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改剧会是“中国故事”的下一个承载者吗?

2019年12月16日 10:00
漫改作品一定不是二次元到三次元简单的“世界观”平移,如何找到核心才是关键。

图片来源:《从前有座灵剑山》官方剧照

文 | 谷雨

豆瓣评分历史最高分7.6,超过3万人参与打分,2019年又一部漫改作品走红。

国王殿下的吐槽流小说《从前有座灵剑山》曾吸引了数以万计的观众为之痴狂,动漫改编的版本也成为了原著粉们心中的“白月光”。漫画和动画的改编作品珠玉在前,使得这一次真人剧的成功改编更加引人注目。

恰逢古装剧小闸口时期,由ABB剧本工坊和ABB良品制作承制的剧版《从前有座灵剑山》,是ABB创造又一个成功的漫改作品。此前由他们创作的《端脑》,主张“少年燃”的差异化打法,获得了好口碑高评分,成为近几年国产影视剧的一部优秀作品。

实际上,漫改真人剧的发展正随着文化经济变迁、互联网崛起与国漫自强,在最近几年迎来新的高潮。

与此同时,圈层分化愈发严重的当下,什么样的题材内容才是市场需要的漫改剧?如何做出打破圈层又能博得口碑的佳作?漫改剧的剧本核心是什么?如何处理粉丝与普通受众的关系?这是漫改真人剧改编时亟待解决的问题。

二次元到三次元,不是简单的“世界观”平移

1996年,徐银华执导的《三毛流浪记》在北京电视台播出,这部作品讲述了旧社会里被压迫凌辱的儿童三毛,不断找寻幸福的过程中辛酸、无奈、幽默的流浪经历。

同时期内,《古惑仔》等反映个人英雄主义的香港地区漫改作品也获得注目,一时风头无两。到了二十一世纪初,以《粉红女郎》和《流星花园》为代表,情景喜剧与偶像言情题材为主的漫改剧走俏。但这之后,漫改真人剧陷入漫长的断档期,鲜有佳作。

直到2015年网络影视迅速发展,首部国漫改编真人剧《秦时明月》问世,漫改剧成“燎原之势”,2017年《镇魂街》与《端脑》杀出重围,2018年《快把我哥带走》广受关注,今年《从前有座灵剑山》打破圈层壁垒,获得认可。同时期内,《一人之下》《棋魂》等多部漫改作品还在储备开发。

国漫崛起正当时,拥有漫改基因的真人剧,正将中国故事编码成影视作品,吸引00后、90后甚至更高年龄层的泛人群关注。

几乎大部分人都认为漫改IP的出现,是因为网文IP式微,漫改以“候补者”的姿态进入。但在ABB创造创始人冯乐看来,漫改IP和网文IP之间存在着不同的表达方式,这两者自身意义不同,漫改IP承担的主要功能是丰富市场题材。

的确如他所说,漫改作品是有关“想象力”的艺术,题材内容上更丰富多元。漫画角色承载着人们对某种英雄主义、个人主义的想象,寄托着大众对有别现实世界的国度之梦。对一部成功的漫画作品来说,最基本的是能否有立得住的世界观,和打动观众的人物角色。

情感羁绊则是动漫作品的灵魂,它抓住了观众作品之间的链接关系,这是漫改剧在改编时应该重视的一把“通关钥匙”,二次元观众和三次元观众之间并不存在不能打破的壁垒。

二次元和三次元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是否有一套漫画语言和读图语言。一部漫改作品的成功不是完全要去还原原作世界观和整体构架,也不是大改特改,要始终保持一个“度”,围绕着“度”做加减法。它要求改编者认清二次元受众和三次元受众之间的不同需求,并基于此创作和改编内容。

漫画的内在特点决定了它较难被改编,想象力和风格特殊化是优秀漫画的核心竞争力,但影视语言区别漫画语言,“无论是在审查还是制作层面,漫改对于真人影视剧来说就有一定难度”。所以在冯乐看来,漫改作品一定不是二次元到三次元简单的“世界观”平移,如何找到核心才是关键。

比如2017年,ABB创造制作的被誉为“漫画界的《三体》”之称的《端脑》,是一部“少年燃”无限流作品,内里保罗万象,充满了对人性的探讨,对光明与黑暗的摸索。2018年走红的漫改剧《快把我哥带走》原作聚焦的是亲情。引发观众大规模讨论的《从前有座灵剑山》,虽然包裹着“吐槽流”、“无厘头”外衣,但内里是少年们成长过程中对于梦想和自我的追寻。

“原著最大的优点、吸引它原来粉丝的(内容),就是它的喜剧部分,所以我们对它的修改都建立在这个基础上去强化它的优点,然后将其适度地进行二次元的三次元化”,《从前有座灵剑山》的前期内容创作上,ABB创造想要抓住的,就是这个“核心点”。

无限趋近“燃文化”,编剧要真正理解笔下人物

此前,由ABB创造创作的《亲爱的,公主病》《亲爱的王子大人》两部剧虽非漫改,但都是浓浓的反套路玛丽苏剧,这种对年轻受众群体的精准把握,让他们对之后漫改作品《端脑》《从前有座灵剑山》的创作更得心应手。

编剧范侃表示以《从前有座灵剑山》为例,在找“度”和“核心点”上,他们一开始对增加爱情部分还是往更少年向的方向走,大家经历过一番抉择。在改编过程中对传奇武侠向还是更轻松喜剧向之间也有一番讨论,最后才定下了现在的调子。

“我们买了这个漫画或者买了这个IP去改,如果要把这个IP好的东西丢弃了,那肯定是得不偿失”,他很坦然的表示,“漫改也好或者什么改编也好,重点不是这个题材是不是先天靠近大众,而是我们能不能抓住这个题材中最闪耀的点”,这或许才是二次元作品俘获三次元受众的根本原因。

《从前有座灵剑山》整个小说,包括漫画呈现出来的喜剧感、二次元风格,还有主角的少年气,这种冒险+轻松的气质中又包含了一点点解构的质感,是这个作品最特别、也最能让观众跟着产生情感共振的关键点,“我们的改编方向是努力用一切方式凸显并还原这个部分”。

然而,如何将漫改题材中的“燃文化”落地到真人剧创作是一门学问。好的漫改作品,在把握住原作核心点之后,要做的就是理解。平衡“原著粉”、新生观众需求的同时,更要做到理解笔下人物精神内容、世界秩序以及其中阶级观念、制度文化。

在创作的过程中,编剧首先要消化漫改作品的世界观,这也是擅长漫改影视改编的创作团队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地方。一直有漫画积累和“追更新”的编剧,一定和临时拿到一个项目去改编的编剧,想法和体验是不同的,也就是说,“从心出发”很重要。这也是漫改剧编剧和原创编剧之间存在的不同,它既体现在创作方法上,也体现在创作理念上。

首先在项目初期工作模式就有所不同。改编作品需要在前期对原著进行读取、消化和吸收,原创作品需要编剧自己去推敲和构建人物世界。对于成功打造过《端脑》和《从前有座灵剑山》的ABB剧本工坊的编剧来说,他们在漫改作品影视化的过程中,多做了一些工序。

一部成功的漫改作品,闪光的人物特质才是真正吸引人的,在具体到创作的时候编剧要优先创造人物。理解笔下人物,往往要比猜测观众心思更重要,因为你永远也猜不透所有的观众,照顾到每一个人。

编剧李菲菲提供了另外一个角度,在她看来,创作中需要把握所创作出来的人物形象和漫画的具体形象是否吻合,是漫改和其他作品最不一样的点。《从前有座灵剑山》选择许凯去诠释男主角王陆,是因为许凯的少年感和有时候迷之中二的点,和“有毒”少年王陆非常契合,角色透过屏幕让观众更好的进入灵剑山这个世界。

另外一点是,原著属于二次元作品,但影视化时,不能直接照搬,而是要找到真人表演与二次元作品的平衡。如何解决这个问题,ABB创造给出的答案是,提前演练。《端脑》影视化的时候,主创团队会提前体验关卡,到《从前有座灵剑山》时期,在剧本创作阶段就邀请专业喜剧演员通过表演把握真人影视化的尺度,最终完成剧本。

与当下产生联系,才能成功“破圈”

无论是跃上大荧屏、票房喜人的《大圣归来》《哪吒》等国漫作品,还是类型各异、风格突出的《镇魂街》《端脑》《从前有座灵剑山》等剧集,其叙事方式不尽相同,但都在传递一个信号:

国漫崛起、漫改剧出圈,虽然尚有“捧杀论”,但不可否认的是,其中的“中国精神”之火愈加浓烈,这种认可和共鸣,是舶来品所不能达到的。

仅以剧集来论,从小众垂直的《端脑》到引发广泛讨论的《从前有座灵剑山》,就是一个不小的进步。

广义的漫改剧,可以包括如《流星花园》这样的少女漫、青春向的《快把我哥带走》,以及悬疑、烧脑、爆笑喜剧等多种类型,它们最终不一定呈现出极致的动漫元素,但是覆盖面的深度、广度,类型的嬗变更迭,几乎可以被视为是亚文化、流行文化和传统文化的一次融合。

在编剧方羌羌看来,二次元和漫改的受众群体有明显变化,“变宽容了,也变广了。”这一点在《从前有座灵剑山》有直接体现,再往前看,《画江湖之不良人》《秦时明月》亦是如此。无论其中蕴含着何种流行文化,但终究不再是披着“国风壳”讲“小言情”的作品风潮,观众能够从中品读出的韵味、回甘,显然成倍增长。

其中蕴含的韵味也不只是二次元受众才能获取到的,国漫和漫改的“向前一大步”,实际上是使用了更大众的叙事方式,用同理心、好故事来扩散优秀动漫作品的影响力。

《端脑》编剧许芃芃表示,《端脑》在日本是流行且常见的故事样本,但《从前有座灵剑山》确实看得人更多,一方面是前者更垂直,而后者离我们更近,“《从前有座灵剑山》不是给大家规定了门槛,说你一定要看过漫画才能看进去的东西。但它的表现方式有很多动漫的手法,比如说比较夸张的搞笑,节奏的多变,在里面加了很多梗。我觉得这个就是2.9次元的意思。其实三次元的人只要往前跨一步就可以进入到这个世界里。”

骨朵访问的多位创作者都表示,要触达观众内心,首先要做的不是思考年轻人的价值观和需求是什么,而是先有甄别好内容的能力,再真正热爱、感同身受走进内容中去。

编剧范侃告诉骨朵,一上来就讲世界观一定会造成受众的进入门槛,如金庸、《火影忍者》等优秀作品,无一不是让观众先喜欢这个人物,再跟着这个人物,慢慢了解这个人物所生活的世界,“我们编剧在创作的过程当中,都会很认真地把原著的世界观消化。”

从结果看来,有毒、真香的作品,的确成为了连接创作者、原作和观众之间的桥梁。国漫崛起、题材的多元化,目前仅仅是一个开端,它无疑是一座金矿,国漫中的中国故事,正在与当下年轻人产生着强联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