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 MY GOD,李佳琦去了《吐槽大会》

2019年12月01日 09:56
这样一档“招黑”的节目,竟然做到第四季了。

文|刺猬公社 周 矗

编辑|赵思强

在《吐槽大会4》上,一向巧舌如簧的李佳琦终于安静了下来。

他换上了一身规矩的黑色西装,乖巧地坐在主咖席位上。听着大家说他浮夸、说他带货能力不如薇娅、说他的不粘锅真粘锅,表情还有点小紧张。

图片来源:腾讯视频

“我竟然敢来《吐槽大会》,胆子也太大了。” 无论吐得多扎心,李佳琦只能微微一笑,没了往日直播间里的“嚣张”。

嘉宾宝石Gem觉得,他看到的李佳琦很不可思议。“一直以为,帅小伙子就会卖货,没想到他在台上有翩翩君子风度,很帅”。

图片来源:腾讯视频

更不可思议的是,这档“吐槽”明星的节目,竟然播到第四季了。

时间回到2017年1月8日,《吐槽大会》第一期正式播出。当着主持人李湘的面,头顶“红色祥云”的李诞,扎着小辫的“暴躁95后”池子,圆润而又充满黑点的张绍刚,带着其他到场的嘉宾,把她的“黑点”一股脑地吐了个够。

“胖、爱抢话、炒作、给孩子买奢侈品”,这些网友茶余饭后议论的槽点,被几个脱口秀演员以极其戏谑的方式讲了出来。

当时就有网友觉得,这些脱口秀演员可能会“被人打死”。

“脱口秀天团”。图片来源:新浪微博@吐槽大会官方微博

不过,越来越多的明星来到这个节目。有人在节目里“一语惊人”,也有人在节目里“一语成谶”。《吐槽大会》渐渐从一个简单的脱口秀节目,成了娱乐圈的“调色盘”。

三年间,李诞不再是那个王自健口中的“蛋蛋”,成了掌管“脱口秀帝国”的“王中王”,各大综艺节目的座上宾;

池子从一个年轻的脱口秀演员,成了拥有大量粉丝的新晋“流量明星”;

张绍刚不但摆脱了双下巴,还摆脱了“惹人嫌”的标签,成了一个“惹人爱”的综艺主持人。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吐槽大会官方微博

就是这样一档“招黑”的节目,一做做了三年。

经历了第一季的惊艳,第二季的维稳,第三季的圆润,《吐槽大会》教会了明星“吐槽”,也教会了观众“吐槽”。

观众对于“吐槽”的认知,已经不仅仅是好笑,还要笑得犀利,笑得有节奏,笑得有技巧,还不能用谐音梗。

让观众保持对《吐槽大会》的热情,似乎比让直播间里的少女们下单,更难一些。

吐槽,他们是来真的

《吐槽大会3》的最后一期,主咖张艺兴有点笑不出来。

他是第一个来到《吐槽大会》的顶级流量明星,也享受到了《吐槽大会》的“顶级待遇”。从音乐没人听、造人设,到外貌c等、英语差,不到两个小时内,他听到了出道以来最猛烈的“集中吐槽”。

几乎每一个嘉宾吐槽完,都要连连向张艺兴鞠躬致歉,称“开玩笑的”“段子不是我写的”。那个曾经最敢说的《吐槽大会》,在流量面前开始变得“小心翼翼”。

然而,第四季第一期里,那个“不怕被打死”的《吐槽大会》,似乎又回来了。

“李佳琦直播间看不到的角落里,贴了很多成龙的海报,因为成龙大哥从来不用威亚(薇娅)。”——庞博

庞博。图片来源:腾讯视频

“一点开视频,迎头就几个字OH MY GOD。我点开你的视频,你惊讶什么玩意?”——梁龙

梁龙。图片来源:腾讯视频

“以后我一定更加努力,以最真的方式推荐产品。好就是好,坏就是坏,粘就是粘。即使粘锅,我也要把它表现出来,万一有人想买粘锅呢?”——李佳琦

李佳琦。图片来源:腾讯视频

录制结束后,嘉宾袁咏仪很后悔:“今天吐槽的力量原来可以这么狠,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吐槽大会》第四季的slogan,变成了“吐槽,我们来真的。”

《吐槽大会》拍到第三季时,曾经换过一种风格。他们把slogan改成“吐槽是一种年轻的沟通方式”,让主咖和吐槽嘉宾们坐到了一起,把节目的LOGO从多边形变成了圆形,以此去凸显吐槽的包容度。

用李诞的话说,第三季“吐槽”的精神就是‘快乐大本营,天天好心情’。

但是,这种尝试似乎削弱了“吐槽”的初心。脱口秀演员卡姆在第一期的彩蛋中,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吐槽大会》第一季攻击性多强多好看,到了第二、三季攻击性开始越来越弱。这一季我希望多讲点硬的,让明星嘉宾有‘我再也不来这个节目’的感觉”。

这一次,《吐槽大会4》似乎想和第三季“划清界限”。笑果文化董事长、创始人叶烽说,他们要用这句slogan,提醒一下大家、提醒一下自己、提醒一下嘉宾,吐槽,我们是来真的。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摇摆的卡姆 截图

刚刚在《脱口秀大会》第二季夺得冠军的卡姆,又贡献出了一些“大尺度”段子。

“我们尽量来真的。”卡姆把在脱口秀大会上的犀利,带到了《吐槽大会》的明星面前。

“这么一堆明星中,最有名的竟然是一个淘宝主播,下一期的主咖是不是就是京东超市的外卖员。”

在“who is the joker of bajitino”的背景音乐下,卡姆一上台就扬言,今天来的明星,他一半都不认识,甚至把二手玫瑰乐队的主唱梁龙认成了司机。

卡姆。图片来源:腾讯视频

“明星也会按照我们的游戏规则来,台下可能没法那么吐槽,但是到了这个舞台上,你反而可以随意说了。”卡姆对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说,如果遇到自己喜欢的明星,卡姆会吐得更狠,这是他表达爱的一种方式。

拿到脱口秀大王后,卡姆被邀请去了很多节目,还包括曾经淘汰过他的《奇葩说》。但对比下来,还是《吐槽大会》让他觉得最舒服。只有在笑果的节目里,他不用假笑,也不用看到别人假笑。

“其他节目总是录着不舒服,我总觉得里面有演的成分,尤其是笑。不管任何节目,只要一牵扯到笑就总有人假笑。我们做脱口秀节目、吐槽节目都是真笑,观众也是真笑。”卡姆说。

《吐槽大会》不只想“出圈”

《吐槽大会3》播出时,我曾在《吐槽<吐槽大会>》这篇文章中,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你希望谁来上《吐槽大会》?

彼时,正是“skr”和“大碗宽面”流行之时,吴亦凡在评论区中的呼声最高。杨幂、黄子韬、黄晓明等槽点鲜明的明星紧随其后。

观众想到的,大多都还是娱乐圈的流量明星。

新一季《吐槽大会》往前多走了一步。在2020腾讯视频V视界大会上,《吐槽大会》公布了第四季的三位新嘉宾:甄子丹、李佳琦、PDD(刘谋)。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吐槽大会官方微博

他们把吐槽台上的明星,从娱乐圈伸展到了电竞圈、直播带货圈。

相比“出圈”,企鹅影视天相工作室总经理邱越把这种方式解释为“入圈”。

《吐槽大会》刚开始做的时候,节目组对嘉宾的要求是“国民性”,要求男女老少,不分年龄、不分背景,都要知道这个人是谁。

于是,观众在第一季看到了“国民老戏骨”唐国强、王刚,在第二季看到了“国民级歌手”筷子兄弟、张靓颖,在第三季看到了“童年偶像”王力宏、张韶涵。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吐槽大会官方微博

三年过去了,《吐槽大会》越来越“出圈”,但能请到的“国民性”嘉宾已经不多了。

与其他节目纠结于怎么“出圈”不同,《吐槽大会》遇到的困境是,怎么在新的切口里找到新的角度。

一直以来,《吐槽大会》的印象是“受众覆盖广”,娱乐性强。但它在高知人群中的吸引力、话题度,以及在不同圈层中的社会价值,往往被忽视。

“25-29岁的年轻白领,是市场上最活跃,购买力、话语权最强的人群。在内容价值和营销产品价值上,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挖掘。”邱越说。

图片来源:腾讯视频

既然小众节目可以走向大众,那么大众节目为什么不能走近小众呢?《吐槽大会》选择的新策略,就是反其道而行之,进行圈层深挖。

随着《乐队的夏天》《中国新说唱》《这!就是街舞》等垂类综艺的火爆,小众切口在综艺节目中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从说唱、街舞等街头文化,再到家庭、职场等社会关系,每一个看似小的切口,都与人的生活、甚至整个社会的情绪息息相关。

“之前没有被发现的、被低估的小众缺口,都是价值洼地。我们把它挖出来,把价值抬出来,这对于综艺节目也是新的增长点。”邱越说。

《吐槽大会4》请到了年轻女孩的熟悉的“带货一哥”李佳琦,男性熟悉的游戏主播PDD。他们可能对很多人来说很陌生,但却是某一群人心中的大明星。

李佳琦。图片来源:腾讯视频

在李佳琦直播间消费超过五位数的之昂以为,她最爱的“闺蜜”李佳琦,只会上美妆类的节目。没想到,他上的竟然是《吐槽大会》。

“从+7拿出口红的一瞬间,就有一种全场都是我的直播间的感觉,全程盯着。我总感觉下一秒他就要拿起话筒开卖了!别的都不怕,就怕+7OMG!”

平时只把“八点档”留给李佳琦的她,第一次追起了综艺。

正是这些“圈层明星”,可以成为节目后续的发力点,帮助《吐槽大会》打通多个受众群体,挖掘不同圈层中的“槽点”,以及他们身上的精神力量。

“我们希望入圈的人,能够为这个行业带来新鲜的血液。”邱越说。

《吐槽大会》“活”下来了

《吐槽大会3》结束后,脱口秀演员池子在新浪微博宣布,他将退出《吐槽大会》。

这一行为被网友调侃成“英年早退”。一些观众说,没有池子的《吐槽大会》还怎么看?

今年7月上线的《脱口秀大会》第二季,在播出之前同样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卡姆讲过这样一个段子:粉丝和他说“卡姆,我特别喜欢你”的时候,后面总会加上一句“还有李诞池子”。一提到脱口秀,观众能记住的似乎只有“李诞池子”。

以“李诞池子”为代表,以“吐槽”为核心的脱口秀形式,还有多大的延展空间?一些媒体甚至以“脱口秀只有李诞池子”为论点,来论证脱口秀节目的不可持续性。

然而,当李诞宣布卡姆成为《脱口秀大会》第二季的总冠军时,人们才意识到,原来在李诞池子背后,还有这么多风格迥异的脱口秀演员,而且还那么好笑。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脱口秀大会官微

叶烽说,这就是每一季做得很难,但又做得很好的原因。因为背后支撑着它的,是整个脱口秀喜剧文化产业链。

第一季《吐槽大会》播出的时候,大多数观众还不知道“脱口秀”是什么。很多脱口秀演员在线下演出时,主持人还得花5分钟时间向观众介绍,什么是脱口秀,有些观众还把脱口秀理解为“暖场”。

经过三年的努力,观众终于熟悉了脱口秀这一喜剧表演形式。与此同时,笑果的脱口秀文化产业布局也逐渐完整。

现在的笑果,不但有“李诞池子”,还有近百人的脱口秀编剧团队,进行着持续、稳定、高质量的内容输出。被观众熟识的思文、程璐、海源,都是这个编剧团队中的一员。

他们拥有惊人的进步速度。曾经被吐槽“喘不上气”的呼兰,在《脱口秀大会》第二季拿到了爆梗王。被质疑过于drama的卡姆,也用一座冠军奖杯告诉大家,表演对于脱口秀多么重要。

叶烽认为, 除了明星以外,支撑《吐槽大会》最重要的底层逻辑就是行业发展。“喜剧脱口秀行业在向上走。原先优秀的人变得更优秀,更多优秀的人也会涌现出来。”

图片来源:腾讯视频

打开笑果小程序,只要提交个人资料和段子,就有机会走上笑果线下的脱口秀舞台。通过开放麦、训练营,热爱脱口秀的年轻人们,都可以成为下一个“李诞池子”。

“我们从最基础的开始做起,办各种培训、选拔、新人赛,厉害的人慢慢就可以做节目了,其实我们有一个很好的通道。”《吐槽大会》总编剧程璐告诉刺猬公社,只要有好的通道,就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涌现。

叶烽透露,《脱口秀大会》第三季上,将会有更多厉害的新人与观众见面。

从十几个观众到“一票难求”,笑果的线下演出也逐渐火爆起来。目前,笑果已经在30多个城市创建了脱口秀俱乐部,每年会举办超过1300场的全国线下演出,与十万名观众见面。

“山羊GOAT”和“笑果工厂”是笑果两大S级的自营演出场地。

“山羊GOAT”致力于成为中国线下脱口秀的地标。从环节设置到现场布置,都100%还原了美式脱口秀舞台,力图为观众提供最原汁原味的脱口秀。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山羊GOAT上海

“笑果工厂”的前身为噗哧HUB,是一个场景化喜剧综合空间。除了听脱口秀,观众还可以在这里看展览、买周边,进行各类开心的互动体验。

在11月23日的一场表演中,有一位观众说,自己是张博洋的粉丝。常看博洋演出,这次是专程来支持他的。主持人问这位观众,以前都在哪里看博洋表演?没想到他回答的是,腾讯视频。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笑果工厂

线下演出是笑果文化做脱口秀的的核心,也是让《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焕发生命力的动力。

线上综艺的品牌效应,让越来越多的观众爱上了脱口秀。来到线下看演出,成了他们享受生活,甚至是“追星”的一种方式。线下培养出来的一批批观众、编剧和演员,又可以反哺到整个笑果的内容生态中,为线上节目提供更多的新鲜血液。

目前,卡姆的BANJITINO全国巡演早已售罄,最高票价880元。笑果小程序中,最近几场线下脱口秀的购票按键早已变灰。原本是给演员练段子,几乎免费的“开放麦”演出,提高了售价后依旧一票难求,甚至出现了“黄牛票”。

三年以来,吐槽似乎已经成了人们的刚需。只要生活中有遗憾、抱怨、情绪,观众就会想看脱口秀,看脱口秀演员是如何以一种戏谑的方式吐槽生活,倾吐情绪。

叶烽坚信,只要大家还有吐槽的需要,那么《吐槽大会》就一定能做下去。

(文中之昂为化名)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打开界面新闻APP,查看原文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热门评论

打开APP,查看全部评论,抢神评席位

热门推荐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