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岁的Brooks Brothers要被意大利金主卖掉了?

2019年11月14日 15:40 A
Brooks Brothers的意大利持有人和首席执行官Claudio Del Vecchio正在寻求机会出售该品牌。

Brook Brothers曼哈顿旗舰店。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记者 | 黄姗

编辑 | 周卓然

1

意大利报纸《Milano Finanza》日前报道称,多个知情人士表示,Brooks Brothers的意大利持有人和首席执行官Claudio Del Vecchio正在寻求机会出售该品牌,而一些私募基金正在研究该品牌的财务报表。

而《女装日报》则报道称,消息人士表示这间历史悠久的美国奢侈品男装业绩持续良好,并没有任何甩卖计划。相反,Del Vecchio只是在走流程,看看有哪些可能性,并不保证会出售自己的公司。

Claudio Del Vecchio是意大利眼镜制造商Luxottica集团创始人Leonardo Del Vecchio的长子,于2001年从英国服饰零售商Marks & Spencer手中以2.25亿美元买下Brooks Brothers。

Brook Brothers品牌所有者和首席执行官Claudio Del Vecchio。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事实上,去年就出现了Del Vecchio要出售Brook Brothers的传闻。但Del Vecchio在去年11月份否认了这一传闻,表示“没有计划抛弃公司。很多人一直跑来问我,但是我们有打算出售公司吗?没有。”

Del Vecchio一直向外界示爱Brooks Brothers,说自己从小就穿该品牌做的西服,已经是61年的老客户。

他也被认为是Brooks Brothers的“救世主”。去年Brook Brothers成立200周年,在一场庆祝活动上,这位意大利亿万富翁曾向媒体表示,如果他没有插手拯救这间品牌,“这个品牌几乎没有可能能活到200岁。它如果活着,也不再是历史上的样子。”

成立于1818年的Brooks Brothers是美国最老牌的男士西服奢侈品牌,而它在2001年的时候已陷入重大财务危机。

在收购Brooks Brothers之后,Del Vecchio在2002年正式接任品牌首席执行官一职,此后对品牌进行了全面改革。

《纽约时报》在2018年的一篇报道中写道,Del Vecchio让管理层进入危机模式,从面料、样式、版型等全方位“整修”和提升产品质量。在2003年,“品牌的忠实客户开始回流。”到2004年,“几乎不再深陷麻烦当中,扭转了从19世纪90年代开始不断亏损的颓势。”

同时,Del Vecchio还让Brooks Brothers新增了产品线。2007年,他邀请Thom Browne开发高端男装先Black Fleece,由于销量不错,这条原本计划三年的合作产品线,一直卖到了2015年。在2014年,Del Vecchio还请来了Zac Posen担任女装产品线的开发和设计工作。

Brooks Brothers在2017年的年销量已经超过11亿美元,在美国共有244间零售店和折扣店。此外,Brooks Brothers目前在全球50多个国家开设了700多间门店,而日本市场是品牌最大的海外市场.

日本是Brooks Brothers最早进入的海外市场,目前已经有41年。进入20世纪以来,Brooks Brothers的风格剪裁深受日本美式风格的影响。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于日本男装市场对美式“常春藤盟校”风格有系统性地吸收和借鉴,美式传统西服在日本有强大的市场和广泛的消费者基础。

《原宿牛仔》一书中写道,日本本土美式男装品牌VAN JACKET在1978年宣告破产,在常春藤风格市场上留下约7.08亿美元的空缺,“Brooks Brothers把握了良机,在日本开设第一家门店。”

Brooks Brothers日本旗舰店

在Del Vecchio的领导下,Brooks Brothers从2002年开始加速布局全球市场,包括中国市场。

据《好奇心日报》此前报道,该品牌于2007年进入中国市场,由香港公司“迪生创建”在中国市场代理经营,店铺数量至2017年超过了90家。但该品牌当时与美国市场的高端定位不同,在中国市场,Brooks Brothers一直“定位中低端。”

2017年,Brooks Brothers重新规划中国市场,与Walton Brown签署了一纸20年的合同,以双方50:50的持股比例成立了合资公司,来负责运营中国业务。Walton Brown是香港精品百货连锁集团Lane Crawford Joyce Group的子公司。

Claudio Del Vecchio是否会出售Brooks Brothers目前仍不得而知,但Del Vecchion曾向《纽约时报》表示,“我必须确保我们正在建立的这个公司在我之后仍然能够持续运作。我都不想在这里再呆20年,就忘记下一个200年吧。这实际上就是建立一个比商业能持续更久的文化,而这种文化会让下一个拥有这间公司的人不会把这份事业搞砸。”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5)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36)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