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宏斌:中国过早去工业化会增加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风险

2020年01月05日 15:29 A
汇丰银行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指出,回顾过去百年,凡是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成为发达国家的地区,在工业化扩张的高峰期,工业就业人口占总就业人口的比重都超过25%。但现在中国工业就业人口占比仅在15%左右,和巴西和墨西哥等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比较相近。

1月5日,汇丰银行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发表主旨演讲。图片来源: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年会主办方

记者 樊旭

汇丰银行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指出,近年来中国的第三产业大幅扩张,成为吸纳就业的主要力量,但过早去工业化会增加中国经济结构拉美化的风险以及滑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风险。

1月5日,屈宏斌在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年会上表示,回顾过去百年,凡是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成为发达国家的地区,在工业化扩张的高峰期,工业就业人口占总就业人口的比重都超过25%,有的甚至可以达到35%。但现在中国工业就业人口占比仅在15%左右,和巴西和墨西哥等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比较相近。

中等收入陷阱是指当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达到中等水平后,由于不能顺利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导致经济增长动力不足,最终出现经济停滞的一种状态。按照世界银行官网的数据,中国2018年的人均国民收入是9770美元,属于中等收入偏上国家。

“过去五年,第一和第二产业不仅没有新增就业,人数还在下降。第一产业下降是长期趋势,也是我们追求的城市化目标。但是第二产业也出现大幅下降。”屈宏斌说。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全国第四次经济普查结果,2018年末,我国第二产业从业人员为17255.8万人,较2013年末减少2005.0万人,下降10.4%;第三产业的从业人员为21067.7万人,较2013年末增加4726.2万人,增长28.9%。

“言外之意,过去新增就业里几乎200%都是来自于服务业。按照这个数据,可以百分之百确认,从2013年以来,服务业已经取代工业,尤其是制造业,成为吸纳新增就业的唯一力量。”屈宏斌说。

他指出,值得注意的是,这五年里新增服务业就业,绝大部分不是出现在软件业,也不是金融业和房地产,而是涌向了零售和住宿这些所谓传统低端的服务业,比如开网店、送外卖等。

“这个现象所带来的问题是什么呢?那就是我们的劳动资源实际上是从劳动生产率较高的第二产业转移到了劳动生产率较低的第三产业。”屈宏斌指出,从资源配置的角度来看,一个国家或经济体能保持劳动生产率不断增长的一个关键点是持续不断地把劳动资源从效率较低的行业向较高的行业转移,“而我们现在看到的恰恰相反”。

屈宏斌指出,劳动力和先进机器的结合大大提升了制造业的劳动生产率,因此制造业是一个国家提升劳动生产率的“直升电梯”。中国经济的发展程度离发达国家还有一段差距,这时候过早地去工业化,让服务业取代工业成为吸纳新增就业的主流,很可能是祸,而不是福。

“这不一定在未来几个月或者一年产生危机,但很可能是一个慢性毒药,使我们的劳动生产率越来越下降,最终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泥潭。”他说。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