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案立项就需“完成剧本”,广电新规将产生哪些“蝴蝶效应”?

2020年02月17日 11:45
新规来临,意味着剧本创作成本将平移至立项之前。剧本创作与码人组局难同步进行,片方立项成本增加,项目周期延长都是直接影响。尽管新规影响业内各方意见不一,但可以肯定的是,此次针对网络剧、网络电影的政策引导,无疑将再倒逼着行业发生改变。

《爱国者》剧照

作者 | 夏天

广电新规一出,原本“半休眠”的行业再起波澜。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广电总局对重点网络影视剧(包括网络剧、网络电影、网络动画片)规划备案申报事项和审核工作进行调整。在填报系统时,片方除了需要提交《重点原创网络影视剧规划信息备案表》之外,还需提交《完成剧本创作承诺书》,保证已完成剧本。同时,各地省局每月将对申报项目进行剧本抽审。

尽管目前还未看到具体相关文件,但骨朵向近期有送审需求的业内人士求证,2月15日,在重点网络影视剧信息备案系统中,已出现上传《完成剧本承诺书》按钮,“各省局已经收到消息”,新规执行势在必行。这就意味着网剧、网络电影、网络动画片在备案立项时,不仅需要提供不少于1500字的内容概要及不少于300字的思想内涵阐释、制作预算等信息,剧本也需要具备完整内容。编剧余飞在其个人公众号中也透露,“据可靠消息,电视剧项目也会照此办理。”

图源自网视互联

新消息一出,有剧本已经创作完毕的编剧随即欢欣鼓舞,表示在与投资人交流时,“又加了一个砝码”。这也侧面表明,新规之下,业内对成熟剧本及编剧渴求量将大幅增加,编剧地位或有所改变。

但同时疑惑声音同样不绝如缕,“后面工作肯定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和不少业内人士一样,制片人梅子笑不掩饰心中的担忧。按照以往立项备案规则,片方提交剧集大纲在审查通过后,再展开剧本创作。新规来临,意味着剧本创作成本将平移至立项之前。剧本创作与码人组局难同步进行,片方立项成本增加,项目周期延长都是直接影响。

尽管新规影响业内各方意见不一,但可以肯定的是,此次针对网络剧、网络电影的政策引导,无疑将再倒逼着行业发生改变。

“新规”意指何方?立项即为作品负责

“申报提交是每个月20号之前,意味着下个月要公布的那些项目,都是需要签承诺书的。”项氏兄弟CEO项水柳告诉骨朵。据他了解,新规在近期就将执行,只是目前“没有明确规定怎么抽审”。

生产周期相对更短,有更多立项需要的网络电影从业者,对新规反应迅速。导演林珍钊近期就有项目送审,因新规出现只能暂缓,“片方需要提交什么?资料我们现在还在了解。”他向骨朵透露,目前他最关心的问题是,审查的“完整剧本”是指初稿还是定稿?如若剧本完成即可审查,他预估其着手的项目将至少延长1-2月,如果是定稿审查,推迟时间则将更长,“这两个区别是很大的。”

除了剧本完成度需要有多高,剧本抽查流程如何?严格程度如何?审查周期多长?都是业内关注的焦点。在已曝光的《重点网络影视剧完成剧本创作承诺书》参考模板中,涉及剧名、集数及机构章印,填写完毕后,需由片方直接将承诺书扫描成PDF,上传至“重点网络影视剧信息备案系统”具体项目内。

在2月6日,北京广电局下发的《关于临时变更重点网络影视剧备案材料报送方式的通知》中,除将线下递交材料改为线上报送外,在规划备案环节同样提及了“剧本抽审”事宜,表示片方需发送故事梗概及完整剧本到指定邮箱。除此之外,暂未透露过多信息。

“把行业拉到正常生产规律中来”,尽管消息一出,业内关于审查缩紧的声音此起彼伏,有在电视台相关审查工作经历的制片人李建国(化名)对骨朵坦言,在春节前就已听闻新规消息传出。这并非仅仅意指缩紧审查。剧集成片审查工作一直稳步推行中,涉案剧、国安剧等特殊题材本一直就有相关部门直接审查完整剧本,如今对广电对所有项目设立剧本审查关口,是审查方希望片方更重视剧本的表现。

在2015年视频平台快速崛起,跑马圈地带动影视行业热潮,不少热钱涌入。流量明星与大IP成为被资本争抢的对象,从那时候“大家开始对剧本不太在意了。”李建国告诉骨朵,为了抢演员档期,有段时间,剧本没有完成即开机的现象曾屡见不鲜。

2018年税改之后,热钱散去,尽管已经没有多少剧组在无剧本准备情况下开机,但行业真正“提质减量”时代还未来临。在剧集方面,据统计2019年全年共有905部剧立项,而报告显示,2019年上线剧集总量仅为351部。在网络电影方面,2019年全年上线项目789部,而在2月备案系统上线后的8个月内,数据显示规划备案数量已高达2381部。看似生产远多于播出,但立项后剧本未完成、未开机、挂羊头卖狗肉的项目不在少数。

“之前也有抽查剧本的。”新片场影业总裁牟雪向骨朵透露,据其此前打造网络电影的经验,在备案立项时,当审查方对于片方提供的1500字概述内容有疑虑时,“会要求片方补充全剧本。”此前新片场影业有项目就曾有过这样的经历。

解读新规,需要了解政策背后的用意与指向。据她了解,此前市场中存在一些有侥幸心理的片方,会一次性提交大量项目,“哪个项目过了后再跟进哪个”。这一现象加大了审查方的压力,浪费审核资源。如今新规一出,在立项时“这样逼得片方更认真想做(项目)。”

2019年2月备案系统上线,审查介入致使网络电影发生自上而下的大洗牌。此次针对网剧、网络电影、网络动画片新增剧本审查环节,首先的用意在于,监管机构希望片方对故事负责。

不过这一切,需要片方将“资本前移、风险前移”,李建国告诉骨朵。

审查缩紧、风险增大,片方将新增哪些成本?

那么,“资本前移、风险前移”背后的隐形成本是什么?

如果只是将剧本研发成本前移,在业内或许并不会掀起大波澜。疫情影响下,行业全年开机率势必受冲击,新规之后,片方在项目立项时将面临三种命运:立项顺利,片方只是剧本创作支出前移,皆大欢喜;立项受阻,根据意见反复修改,时间成本增加;最坏的即是不过审,剧本投入付诸东流。行业开机率将再次大幅降低,而对于片方而言,更重要的是,不论项目立项与否,都将有笔剧本费用支出。

据骨朵了解,一部完整剧本,从大纲到分集大纲,然后才是剧本具体创作阶段,每个阶段片方都需要给编剧支付费用。尽管目前在业内,编剧费用如何支付,在哪一阶段支付,支付多少并不统一,据有编剧经验的漫美文化CEO陈彤透露,对于剧本而言,大纲、分集大纲、人物设定、人物关系才是剧本创作中更为重要的部分,“一个30集的剧本,完成10集剧本能拿到40%的酬劳。”也是业内中正在发生的现象。

“现在很多的这个创作。导演是前期就已经介入的,虽然不署编剧的名字。”《爱国者》《心灵法医》导演龚朝晖告诉骨朵,如今在剧本创作阶段各方主创都已提前加入。这也就意味着,即便是审查一个初级完整剧本,也将耗费不少片方精力。

这不只是剧本研发成本前移,更难的是片方在最早前对风险的预估和把控。有影视公司CEO向骨朵举了一个例,按照以往经验打造一部古装剧,采用大纲立项时,根据审查意见可在剧本创作前将风险问题规避。在新规之后,没有大纲审查程序,片方只能照常让编剧进行剧本创作,“你写完整个剧本之后,审查告诉你有问题。可以通过审查,不过要改剧本。但前期改大纲容易,后期改剧本会比较难。”

立项修改成本与审查风险增加,需要片方对政策风向、题材风险进行有效把控,与审查部门保持密切联系同样是“任务”之一。与此同时不容忽视的是,审核工作人才充裕与否,是否具备审美素质同样是业内较为担心的问题,新规之下,当审查方不具备剧本审美,或将致使部分潜力作品夭折。

新规带来的影响还有“制作周期“。面对越来越激烈的竞争和快速变化的市场审美,一些制作方也在努力提升制作速度。“其实,制作和播出间隔时间最短才是最好的”,梅子笑告诉骨朵。她认为新规对项目周期带来的影响,比前期成本压力还重要。一部作品从策划到播出,最快也要一两年。周期拖得更长,很容易失去市场同步的“看点”。

以往审查方式中,剧本完成5集左右就能与平台交流项目,10集左右就能开始组建班底,筛选演员等筹备工作,剧本创作与码人组局可同步进行。如今项目立项前就需完成剧本创作,将增加第一道时间成本;立项备案时根据反馈进行剧本修改,牵一发动全身,则是第二道时间成本;一部网络电影完整剧本字数在2至3万字之间,一集网剧剧本字数在1万3千字至1万5千字之间,30集即至少有近40万字,即便是广电抽样,审查时间恐不会太短。

尤其当剧本是否通过立项与否还充满未知,片方也难去敲定主创及演员的确切档期,剧本创作与剧组筹备难同步进行,则又是一道时间成本。拉长的并非创作时长,而是项目时长。

尽管如李建国所言,此前“剧本的成本在整个项目成本中,占比5%到8%”,对于片方来说这并非难以承受的压力,但时间成本对于片方及创作者来说,同样不容忽视。疫情影响下,行业只能着手于剧本打磨及前期筹备,或许这也是新规赶在疫情退却之前便展开的原因之一。

“每个月月初10号之前,省局会公布上个月20号之前提交的项目的初审结果。然后总局会公布上上个月20号之前送审的复审结果。”项水柳告诉骨朵,这也就意味着,在原来的审查基础上,一个项目如果顺利,初审到复审最快也要40天以上。如今加上剧本抽审,“很显然周期又会加长,但是目前还没有这种案例,所以不明确到底会加长多长时间。”他坦言。

编剧是直接受益者?不完全是

那么,新规之下剧本更受重视,编剧将是直接受益方吗?

在新规出现之前,近年追捧流量明星与大IP已经让行业吃了不少不重视剧本的苦头。资深编剧赵红(化名)能感觉到片方已经在更重视剧本,但行业中出现一个直观表现是,“找了更多的人来对剧本提意见,以及谁提句意见都挺重视,但就是不相信编剧自己的意见。”

导致这一现象的背后原因复杂,排除编剧功底等主观因素,编剧行业话语权缺失,资方干扰,以及制片方是否具备判断剧本优劣的审美,都有直接关系。新政的出台,将倒逼行业重视编剧和文学策划这两大工种。

新规之下,为加快立项速度,降低立项风险,行业对编剧、文学策划需求量将大大增加。尽管新规短期内并不会将编剧与文学策划推上高位,但从供需关系而言,更受需要的编剧方,整体话语权或有加大的可能。

这是编剧行业自上而下的改变。不止是头部编剧遭到争抢,腰部编剧受片方重视程度同样将提升。而即便对于新手编剧而言,立项风险增加,恐难获片方直接信任,但在行业需求量增加情况下,跟随成熟编剧参与项目,也将是一个不错的踏入行业、获得成长的机会。值得一提的是,与行业中著名导演、制片人挂名监制相似,成熟知名编剧运用“名气”获取片方关注,对剧本提纲挈领,将剧本分发至旗下团队集体创作,都是可以预见的趋势。

未来,编剧行业的“二八定律”将更加突出。

“编剧联盟、编剧协会、编剧经纪公司等等,这样的机构很可能会在新政的催化之下成长起来,甚至有可能出现类似于行业工会一样的组织。”余飞表示。当剧本受重视,拥有成熟原创剧本的编剧,能更有底气,将剧本作为筹码与影视公司进行谈判,共同分享影视产业的利润。此前其创作的《人民的正义》,编剧余飞就是联合出品人。

更为重要的是,拥有完整剧本的编剧方,合作选择权也将更为丰富。主动洽谈制片人,甚至直接越过片方与视频平台洽谈合作,再在平台指导下匹配制片人,码盘组局进行项目创作,都极有可能。编剧有机会走向前台,兼任制片人与出品人的机会。不论是新手编剧、成熟编剧、知名编剧,长期而言,都将是新规直接获益者。

但其中也不乏悲观的声音。

“作为编剧我对这个新规持谨慎态度。”赵红告诉骨朵,当下行业不重视编剧并非一日之寒,“在当下的大环境下,我不认为这能促使片方更重视编剧,反而可能会导致片方在签订剧本合同的时候更加苛刻。比如前期付款比例变低、随便凑合一个剧本先审查、剧本审查不通过就不给稿费、自我阉割和自我审查严重等问题。”

与业内交流时,不少从业者不约而同谈及,在新规之后片方与编剧或将修订新合作模式,降低前期付款比例,尾款增加,将风险转嫁至编剧的诸多方式都将诞生。立项压力下,片方与编剧极力“同根生”,承担风险。编剧方如果没有足够的资源和经验,原创项目没有足够的竞争力被采纳,一来而去的付出成本和时间成本,编剧团队不一定有能力支撑。

与片方面临的压力相同,更了解审查风向,更懂内容把控的成熟编剧,将脱颖而出。编剧行业也将面临大洗牌。

不过相比之下,作为内容创作者,相比于话语权,赵红更担忧的是,“对文化方面的审查每多一道,它本该承担的思考和反射功能就会减少一分。”

放眼行业后,自上而下的格局变化

各方态度不一,不论影响如何,新规实行势在必行。在新规之后,影视公司对剧本的重视程度更高,可以直接预见。那么对于行业而言,这将带来哪些自上而下的改变?

“如果导演的创作习惯是从文本就需要体现视听语言,融入剪辑节奏。导演前期剧本的研发,时间会拉长,参与度会加深,难度也会增大。”作为导演,这是老算能感觉到的直接影响,并坦言,“我会认为这是应该的。”

短期之内,对于导演而言,此前业内流行的在剧本层面就加入的比例将降低,而未在立项前参与剧本创作,仅在立项之后加入,导演消化剧本、进行分镜等工作将高度集中。长期而言,对于网剧、电视剧作品来说,这同样是创作话语权转移的过程,导演与编剧地位将越来越“平起平坐”。当然,新规对编剧影响将更大,懂政策边界的优质编剧脱颖而出,行业话语权有望提升的同时,成熟编剧团队被哄抢,带徒弟组团接项目在行业中将更为流行。

在制片人层面,一旦在项目之初判断不准确,所耗费的人力及时间成本不言而喻。除了做项目更为慎重之外,制片人对内容、题材的把控,对审查风险的把控,对风向的敏锐程度,都有了更高要求。有网络电影制片人对骨朵预言,“这个制度之余,会涌现出一些更专业的制片人。”他们将更懂政策风险与内容把控。

对于近期就将为新规买单的制片方而言,费尽心力降低立项时间成本与风险成本是直接诉求。但放眼行业更长远的发展,更懂审查边界,更懂内容风向的成熟公司势必将脱颖而出。

事实上,对于这部分公司而言,在新政没有出现之前,完成全剧本再立项或再制作,新规出现,只是将项目立项时间往后挪。“他们既能垫付得了这笔钱,也有能力分辨剧本质量高低,也有成熟的策划人员来跟进整个创作流程。”余飞表示。

然而新政若严格执行,对小公司将造成更大压力。据余飞了解,新政出台之前,无资金与人才的小型公司会先将大纲拿去立项,“立项之后可以拿这个项目去融资,有了钱之后再来请合适的编剧参与创作。”靠创意雏形就能闯天下的时代已经过去,如今,在立项之前就需承担剧本创作成本,立项风险加大,创作周期拉长,对于没有实力、能力、创作经验的小型公司而言都是直接压力。

这则新规目前针对的是网剧、网络电影、网络动画片,最终播出端均在视频平台上,那么对于视频平台的影响呢?李建国告诉骨朵,不论是自制网剧、定制网剧、分账网剧,还是网络电影,成片最终买单者始终是优爱腾芒。虽然立项风险增加,但指向更重视剧本,“这个对制作有好处”,也就是说,平台也许反而欢迎这一新政。

尽管意见不一,但若将剧本审查提前,能进一步提高剧本对整个项目的重要性,又能有效降低成本的过审风险,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在做选题的时候就会更慎重、严谨,确保每一个选题是可以继续往下进行。”映美传媒COO高锐承认,新规之后大家对内容态度将会更谨慎,他坦言,新规之后将让行业更为规范,“严审在前面,比拍完了以后才知道有各种问题上不了线要好。”

但不可否认的是,“大家都打安全牌。”这几乎已成共识。在新政影响下,短期之内,项目立项更难过审,片方时间与人力成本增加,对编剧需求增多,对制片人项目风险把控能力更高,都将促使行业发生至上而下的新变化。

新规缔造行业新格局,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