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现实”,横店自救

2020年01月06日 08:42
究其根本,横店的现状是目前国内影视行业的一面镜子与缩影。

图片来源:骨朵网络影视

作者 | 夏天

拍摄过近400部影片的导演王晶,被誉为香港电影的“烂片之王”。不过,《吐槽大会》第三季,饰演“肥猫”的香港老牌演员郑则仕吐槽王晶时,说了句耐人寻味的话,“香港电影最低潮那几年,是王晶导演一直坚持开工拍烂戏,才实实在在养活了一大批幕后的工作人员,也就是这些烂片,才让我们有口饭吃。”

“多实在。”看到近期横店影视城宣布旗下所有摄影棚,将向电影及现代、当代、科幻题材类型的影视剧组免费开放的消息,一名业内制片人告诉骨朵,这就是在“给大家找饭吃呢。”

2019年,影视行业动荡还在继续。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影视剧备案共646部,较去年同期减少27%,剧集数量下降30%。其中,古装剧大幅下滑,仅占总比例的10%。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资本寒冬里,拥有国内最大古代建筑仿建群落的横店,也正经历着属于它的桎梏。

2019年,横店接待游客1918万人次,共接待剧组310个,相比于2018年的游客1916万人次、剧组370个,游客量基本持平,但剧组接待量下降明显。从其官网上的记录来看,1月1日横店开机剧组共22个,部分剧集网络上查无信息,其中还包含至少4部生产周期较短的网络电影剧组。早在2016年,横店就已经达到最高剧组接待量60个的体量,如今数量仅为当时的三分之一。

对于影视城来说,所有建筑场景和摄影棚的搭建都属于沉没成本,前期高额投入后,空置即损失。与此同时,剧组数量也关乎着在横店从事餐饮、道具、车马、群演等工作的“横漂”们的生计,剧组数量下降减少意味着开工机会减少收入降低,为了开源,近来群演没戏拍,拍短视频、录直播谋出路的新闻时有传出。免费开放摄影棚,是横店吸纳开机率最高的现代剧剧组,盘活市场最为直接的举措。

在影视行业中行进20余年,横店的“兴衰”一定程度上映照着整个影视圈的波澜起伏,人们关心着这艘巨轮的未来航向,以眺望行业发展。在“现实主义”这股不可抵挡的潮水里,不论是困境中积极寻求转身,还是为寒冬再添一把火取暖,种种迹象表明着,横店正在寻求“解救”之法。

拥抱“现实”,古装剧同样有优惠

“这几类题材和形式的剧,对目前的横店来说都不是具有特别优势的领域。无论市场的变化怎样,这一短板都是要补足上去的。”

被问及此次免费开放摄影棚,为什么仅针对院线电影,现代、当代、科幻题材时,横店影视城工作人员张可(化名)告诉骨朵。生产了大量古装剧的横店,对其他题材及院线电影早已觊觎。此次免费开放摄影棚,换来配套服务收入,被媒体解读为横店对抗古装剧组数量下滑的举措,她坦言,“也是,也不算是。”

据统计,全国1/4的电影、1/3的电视剧、2/3的古装剧、累计6.4万多部(集)的影视剧在横店拍摄。作为国内最大的影视剧拍摄基地,横店总建筑面积130多万平方米,但可供拍摄的摄影棚一度紧缺。应对当下市场需求,2018年6月横店即投入影视产业园开发,规划建造46个摄影棚,并明确以建成高科技摄影棚为核心。

投入早于影视寒冬爆发之前,摄影棚的搭建是蓄谋已久补齐短板的过程。

但值得注意的是,据其官网显示,横店影视城现有摄影棚20座。而在发布会中,据官方发言人透露,在建造摄影棚与租赁社会摄影棚,两大资源整合下,横店目前可供拍摄的摄影棚数量已达100座,可窥见其对摄影棚的渴求程度。修建摄影棚的影视产业园预计于2020年7月份才完成一期,但在2019年年末便对外宣布免费开放摄影棚,以吸引开机率最高的现代剧剧组,横店抵御寒冬的意味就愈发明显了。

补足短板,抵御寒冬,是此次举措的两大考量,前者“考量会更多些,只是凑到了这个时机。”张可表示。

不论出于哪种原因,盘活横店都是根本目的。2018年横店影视城共有1800余家影视企业和艺人工作室,同时还集聚大量群众演员、店铺商贩,即便除却横店影视城旗下直接从事影视和旅游服务的5500余名员工,也有大量横店人迫切迎接新的剧组以维持生计。

一直以来,横店影视城主要收入并非来自于拍摄场地租金,而是来源于其提供的完整配套服务,包含餐饮酒店、服装道具、群众演员、租车等。横店影视城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明英曾向央视财经表示,“我们这个餐饮是日产出5万的量,实际上住房才是我们最大的一块收入。”也有业内人士向媒体具体举例,“以一部5000万预算的网剧为例,场景部分可以控制100万以内,但酒店成本至少需要150万”。

为吸引剧组,此次对于住宿消费这块营收大头,横店同样有让利。除免费使用摄影棚,张可告诉骨朵,这些剧组还同时享有住宿消费总额8折的优惠政策。

“这也不代表我们对古装剧的不看好。”她透露,目前市面上的摄影棚价格在1.2-1.5元/平方米之间,电影、当代、现代、科幻题材享受免费摄影棚,而囊括古装剧的其他类型题材剧也享受摄影棚0.8元/平方米的优惠政策,近乎6折的让利。与此同时,其他题材住宿同样有优惠,“除星级酒店以外,剧组用房一间优惠10至20元。”针对剧组制景工人和道具工人还将提供100元每间的特价优惠房。

尽管采访中,不少业内人士对古装剧未来发展难下定论,“古装剧未来依然是我们的重点市场。”她强调。

缺失“都市感”背后,让利诚意有多少

不过摄影棚免费开放的消息一出,横店也引来了“噱头大于诚意”的争议。

“横店没有都市感。”制片人李明(化名)告诉骨朵。坐落在浙江省金华市东阳市的小镇上,横店影视城搭建大量古装、近代场景,适用于古装剧、年代剧拍摄,但不适用于现代剧。多年来,现代剧由于拍摄地灵活,尚未形成、也不需要形成横店式的大型产业聚集地,剧组拍摄地常选择在上海、北京、厦门、深圳、青岛等交通更为方便、都市感更强的城市。

他以2019年大热剧《都挺好》为例。该剧拍摄地在苏州,既有江南的小桥流水实景供拍摄,也有都市化的别墅小区供租赁。现代剧“租下一个写字楼,就能拍摄,比在摄影棚内搭建场地更省钱。”同时还有大量丰富的外景可以使用。

横店无法提供现代剧实景,并且在李明看来,现代剧需要在摄影棚内完成的部分也不多。“很多演员与工作人员其实是抗拒棚内搭建拍摄的”,为了赶工期,“搭景肯定不能使像装修似的真才实料,肯定有污染。很多演员一收工就戴上口罩。”如果有选择,他们更倾向于实景拍摄。

同时也有从业者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横店当地没有现代都市景观,现代剧剧组在横店拍摄,势必还需要转场至其他地方,一来二去,成本可能不降反增。

但这并不意味着横店免费开放摄影棚对于现代剧制片人、制片主任们不具吸引力。在骨朵的交流中,一半以上人对此表示出了兴趣。

“像一些公安题材,医院题材,检察院题材,法院题材等等,这些我们是不可能真正到警察局里面(拍摄)。”都匀经开区影管中心工作人员何文婷告诉骨朵,大众在影视剧中看到的这类需要占用公共资源的场景,剧组大多只能在建筑前拍摄外景,“内景其实它都是在摄影棚里面搭建(完成)的。”

部分现代题材影视剧有摄影棚需求,张可透露,正午阳光、欢娱影视等公司的现代戏已确定在横店拍摄。

与此同时,以民国剧、古装剧为代表的题材同样可获得实打实的优惠。在1月4日的《中国电影报道》的采访中,民国剧《传家》剧组制片主任姜郡楠算了个账,“按照之前的(摄影棚)价格一块五(每平方米),那我几乎这个棚一天是七千五。现在费用减免之后,一天应该是四千。从我开始搭建到使用,差不多要五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棚就减了五十多万。”《鬼吹灯》系列网剧制片人朱文玖也表示,照此计算,一部剧可节省场租和棚租大概三百万到五百万。

据悉,横店投入的全球最大的1.2万平方米摄影棚,预计明年3月即可投入使用,按照规模预计,这次摄影棚免场租意味着横店影视城年让利数亿元。“横店做这个举措,其实让我觉得他包容性更强。”蓝港影业CEO严雨松告诉骨朵,不论现代剧、古装剧,其实一直以来,“好的这种摄影棚需求量特别大。”

“老大哥”的内忧与外患

事实上,这不是横店为盘活市场第一次实行免费开放政策。1996年,为拍摄谢晋导演的《鸦片战争》,横店建造“广州街”,横店影视城由此正式诞生。2000年为吸引剧组入驻,便推出了实景免费拍摄的政策吸引剧组。时隔20年,横店再次针对部分剧组免费开放摄影棚,同样看似是促进发展的举措,也让外界对这艘巨轮的处境万般猜测。

何文婷告诉骨朵,一座影视城的竞争力,体现在场景、地理位置、配套服务优势上。横店拥有全国最大古代建筑群落拍摄地,首先有着场景优势;由于在长江三角洲城市群中地理位置相对优越,与上海、杭州等城市的平均车程为2-3个小时,横店享受着地域的福利;再加上多年配套服务积累下,在古装剧生产链中,横店优势鲜明。

但这并不意味着横店在产业内没有竞争对手。由于影视基地带来的旅游业与服务业就业机会,各地政府出台政策扶持影视文化产业,如雨后春笋般成长的影视基地,正争夺着影视拍摄地这块蛋糕。

以2019年《庆余年》《陈情令》两部爆款剧主要拍摄地都匀影视城为例。据都匀经开区影管中心工作人员何文婷介绍,都匀影视城成立于2017年,采用的是“政府搭台,企业唱戏”的运营策略,为吸引剧组出台了剧组补助、企业奖励、加大税收返利等优惠政策,力度颇大。

而影视剧IP带来的积极反馈同样肉眼可见。仅成立两年,2019年都匀旅游人次达596万,其中由影视带来的旅游人次就达到了350万以上,占比58%。《陈情令》结局魏无羡与蓝忘机告别的场景,在都匀螺蛳壳山拍摄,荒山被粉丝踏出路,已经成为网红打卡地。

解决就业、带动旅游、形成产业聚集,实现营收,这都是各地政府大力扶持影视基地的根源。

靠近横店,发展迅速的象山影视城,拥有35万平方米的摄影棚,数量位居全国第一。有制片人告诉骨朵,象山古代场景小而精,在配套上比横店“价格更便宜”,受小而美古装剧剧组青睐。青岛东方影都则是影视基地中的后起之秀,拥有40多个世界级摄影棚,科技含量高,能满足科幻电影等制作水平更高的电影类型,近年爆火的《流浪地球》以及备受关注的《封神三部曲》都是在此地拍摄,在近期同样开放剧组优惠政策,是横店有力的竞争者。

由于靠海的优良地理位置及气候,厦门是现代剧剧组常去之处,目前五万六千平方米的厦门影视拍摄基地正在修建;现实主义题材风潮再加上科幻热,都给了竞争对手们抢占横店市场的机会。有制片主任告诉骨朵,在近期就接受了张家口市政府到张家口影视基地考察的邀请。

而即便是横店擅长的古装剧场景,新兴影视基地也在逐渐具备竞争力。相比于反复利用的老牌影视城,后者首先具备场景新鲜感。其次,在修建时它们还有机会根据当下最新拍摄需求进行配套。例如都匀影视城在修建一座王府时,“可能会设计五个门,满足剧组从不同的角度去取景。”在设计街道上,会更注重蜿蜒感与拍摄的层次性。这都是老牌影视基地难以升级补足的。

多重夹击下,横店本就不乏危机。只是,寒冬加速了危机的显露,也加速了横店转型的步伐。

影视寒冬的一面镜子

不过,因免费开放摄影棚的举措,唱衰横店倒还为时过早。毕竟能维持“龙头老大”位置多年,横店还拥有着洞悉市场变化的能力。

2006年,横店入选中国电影家协会评选的十大影视基地时,其中多数入选者都有着近10年的发展历程。如今有的影视城停滞扩张,无法满足影视剧新的取景需求,有的设备没有跟上时代变迁步伐掉了队,有制片人告诉骨朵,之前在上海胜强影视基地拍摄了很多作品,后来“只是场地太小,后期也没有扩张。拍了几部后就没法拍了,景都拍完了。”

但在发展的二十余年里,应对市场需求,横店持续保持着扩张的姿势。

现在,制片人孙雯姬还记得2000年横店刚开放实景免费拍摄政策,带着《侠女闯天关》剧组第一次到横店拍摄的情形,“当时横店拉了横幅欢迎我们”、“晚上走在大街上一片漆黑”。依靠影视业,横店旅游业正起步,主演赵薇刚凭借《还珠格格》在内地爆火,一边拍摄一边还有游客拍照片,“大叫看到明星了。”

当时拍摄景点还只有广州街、秦王宫,横店随即快速发展,次年接待剧组达38个。2003年,《情满四合院》《心灵法医》等剧集制片主任刘斌第一次到横店拍戏时,仿制故宫的明清宫苑还“在铺地砖儿”。

在他印象中,当时横店配套服务就已经开始完善,只是落户公司还不多,道具、服装、器材选择有限。十几年里横店快速发展,影视公司相继扎根,2015年刘斌再到横店参与新剧《大客栈》时,“就扎在横店,就一切都解决了。”

全套的配套服务,省去转场的麻烦事儿,如果吃倦了剧组盒饭,“自己想吃什么啊,想买什么衣服,都可以街上转悠转悠。”那年剧组过年还在拍戏,横店影视城组织春节联欢邀请刘斌参加,现场临时建的群他一直保留到现在,用以关注横店影视城信息。

在多年累积下,横店已拥有13个拍摄景点,涵盖春秋、战国、秦汉、唐、宋、元、明、清等朝代,是目前古代场景最为齐全的古装剧拍摄地。影视行业各个环节环环相扣,横店影视演员、影视美术、影视服装、影视化妆、影视道具、影视器材租赁等行业也一应俱全。也正是对市场的持续追逐与洞察,让横店保持竞争力至今。

“横店影视城发展20多年了,它有自己的一套体系在里面。别的影视城,可能硬件上稍微好一点,但是软件上,包括影视服务,配套服务这块,是达不到横店的。”此前也有受访者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象山、常州等影视城短时间内不会对横店造成冲击。

事实上,很多从业者们也都清楚,寒冬之下,并非只是横店一座城面临危机。

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具体表现为注销、吊销、清算、停业。影视城同样如此,何文婷透露,2019年,共有21个剧组在都匀秦汉影视城拍摄取景,“去年预估的是25个,总量上是没有降。但是像那种超大剧的比例还是有一些下降。”她告诉骨朵,放眼全国,剧组开机数量减少,这是行业都在面临的困境。

而究其根本,横店的现状是目前国内影视行业的一面镜子与缩影。尽管当下行业存在的困境,不是影视基地带头让利就能够解决的,为应对寒冬,在现有优势上,努力的补齐短板,这是横店这艘巨轮跟随时代保持前进,进而自我“解救”所能做出的策略,“虽然缺点缺憾也还有很多,但我们也在一直努力改进中。因为前方没有可以借鉴的,我们也是一直在摸着石头过河。”张可说。

只有敢于改变,才能顺利过冬的可能。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