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轻症患者:住院13天,我是如何治愈出院的? |疫中人⑪

2020年02月18日 08:45 A
在分享自己用药过程的同时,她一再强调每个人情况都不一样,但心态一定要好——要安心吃药、按时吃药,不要自己吓自己,相信自己会好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实习记者 | 佘晓晨

作为一个新冠肺炎轻症患者,林琪经历了13天难熬的等待和治疗期,成功治愈回家。

出院之后,林琪在家进行单间隔离。她和网友分享了自己治疗的过程,希望可以帮到更多人。在分享自己用药过程的同时,她一再强调每个人情况都不一样,但心态一定要好——要安心吃药、按时吃药,不要自己吓自己,相信自己会好的。

出院那天,她在微博上说,“希望我的国家,我的城市,像我一样好起来。”

以下是她的口述:

我从事医疗器械行业,家住在黄石。这次感染最终治愈回家后,我一直在回忆自己的经历。很多网友来问我具体的治疗过程、用了什么药物之类的,我和大家分享了不少内容,还拍了视频给大家看,恢复的状态还是挺好的。

早在1月27号,我量体温发现有37.5度。在这之前,好几天都是咳嗽,干咳,不过精神状况和胃口都还可以。

当时如果不是看到发生疫情的消息,我可能还会挺一挺,因为我本身也不严重,没有特别的身体反应,后来还是觉得有必要去医院检查确认下,因为我老公是1月22号晚上从武汉回来的,虽然到目前为止他都没有被感染的症状。

当天我决定一个人开车去黄石市第二医院检查,去之前没做什么准备,家里人也觉得我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结果到了医院检查完之后,医生告诉我双肺有感染,问了基本情况,然后建议住院隔离观察。这一待,就是十几天。

之后等待确诊的过程是最难熬的。1月28号,我住进了单间隔离病房。第一次住院就“享受”单人间,我只能苦笑,实际上,那天晚上我就开始焦躁了,女儿才四岁半,如果真的确诊了,我特别担心自己传染给她,也特别想念她。

在医院待着的前两天一直没有治疗,感觉咳嗽越来越严重了。直到1月29号,住院的第三天,早上五点多护士全副武装进来,给我抽血。

当时看了一眼手机,老公发来消息,说他和女儿都醒了,让我接着睡,后来老爸又打来电话说要给我送东西,被我拒绝了。老年人本身就易感,我真的不想让他到医院来。

当天上午,社区和疾控中心的人一直给我打电话,询问发病情况和接触史等。等到中午,护士就来通知,过一会儿要转院。我问她是不是确诊了,她说还要等医生来通知。那种情况下,我很焦虑,特别想知道结果。一直等到下午两点多,医生才通知我,确定被感染了,要转院到黄石市中医医院(市传染病医院)。

我们一行7个轻症患者,一起坐救护车前往中医医院。我记得当时的气氛是,大家都有些焦躁,其中三个人是一家人,一直在说特别后悔之前去拜年,说不定把别人也给害了。

到了医院真正安顿下来之后,因为已经接受了这件事,我的心态反而比较好了。我老公开始不相信,有点接受不了,但等我真的去了医院,他又开始鼓励我,跟我说“相信你会没事的。”

我和我老公在一起十一年了,结婚有五六年,感情其实已经归于平淡。出院以后,他告诉我,其实当时他非常着急,不知道我在医院到底是什么情况。他说,第一次意识到,我在他身边比什么都重要。

我想过要不要把感染的消息发出来,最后还是决定不隐瞒。那段时间里,我一直发微博更新情况,因为心情很焦急,又不想在朋友圈说,微博算是一个小窗口。被网友关注到之后,很多人都挺关心我,我就第一时间在微博上说了确诊的结果。之后的几个小时里,我一直在网上交流情况,好多人都鼓励我坚强,让我加油,最后有100个人留言鼓励,让我很感动。

住院期间,我每天都和女儿视频,一开始她都会问妈妈去哪儿了。她才四岁半,不知道“病毒”是什么,出院回家之后跟她说这些,她还是一副很懵懂的样子,只是问为什么不能去上学。我妈妈没跟我们住一起,她是最紧张的人。在我住院的那几天,为了不影响我休息和治疗,她不敢给我打电话,但每天甚至打十几个电话去家里问我的情况。

我每天按医生说的按时吃药,按时吃饭,多喝水,基本上没有想其他的,因为好多人比我严重,我觉得自己应该也不会怎样。同病房的一个病友来的时候病情最重,发烧都是高达40度,但在医生的救治下比我还先出院。所以我在微博上说,不要觉得发烧就是更严重了,这是有一个过程的,你只需要安心吃药、按时吃药,不要自己吓自己,相信自己会好的。

我们病房里都是轻症患者,相互打气鼓励比较多,因为都是年轻人,大部分时候是各自休息,到了饭点就会讨论哪个菜最好吃,劝挑食的病友多吃点。旁边的姑娘隔几个小时就要跟她老公视频,大家还会开玩笑。

不过,2月4号早上有个患者去了ICU,医生在微信群里说要和家属交代一下病情,做好心理准备。进医院这么长时间以来,这是我第一次听说有病人快不行了,当时就感觉,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

其实真正成了患者,才知道医护人员有多辛苦,跟看新闻的那种感动不一样。患者每天还能躺在床上休息,但是医生护士不能休息,每天都要陪着我们,还要打针、发药、发饭。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一个医生瘸着腿来查房,还要安慰病人。我问他怎么了,他跟我说腿太疼了。

一开始住进医院我每天都刷新闻,确诊之前,还联系同学找到了100个口罩捐给武汉红十字会。读书的时候我在武汉待了很久,对这座城市也有感情,看到疫情的新闻会觉得很沉重,所以后来就基本上不看了,尽量让自己看点别的,放松一些。

2月6号,医生给我开了核酸检测。第一次结果是阴性。7号又做了第二次检测,两次诊断结果都为阴性。到了8号早上,做完CT后,医生通知我,可以出院了。

终于可以回家了。当初一起转院的那个女孩很为我开心,但看到我可以出院了她又很紧张,因为她的症状也很轻,也检测了两次,结果第一次阴性,第二次又阳性了,医生说还要再继续治疗。我们没有加微信,出院之后我也退出了病房的群,希望她现在也出院了。

出院之后,我妈立刻给我打来了电话,她一下子就哭了,说从来没这么担心和难受过。我又在微博上发了自己出院的消息,当时我写道,真心希望我的国家,我的城市像我一样好起来。

为什么全家只有我感染了?后期我们仔细回想了一下,老公开车从武汉回来之后,我们曾和女儿一起去过超市买东西,三个人都戴了口罩,但是中途我的口罩有点问题,就取下来了一会儿,之后再没出过门。所以,我是不是在超市里被传染了?现在也说不好,这只是猜想。

有个事值得说一说。回家之后有物业的人来封门,我老公和他们起了一些争执,家里人心情本来就很焦灼,物业态度很强硬,也不敲门,说话很霸道。

最主要的是,封门之前没有人通知我们。家人从我确诊到出院就没出去过,2月10号说解除隔离了,老公出去买了一次菜,然后突然又来封门,我们也没提前做准备,所以有点让人接受不了。

第一次争执之后,第二次物业的人又半夜两三点偷偷来封门。我们跟社区反映了问题,社区的工作人员态度还是挺好的。2月12日早上,公安局的人来敲门,跟我们说要封门,整个过程比较温和,处理的挺好,我们也愿意配合。

我觉得,双方都要互相理解,但封门的事情还是派一些基层工作比较熟练的社区人员去做比较好,避免争执。当然这只是个人建议,等我隔离结束了,我也想去做志愿者,尽自己的一份力。

之前在抖音上看到过一个广东的小伙子出院之后自愿捐血浆,如果需要,我也愿意捐出含抗体的血浆,去救助那些生病的患者。我真的希望疫情快点过去,大家都平平安安,所有的医务人员和基层工作人员都能安全回家团聚。

经历这次患病 ,我和老公都觉得自己很幸运。对我自己来说,最大的变化就是真正意识到了健康第一,以前我完全不克制自己熬夜,看到好看的书无论多晚都要看完。不过现在是逼着自己早点睡觉,睡不着就躺着,一定要把作息规律调整好。

我老公说,以前经常忙于工作,现在觉得任何东西都比不上家人在身边重要。他老家在东北,今年没能回去,公公婆婆其实也一直担心我们。等疫情过去了,我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上女儿,和老公一起回去看看两位老人家。

(应受访者要求,林琪为化名)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