不愿错过线下俱乐部的机会。在线下门店叫苦不迭的当下,林世豪仍然相信线下俱乐部的价值。

“类似的线下行业面对对不可抗力,唯一的维稳基石是维持现金流。”他认为,剧本杀线下店除了租金和人力外没有固定成本,没有库存压力,也没有类似餐馆的食物腐败的压力,本质上,线下剧本杀俱乐部就是卖服务和卖故事。

与此同时,剧本杀也是一个成本极重的产业,多位行业人士的共同看法是,剧本杀的核心竞争优势是剧本的出产质量和速度。对于玩家来说,剧本属于一次性消耗品,消耗速度极快,供给侧这一端需要做的最终的事,就是保障剧本内容的供应量和最终的用户体验。

企业逐渐复工,学校开学在即,一阵风一样涌入线上桌游市场的流量正在缓慢溜走。

过去几年,热门桌游在变化。曾经爆火的三国杀,如今已经被狼人游戏、剧本杀等游戏迅速取代。而过去曾引起资本热,线下开店热潮的狼人游戏行业,实际也已经面临陨落,过去的许多狼人游戏线下店,如今已经关停或转业,资本也不再大量涌入。

尽管美团研究院2019年12月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剧本杀行业市场规模有望突破100亿,是2018年的2倍,但资本似乎暂停了。

2018年,剧本杀小程序纷纷发展成为独立App。5月,《戏精大侦探》获得经纬中国投资;10月,《百变大侦探》获得电竞女神小苍等人的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我是谜》8个月内获得三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金沙江创投、MFund魔量资本。其中,《我是谜》在2019年6月,再次获得融资,具体金额尚未披露。这也是2019年剧本杀行业的唯一一笔融资。

相较来看,狼人游戏玩法固定,需要依靠推理能力及逻辑能力,无可避免地导致小白用户参与感较低,游戏体验差,同时产品同质化严重,这些都是剧本杀面临的问题。行业参与者们认为,剧本质量与数量,用户心智的率先占领都是取胜关键。

极光发布的《2019年手机游戏行业研究报告》数据显示:中国手机游戏App目前共覆盖了73.6%的网民,MAU达8.25亿,人均每月使用时长达879分钟。《王者荣耀》、《和平精英》以及《欢乐斗地主》,以17.0%、11.2%、5.7%的渗透率,分走了游戏行业的大部分蛋糕。

整体来看,中国的手机游戏行业仍然被腾讯、网易所占据,大多数细分领域的游戏都面临一个问题,一旦模式成熟,大厂开发同类型产品堵截,最终市场就可能将面临洗牌。过去,狼人游戏就面临这种境地,腾讯推出《假面狼人游戏》,网易推出《网易狼人游戏》,市场迅速被大厂分割,用户被夺走。

在流量集中爆发后,大厂在在线桌游上使出的招数和布局,或许就将成为下一次行业变革、洗牌的关键。但现在平台面临的问题或许是,如何才能抢占住下一波流量爆发的先机,并对此做好准备。

复工后,王跃玩剧本杀的次数愈发少了,经过这一波游戏行业的小爆发,他甚至有点想转行,做游戏策划。但他的顾虑是,等到6月份左右,热潮是否还能维持,是否会回到之前的状态。

(应采访者需求,王跃为化名)

来源:Tech星球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