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王思聪diss的共享充电宝都挣钱了,但未来必有一战

2020年01月21日 12:59
必有一战!这似乎成了充电宝行业里所有人的共识。

图片来源:Pixabay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刘哲铭

黄梨在重庆山城经营着一家火锅店,生意还不错,每天晚餐时段,几乎每张桌子都坐满了客人。在几十张矮桌宽凳外,摆放着新更换的共享充电宝设备。“晚上用餐高峰,充电宝经常被一扫而空。”黄梨向《中国企业家》介绍。

两年前,黄梨的火锅店引进了共享充电宝,但那时顾客租用充电宝的场面有些冷清。前段时间,与此前品牌的合约即将结束,共享充电宝品牌商们便纷纷找上门,它们的热情让黄梨有点意外。最多的时候,她每天能见到5家不同共享充电宝代理,最“勤奋”的一位一天来店里“照顾”了两次生意。

在共享充电宝行业,黄梨的火锅店被视为一个“点位”。要寻求快速的业务增长就要攻下一个个“点位”,所以,这一个个零星散落在960万平方公里上的“点位”,成为所有共享充电宝品牌商必争之地。

“最开始我们觉得充电宝可能是个C端(消费端)生意,但后来发现不是的,它要打通的其实是商户这一侧。”怪兽充电某内部人士梁程对《中国企业家》说。

和共享单车类似,渠道的铺设是共享充电宝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小电早期投资人朱啸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铺设速度是关键,而且是有效速度,包括每个设备的激活频次、使用时长等。一旦抢占先机,再铺设的难度很高,替换成本会上升,互联网项目领先半年就很难追了,在别的产品没有出来前,要占领更多市场。”

“我们商户和共享充电宝品牌商都是五五分账,我当然选态度好的。”在5位代理里,黄梨选了一个,“不过,谁带来的利润多我肯定还是优先选钱多的。”

竞争透明简单,却也腥风血雨。

一张怪兽充电与广州、深圳等地的商家合作报价单显示,为了占据“点位”,怪兽会跟商户协定,设备入驻后第一年的收益全部归商家,之后的收益才按50%的比例分成。

“点位”之争以外是集体涨价的到来。2019年下半年,共享充电宝普遍告别1元/小时,开启了2元/小时的时代。此外,怪兽充电宣布正式完成5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美团屡传进军共享充电宝……

一夜之间,看似沉寂的共享充电宝行业被重新推回大众视野,如同2017年。

对于共享经济来说,2017年值得纪念。这一年,共享单车、共享短租、共享汽车,甚至共享健身等概念都轻而易举拿下了融资。当年5月,聚美优品创始人陈欧宣布以3亿元收购共享充电宝公司“街电科技”60%股权。但微博红人,北京普思资本董事长、万达集团董事王思聪对此在微博上隔空喊话否定。

此后,共享充电宝随着资本的“寒冬”也进入了“寒冬”,市场鲜有共享充电宝行业的动向。融资方面,除了小电科技在2018年3月份宣布获得B+轮融资,市场一片寂静,直到2019年12月底才传来怪兽C轮融资的消息。

但事实上,即使在沉寂的两年“寒冬”里,共享充电宝行业的变化也从未停止。从平均每两天就冒出一个项目,到经历洗牌期后基本确定“三电一兽”(街电、来电、小电、怪兽)的格局。

更值得一提的是,当初王思聪立下誓言不看好的共享充电宝行业,从被贴上烧钱、赔钱的共享经济标签,到达了整体盈利挣钱的阶段,街电、小电、怪兽已纷纷表示已实现盈利。回头再看,曾爆红的共享单车依然在烧钱,ofo变老赖、摩拜已卖身。

不过,在共享充电宝行业,也有许多疑问待解:短期乐观是否能代表长期潜力?行业里,谁是真正的老大?若未来必有一战,什么才是胜出的关键?

来源:被访者

缺乏“狼性”增长?

与摩拜用200辆车,把方方正正的立方庭包围惹怒ofo不同,悄然无声之间,各家充电宝厂商纷纷传来利好消息:大家都开始赚钱了!

2018年,街电宣布实现连续三个月盈利,聚美优品2018年财报显示,街电等新业务为集团带来了9.3亿元人民币的营业收入;小电方面也称,目前已经实现盈亏平衡,大部分直营城市已盈利;“怪兽基本是在2018年之后有正向的现金流。”梁程给出的盈利节点也大致相同。

因为沉默,有人形容共享充电宝行业缺乏“狼性”。

“为什么说现在还不是共享充电宝行业打得头破血流的时候?” 梁程反问,“根源在于市场没有非常拥挤,市场空间还在。”他进而分析:“现在头部4家加起来日单量不过600万单,但大众点评全平台上全国共有2500万商户,而且大众点评的商户数量还不能代表天花板。”

一位业内人士从另外的角度给出了解释:“互相争抢地盘这件事非常耗成本,无论是人力还是资本。在几家共享充电宝品牌中,有一家是需要披露财报的,如果财报说这两个季度因为抢地盘直接从原来盈利拼到亏损,股民不得疯了?”

“从资本方来说,还是有前车之鉴的,就算拼到市场第一又怎么样呢?摩拜和ofo撕成那个样子,资方是希望快速催熟,弄出第二个滴滴。共享充电宝部分垄断之后,带来新的行业想象力又能怎么着呢?”这名业内人士感慨道。

星翰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则认为,共享充电宝行业集中度不够高,差异化也不明显,因此很难有一家能做到短期垄断。

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发布的《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行业发展分析简报》(以下简称“Trustdata报告”)显示,街电、小电、怪兽充电、来电4家头部企业的市场份额占比分别为28.6%、27%、25.1%和15.6%。前三家市场份额差距不大。

黄梨提到,在合作过程中,并没有面对常见的“多选一”问题,也没有签署排他协议,但也只会用一家。不过,没有头破血流,并不代表竞争不存在。

为了能够拿到头部商家,充电宝品牌拿出了高入场费和高额分成争夺合作商户。一种方案是采取入场费+分成模式;另一种方案则是阶梯式进行分成约定。更加耸人听闻的案例是,某家公司为了占据高“点位”拿出了2000万的补贴。

“你看看那个样本量有多少?”一位共享充电宝企业不愿具名的员工回忆道,“当时我领导就说,街电早就被我们超过了,怎么还会是第一?”

在许多调研报告中,几家市场份额差别不大,但榜首位置却常有变动。

2019年10月,艾瑞发布报告称,2019年上半年,中国共享充电宝品牌梯队排行中,街电、小电科技和怪兽充电三家企业位列第一梯队,而来电科技则位列第二梯队。但从阿拉丁所发布的2019年12月份全网小程序Top200榜单来看,小电又超过怪兽与街电。上述员工有些不服气:“谁都知道调研报告能做水分。”

共享充电宝的使用方式导致了各家统计造成了困难,轻量级应用小程序是所有厂家默认的选择,没人将使用接口押注在APP上。“没有一家机构能够同时拿到支付宝和微信小程序的数据。如果拿不到的话,就拼不出整个行业的真实情况。”这名员工给出了原因。

这些头部玩家们并非毫不在意谁是第一,也并非毫无“狼性”。相反,有的公司以强大的地推能力引以为傲,“我们的地推人员都是当年美团的”。只不过,在众人眼里,“狼性”展露时机还未到来。

来源:被访者

与资本共舞

未来必有一战。

梁程认为:“很少有大家都准备好了的战争,基本上都是偶发事件。”如何在这场竞争中胜出?杨歌把资本放在了最重要的位置。

在杨歌看来,如果没有资本的助推和大量的地推,共享充电宝是不可能发展到今天这种格局,而未来拼的也是资本。艾瑞将共享充电宝的核心竞争力归结为四个方面:资本、产品、运营以及规模。同样把资本看作一切的基础:其决定了现金流的可持续性,规模化扩张的速度,以及能否度过动乱期。

2017年是共享充电宝的高光时刻。统计数据也接近疯狂,行业40天融资12亿,平均每两天出现一个新项目。红杉、腾讯、IDG、高瓴资本等知名机构不断入局。

“幸好这两年舆论不看好我们这个行业。”梁程感慨道,“有时候未必是企业家疯狂,也会有一点被资本裹挟的意思。所以反而这两年,大家都冷静了,包括投资人也很理性。”两年间,鲜有共享充电宝企业传出融资消息。

作为共享经济中的代表,共享单车的“失控”有据可循,资本疯狂地裹挟着市场和企业前行。公开资料显示,ofo在2016年10月至2017年7月共完成四轮融资,从C轮到E轮,总融资额超过12.8亿美元,约合88.9亿元人民币。

“我们那时候觉得,投资的金额远大于我们需要的资金量。有一种资金积压太多一下子使用不掉的情况。”有人回忆当时的融资情况。

来电CMO任牧说:“自给自足的情况下,即使没有资本输血的情况下,头部玩家日子过得还是不错的,对于融资都不太迫切。”有自我造血能力,是这个行业目前给自己贴上的标签。

有业内人士透露,怪兽的融资其实先于消息公布前许久便已完成,但一直沉默是想借行业的不看好来拖垮对手。后来发现这种方法并不可行,因为头部几家都已经能做到盈利了。

人员薪资、商家分成、设备,构成目前共享充电行业三大支出部分。据此前曝光的怪兽充电商业计划书显示,其日均每台充电宝的毛利率为31%。有机构测算,每个充电宝机柜实际利润在1020~1380元/月,4个月便可回本。

“平均2元/小时的收费,其实就已经能做到收回成本,实现盈利。”一位业内人士给《中国企业家》算了笔账。

杨歌则不太认可类似观点,他认为提前拿到资方的钱,在大多数情况下都会增加企业的优势:“如果只限于在这个赛道内,模式上的自救方法一定是提高单位流量的收入,也就是提高客单价,但一旦涨价就会形成用户流量下降。但这个行业出现了一个很特殊的情况,那就是资本助推下形成的用户习惯,导致用户能够接受阶段性高付费。不过,这个习惯是否是真正的商业价值,需要观望。”

“资本始终是中性的,要看怎么用。”梁程评价道,不过他也自豪于这段时间里,也只有怪兽传出了融资消息。

来源:被访者

终局难料

什么时候会出现美团与饿了么那样的竞争态势?

杨歌回答:“当这个市场逐渐回归理性,出现价格回调的时候。也就是说当用户觉得用十几块钱充电几个小时有点问题的时候,那时用户量会下降,这样所有在场玩家的盈利能力都会面临下降风险,或收支平衡或亏损,这时候市场将迎来一些变化。”

杨歌所说的“非理性”是指2019年下半年的集体涨价。共享充电宝普遍告别了1元/小时,开启了2元/小时的时代,甚至有的场景涨至7~8元/小时。

任牧解释涨价的一个原因是成本驱动:一些场景需要高昂的入场费,为保证不亏本,运营商只能通过涨价将部分成本转移到用户身上。不仅如此,在竞争尚处于白热化阶段,行业也需要广积粮来支撑公司的下一步战略。

除此以外,渠道、运营都将影响最终局势。梁程认为,渠道抢占非常重要,因此分账明晰是获取商家的关键。为了加大对商户的宣传,怪兽不仅开发明星合作款,还奔走于各项大型会议中。小电科技创始人唐永波曾表示,一旦确定有足够的市场,又具备产品先发优势,就会转为资本优势,资本优势再转为团队、产品以及扩张优势。

随着行业关注度回升,竞争不仅限于原有玩家间。

2019年8月,媒体爆料美团点评将在全国大规模重启共享充电宝项目。这也是美团第三次重启“共享充电宝”项目,早在2017年8月,美团就已入局共享充电宝行业,但仅3个月后,美团就关停了“共享充电宝”试点项目。若真正重启该项目,强运营和强品牌的美团或将为行业带来新的变化。

“虽然美团说要做共享充电宝业务,但目前并没有看到什么举动。”梁程比较乐观,“美团真进场也是好事,说明这个行业是有机会的。”

无论如何,接下来的时间里,各家秣马厉兵的步子需更加紧凑了。

(文中梁程为化名)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