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洗牌之后,网络电影的演员们还好吗?

2019年12月30日 08:49
不少网络电影演员在靠网络电影起家之后,就会转向传统电视剧或者院线电影等领域,网络电影更像是许多网络电影演员的一块跳板。

《蜀山降魔传2》剧照,彭禺厶饰演昆仑师叔祖逍遥子

作者 | 晚舟

11月22日,在2019年互联网影视文娱盛典暨“飞鹭”文娱之夜上,“网络电影最佳男演员”的奖项,毫不意外的颁给了演员彭禺厶。

在《宝塔镇河妖2》《欢喜邻居霸道爱》《蜀山降魔传2》《花儿照相馆》等一系列作品加持下,“网大一哥”彭禺厶在继2017年“IFF网影盛典”年度十佳演员以及2016年“金骨朵网络影视颁奖盛典”网络大电影最佳男主后,持续拿下了网络电影领域里又一个极具分量的奖项。这些荣誉与奖项背后代表着行业对于网络电影演员的认可,受累于网络电影“劣俗”标签的网络电影演员,也终于凭借着标杆性的作品与行业授予的荣誉,将大众的关注点投射到网络电影演员这一群体上。

五年间,曾经野蛮生长的网络电影正在摆脱劣质与流俗的标签,迎来精品化、差异化、精准化的发展趋势。与此同时,从网络电影走出的演员们也开始拥有自己的天地。

一边是网络电影演员逐渐获得业内认可,另一边则是行业大环境的每况愈下。演员限薪令之后,行业内热钱退散,开机剧集的数量也随之下降。不少导演与演员都被迫入冬,一时间“演员失业论”喧嚣尘上。

从海清在FIRST影展呼吁“给中年女演员更多的机会”、明道在《演员请就位》坦白上演技类综艺是自己今年拍的第一部戏,再到迪丽热巴在综艺里坦言自己“七八个月没有戏拍”,演员的生存困境早已不是新鲜话题。同样对于网络电影演员而言,面对行业寒冬,他们的生存境况如何,又该何去何从,这依然是值得行业关注思考的命题。

作为“网大一哥”的彭禺厶,深耕于网络电影领域,伴随着网络电影同生共长。从群演到网络电影标杆演员再到导演,他的成长历程背后是无数网络电影演员的缩影,也见证着网络电影演员们在行业寒冬背后的辛酸与荣耀。

因此骨朵特别专访彭禺厶,从他的讲述与经历里共同探究网络电影演员的生存境况与难题。

被刻意区分的网络电影演员们

“其实很多演员现在并不会把网络电影当成自己的作品。” 彭禺厶坦言,尽管网络电影进入高速发展的时期,但在认可度的方面上,网络电影演员仍会被刻意区分。尽管网络电影已经去掉网络大电影中的“大”字,被官方正本清源。但对于身处其中的网络电影演员而言,他们始终面临着自我身份认同的挣扎。

野蛮生长时代留下的刻板印象需要时间与更多的标杆作品去抚平,而对于网络电影演员而言,网络电影始终不主流的地位也让他们在行业内的关注度相较于其余领域的演员更为黯淡。

缺乏足够质量口碑的网络电影,在早期也给行业内留下“粗制滥造”的印象标签,网络电影演员也在这样的环境里也就无法从作品里得成绩与认可。“有的演员可能只是将其视为一个工作,毕竟出演的网络电影并不受认可,关注度低不能带来好成绩。”

这样的情状造成了恶性循环,缺乏认可度与关注度的网络电影无法作为演员的立身之作,身处其中的网络电影演员们也无从得到客观的评价。观众并不关注网络电影演员的演技,在刻板印象的驱使下,网络电影演员们的演技也就不被看重。同时,相较于更为成熟的网剧、电视剧甚至电影领域,网络电影的演员构成在起初都是不成熟的演员。早期的红火催生了大量的项目诞生,而这个新产业的诞生也给很多演员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

“许多演员可能一年只能接触到几部戏,需要不停的跑组面试,但是接到的角色都是小角色。”而网络电影诞生之后,对于演员早期筛选标准并不高,更多集中在亮眼的外在形象,而非足够的专业能力与素质。某种程度上,这让许多年轻演员能够更快在网络电影领域担当主角戏份。

最开始的彭禺厶便是乘着网络电影兴起的这股东风,凭借着《道士出山》开始打响在网络电影的口碑。群演的经历给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签入七娱乐之后随着《超能太监》《深夜书店》《阴阳先生》系列等等作品的持续输出,他从道士、侠客、摄影师等人物塑造中厚积薄发,向行业了证明了他对于角色诠释的多样可能性。

而在获得业内认可的基础上,具有危机感的彭禺厶也从未停止过自我学习与进步,他开始尝试性的跨界做导演。在高产量的作品打磨中,彭禺厶在自我更新中向着更为广阔的天地探索。从《御龙修仙传》开始,彭禺厶的跨界探索如同整个网络电影演员的生态缩影:扎根于网络电影,随着作品与行业的向好而逐渐成熟,共同成长。

由不成熟向专业化的转变

与网剧共同诞生于网生内容兴起之时,从野蛮生长时的一本万利,到工业逻辑的秩序建立,短短五年间网络电影也换了一番新天地。与此同时,网络电影演员们也迎来一套更为规范与工业化的流程。早期受限于拍摄时长,整体流程匆忙粗糙。随着今日的标准提升,“网络电影演员现在每接触到一个戏,都不像以前那么仓促。”

从项目筹备或者勘景算起,基本会有半个多月的时间。在这期间剧本会发送到演员手里,基本保证有充足的时间去理解阅读。建组之后,如果演员方面有武术动作的要求,还会提前一个礼拜进组训练。训练完毕之后会在提前的一到两天时间,剧组全部演员进行剧本围读,对剧本人物方向发展哪块不顺畅还有时间提出来去进行修改。

以小搏大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在精品化与专业化的品质驱使下,整个生产链条都开始步入正规化。彭禺厶告诉骨朵,“在现如今的网络电影领域,能够启动的项目投资金额基本是百万以上的,各种匹配的设备包括故事、剧本、画面、美术都更加专业。”

但在网络电影领域演员的流动性依旧很强,低门槛造就了网络电影的包容性。纵观目前网络电影市场,演员构成基本以香港老戏骨以及不出名的年轻演员这两部分人群为主。将网络电影视为自己的退路或者底线,是大部分演员们的心态。已经成功执导过网络电影《茅山道士》《御龙修仙传》的彭禺厶坦言,很多演员依然倾向于拍摄传统电视剧甚至电影,将网络电影视为最后一个退路,更不会主动去选择网络电影。

不少网络电影演员在靠网络电影起家之后,就会转向传统电视剧或者院线电影等领域,网络电影更像是许多网络电影演员的一块跳板。缺乏身份的认同感,能够常驻网络电影的演员寥寥无几,选择留下来的彭禺厶也遭遇过外界的不解,“大家聊天时也会劝我接触一些传统的影视剧。”

一直深耕在网络电影领域,除开自己对于它的喜爱外,彭禺厶表示自己也是跟随着网络电影共同成长,“最初是网络电影帮了我一把,一路走过来现如今的条件和环境也是它给予的。”从个人角度考虑,网络电影的标签与彭禺厶已经牢牢绑定,未来还有无数多的可能性,与此同时网络电影已经走向精品化,选择留守在网络电影领域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行业入冬期内的生存赛

行业步入调整期,网络电影领域也不例外。热闹之后的沉潜期,愈加正规的网络电影数量上正在开始减少,与此同时对演员的要求也更加严格,抱有凑合心态的人自然而然会被淘汰。

在《演员请就位》里,演员们都共同提到了演员的被动性,只能等待导演的挑选。资源普遍降级后,曾经将网络电影视为跳板的演员们,也在这个寒冬中迎来一波新的洗牌。彭禺厶告诉骨朵,现在网络电影正在提高自己的门槛。

过往的网络电影受限于题材,在一种玄幻、怪兽以及惊悚片中,观众对于网络电影演员的演技并不看重。“观众看这些类型的片子,更多是追求视觉刺激,并不是单纯冲着演员来的。”而现如今现实主义照进网络电影,题材的拓展也为演员们提供了更多的可能。

《欢喜邻居霸道爱》展现了平凡人的英雄梦想,《花儿照相馆》聚焦年轻群体与老年人的代际碰撞,彭禺厶诠释的这些小人物背后是网络电影摆脱单纯视觉刺激,回归故事的本质,由此引发的演员标准更迭也由单纯的外在转向演员真正的职业技能——演技。

退潮之后,谁在裸泳一清二楚。开机项目的减少,相对演员的机会也在减少。不过在彭禺厶看来,这反而是好事一桩。“因为以前一大堆项目摆在跟前,其实有很多项目质量并算不得好。而如今的项目,已经在最开始就由片方与资方进行了一轮筛选,从备案、剧本打磨、再到制作团队的组建各方面都已经齐全,只是需要一些相对于专业的演员去辅助来完成这个项目。”各方筛选之下,最终呈现的作品,才是真正称得上优质的作品。

初心不改的彭禺厶在今年上交了一份不错的网络电影成绩单,从演员跨界到导演,他的成长起伏背后,浓缩着网络电影演员的辛酸与荣耀。他用成绩证明了网络电影演员的口碑,赢得了认同,而在接下来的调整期里,以他为代表的网络电影演员们,或将闯出一片新天地。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