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自习室兴起,知识焦虑能让它们赚到钱吗?

2020年01月07日 15:23 A
从本质上来说,付费自习室贩卖的是空间和氛围,其兴起还是源于不断增长的需求——永远有人需要学习,在这个时代更是如此。

图片来源:Unsplash

记者 | 佘晓晨

编辑 |

1

知识付费的热潮散去,但知识焦虑并没有走远。依然有人为学习买单,这一次,他们选择花钱买空间。

新的一年刚刚开始,一些带着不同目标的人来到上海大学路一个120平米的空间里,花钱上自习。相隔1公里左右的地方有另一家付费自习室,而在7公里之外的商业中心,还有几家付费自习室瞄准了高端写字楼里的上班族。

2019年下半年,付费自习室在中国悄然兴起。格子间、小台灯、免费茶水成为这些自习室的标配。

这些自习室大多是100-200平方米的空间,坐落在住宅区或者商务区。在这些空间自习一天的价格大约在50到150元,按时计费则为一小时5到20元左右,还有不同类型的会员套餐。有人认为,2019年是中国付费自习室的元年。

但付费自习室并不是新事物。实际上,早在上世纪的80年代,韩国就出现了这样的服务,和“考试院”一样,巨大的学习需求是年轻人花钱买空间的原因。韩剧《请回答1988》的流行,也是让付费自习室进入大众视野的助推剂。

从本质上来说,付费自习室贩卖的是空间和氛围,其兴起还是源于不断增长的需求——永远有人需要学习,在这个时代更是如此。

增长的需求和竞争

据教育部官网数据,2020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报考人数达341万人,增长50余万,增幅超过17%。同时,2019年注册会计师考试人数也升至173万,比上一年增加了34万。

这些需要学习的人分布在各个城市,一线城市公共资源多,但需求格外大;其他城市则是缺少更多的公共空间。创业者们看到了这种供需不平衡。

“孰能无过”自习室的合伙人之一李越在上海从事金融行业,考证、考试对他来说是工作之后也不能停下的事情,所以他相信“付费自习”这种需求的合理性。

今年11月底,他和其他两位合伙人租下这个了大学路的房子,三人共同完成了装修,开始“副业”的第一步。

“孰能无过”自习室的墙面

“泛舟”则成立得更早——两位复旦的学生看到了行业的发展,在2019年5月开设了这家紧邻学校的自习室,他们深谙学生的需求。

在上海,开设于2018年8月的众学空间是最早经营付费自习室的公司之一,目前已在上海有4家分店,选址都在商业中心,定位是职场人士。

除了位置、受众和定价的不同,这些自习室的设备和模式基本上一样。通常,自习室会分为黑暗区和明亮区,在明亮区学习的人可以使用键盘,黑暗区则是保证绝对的安静。

“泛舟”自习室的学习区
“泛舟”自习室的学习公约

在休息区,自习室通常会放置免费的茶水和咖啡。有一些自习室还增加了不同的功能区,比如洽谈区、背书区域和午休区域。“泛舟”还提供了打印服务。

在上海一所学校就读的十二年级女生晓然告诉记者,这是她第二次来“孰能无过”自习室。今年,她正在准备出国留学的各种考试,但周末在家学习干扰很多,公共图书馆人也不少,所以她在网上搜到了这个离家最近的付费自习室。

从事媒体行业的李茜会带上电脑去家附近的“泛舟”,相比于咖啡馆的吵闹,自习室的环境让她能够安心写稿。前去自习室咨询的70后孟凡告诉记者,在家很难静下心。他觉得学习空间是未来城市空间的必需品,有了娱乐空间、购物空间,学习空间也应该存在,“像星巴克那样的咖啡店已经不可能用来学习了,那就是休闲空间。”

如今在大众点评上搜索“自习室”,北京地区有114个结果,上海有102个。不仅是一线城市,在合肥、郑州等省会城市,大约也有50-60个搜索结果。需求在增长,竞争也在加剧,这个队伍正在越来越大。

付费自习室真的赚钱吗?

虽然成为了社会热点,但起步中的付费自习室并不是想象中那么赚钱。

模式相似的付费自习室面临相似的困境。除了前期的固定配置,付费自习室的成本主要是房租。而大学城和商务区附近往往租金昂贵,自习室为了客户需求通常又会选择交通方便的地方,这就再次增加了成本。

“孰能无过”自习室的成本还包括系统开发:李越他们在座椅、设备等采购上花了超过了20万,房屋的租金大约是一个月14000,而付费自习室的智能预约系统,包括智能灯控和小程序开发,外包给了一家互联网公司。

智能选座和灯控系统

人工成本也是需要考虑的因素。目前泛舟自习室的前台是学生兼职,当自习室逐步走上正轨,这些“兼职老板”还要算更多账。为了控制成本,李越周末带着电脑来加班,同时担任前台工作,三位合伙人轮流进行门店的运营。

其次,资金回流和需求的持续同样是难题。通常自习室会设置套餐优惠,类似于健身房的会员制度,当然,自习室的价格要远低于健身卡。这也是这个新“共享空间”的难点所在——会员制度帮助资金回流,但价格却不能定得太高。

而很多人的学习需求往往集中在考证或是考试之前,也并非是持续性的刚需。下半年是考证高峰期,付费自习室的上座率还算可观;但考研季结束、天气渐冷,“孰能无过”目前的上座率只有20%到40%。

持续探索盈利模式

对于未来的发展,创业者有各自的想法,但也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李越认为,他们的竞争策略之一就是主打差异化。相比于众学空间的定价,他们的价格会设置在其一半左右,主要受众还是学生。他们计划,即使客户变多,未来的价格也要进行控制,这一点必须明确。他们还发现,在期末季不少学生有通宵需求,因此准备设置门禁系统和增加监控,提供夜间无人自助服务。

在拓展客户资源上,他们想用自己的职场人身份来开发自习室的周边服务。工作了四五年,李越和其他合伙人认识不少财务和金融行业的朋友,他们会免费分享复习资料给自习室的会员。李越说,“我一年下来会带不少实习生,看过很多简历,实习和求职方面的指导也是我们会提供的周边服务之一。”

“泛舟”自习室的创办者之一认为,“付费自习室就是大城市的空间利用,现在是有一定市场的,不过越来越多的资本在进入这个市场,以后肯定有别的方向走,只做付费空间是不现实的。”

日韩的模式或许能给创业者们一些启示:在日本,自习室的服务是多元的,除了单人自习室,还融合了可以讲话交流的小型房间、供公司使用的商务会议室等,自习室往共享空间发展。

在韩国,做得较为成功的空间服务品牌TOZ旗下已有380个分店,包括付费学习室、联合会议室和联合办公室。除此之外,成熟的门店运营和管理也是这些日韩空间服务品牌的优势。

当然,由于需求和环境的不同,中国的付费自习室无法照搬日韩的模式,创业者们都在探索如何盈利。明年,李越准备把朋友圈的运营做起来,宣传推广是他们下一步要做的事情。毕竟需求是显而易见的——就像准备花钱上自习的孟凡所说,“现在哪个行业不需要学习?”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晓然、李茜、孟凡、李越均为化名)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