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头的大字标语啥时候成了当代艺术?

2020年01月03日 21:00 A
最近十几年,就连拥有无数高精尖IT人才,掌握核心科技的互联网公司,在想要俘获农民伯伯的心时,都要扎根农村土墙。互联网狂欢下这些标语所有文本和语境被推翻重建,我们拒绝了这些标语的原有含义,不顾一切地拥抱我们所自我解读地文本。

“与地球重修旧好”

“请享受无法回避的痛苦”

“认清形势,放弃幻想”

这些看似随意自由却能直戳你心窝子,又让你在可感与不可感之间摇摆的句子并不是摘自某首现代诗,而是广袤的中国大地某一面墙上的巨大标语。

这些自带年代滤镜和电子包浆的图片在微博上获得了大量点赞和转发,豆瓣上”那些奇特的街头标语“的话题有超百万的流量,这些我们从小就熟悉且每日相见的中国特色标语文化,如今在互联网社区“老瓶装新酒”,和电影金句截图、爱豆杂志照被一起珍贵保存在64g的手机内存里。

“上班和上学都一样,高兴不起来“

横幅标语式文化可以说是很具有中国特色了。上世纪初中国的进步人士在上街游行时为了扩大宣传力度和影响力,用一些简短有力、工整对仗的句子做成横幅标语进行展示,让围观民众在抄着袖子唠嗑围观的同时能直接的了解每次游行的三个“W”。

标语说让你靠,你就可以靠

后来这种形式被进一步强化利用,标语上墙成了农村文宣的重要手段。农村地广人稀,宣传媒介单一,LED广告投屏、明星华丽的宣传海报在这里都不好使。只有煞白的墙配上血红的大字才能在一公里外就吸引所有人强烈的注意,就算是开着拖拉机疾驰而过也能通过余光一眼把标语印在脑海,边颠簸边在心里咂摸。

最近十几年,就连拥有无数高精尖IT人才,掌握核心科技的互联网公司,在想要俘获农民伯伯的心时,都要扎根农村土墙。苦心钻研如何才能在这有限的十几平方米的土墙上结合农村特色文化,书写出科技与时代的进步发展,让买东西还要盘算日子去镇上赶集的婶婶知道手机购物、让找媳妇只能通过村头刘大妈介绍的小伙知道世纪佳缘、让还每天等着邮政小哥送报纸的大爷知道手机可以看新闻......

图片来源自网络

生男好还是生女好、优质母猪配种、手机宽带哪家强、复合肥选哪家、村里土豪充值的哪家视频VIP通通都可以在某一面墙上找到大写加粗的答案。

这些直白到有些土的标语在墙上风吹日晒雨淋的被围观了数十年,怎么突然就变成了微博上的流量图?每条评论都在“跪求原图”“求无水印”,这可都是曾经只有熊猫头表情包才拥有的互联网至高礼遇。是文艺复兴还是我们变土了?

“没有期望就没有失望,我还是期望值太高了才这么不快乐“

 

“是我,我是贫下中农“

从《乡村爱情》这部拍了11部,部部都土出新高度的土剧代名词频频被恶搞、二次解读、人物IP衍生各种周边开始,小时候没有选择权被迫陪爸妈看此剧的我们,长大后赋予了《乡村爱情》潮流化解读。当年范伟和赵本山合作的那部《马大帅》,也被无数人摘取片段,进行二次剪辑解构,诉诸情感。“他说的台词已不是他想表达的,而是我想说的”,配上《以父之名》的bgm,东北第一狠人范德彪也可以化身为教父德彪·范·柯里昂。

同样那些原本是弘扬社会主义正能量、指引方向的标语,被记录和解构。互联网狂欢下这些标语所有文本和语境被推翻重建,我们拒绝了这些标语的原有含义,不顾一切地拥抱我们所自我解读地文本。

“那我老老实实的吧,你们也别越我的线”

 

“我相信未来,关键是未来相不相信我?”

在面对生活和工作的双重压力时,对严肃话语的消解,对旧日权威的逆反正在成为一种时代情绪。宣传标语恰恰就是传统、权威的集中表现形式。“标语说出了我心里所有暴躁的os”,这些行为背后是年轻人借助社交媒体进行“文本盗猎”,寻求一种自我反叛、自我美化和苦中作乐。

“我就是个垃圾,它在召唤我”

我们在工作时扮演一个情绪稳定的成年人,在独处时才能面对自己所有的情绪崩溃,从这些无限消极或者无限积极到与周围实际环境形成强烈反差的话语中获得共鸣和力量,获得一种丧到极致触底反弹的效果。自动对号入座所有失败的代名词,原地放弃抵抗,嘲笑自己的同时也是在自我安慰。

“环卫工人的垃圾车都比我热爱生活”

 

“你看,幸福通道都不让我进,我注定无法幸福”

 

“生活不让我在此处停留,所以我只能一直被推着往前不停走”

垃圾桶上的热爱生活、地面上的不要在此处停留、幸福通道门口挂的禁止入内......这些被我们摘取的片段都透着一股积极和丧的交织与反差。写在墙上让所有的话都变得像是真理和箴言,不容置疑和反对。墙上的话和斑驳的墙面给你扑面而来的历史感,也让这些被“肢解”的字句有了政治正确的力量。

你应该也或多或少在微博上看到过一些当代艺术家李翔伟的一些对老旧标语二次改造撰写、讽刺性标语创作的行为艺术作品,当涂鸦的艺术形式与常见的标语结合也让“标语文化”迎来了一波小高潮。任何一个城市乡村中存在的普通平面都可以成为李翔伟标语作品的白板,喷绘出充斥着反叛的黑色幽默的语句。

在他大三那年,他们整个专业下乡,他把国道上的 “带走你的垃圾”涂成了“带走你的爱”。顺利完成了下乡作业。

 

无论如何,我选择加入这场标语狂欢。

“这不就是我老了的归宿?想入住要提前多久预约?”

 

 

来源:界面歪研社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