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复工率不足5成,地方出钱接民工返程,复工难在哪儿?

2020年02月18日 15:43 A
目前,我国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进入关键阶段,要保证抗疫前线“弹药”充足,最重要的就是推动经济各部门复工复产。不过,在人员流动受限、复工程序繁琐等因素的制约下,全面复工尚待时日。

2019年12月31日,山东枣庄,山亭区一家肉鸡加工企业的工人在分割鸡肉。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聂琳

“目前水站只有两个师傅可以送水,其他人都在家里隔离……到你们小区门口只能送1桶,如果你想多要几桶,还是自己开车到我们这里取吧。”北京海淀区的一家矿泉水配送公司的员工对界面新闻记者称。

“这两个师傅是春节没回家的,其他很多湖北、河南的员工都回不来,因为(他们那里)封村了嘛。”该员工在电话中说。这是当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下面临“复工难”的众多企业中的一个。

据新华社报道,截至2月14日,全国平均复工率约为42%,复工率指数较高的云南、湖南、贵州、西藏等地也仅在70%上下。而在经济发达、外来人口多的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等五座城市,复工率均不足40%。一些企业负责人认为,第二产业全面复工难度较高,到2月底,有效复工可望达到80%。

为解决用工问题,各地政府频频出台措施,协助外来务工人员返工。

比如,浙江省温州、宁波、嘉兴、舟山、台州等城市对返工人员推出“包邮”政策,鼓励企业包车接回外省员工。温州市表示,企业出资包车接员工的,按政府、企业2:1比例分担车费;宁波市规定,外来员工自行返甬,乘坐二等座以下火车、长途汽车、客轮等交通工具的,按票价的50%予以补助。义乌市承诺对2月22日前通过高铁、客运汽车方式返程的企业员工,给予全额车票补贴。

山东省2月11日印发《关于加快外商投资企业复工复产推进外商投资的若干措施的通知》,要求各市政府、省交通运输厅、省卫生健康委“点对点”接回湖北省以外地区和省内非留观、非密切接触的健康状况良好的员工,采取有效防护措施返岗复工;对接回省外员工,企业所在地政府应在通行方面进行必要协调;对执行政府指定运输任务的包车免收公路通行费,并优先便捷通行。

目前,我国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进入关键阶段,要保证抗疫前线“弹药”充足,最重要的就是推动经济各部门复工复产。不过,在人员流动受限、复工程序繁琐等因素的制约下,全面复工尚待时日。

当前复工难的首要原因是人员流动受到限制。比如,不少农村和县域地区采取严格的封锁措施导致农民工无法出行,而这部分人群恰恰是制造业和城市服务业的主要从业者。据交通部公布的数据,春节后农民工返程客运量约为3亿人次,到上周五已经返程约8000万人次。也就是说,目前农民工返程比例不足3成。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刘小明预计,约1.2亿人次将在2月底返程,3月以后返程人次约1亿多。

此外,为防控疫情,不少地区的铁路暂停运行,也导致农民工返程难。比如,沈阳铁路局198趟动车组列车停运,贵州铁路局停运列车达65趟。据界面新闻记者统计,仅本周就有中国铁路哈尔滨局、南宁局、成都局、武汉局、广州局、太原局宣布部分列车临时停运。

导致复工难的第二个原因是,一些地方为了做好疫情防控工作,设置复杂繁琐的复工程序和审批条件,提高开复工门槛,客观上导致企业复工困难重重。

比如,近期网上流传着一张名为《泸州市江阳区疫情防控期间企业复工复产申请表》的文件,该表显示,当地企业复工除了需要给出复工理由外,还需要向属地镇(街道)、区应急管理部门、区生态环境部门、区卫生健康部门、区级行业主管部门、区政府分管领导、区疫情防控指挥部提交申请并获得同意。据经济观察网报道,目前泸州市江阳区已取消该审签程序。

如此繁琐的复工流程并非个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社会发展司司长欧晓理上周在新闻发布会上称,在防控期间,很多地方都出台了很严格的限制人员进出措施,有的地方还对企业的复工复产采取了报备制度,有的设置了前置审批条件,甚至还有个别地方出现了拘留提前复工企业负责人的情况。

“不能简单化地通过设置审批条件、提高开复工门槛等办法,来达到防护目的,而是应该用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指导、关心、帮助企业解决疫情防控和开复工中碰到的实际问题,切实解除企业和员工的后顾之忧。”欧晓理说,“要严格制止以审批等简单粗暴方式限制企业复工复产的做法。”

即便企业通过复工审核,复工后的人员管理也非常棘手。各地政府对复工后的人员管理都做出详细规定,比如,每日两次测温制度,提倡分餐制,员工就餐时距离应保持在80厘米以上等等。这些规定对不少企业提出了挑战。

还有分析指出,在当前各地供应链联系紧密的产业生态中,供应链的一个环节出现问题,会导致整条供应链受阻,特别是汽车、新能源、通讯和电子行业产业链条受疫情冲击最大。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掌握的整车生产基地复工情况来看,在湖北省的26个生产基地中仅有4家企业明确反馈了复工时间。其中,东风汽车有限公司、东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于2月17日开始复工,神龙汽车有限公司将于2月20日开始复工,上汽通用汽车有限公司将于2月24日开始复工。截至2月12日,全国183个整车生产基地中,累计只有59个基地开始复工复产,占比不到1/3。

疫情对产业链的影响甚至已经蔓延至海外。比如,韩国现代汽车集团从2月4日起陆续暂停韩国工厂生产,原因是在中国的零件供应商还未能恢复生产,从而导致零件短缺。日产汽车位于日本九州的两条生产线也分别于2月14日和2月17日停产。

针对“一人难求”的困境,一些企业被迫开出更高的工资来吸引求职者。知名招聘平台智联招聘周一发布的春季求职竞争周报显示,节后第二周(2.10-2.14)平均招聘薪酬为9220元/月,较第一周小幅下降0.97%,同比增幅为9.41%。与此同时,疫情对企业生产的影响仍在持续,许多企业较原计划推迟复工时间,还有超过四成的企业仍处于观望状态,未确定复工时间。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