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的制作人:“云办公”不是万灵药,停工剧组压力山大

2020年02月15日 12:05 A
剧组隔离、档期后延、制作中断......这些突发事件对剧组一线工作者来说,是收入锐减的不安,是可能失业的危机。但是对整个项目的大管家制片人来说,压力显然更大,需要思虑的更多。

李亚平和许文俊分别是《温暖的抱抱》和《甜了青梅的竹马》制作人

作者 | 冯壹

疫情当前,影视行业寒上加寒。

一时间,“抗疫”成为行业的热门话题。线上会议、分工配置、稳固大局,是许多制片人目前的首要工作。

不过,相比起昔日肉眼能见的片场,风中浮萍般的“云办公”大抵不那么让人放心。制片人李亚平在几天内分别尝试了数种不同的线上办公软件,觉得美颜效果确实不错,但真正效率还要打个问号。

制片人许文俊也启动了“云办公”模式,他的项目正处于忙碌的后期制作阶段。

被迫停工的制片人朱振华,一边操心着隔离剧组,一边又琢磨起复工的事项。

春节期间,郭靖宇虽有三部网络电影上线,一部电视剧在播,但他却是最闲暇的一个。演员们在抖音玩起了直播,过段时间他也准备去捧个场。

在疫情凶猛的特殊时期,我们和几个制片人详细聊了聊他们的“抗疫”经历。

李亚平:线上办公,线下做饭,有损失更有思考

对李亚平来说,疫情的影响是突如其来的。

1月10日,电影《温暖的抱抱》杀青,她从广州回到北京,着手年前项目的收尾工作。“我们一直忙到腊月二十八,那天大家去看了电影的剪片。当时情况还是好的,虽然几乎都戴着口罩,但情绪也没有很紧张。”尔后,年假开始,情况忽然就严重起来了。

这是一段“宅到底”的假期。过去20天里,李亚平一次都没出过小区的大门。口罩是抢不到的,放假前买的两包医用外科早被她分给了同事。米面粮油也得靠外送,幸亏北京的配送服务至今未停。原定春节是回西安和家人团聚的,如今也搁浅了。

日常的时间空闲出来,有趣的娱乐就多了。“作为制片人,压力一直很大。平日发朋友圈是唯一的解压方式,比抽烟喝酒方便。”只不过,这几天发的朋友圈从具体工作变成了闲时消遣。今日研究道美食,明日拍摄个盆景,偶尔再讲两个段子。“从来没对家里的锅和碗这么好过”,李亚平在朋友圈开着玩笑。

李亚平朋友圈中图片

过完假期,“云办公”就提上了日程。在李亚平看来,线上办公尚能接受。“制片人的日常本就是开会和案头功课,基本上在哪儿都能做。如今虽然不能当面交流了,也无甚大碍。”本周开始,家里孩子的网课教学也随之上线,授课内容亦未缩水。似乎一切照例。

但损失也是肉眼可见的。虽然新开项目都定在了下半年,但原定上半年上映的电影《春潮》和《草样年华》,大抵是不能如期与观众见面了。上线的档期一延后,后期的各项工作暂时就没法开展。《温暖的抱抱》档期虽在下半年,可相应的工作也得及时处理。

“已经完成的项目是难以再掉头、再调整的,你只能去找它的新出路。比如《春潮》本来上半年想在院线上,可假如院线真的上不了,不妨就看看网络。但这又带出一个非常客观的问题,就是这个项目是否适合网络。要找到最佳的结合点,而不是强行降价销售。”

让李亚平更忧心的是行业问题。首先是市场端,上半年院线市场的疲软在所难免了,疫情结束后要多久才能恢复还是未知数。再者是生产端,许多剧组早就停止了拍摄工作,何时复工仍需等待。“这种急刹车对某些中小公司来说,或许是致命的打击。”

就爱美影视来说,减少疫情干扰的举措在于工作方法的调整。“像我们处于案头阶段的项目,还在按部就班地进行。做后期的项目,也利用线上软件勉力前行。不能说我们有了多大的转变,只能说,现在我们走得更谨慎了,处理问题更务实了。”

针对疫情过后,如何有效利用好市场和生产时间,李亚平认为准确率比数量更重要。“我们不能说要在今年剩余的时间里,如何用更少的时间来创作更多的东西。而应该用有限的时间,去做出不可替代的,更有可能被市场认可的作品。”

许文俊:项目在后制,在家捡起了锻炼

同样处于“云办公”状态的,还有《浅情人不知》制片人许文俊。随着开工日的到来,许文俊的团队也开启了线上办公模式。虽然不能实地拍摄,但项目开发、剧本打磨以及后期制作等工作依旧可以正常推进。“对我来说,宅在家里也能认真工作。”他笑道。

“云办公”之外,久居家中的他还将健身重拾了起来。“平时出差频繁,生活不规律,缺乏运动。这次正好趁机锻炼下身体,陪陪家人和孩子。自律是对抗疫情最大的支持嘛。”

目前,许文俊手头有多部不同阶段的项目在同步筹备,网剧《甜了青梅配竹马》正在后期制作中。

即使自家项目影响不大,但许文俊同样忧心忡忡。“疫情还会持续多久?谁也说不准。受影响最大的肯定是已开机的项目,停机期间的亏损和恢复后的资金来源都是大问题。”

但恐慌不能解决问题,对行业的未来他仍然保持乐观。尤其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平台需要项目来补足排播,势必会增加成片的采购量,“积压剧”减库存或将成为某种新趋势。

“寒冬是暂时的,疫情结束后随着大环境的变化、一些政策扶持的出台,相信一定会陆续开始回暖。希望大家能够做好坚持,利用这段时间。多沉下心来看一些好的作品,多一些思考,多一些求新。”许文俊道。

朱振华:在拍剧组停工,战役还在进行

相比起那些或杀青或筹备的剧组,朱振华的心态更为急切。突如其来的疫情,基本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这段时间,我们有一个现代都市剧正在拍摄,可疫情的发展让一切都停摆了。说实话,两三百人的剧组突然停止工作,对我们来说是一种不小的压力。”

在这个多数人闲到发慌的假期里,朱振华一直在忙碌。剧组停工期间的一切问题都需要他负责:非常时期的各项保护措施,防疫物资的储备调配,以及面对未知疫情周期的各项生产计划备案,甚至工作人员的情绪管理都得找他。“这场战役仍在进行。”朱振华表示。

除了考虑剧组的管理,公司复工的计划也得妥善安排。何时复工?如何复工?复工后如何保证大家的安全?非常时期的非常措施能不能跟上?这些大事小情的叠加,无声无息地摆在了在朱振华的面前。

“在这般天灾面前,冷静下来理性思考是第一要事。在这个完全未知且超乎你过往一切经验的时刻,你必须尽可能地用科学的态度分析扑面而来的讯息,尽可能地去芜存真。此外,任何时候都要细心再细心。毕竟,在未知面前,任何小细节都可能成灾难或者幸运。”

项目的停止和延期已成定局,现在能做的就是调整好心态,坦然面对。于朱振华来说,“老实待着”的这段时间更像是一个有效的反思期。从创作者的角度来说,偶尔停下来歇歇脚,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郭靖宇:相比自身压力,我更担心行业的失业率

自疫情开始,郭靖宇已经做了30多顿饭了。出不了门的日子里,他承包了家中的一日两餐。“我以前做饭特别好吃,就是好久不做手艺有点退化。”他笑道。

宅在家中,除了自己掌握“厨房大权”,最让郭靖宇感动的是自己七岁半儿子的成长。“灾难让人成长。家里人太多,大人没工夫照顾他们,他们就自己照顾自己。像用洗衣机洗衣服、照顾弟弟妹妹睡觉、给弟弟妹妹洗澡,他仿佛一夜之间变成小大人了。”

在春节期间,郭靖宇本有工作计划,但随着疫情的蔓延,工作也停止了。“我现在主要工作有两种,一种是写剧本,一种是剪后期。但这两项都需要别人帮忙,自己是干不了的。”郭靖宇向来有用录音笔写剧本的习惯,可最近这半个月他连录音笔都没有打开。

不工作的日子里,逛朋友圈成了郭靖宇的乐趣。“我每天就在朋友圈里刷刷刷,四处看新闻。虽然很少发内容,但一直在关注着当前的情况。”

刷完朋友圈,他也常常盯着网络电影的数据后台,算算分账情况、看看观众的评论和弹幕。长信传媒春节档上线了《我来自北京》系列网络电影,整体口碑不错。

“这段时间大家都闲着,我们的好多演员就把直播开起来了。一方面是和粉丝互动,顺带宣传一下电影;另一方面你闲着总得接触点新鲜东西,后续我可能也会去。”

法定的开工日期虽然到了,但长信传媒整体还处于停滞状态。在郭靖宇看来,“云办公”不是止损的关键,很多事情通过线上渠道来交流总归不方便。直接受影响的是农村剧《最美的乡村》,这部作品正处于后期剪辑阶段,如今却只能将进度后延了。

虽然还未正式开工,但业务学习不能停。前几天收官的《绝代双骄》由郭靖宇监制,虽然收视和热度不错,可观众的反馈也被他看在眼里。“现在制片人在家里一集一集自我检讨,跟着电视记录,这一集哪里不好,这一集怎么改进。”郭靖宇道。

面对疫情带来的压力,郭靖宇表示自己向来比较乐观。“你不能天天干着急,停下来的日子就要多学习。其实像演员在抖音上开直播,也算是业务学习的一种。一边交流唱歌,一边还能研究沟通下演技。相比起在家里空等开工,这肯定是更好的一种选择。”

今年影视行业受影响最大的无疑是院线电影,可这并不代表剧集行业就能高枕无忧。郭靖宇觉得,即便大家都宅在家里,但真正能抛开一切看剧的人还在少数。疫情问题一天不解决,大众的心态就会受到影响,这对在播剧集来说算不上什么好事。

更让郭靖宇忧心的是行业的失业率问题。“别的行业我不太清楚,但咱们行业的失业率是很难调查的。一是人员流动太迅速,二是现在情况又相对紧急。其实我去年还开了好几个公司,倒不是说为了增加个人的收入或者公司的收入,也是为保就业做点贡献吧。”

对制片人来说,“云办公”算不得什么为难事。可筹备的项目要落地,只靠线上会议寸步难行。储备的项目要开工,中断的剧组要恢复,“抗疫”已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