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到“初音未来”之父,他说出了初音的成功秘诀

2019年11月23日 12:00 A
初音的成功是很难复制的,她更像是一个无心插柳的意外,恰巧满足了当时用户蓬勃而出的创造欲。但现在的互联网环境早就变了,一味模仿十二年前的形式,很难实现突破,看上去只会像是初音拙劣的模仿品。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 | 赵思强

编辑 | 石 灿

“初音殿下我爱你!”

“miku daisuki(喜欢)!!”

“初音I LOVE YOU!!”

11月16日,北京五棵松M空间,场外诺大的空地上,用栅栏围出了一块展区。撕心裂肺的表白声不时从这片区域中传来,引得不明真相的路人驻足,趴在栏杆边向里张望。

几个高中生模样的男孩听到声音笑道:“原来这就是二次元。”

说完,他们也掏出门票,走进了那片展区。

还有两个小时,初音未来2019北京演唱会将在展区后的场馆里举办。粉丝们提前来到这里,带着购买初音未来正版周边的小目的。

为了烘托氛围,主办方在现场还安排了小游戏。你拿着入场时工作人员给的宣传册,在展区的五个地点完成五项任务,还可以获得一份限量版礼品,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有一项任务很有趣,你得用超过80分贝的声音向初音未来表白——这相当于一辆汽车经过的声音。穿着应援服,手上拎着一大袋周边的粉丝排着队,冲着分贝仪大声喊着,脸上新鲜的青春痘由于充血,好像变得更红了一些。

只要印章在宣传册上落下,说明你挑战成功了,限量版礼品离你更近了一步。

再过俩小时,他们就将拿着这些礼品和采购的周边,去见他们心心念念的“世界第一的公主殿下”,这位公主会扎着绿色的双马尾,在他们的应援声中完成一场2小时的演唱会。

“公主殿下”不能和观众互动,却可以瞬间换装。“公主殿下”只能出现在屏幕里,但依旧让这些“追随者”们为她疯狂尖叫。

2007年诞生的初音未来,已经度过了自己的第12个“16岁生日”。在这12年间,她开启了虚拟偶像的时代,模糊了现实和虚拟,打通了二次元和三次元;她既是一款冰冷的声音软件,又是一个被赋予了故事和生命的形象;她矛盾的两面造就了她的独特,也造就了一个全新的文化。

在演唱会开始前,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见到了初音未来的创造者:伊藤博之——他是Crypton Future Media(克理普敦未来媒体有限公司)的社长。

在他眼中,初音12年的发展,有三个比较重要的节点,分别是:弹幕视频网站的出现、初音演唱会的举办,以及初音入驻中国。

从乐器到歌手

与外面热闹的场面不同,访谈在演唱会后台的休息室里进行,里面很安静。由于要同时拍摄纪录片,工作人员调整了好几次麦克风,对谈才正式开始。

54岁的伊藤博之不善言辞,解答一些问题时要思考许久,从直观感受判断,很难把他和初音未来这个二次元形象联系在一起。

这其实也理所当然,因为初音未来最初并不是针对二次元用户的形象,她只是一款软件。

1995年,伊藤博之创办了Crypton Future Media,专注于制造声音和音乐内容的业务,是个货真价实的技术开发公司。

伊藤博之

在制作初音之前,Crypton已经推出了多个面向音乐公司、音乐人的技术服务,也开发了许多的虚拟乐器软件。让人无法分辨真实演奏和虚拟乐器之间的区别,是他们的主要目标。

“和乐器一样,人的歌声也应该能变成虚拟乐器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Crypton采用了雅马哈开发的Vocaloid技术,收录了声优藤田咲的声音进行开发,初音未来在2007年8月公布于世。词曲作者只要在这款软件中输入谱子和歌词,就能输出由其演唱的歌曲。这有点像语音地图导航或者谷歌娘,在输入一些基础发音后,可以通过合成说出任何话。

也就是说,初音未来起初只是作为人声的虚拟乐器开发的。面向的受众,主要是从事音乐制作的专业人士。

“声音合成技术以前就有很多公司在研究,并不是新的东西。虚拟乐器也不是新的技术领域。但将这两者融合,在VOCALOID之前几乎没有人触及,更不要说在此基础上还加入了角色形象。”伊藤博之说,“我们是第一家做这个尝试的公司。”

在他看来,为一个软件创造形象,看上去像是附加的东西,实际上有非常大的意义,那就是为创作的连锁反应提供了媒介,创作者做出好的作品,吸引新的创作者加入创作,这让初音得以在世界范围内传播。

在初音未来之前,Crypton已经推出了“ MEIKO ”“KAITO”两款VOCALOID,都没有在市面上引起太大反响。

但在初音诞生的2007年,日本出现了弹幕视频网站niconico,Youtube也逐渐进入日本,UGC内容生产模式初具雏形,大量的普通用户开始在互联网上传播自己的作品。

伊藤博之认为,这是初音能够爆发的很重要的原因。

对于创作者来说,初音是一个完美的容器。

音乐制作者可以通过初音制作歌曲,“没有气息限制,没有音高限制,没有风格限制”,解决了制作人找不到歌手的问题。画师可以在初音的形象上进行二次创作传播,后来又出现了能够制作动画的MMD(MikuMikuDance),让初音不再只是一个平面形象,而是可以跟着音乐跳舞的3D动画形象。

以初音这个形象为中心,创作者连着创作者,关系网越来越复杂,影响力越来越大,也有诞生了越来越多的优质作品。熟悉日本歌坛的人应该会知道,最近两年爆火的日本歌手米津玄师,此前也是一名P主(使用VOCALOID的创作者)。

这种影响力通过Youtube等新兴媒介蔓延到全球,粉丝们一边守护她完美的外在,一边向她的“身体”填充属于自己的内容,赋予她新的魅力。

美国流行文化和流行音乐评论家林赛·佐拉兹曾撰文说,粉丝们在应援初音,其实也是在应援他们自己。

“数字作品是越被使用,其价值越高。”伊藤博之说。在他看来,创作者们在做的事,是“为没有生命的事物注入灵魂。”

走进现实的虚拟偶像

有人在注入灵魂,就会有人被这灵魂吸引。

2010年3月9日,Crypton举办了“未来之日感谢祭”演出会,单日演唱会入场人数接近6000人 。

伊藤博之认为这是重大的转折。

从这开始,初音未来不再是一个电脑屏幕后冰冷的声音,而是一个可以在现实生活中见到的真实形象。这是初音和普通二次元形象相比的一大优势,在内容和技术的双赋能下,越来越多的粉丝把她看作是一个“真人偶像”,在她身上倾注了更多情感。

这同时造就了初音在商业上的成功。在Crypton刚推出初音时,还鲜有人了解她背后的价值,当她的人气越来越高,资本随之追捧而来,以初音为核心的全产业链开发迅速展开。

根据自媒体“音乐先声”报道,伴随着初音未来的大卖,Crypton在日本音乐软件公司的市场占有率,在不足一个月内,由6%急速上升至约33.9%,2007年全年的市场占有率是27.6%,音声软件的获利上升211.4%。其中,公司当年通过销售初音未来的CD和周边产品,就带来了近六千万日元的盈利。

由于初音是第一个“出圈”的虚拟歌手,很快享受到了巨大的红利。老牌游戏公司SEGA买下初音的游戏版权,开发出来的游戏,一度在日本销量第一;初音正版手办出了无数,还有各种特殊的亚种,如樱初音、雪初音、赛车初音等,甚至还推出了中国风的舞狮初音和中秋初音。

不少看似和二次元不搭边的公司,纷纷邀请她代言自家的产品,从谷歌浏览器到索尼手机,再到丰田汽车和力士洗发水。娱乐圈也没有放过她,安室奈美恵和她合唱歌曲,Lady gaga请她当做自己演唱会的开场嘉宾......

这背后,其实是日本成熟的二次元产业链和市场环境。2018年来华参加中国国际动漫节时,伊藤博之就曾在接受浙江卫视访谈时说,初音未来的背后,有几乎整个日本动漫产业的支持。

在日本,让国民接受一个二次元形象的难度要简单得多,商家也清楚一个虚拟形象应该采取怎样的营销策略和合作方式,从而能实现较为长久的合作。

立足日本,放眼全球,这让初音大获成功。现在,她已经在全球俘获6亿粉丝,代言过上百家品牌,身家超过百亿日元(约6亿人民币)。

相比之下,国内的虚拟偶像,除了和初音同源的洛天依之外,几乎在商业化上都没有很突出的进展。对于国内大部分公司来说,他们不懂什么是二次元,虚拟歌手只是一个新鲜的“噱头”,除了核心粉丝,很难吸引到圈外人。

但这个情况将慢慢伴随着新一代年轻人成长而改变,在腾讯发布的《2019腾讯00后研究报告》中,00后提及最多的偶像第一名是洛天依,第二名是初音未来。他们的位置排在了易烊千玺、肖战、蔡徐坤等真人偶像的前面。

图片来源:《2019腾讯00后研究报告》

同时,有48%的00后表示,自己有喜欢的虚拟形象;17.2%的00后将虚拟形象当成自己的偶像。崇拜观念达到一定时机后,很容易驱使人们产生消费行为,放眼国内,当这一批00后掌握更多的自主消费权,洛天依、初音未来们的商业价值,才可能真正在国内爆发。

难以复制的成功

伊藤博之第一次来中国是在2009年,他记得当时参加国内的一个漫展,看到很多卖商品的摊位上,有初音未来的盗版商品,这让他意识到,初音未来在中国市场是有需求的。

同一年,一个名叫Mikufans的视频网站在国内诞生了,从名字就可以看出,这是一群喜欢初音的人建立的网站,十年过去,这个网站成了国内最大的年轻人社区——哔哩哔哩。

2014年10月,上海新创华和Crypton正式签订了第一份授权文件,初音未来正式在国内开展业务,这也是Crypton在海外的第一家代理商,2009年伊藤博之来到中国看到的盗版横行的情况,开始慢慢有了变化。

2015年,初音未来首度来到中国举办演唱会,VIP门票2秒售罄、全部门票8秒售罄。2017年,初音未来连续第三年举办中国演唱会,现场开放官方限定商品售卖,总销售额高达160万。

与此同时,在初音的影响下,国内的虚拟歌手、虚拟偶像开始大量出现,目前国内已经有至少30名虚拟偶像,在2017年一年内就诞生了14名虚拟偶像。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几乎没有一家成功,甚至很多虚拟偶像已经陷入停摆。

究其原因,一是国内公司的技术较日本有很大差距;二是没有足够优质的内容填充到这个形象中,在最初的发展阶段没有给用户讲出足够吸引人的故事;三则是二次元在国内还是一个偏年轻化、偏小众的文化圈层,国民认知度较低。

初音的成功是很难复制的,她更像是一个无心插柳的意外,恰巧满足了当时用户蓬勃而出的创造欲。但现在的互联网环境早就变了,一味模仿十二年前的形式,很难实现突破,看上去只会像是初音拙劣的模仿品。

但人们对虚拟形象一定还是有需求的,就像崇拜真人偶像一样,他们需要一个能够安置自己不属于现实世界的幻想和情感的地方,需要一个近乎完美的存在,帮助他们逃脱真实世界的烦恼和痛苦。

伊藤博之透露,目前Crypton还在开发新的引擎,让初音未来的声音更丰富,创造出更多真人演唱风格。这意味着,初音未来的未来,将进一步向真人靠近。

对谈结束后,演唱会已经开始,现场的观众卖力挥舞着荧光棒,呼喊的声音早就超过了80分贝。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14)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4)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